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81 盲婚下去也无妨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苏湘的手,就停留在半开的门板上,生生的止住了走进去的步伐。

    从那一条门缝里,她可以看到女人纤瘦的背影,也可以看到傅寒川拢在阴影中,看不分明的脸。

    酒店的暖气开得很足,她一路走过来,甚至身上起了一些汗,可这时,她却觉得有些冷,身体微微的哆嗦了下。

    在年会上,让人惊艳的那种自信感正在从她的身上消失。

    脑子里,又一遍的响起一个女人尖锐刻薄的话。

    “她抢了你的男人……”

    “傅寒川本来都已经跟薇琪求婚了……”

    好像全身的血液都上涌到了头顶,让苏湘脸色涨得通红。

    一股羞耻感从心底迸发了出来,曾经站在傅寒川身边的女人,与他一起出双入对的,一直都是陆薇琪……

    苏湘觉得,自己像是个小偷强盗,把人硬生生的捆在了自己的身边。

    不管她怎么暗示自己,傅寒川跟陆薇琪已经过去了,她是傅太太,她要为自己的家、为傅赢努力,可是听到陆薇琪的这一句,她觉得她像是抢夺了别人的幸福。

    是她抢了属于陆薇琪的幸福吗?

    苏湘茫然的看着面前白色的门板。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再听下去,她应该立即离开这里,或者推开门走进去,让他们不能再说下去,可脚好像钉在了那里,动也动不了。

    里面,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

    “还有你回答不了的问题?”

    陆薇琪笑了起来,她换了一个姿势,软软的趴在了沙发的扶手上,似是不胜酒力,又与平时八面玲珑的她不同,像是承受不住什么而显得脆弱。

    她双眼迷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懒懒的道:“当然,我让她们对我的回答满意……我一直都是无懈可击的……”

    似是嗤笑了一声,她戳了戳自己的心口,接着道:“可我真的无懈可击吗?我把自己变得那么好,那么优秀,可我失去的……只有我自己知道……”

    一颗眼泪忍不住的落下,她像是惊醒了,抬手一擦,立即的坐了起来,从茶几上抽了张纸巾擦拭了下眼角。

    她挤出一个笑,立即恢复了平时温雅的模样,说道:“抱歉,我好像喝多了。你就当我刚才说的那些没有说过。”

    傅寒川瞥了她一眼,将剩余的半支烟丢在烟灰缸里,起身站了起来。

    脚步声咄咄的响起来,经过了陆薇琪的那半张沙发,渐行渐远。

    陆薇琪听着脚步声,目光直直的看着那支半明半灭的烟,幽幽的声音响起:“寒川,你爱她吗?”

    门外,苏湘的手掌依然贴在门上,那一块小小的门板都已经被她焐热。

    她皱紧了眉头,心口的窒闷感让她难受的快不能呼吸,都没有意识到门后响起的脚步声,正在沉思间,门被人从里面一拉,她猛地回神,就对上傅寒川那一双冷冽的眼。

    苏湘张了张嘴,还未完全落下的手臂被男人用力握住一扯,她跌跌撞撞的跟在他的身后。

    ……

    苏湘被傅寒川推着上了车,刚坐下,傅寒川就紧随着坐了上来,她只好往里让了让,还没移开多远,就被男人用力的握住手臂。

    “开车!”傅寒川对司机吩咐了一句,前面的遮挡板落下,男人阴沉沉的眼盯着她:“偷听别人说话很有意思吗?”

    苏湘被吓到了,摇了摇头,她又不是故意要偷听。

    她望着他,他的脸色很难看,手上的力道也不知轻重,捏的她手骨都疼了。

    他这是生气他跟陆薇琪的谈话被人窥破,还是生气当年做了错误的决定,错过了自己爱的人?

    苏湘动了动手,想跟他说些什么,可他牢牢的握着她,根本不让她动弹。

    苏湘滚了下喉头,慢慢的放软了身体,她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惹他为好。

    这种沉默,一直持续到回到傅家。

    到了家以后,傅寒川就沉着脸进了书房,关门声很大,苏湘脖子都缩了下。

    呵呵,跟旧情人说悄悄话的又不是她,他这么生气做什么,她都没有说什么呢。

    苏湘低头,看了眼自己手腕上那几道清晰可辨的指痕,皮肤上一圈的红,看起来触目惊心,那一圈的地方还有种隐隐发涨的感觉。

    她扯了下唇角,回到次卧关上门。

    她的东西都搬去了主卧,不过她的书还有电脑都还留在这边,成了她的书房。

    她打开书,让自己静下心来,但是过去了许久,却发现自己的视线依然停留在最上面一行字。

    脑子里,一直反复出现的,反而是傅寒川跟陆薇琪一起出双入对的画面。

    她没有见过他们一起出现在别人面前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去想象。

    傅寒川带着她出席,脸上是笑着的吗?

    会因为有一个又漂亮又有本事的女朋友而觉得很有面子吗?

    幸福吗?

    越想心里越难受,她往书房的方向看了眼。

    前面是一道白色墙壁,这间次卧,距离书房隔了两道墙,她什么都看不到。

    傅寒川这个时候,想的又是什么呢?

    终于,她按捺不住的站了起来,往书房走去。

    走到书房门口,她兴冲冲的脚步倏地刹住了,握在门把上的手犹豫的停在了那里。

    真的要问他跟陆薇琪的那些过往?

    问他心里是否还爱着那个女人?

    这一问,才是把跟她跟傅寒川之间暂时的平静打破。

    就这样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看到,盲婚下去也无妨。

    但她心里实在忍不住,挠心挠肺的让她坐立难安。

    “太太,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你要找先生吗?”宋妈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指了下门口的方向,“先生刚刚出门了,你现在去楼下的话,应该还能看到他。”

    苏湘一怔,出去了?

    好像这给了苏湘一个喘息逃避的空间,他不在家,这样,她就问不到他了。

    苏湘松开了门把,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慢慢喝下。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她的心里惶惶不定。

    ……

    傅家老宅,书房。

    傅正南指间夹着一根雪茄,烟雾弥漫了整个房间。

    他背着手,看着前面如墨的夜色。

    听到敲门声,他动了下,转过身来:“进来。”

    傅寒川推门进去,闻到里面浓郁的雪茄味道,微皱了下眉:“父亲。”

    傅正南看了他一眼,走到书桌皮椅前,不等傅寒川脚步站定,他抄起桌上的一只茶杯向他砸了过去。

    傅寒川猝不及防,堪堪躲开,但眉骨的地方还是被茶杯擦到了,落下一道红痕。

    傅正南震雷般的声音响起,怒道:“你把傅家的名誉当成儿戏吗!”

    傅寒川默着脸:“父亲……”

    “你别叫我!”傅正南夹着雪茄的烟的手指指着傅寒川,“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你会把那个女人带到年会上去!”

    他像是一只愤怒的狮子,在桌后来回的走着步子。

    一直以来,傅正南都表现的是个优雅绅士,逝去的时光除了让他多了些白发,添了些皱纹,更让他沉稳睿智,但是今晚傅寒川的举动,彻底的触怒了他。

    傅寒川这回没再轻易开口,看着他焦躁的走着。

    “先斩后奏是吗?”

    “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做出这个决定的?”

    “上次我跟你母亲的结婚纪念日,你看她难受了,舍不得了吗?”

    “我一手教出来的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心慈手软了!”

    傅寒川知道自己这一决定必然引起父亲的震怒,他平静的道:“父亲,我做出这个决定,不是心慈手软,也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

    “深思熟虑?”傅正南讥诮的冷哼了一声,把桌子拍得砰砰响,又骂道:“你!色令智昏!”

    “我以为你知道商会的重要性,不会给我弄出什么乱子,你却在这个时候,把我们傅家的脸面送到别人的面前去让人打,让人嘲笑!”

    傅寒川蹙了下眉,说道:“父亲,上次你跟母亲的结婚纪念日,苏湘就已经被人看到,当时的场面,不够难看吗?”

    “就像黄光说的,她没有在我们自己的宴会上,反而出现在了别人那里,比起把她带到年会上去,我觉得那个更被人耻笑。”

    “你!”傅正南怒不可遏,又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一双眼瞪直了。

    傅寒川接着道:“父亲,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她,她进了傅家的门,这是不争的事实。与其一直忌讳着这一点,还不如坦然的接受了。”

    “傅家的脸面,不在这一个女人身上,而是傅家,能够让他们无话可说。”

    “而且,按照今晚苏湘的表现来看,我认为我的这个决定并没有做错。”

    “呵呵……”傅正南冷笑了声,“说完了?”

    “你以为,就凭她这么几下,就有资格成为傅家的人?”

    极致的怒火使得他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了起来,他大喝一声道:“上次的事情,我等着你给我一个交代,这就是你给我的交代?”

    “你觉得你能够坦然接受傅家的耻辱了?”

    “这样,你就能接受你的老婆是个哑巴?还要继续下去,带着她到处晃?”

    “要我提醒你,那个女人是怎么嫁到傅家来的吗?”

    “我给你最大的忍耐,就是她默不作声的存在于傅家,然后,你会找一个恰当时机,让她离开!”

    傅正南从来没有明白的说过,要傅寒川跟苏湘离婚,但是他的态度一直摆在那里。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儿子已经习惯了一个哑巴,还打算彻底的放下,接受她了。

    “看起来我错了,我的儿子屈服在了命运下,成了一个哑巴的俘虏!”

    “砰”的一下,桌面再度被拍响,傅正南的怒其不争,全在这一下,桌上的笔都跳了起来。

    “我告诉你,我们傅家永远不可能承认她!”

    “滚出去!”

    傅寒川眉间一紧,垂着的双手握了起来,他咬了咬牙稍顿了下,转身走了出去。

    夜色更深了些,傅寒川坐在车内,吸了满口的烟,眉间皱的化不开。

    ……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苏湘躺在床上,枕头边的手机在播放着怎么才能在十分钟内入眠。

    可她听了半个多小时了,依然睁着眼,毫无睡意。

    房间的窗帘她没有完全拉上,留了一道缝隙,这样,她还能看到一点夜色。

    终于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苏湘立即的闭上眼睛,但没过多久,她就被人逼着睁开了眼。

    男人身上裹挟着一股寒气,冻的她打了个寒颤,睁开眼对上的是男人一双带着火光的眼。

    他几乎没有什么停顿,冰冷的唇贴在她温热的唇上,带着一股浓郁烟味,呛得她难受,她躲闪,他掐住她的下巴让她无所遁逃。

    她说不出话,但明确的拒绝了他的粗暴索取,闭紧了嘴巴,小手抵在他的胸口。

    傅寒川看了一眼那双细白的手,冷声道:“你以为你有资格拒绝我?”

    “苏湘,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为你承受了什么!”

    他的手像是钳子似的,将她的两只手夹住,往上一提,同时另一只手直接扯开了她的睡衣……

    苏湘的眼睛睁大了,他的猛然沉入让她疼的扭曲了脸,随着身体的晃动,她努力的让自己的注意力留在头顶的那一盏灯上。

    黑暗中,那盏灯也摇晃了起来……

    他为她承受了什么?

    让他承受了失去爱人的痛苦?

    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事,苏湘以为自己有能力,为自己跟傅寒川之间改变一些什么,但是她发现,他们之间又回到了原点。

    她可以感觉到傅寒川在试着为她做出改变,比如说带着她去认识他的朋友们,带着她去参加年会,他试着接受她,但……

    苏湘站在莲蓬头下,将自己身上的泡沫冲洗干净。

    走出浴室,她没有往那张大床走去,也没有去隔壁的次卧,而是在靠窗的那张沙发上睡了下来。

    这一夜太过劳心劳力,反倒是很快就睡着了。

    ……

    另一间公寓内。

    傅正南半躺在床上,闭着眼,但是眉心紧蹙。

    俞苍苍手里拿着一杯热牛奶走进来,在床侧坐下,说道:“先喝杯奶再睡吧。”

    傅正南睁看眼,看到女人娇柔妩媚的脸,紧蹙的眉才舒展开一些,他接过热牛奶,一口喝完了。

    俞苍苍接过空了的玻璃杯,玻璃杯上还带着些余温,她捂在手里,歪头瞧着他道:“怎么了,动了这么大的怒气?”

    “今天可是傅氏的年会,谁让你这么不高兴了?”

    傅正南沉沉的吐了口气说道:“傅寒川把那个女人带到了会场上,还跟我说,他要接受那个女人了。”

    俞苍苍唇角微翘了下,将玻璃杯放在了床头,说道:“那是他的妻子,接受她怎么了?”

    “说实在的,都快三年了,那孩子该有两岁多了吧?”

    傅正南瞥了她一眼:“就算她为傅家生下了下一代,她也没有资格成为我们傅家的人。”

    俞苍苍眼眸一黯,看了看闭起了眼的男人。她拎开被子,偎入他怀里,细柔的手指轻点他的眉心。

    “老傅,那么我呢?如果我怀上了你的孩子,你会怎么对我?”

    傅正南眼未睁开,但准确的握住了女人的手腕,他睁看眼,低眸看向窝在他胸口的女人,目光微冷。

    “苍苍……”

    女人吃吃的笑了起来,她抬起头,看到他再度蹙紧的眉,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口,柔媚笑道:“跟你开玩笑的,还当真了。”

    “如果我真的怀了你的孩子,我也会自己处理干净的。我知道,我没有卓雅夫人那样卓然的家世,还没有那个资格站在你的旁边。”

    “但我可以在你的身后陪着你,这样我也很满足了。”

    傅正南抿着唇,皱紧的眉心没有放松,俞苍苍轻叹了口气道:“我说错话了,你就当我没说。”

    傅正南“嗯”了一声,只当她没有说起这话,捉着她的手指头把玩。

    俞苍苍瞧了他一眼:“对了老傅,我听说那个女人拍了一支广告?”

    “嗯?”傅正南低头看她,“你从哪儿听来的?”

    “上次,你跟卓雅夫人的结婚纪念日,她不是跟祁令扬一起出现在那家的酒店吗?”

    “卓雅夫人没有告诉你,他们一起合作了一个做慈善的app?”

    “苏湘是参加了那个慈善项目,被耀世的人邀请过去的。”

    傅正南没有说话,俞苍苍动了动身体,更加的贴紧了一下他,像是取暖似的抱紧了他。

    “苏湘上了祁令扬的广告,播出平台都已经订好了,好像春节期间就要播出。”

    傅正南一把抽出了女人抚摸在他胸口的手,翻身站了起来。

    俞苍苍看着他穿起衣裤说道:“你不留下过夜了吗?”

    “不了,你先睡。”

    男人说完,便大步走了出去。

    在傅正南走后,俞苍苍掀开了被子,光脚走到窗口,看着楼下的汽车大灯亮起,那灯光在黑暗中移动,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她轻轻的扯了下唇,收回目光,光着脚走到了厨房,倒了杯红酒坐在飘窗上。

    深夜,整座城市已然陷入了沉睡,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淡淡的月光透着寂寥。

    女人的后脑勺靠着身后的墙,看着那一道残月,抿一口酒。

    她二十八岁了,没有男朋友,更没有家庭、没有孩子,她不养宠物,她的全世界,只有一个情人。

    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爱上他,十年了……

    ……

    卓雅夫人端坐在梳妆台前,她的脸上敷着面膜,又用护肤仪在脸上缓慢移动做着提拉紧致。

    尽管如此,也挽不回她逐渐逝去的年华。

    房间内空荡荡的,安静的能听到护肤仪发出的嗡嗡声。

    房门忽的打开了,带起一股气流涌动。

    卓雅夫人转过头,看着男人沉着脸走进来,她瞥了他一眼又回头看向镜子,说道:“不是说跟老秦他们喝酒去了吗,这么早就回来了?”

    傅正南在她的身后站定,看着她揭下面膜,不紧不慢的拍打着脸上剩余的精华液。

    “你告诉我说,那个女人出现出现在耀世的宴会上,是她接到了那边的邀请去做演出?”

    苏湘编的舞在电视台的中秋晚会上得了奖,所以卓雅告诉他,苏湘那一晚出现在那里,是带着学生去做商演。

    卓雅夫人的手微顿了下,从镜子里看了男人一眼。

    随后,她不紧不慢的从前面一大排的瓶瓶罐罐中挑了一瓶精华液,挤在手上,推开了涂抹在脖子上。

    她仰着头,双手在脖子上来回擦,推着颈纹说道:“有什么问题?”

    傅正南冷哼了一声,在床侧坐了下来:“卓雅,是你办事越来越不力,还是你为了维护你那个儿子,替他做了隐瞒?”

    卓雅夫人的手慢了下来,从镜子里余光看了傅正南一眼:“谁又在你面前嚼舌根了?”

    “哼,你不承认不要紧,但是你知道吗,那个女人悄悄接拍了一支广告。我们傅家的脸面,看来不只丢在了宴会上,还要丢到全世界去了!”

    三年前,苏湘一身赤裸的出现在各大版面,网络上铺天盖地,傅家好不容易才把这件事给压下来。

    现在,她居然主动上广告,生怕别人不记得她吗?

    卓雅夫人这下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倏地站了起来:“怎么可能,那个哑巴,她自己没点数吗!”

    她的目光晃动着:“她怎么敢……怎么敢上镜头去抛头露脸!”

    傅正南道:“如果你还知道事情的严重,就不该再放纵你的儿子,让他继续胡作非为!”

    “我……”卓雅夫人一脸怒然,“寒川不也是你的儿子,怎么就我一个人的事情了?”

    “你成天在外面跟这个董那个董的应酬,又不肯放权给他。寒川他心也冷,能不反叛吗?”

    傅正南眯了眯眼:“你觉得他这是反叛,而不是在挑战我?”

    卓雅夫人闭紧了嘴唇,沉默了几秒后,她开口道:“我相信寒川他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事到如今,你还能相信他?”

    “对,我相信他,因为他是我的儿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