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82 老爷子的意思,要多生几个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随着年节的临近,北城这座繁华的城越来越空,很多外来打工者已经走上返乡路,室外建筑停工,大吊车停摆,路边原本摆放小吃摊的地方只留了地上一滩油污。

    苏湘懒洋洋的坐在书店的一张靠窗座位上,支着下巴,看着对面的马路。

    广告拍摄完,她就没有什么别的可做的了,平日里看书备考,然后期待春节的广告上架。

    手机响了起来,苏湘回神,手机上进来了一条信息:回老宅。

    看着简单的三个字,她的眉毛深深的皱了起来。

    不过她还是收拾了桌上的书,起身走了出去。

    车子片刻以后到傅家老宅,管家老何等候在门口,看到她下车,淡淡的说道:“太太,先生在书房等你。”

    苏湘一愣,她以为是卓雅夫人找她,居然是大傅先生?

    这三年里,苏湘直接面对傅正南的机会屈指可数,一般都是卓雅夫人指挥她这个那个。

    苏湘略略一沉气,往里面走去。

    书房内,傅正南戴着老花镜低头审阅着公司文件,听到敲门声说了句“进来”,苏湘推门进去,看到他在忙,便不声不响的站在一边。

    不知道这位公公有什么要紧事,要亲自找她?

    苏湘站了很久,一直等到傅正南把桌上的那一沓文件都看完了,他才摘下老花镜看向她。

    锐利而严肃的眼神让苏湘不自觉的挺了挺后背,她对着他点了下头。

    傅正南也不指望她的嘴巴里能叫出个爸或者父亲,低沉的声音说道:“我听说你接拍了一支广告?”

    苏湘微微讶然,不过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她点了下头,从包里拿出手机,正准备跟他解释一下,傅正南摆了摆手,冷漠的说道:“我没时间看你说什么,叫你来,是让你把那支广告撤了。如果涉及到违约费什么,傅家还赔偿的起。”

    苏湘一怔,瞪圆了眼睛。

    大傅先生还真是高效率,连几分钟的说明时间都不给她。

    她咬了咬唇瓣,在手机屏幕上写道:如果我不愿意呢?

    傅正南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没有你愿意不愿意的余地,你只有服从,否则,请你立即从傅家出去。我们傅家丢不起这个人。”

    苏湘脸色一白,硬挺了几秒后,将手机奋力的塞进包里,往门口走去。

    就在她手指握住门把的时候,傅正南沉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可以允许你以一个哑巴的身份在我们傅家生活,但前提是你的安分。如果你再这么不安分的话,就别怪我们傅家对你无情。”

    苏湘的手指握紧了门把手,膈得她指骨发疼。

    安分,是说让她像隐形人一样,无声无息的活着吗?

    咔哒一声,她打开了门。

    书房内有着浓郁的雪茄烟味和沉沉的压抑气息,书房外是新鲜的空气,广阔的客厅,但这都不及屋外更广阔的视野。

    她往前走了一步,身后男低沉的声音继续传来。

    “还有,别再影响傅寒川,他是我们傅家的继承人,容不得你兴风作浪!”

    苏湘背对着傅正南,身体僵硬,喉咙用力的翻滚了下,挺直了后背走了出去。

    楼下,卓雅夫人大概不知道苏湘过来了,看到她从楼上走下来,稍稍一愣。

    陆薇琪看到她,笑了笑打招呼道:“傅太太。”

    苏湘看到陆薇琪,眉心轻蹙了下,心里本能的反感。

    不管她多么完美,她是傅寒川的前女友,是他心里惦念的人,而她是傅太太,这种对立的关系就不可能让她看到这个人还能舒服。

    想也知道卓雅夫人带陆薇琪过来是为了什么,此时的陆薇琪,跟从前的金语欣没有什么两样,都是来取代她的。

    不过陆薇琪……如果她来做傅太太的话,是不是回归原位?

    一想到这个,她心里一揪,想要装作潇洒不在意都困难。

    苏湘翘起一个不怎么成功的笑,径直往门口走去。

    卓雅夫人扭头看了一眼苏湘的背影,又往书房的方向再看了看,没再说什么,叫了佣人沏茶。

    “夫人,我先出去一下。”陆薇琪对她点了下头,转身往门口走去。

    苏湘打开车门,正要坐上去,身后陆薇琪追了过来。

    “傅太太,请等一下。”

    苏湘扶着车门,转头看向小跑着走过来的女人。

    陆薇琪在她的面前站定,气息有些喘,吐出的白雾飘散在空中。

    “傅太太,上次在年会上……你不会误会我跟寒川有什么吧?”

    苏湘沉默的看她,不做任何回应,陆薇琪轻笑了下,将耳侧的一缕头发拨到耳后,稍缓解了尴尬后,她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不希望引起你的误会。”

    “寒川他很难爱上一个人,不希望傅太太因为我的关系而误会了他。”

    苏湘低头打开手包,从里面拿出手机写道:陆小姐,你没有必要来跟我说这些吧?

    陆薇琪看完,恍然说道:“是啊……对……我好像越界了。”

    她抿着唇微微的垂下了眼眸,苏湘看了看她,她不说话,她不能甩上车门就离开。

    她在手机上写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陆薇琪一看,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低头从包里拿出一只盒子来,然后又见她掏出两张票,放在了盒子上方递给苏湘。

    苏湘一看票面,认出来是陆薇琪的芭蕾舞门票。

    陆薇琪道:“这是我本来打算交给寒川的,既然正好遇到傅太太,那就请傅太太帮我转交吧。”

    说着,她狭促的笑了下:“我跟寒川,好像也不太方便私下见面,就拜托傅太太了。”

    “这两张演出门票,送给你跟寒川。上次回来的时候,我给了他票的,不过他可能怕你多想,没有来。嗯……这是我巡回演出的最后一场了。结束后,我就要去西班牙参加综艺……”

    “傅太太,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就跟寒川一起来看看吧。说真的,我们舞团的表演真的很不错。就算不是来看我,也可以看其他人的表演。”

    苏湘接过那盒子,还有票,陆薇琪好像完成了任务似的,轻舒了口气:“那我就先进去了,卓雅夫人请我过来吃饭。”她回头看了眼里面的别墅,“傅太太也别误会什么,夫人她只是喜欢看我的表演,找我聊聊天而已。”

    她说完,就转身走了。

    苏湘手里拿着盒子,看了眼她的背影,像是拿了块火炭似的,丢也不是,拿也不是。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会说话了,让她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苏湘坐上车,将盒子放在了副驾座上,想要忽略,可是那盒子就像是在说话似的,一直引诱苏湘一瞥再瞥。

    她把盒子又拿了起来,掂了掂分量,又摇晃了下,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大概有一两斤重,晃起来里面有咕嘟咕嘟沉闷的响声。

    既然不方便私下交给傅寒川,那为什么不让快递送呢?现在同城快递几个小时就送到了。

    苏湘往别墅看了一眼,深吸了口气,将盒子放回了副驾座上,往前开去。

    别墅内,卓雅夫人喝着茶,看着陆薇琪走进来,说道:“你跟她说什么了,这么长时间?”

    陆薇琪笑了笑,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说道:“没什么,我想请傅太太去看我的最后一场演出。”

    卓雅夫人端量着陆薇琪几秒钟,脸上露出欣赏的神色,说道:“不愧是陆小姐,大气,手腕也不一般。面对她,你还能沉得住气。”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我看到她就眼睛疼,可没你这么好的耐心。”

    陆薇琪道:“傅太太不声不响脾气好,懂事情,我觉得这样挺好。”

    她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唇角弯了起来,眼睛里划过一道微光。

    就是要慢慢来,让那个女人对她羞愧,对傅寒川猜疑,这种一点一点,日日噬心的滋味,她会忍不下去的……

    ……

    苏湘回到家,将盒子放在了书房,傅寒川的书桌上,正准备走,她再看了一眼那盒子,拿起来。

    她想放在卧室的床头柜上,傅寒川看到了,当着她的面打开,这样她就能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了。

    不过,要是傅寒川避开她打开的话,那就白想了。

    左思右想,她还是把盒子放回了书桌,撕了一张便利贴贴在纸盒上,写道:陆小姐委托我转交给你。

    晚上,苏湘将最后一只砂锅汤放在餐桌上,往门口看了眼,这个时间,傅寒川早该回来了。

    傅赢拿着她的手机哒哒哒哒的走过来:“麻麻,电话。”

    苏湘拿起手机一看,傅寒川给她发了消息,今晚他不回来吃饭。

    苏湘抱起傅赢往儿童座椅内一放,从砂锅内盛了一碗汤,吹凉了喂儿子。

    今晚的晚饭,就她跟儿子两个人吃。

    大约到了八点多,傅寒川才回来,夫妻两人打了个照面,各自无话,傅寒川走向书房,苏湘抱着儿子进儿童房带他去洗澡。

    身后的房门关上,苏湘抱着儿子站在门口,空气里还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

    她看了那闭上的门板一眼,这熏香是傅家老宅的白皮老山香,卓雅夫人从印度买回来的,香味独特,也昂贵。

    今晚陆薇琪在傅家吃饭,傅寒川也回去了,看起来卓雅夫人又要故技重施了。

    不过以往,她都是不避讳她也过去吃的,最好她也在场,这样就能时不时的刺她几下。

    但对陆薇琪不一样,大约觉得她这个正房太太在那里碍眼吧。

    让完美的陆小姐争回傅寒川,她在那里,人家会放不开。

    苏湘轻扯了下唇角,转身关上房门。

    书房内,傅寒川一走到书桌边,就看到了上面摆着的盒子,他伸手摘下最上面的一张便利贴拿起来看了下,将便利贴随手贴在了电脑上。

    他拆开盒子,里面一座水晶圆环奖杯包裹在碎纸屑中,是三年前,他向陆薇琪求婚的那一座。

    傅寒川拿了起来,往一旁的架子上看了眼,将这座奖杯放了上去。

    一共七尊奖杯,他赛车生涯中所有的奖杯都齐全了。

    第二天,宋妈妈去书房打扫卫生,苏湘装作进去找书,往书桌那边看了一眼。

    纸盒已经被丢在了垃圾桶里,而架子上,多了一尊奖杯。

    苏湘进来过这件书房多次,连书架上的书排列顺序都是她排的,对这里面的摆设一清二楚。她一眼就认出来,架子上多了一尊奖杯。

    苏湘伸手,将那一座奖杯拿了下来,目光微微闪动。

    这就是,当年傅寒川向陆薇琪求婚的那一座吧?

    圆环形状,晶莹剔透,像是戒指,如果是她的话,她一定会答应下来的。

    陆薇琪……居然放着那么爱她的傅寒川不要……

    苏湘扯着自嘲的笑,将奖杯放了回去。

    ……

    日子继续不紧不慢的过下去,终于到了大年夜,这是苏湘在傅家过的第三个春节。

    天气寒冷,傅老爷子一到冬天就在房间里不出来了,傅寒川他们这些傅家人都进他屋子给他拜年,苏湘没有得到老爷子的允许不能进去,只能在走廊等着。

    苏润给她发了消息,问她什么时候有空,带着傅寒川跟傅赢回娘家吃饭,苏湘删除了这一条消息。

    房间里隐约的传出来说话声,一会儿,卓雅夫人走了出来,对着苏湘道:“老爷子让你进去。”

    苏湘跟在她后面进房间,在傅寒川的身侧站定。

    冬天难熬,老爷子距离上一次中秋节看他时,更衰弱了一些,一双眼睛都凹了进去,嘴唇紫黑。在床的一侧,摆着一只呼吸机,看样子刚使用过。

    床前铺着一只软垫,傅赢在卓雅夫人的教导下,规规矩矩的跪下去,小手合十,对着傅老爷子拜了三拜,小嘴糯糯的道:“祝太爷爷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小家伙穿上了唐装,粉粉白白的小脸看上去像是年画娃娃似的可爱,傅老爷子越看越喜欢,从枕头边摸出一封红包。

    “好好好,乖重孙,太爷爷给你一个大红包。”

    傅赢得了红包,笑眯眯的给苏湘看:“麻麻,给你。”

    苏湘帮他把红包塞在了他的口袋,然后走到软垫那边,跪下,对着老爷子拜了拜。

    傅老爷子只看了她一眼,也不说什么话,好像只是为了确认她是不是还留在傅家,看到她后,眉头就一皱,看了眼傅寒川,似是对他不满。

    傅老爷子摆了摆手:“好了,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吧。”

    一行人从房间里走出来,这就算是给傅老爷子拜完了年。

    苏湘走在最后,到了花园的时候,卓雅夫人叫住了她。

    “老爷子刚才看到傅赢,说还想再要几个。傅家人丁单薄,但是家业却越做越大,以后傅赢一个人承担太辛苦。”

    苏湘眉眼一动,老爷子还想她再生?

    当年,老爷子就是为了见重孙,傅家才答应把她娶进门。生下傅赢的时候,老爷子挣扎在生死线上,而她也是如此。

    傅赢出生,老爷子安然渡过险关,所以傅赢特别得宠。

    刚才她看老爷子的情况不大好,不会又想生孩子冲喜什么的了吧?

    不过,如果她能生,按照傅寒川的那频率,早就生了。

    刚这个念头闪过,卓雅夫人下一句话就说出来了。

    “你生傅赢的时候,身体损伤太大,这几年,我看你肚子也没有什么动静,怕是不能够了吧。苏湘,你们苏家这些年在傅家得的好处不少,傅家也算对你得起你们家了。”

    “现在,陆小姐也回来了,她跟寒川的关系,你是知道的吧?”

    “我说的什么意思,你懂了么?”

    卓雅夫人不想在过年的时候把话说的太难听,扔下这几句话以后,就继续往前走了。

    花园寒风刺骨,苏湘身冷心寒。好在这三年,这场修炼让她“功力”深厚,竟然没有太心痛的感觉。

    想起来,卓雅夫人已经好久没有跟她说这些话了。

    能让她生下傅赢,已经是意外了,傅家不会再想她生第二第三个孩子的。

    傅家,已亟待换新一代傅太太来为着豪贵之家再添子孙了……

    进入傅家主楼,迎面而来的暖气让一身寒冷的苏湘打了个激灵,傅寒川站在门厅不远的地方,回头看了她一眼就转过头走向了餐厅。

    苏湘望着他的背影,傅寒川,他是怎么想的呢?

    傅家的年夜饭冷清,摆了一大桌的菜,餐桌上的座椅都坐不满。

    也难怪傅老爷子想要再多几个孩子,起码热闹。

    大概是这一年积攒了太多事情,这顿饭吃得比以往更加不愉快,餐桌上几乎不闻说话声,就连傅赢也感觉到了气氛异样,乖乖的吃饭。

    大年夜在老宅守岁,苏湘听着外面的烟花爆竹声看春晚节目。

    如果她还在学校做老师的话,那今年市里电视台的春晚节目里,也一定会安排她的节目的。

    她看了看时间,到凌晨的时候,就会有她的广告播出了。

    这算是她今年最好的礼物了吧。

    傅寒川从浴室出来,身上还带着湿漉漉的潮气,他看了一眼盯着电视机看得兴味盎然的小女人,把毛巾丢了过去。

    一大块的毛巾,将苏湘的整个脑袋都包了进去,顿时眼前一片白色。

    苏湘恼火的扯下毛巾,傅寒川把电视机关了:“有什么好看的,吵死了,过来给我擦头发。”

    他在皮沙发上坐下,拿起茶几上放着的一叠文件翻阅了起来。

    苏湘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抓着毛巾在他粗黑的头发上使劲揉了几下。

    “好好擦。”男人抬头瞪了她一眼,苏湘不想跟他吵架,以后他就会有陆薇琪那样温柔的女人帮他擦头发的。

    这么一想,她心里忽的一酸,酸的她鼻子都堵了起来。

    手上的动作也放柔放慢了起来。

    以后也没多少机会了,就当是这三年,他对她照顾的回报吧。

    可是第二天,当苏湘看到她的广告的时候,她就愤怒了。

    她参与的那一个单元,全部被剪去,孩子们的那一部分,改成了在学校,他们学手语舞的那一段。

    都已经定下来的内容,不可能随意改变的,当时她拍摄的时候,摄影师也说完成度很好,剪辑师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把这一段剪去,换上别的内容。

    苏湘抓过手机,立即的给祁令扬发消息。

    酥糖不香:为什么我的广告部分没有了?

    消息发送出去,她坐在那里,一只脚忍不住的抖动,不时的看一看手机。

    过了一会儿,祁令扬的电话直接打了进来,没等响两声,苏湘就接了起来。

    “苏湘,我还以为你新年第一天,会给我先发新年快乐。”

    苏湘一怔,他们项目组有个群,昨晚过年祝福都发在群里了,就没有单独发。

    不过很快的,苏湘就意识到祁令扬是在试图转移话题,或者试图用轻松的语气让她不要那么生气。

    可是她怎么能够不生气?

    当初拜托她设计广告的是他,劝她参与进广告里面的也是他,可当她完成了一切后,她看到了什么?

    她镜头全无?

    这算什么,把她当傻子耍吗?

    苏湘用力的敲了两下屏幕,以表达她的愤怒。

    电话那头,祁令扬的语气低沉了下来,说道:“我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但是如果不把你的镜头删去的话,我们的这一支广告,会面临在播放平台无法上架的问题,所以……”

    苏湘心里咯噔了一声,脑袋像是被人打了一棍。

    祁令扬没有明白的说,但她知道这是有人给他施了压,封杀了她。

    她一个不算出道的,连广告演员都算不上的路人,竟然还有人要封杀她?

    不过想也知道是什么人了。

    难怪傅寒川不让她看电视,原来是不想让她看到这则广告。

    她握着手机,转头看向坐在露天阳台晒太阳的男人,将电话挂断了。

    ——你为什么要叫人剪掉我的镜头?

    傅寒川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看了她一眼道:“你想拍广告,瘾让你过了,还想怎么样?”

    “苏湘,难道你真的以为,你的小聪明放在我这里能过关吗?”

    “你觉得你拍完了广告,我就拿你没辙了吗?”

    那一刻,苏湘只觉得自己的胸腔吸满了空气,气得要炸。

    她签约广告的时候,他不反对,他让她在去年会跟拍广告之间做选择,她两者全部做到,可到头来,他轻而易举的就将她那点成功摁灭了。

    难道在他们傅家,她就不能做点成绩出来,只能当个透明隐形人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