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78 一骑三人,没有任何多余的余地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傅寒川那一双几乎没有什么温度的眼睛瞧着梁易辉疼的扭曲的脸,根本不为所动,这时候,梁易辉的那些朋友们按捺不住了。

    梁易辉是他们那一群人里面的老大,被傅寒川这么整,当然不服气。

    “傅寒川!”其中一个眉梢上有道疤的男人往前一步,“别以为你有钱有势,我们就不敢动你!”

    在他身后的人也蠢蠢欲动了起来,傅寒川抬眸,眼中的阴冷跟狠戾叫人不敢上前。

    莫非同跟裴羡在傅寒川的身后,他们跑完最后一圈,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梁易辉在那儿羞辱小哑巴,也看到了小哑巴那出手极快的一巴掌。

    虽然他看不上小哑巴,但被人当众这么羞辱,他也看不过去了,更何况梁易辉羞辱小哑巴,就是在打脸傅寒川了。

    莫非同往上走了一步台阶,转动着手腕,冷笑了下道:“要试试吗?”

    要说打架,这些人里面,还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陆薇琪拉扯了下莫非同的衣袖,着急道:“非同,你怎么还火上浇油。”说完,再看向傅寒川求情道,“寒川,别闹了,这都是误会,快松手!”

    这时,梁易辉已经被傅寒川折着手半跪在地上,再这么下去,他的手就真的要废了。

    一个赛车手手臂折了,那他以后的职业生涯就彻底毁了。

    再者,这些人家里都是有些背景的,傅寒川要是不肯放人,梁子就结下了。

    傅寒川却根本不为所动,手指也没有放松力道,冰冷的眼瞧着那几个人,薄唇一开一合,只吐出两个字:“道歉。”

    梁易辉疼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却还在有骨气的硬撑,陆薇琪看了看,对着苏湘急道:“傅太太,易辉是为了我得罪了你,我替他向你道歉,请你劝劝寒川,难道真的要看着他们打起来吗?”

    从傅寒川出现,到现在,她都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她是个凉薄的人,所以这个羞辱了她的男人再怎么痛苦,她感觉不到。

    就像那些人,无法感觉到她被嘲笑时,内心的痛苦。

    她也做不到,像陆薇琪那样,成为这些人都喜欢的人。

    苏湘平静的眼眸淡淡的从梁易辉看向傅寒川。

    这个男人羞辱了她,便是在羞辱傅家,这大概是傅寒川从娶了她以后,第二次被当众打脸吧?

    他的脸面,需要这个人的道歉才能挽回。

    苏湘抱起傅赢,经过那些人的身侧,顺着台阶往下走去。

    那些人都看着苏湘往下走,面面相觑。

    说到底,这场纷争是因为她而起,可是作为风暴中心的人,却先走了?

    ……

    苏湘抱着傅赢,回到更衣室把衣服换了回来,走出更衣室的时候,却见傅寒川站在那里。

    苏湘微微的蹙了下眉,越过他往前。

    傅寒川一把擒住她的手臂,稍一用力,苏湘就只能顺着他的手势往后退两步。

    男人漆黑的眼盯着她:“这点事情,就要打退堂鼓了?受不住了?”

    “你不是要找存在感,在傅家的世界里立足吗?”

    苏湘的身体微微一震,抱着傅赢的手臂收紧了下。

    男人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这,只是开始。”

    “如果你要走,便走,从此我不再管你。”

    苏湘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阳光背着他打过来,将他的面容拢在阴影之下,但近在眼前的人,足以让她看清他此时的脸部线条有多么的冷硬。

    刚才他那么愤怒,不只是在找回傅家的颜面?

    他出手,是生气她被人欺负了,为了帮她讨回公道?

    苏湘的目光微微晃动,恍然想起他说的那句“我太太”,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别人介绍起她的身份。

    胸腔里的心脏跃动了起来,就连血液也快速的涌动了起来,脸上的毛细血管都充盈了血液,脸颊红了起来。

    傅寒川看着她水汪汪的眼睛,轻咳了一声,转身道:“走,带你去骑马。”

    苏湘唇角微微的弯了起来,在傅赢一脸懵的看过来的时候,那翘起的唇角又飞快的落了下来。板着一张脸跟在傅寒川的身后。

    重新的回到马场,梁易辉那一帮人已经不在了。

    梁易辉在苏湘走后,就开口道歉了。

    傅寒川虽然不再赛车,但是他赞助了比赛,如果因为这件事傅氏撤回赞助,梁易辉就无法在车队里立足。

    马场上,苏湘挑选的那一匹枣红马被牵在傅寒川手里,苏湘在马师的指导下踩着马镫骑上去,顿时眼前的眼界都扩大了,这种感觉,跟她登高望远的那种感觉不同,胸腔里有一种澎湃的涌动。

    大概,这就是马给人带来的一种野性感,挣脱束缚的那种自由感。

    寒风拂面,苏湘迎着风,轻轻闭眼呼吸着这种感觉,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感觉。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唇角翘了下,眼睛里划过一道寒光。

    傅赢看着妈妈坐在马背上,冒出了星星眼,踩着小短腿也要上去,傅寒川单手一抱,把儿子抱住,送到她怀里:“抱住了。”

    接着,傅寒川也翻身上马,在苏湘的身后稳稳的坐定,两手抓住缰绳。

    苏湘回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他也上来了?

    傅寒川嗤笑了一声道:“你以为,你能驾驭这匹马?”

    苏湘看了一眼马师,不是还有马师可以带着她骑吗?

    傅寒川看都不看她,长腿一夹马腹,马儿便慢慢的绕着场地走了起来。

    休息区,陆薇琪的双手攥紧了腿边的衣服,指甲几乎要戳破那一件羊皮夹克。

    曾经,跟傅寒川坐在一匹马上的人是她,傅寒川副驾驶上坐着的,也是她,可现在……

    傅寒川骑着马绕了半圈,位置与休闲区一百八十度相对,抬头往休息区看过去,与陆薇琪的正对上。

    马场很大,这段距离有好几百米,根本看不清那一边的人是什么样的眼神看着这一边,可是陆薇琪却是浑身一凛,她可以感觉到,傅寒川这一眼,要传给她的讯息。

    一骑三人,没有任何多余的余地。

    羊皮夹克发出了细微的吱吱声。

    他今天带着苏湘跟儿子过来,不只是把苏湘介绍给他身边的这些朋友,也为了这个目的,是吗?

    他是要放下他的面子,接受这个哑巴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陆薇琪的手一松,将手松松的放在膝盖上,微笑着看着马场中转圈的人。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穿着尿不湿的奶娃娃骑马的。”

    裴羡在陆薇琪的旁边坐了下来,看着前面被苏湘抱在怀里的小娃娃。

    “这孩子长得像傅少,性子也像他,胆大。”

    陆薇琪扯了扯唇角:“是么……我不太了解。”

    裴羡笑了下,没再说什么,陆薇琪余光扫了他一眼,傅寒川的这些朋友里,唯有裴羡是她收服不了的。

    平时他们之间的交集也不深刻,不知道此时他跟她说这些什么意思。

    过了几分钟,裴羡抬手指了下前面笑着说道:“以前那个位置,可是你专属的。难受吗?”

    陆薇琪一怔,随后笑了笑接话道:“你也说了那是以前,有什么难受不难受的。”

    裴羡挑了下眉,点了点头道:“那你现在看着他们是什么感觉?”

    陆薇琪微微笑道:“羡慕。”她侧过头来,对着裴羡道,“不过,我现在也很好,当年不离开,就没有今天的我。”

    “所以,我祝福他们。”

    “是吗?”裴羡笑了笑,转头再看向马场中央:“我以为,你会想要回到原来的位置。”

    他说完就站了起来,往台阶下走去。

    陆薇琪看着他的背影,手指再度的揪紧了衣角。

    刚刚,她有种被人看穿了的感觉。

    他这一句,是在警告她?还是讽刺她?

    裴羡已经走到了最后一层台阶,回过头来看了眼陆薇琪道:“好不容易来一趟,牵着马去溜溜步也可以。该不是等着什么人来陪你走一遭?”

    陆薇琪肌肉僵硬的扯了抹笑:“裴少,你太小看我了。”

    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正准备往下走,手臂忽的被人从身后拉住,莫非同拧眉看着她道:“算了,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陆薇琪嘴上说跟傅寒川没有关系了,可只要傅寒川出现的地方,她的目光都停留在他的身上,她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莫非同虽然死了对她的心,但是喜欢了这么多年,就好像有了惯性,看她难过,心里就高兴不起来。

    陆薇琪轻轻的收回了手,眼睛里含着笑意,却掩藏不住她的脆弱,眼睛里藏着脆弱,又非要展示她的坚强。

    “难得不用练舞,这么早回去做什么。再说了,谁说一个人就不能骑马了的?”

    马场的圈地里,又多了一匹白马,只不过那马鞍上没有坐着人,一个女人牵着缰绳,在一侧慢慢的遛马,看起来还有几分落寞。

    苏湘看着那一道身影,轻抿了下唇,微微的垂下眼收回了目光。

    心里沉甸甸的。

    脑子里又想起了那一晚,那个女人愤怒的叫嚣,她说是她把傅寒川从陆薇琪的手里抢了过来。

    刚才那个男人,也是这么说的。

    苏湘一想到这个,骑马的喜悦荡然无存。

    她承受不住这份良心上的苛责。

    如果苏润没有把她送到傅寒川的床上,那么傅寒川跟这个女人,是不是还能走到一起?

    这时候坐在这匹马上的,就不会是她了。

    她转头,看了身后男人一眼,他抬头看着前面,她只能看到他微微泛着青色的下巴。

    傅寒川感觉到女人情绪的低落,低头看了她一眼道:“是不是累了?”

    苏湘摇了下头,随即又点了点头,她想回去了。

    傅寒川勒住了马,让人先把傅赢抱着,自己翻身下马。

    苏湘把手交给他,在傅寒川的搀扶下,下了马。

    这时候,陆薇琪牵着马走过来,笑着道:“你们不骑了吗?”

    苏湘转头看过去,陆薇琪牵着马缰,就站在他们的马身后。

    苏湘不想看到她那一张脸,抱着傅赢往围栏的出口走过去。

    刚走了两步,一阵风吹过来,扬起一阵沙尘,苏湘本能的闭上眼抬手挡灰,也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一阵马儿的嘶鸣声,紧跟着就响起了女人惊恐的惊呼声。

    “啊!寒川救我!”

    苏湘忙睁开眼一看,就看到陆薇琪坐在了地上,他们的那匹枣红马焦躁不安的踩着马步,马师用力的牵住缰绳,安抚着马儿。

    傅寒川已经跑到了陆薇琪的身侧,整个后背挡在马后,防止马的后蹄踩踏过去,他抱起陆薇琪,将她抱到安全的地方。

    苏湘也是抱着傅赢,赶紧的远离那一匹马。

    一场混乱,裴羡跟莫非同都跑了过来。

    苏湘在一边站定,看着那些人都围在了陆薇琪的身侧。

    “怎么样,没有伤到吧?”

    陆薇琪惊魂未定,眼睛里还透着惊慌,但还努力着安抚别人:“我、我没事,只是有些受惊罢了。”

    她撑着地站了起来,看向傅寒川道:“谢谢,不然我可能就真的要受伤了。”

    傅寒川冷眼看了她一眼,转身往苏湘那边走去。

    陆薇琪眼睛里划过一道暗光,不过那一道光芒快得难以捕捉。

    见陆薇琪没事了,其他人都看向了那匹肇事的马,莫非同瞪着马师:“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这马就发疯了!”

    这时候,那匹马已经被安抚住了,马师连连道歉道:“可能刚才的风沙太大,马有些受惊了。”

    “那你也得控住马,差点就发生伤人事件了。”

    陆薇琪回头对着莫非同道:“算了,我不是什么事都没有。这种意外,马师也无法完全掌控的。”

    傅寒川已经走到了苏湘的面前,也不管那些人的后续,把傅赢从她怀里抱了过去,说道:“只是救人,别想太多。”

    苏湘看了他一眼,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无法窥探到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是真的去救人,还是出于对那个女人的本能保护。

    刚才的情况真的很危险,傅寒川去救人也没什么,可是这一刻,苏湘却计较了起来。

    如果刚才她没有先抱着傅赢走开,他还会那么快的跑到那个女人的身边吗?

    其实,刚才她也只是走远了几步路,还没有在安全的范围……

    意识到这个问题,她心中暗暗的惊了下。

    傅寒川抱着傅赢已经往外走了,苏湘回头看了一眼那边的陆薇琪,咬了咬唇,转头跟着走了出去。

    心里更加压抑了一些。

    骑马结束,原本还打算去漠野吃完饭再回去,不过经过刚才的一些混乱后,都没有了什么心情,大家也就各自散了。

    回去的时候,仍旧是莫非同把陆薇琪送回去。

    陆薇琪安静的坐着,侧头看着窗外划过的风景。

    莫非同说道:“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陆薇琪接下来还有演出,这个时候是不能出一点事故的。

    陆薇琪抽回了目光,笑看了他一眼道:“真的没事,不用这么担心的。”

    莫非同微微蹙着眉,看着她的侧脸欲言又止。他是个心里藏不住话的人,过了几秒钟后,他再度的开口道:“你为什么一定非要下场去?”

    在开始挑选马的时候,他让她下场去骑马,她自己说了不能受伤,甚至连马装都没去换,可是在裴羡的几句话后,她便也牵着马过去了。

    他甚至劝过她不要过去,她还是要去。

    陆薇琪笑了下,笑容中有些苦涩,轻声道:“非同,我的记忆里还有关于他的回忆,要心里完全的放下一个人,总要一个过渡。”

    “我不是什么圣人,哪里可以完全做到心口如一。”

    “我之前说,我一个人也可以骑马,你就当是我的预习。”

    莫非同沉了沉气,还要再说什么,最后只能叹了口气。

    “你这样,我怎么完全的放心的下你。”

    “放心吧,我没事。当年是我为了事业放弃他,现在他有妻有儿,我总算没有没有耽误他一场。再说,刚才我遇险的时候,寒川还能马上跑过来救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陆薇琪微微的翘起唇角,目光直视着前方。

    ……

    陆家,陆薇琪洗过澡,湿润的长发披在脑后从浴室走出来。

    陆家的佣人走进来通报:“小姐,陈小姐来了。”

    陈晨从门口走进来,顺手把门关上,一屁股坐在陆薇琪的床上。

    “你干嘛不让我去马场,我又不怕那个女人。”

    同傅寒川打电话叫乔影别过去一样,陆薇琪在看到苏湘以后,也立即的通知了陈晨不要过去。

    幸好陈晨这天睡了个懒觉还没出门,要是她已经出了门,才不管那些呢。

    陆薇琪擦拭着头发,走到梳妆台坐下,从镜子里看着陈晨道:“你不是不怕傅太太,可是你总要顾着傅寒川吧?”

    她叹了口气,转过头来说道:“陈晨,你以后不要再为了我出头了。今天梁易辉的手差点被傅寒川废了,你知道吗?”

    她把当时的情况简单说了下,陈晨倒抽了一口气,这时候有些后怕了。

    梁易辉只是当面嘲讽了那个哑巴,手还没碰到那哑巴呢,就被傅寒川压着道歉,那她……

    陈晨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随即愤愤的嘴硬道:“那女人有什么,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

    “再说,梁易辉那是蠢的把傅寒川也羞辱了进去,谁不知道,傅寒川最丢脸的事,就是他娶了个哑巴。”

    “陈晨,不管怎么说,她已经是傅太太了。”陆薇琪又强调了一遍,“我问过她了,她没有把你的事告诉傅寒川。本来,我打算替你向她赔礼道歉的,但是易辉他……”

    这件事,在解释梁易辉被傅寒川打的起因时陆薇琪已经说过了,陈晨道:“你道什么歉,人是我打的,跟你没关系。”

    “再说,那贱人就是欠打,我才不会对她赔礼道歉呢。”

    她再冷笑了一声,轻蔑的道:“她要在傅寒川面前怎么告我的状?说她因为下贱爬男人的床,横刀夺爱,被别人打了?”

    “她有脸说吗?”

    “陈晨……”陆薇琪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陈晨笑了起来,“好啦好啦,我以后注意就是了。”

    陆薇琪嗔笑了下,把吸饱了水分的毛巾放在一边站了起来,忽的皱了下眉,倒抽了一口凉气。

    “嘶……”她的腿一软,跌坐在了椅子上。

    陈晨一惊,从床上跳了下来扶住陆薇琪,紧张的道:“怎么了?”

    陆薇琪扶着脚虚虚的搭在椅子上道,低头查看着脚:“刚才脚踝忽然痛了一下。”

    陈晨吓得紧张的看向她的脚踝:“怎么回事啊,怎么好好的会突然痛了呢?”

    “可能是在马场上那一跤伤到了,刚才还不觉得怎么痛,怎么洗完澡就开始痛了呢?”陆薇琪轻轻的动了下脚踝,眉心紧紧的皱着。

    陈晨惊讶的道:“你摔跤了?这怎么可能?”

    “不是傅寒川带着你骑马的吗?”

    陆薇琪无奈的苦笑了下,瞥了她一眼道:“你胡说什么呢,傅太太也在呢。再说我又没骑马,只是在那里散散步……”

    她把前因后果又说了下,陈晨拧着眉:“又是那个女人。本来如果你跟傅寒川共坐一骑,你们还能说说话,你也不会受伤。”

    “你说,她是不是看你不顺眼,或者因为我打了她,她就报复到你的身上了?”

    陆薇琪惊愕的看着她:“怎么会,马师说了是风沙惊扰了马。”

    “马场上还有别的马呢,怎么它们没有受惊,偏偏是那一匹?我看,就是她趁着人不注意刺激了马,不然,怎么她一走,马就受惊了。”

    “陈晨,你不要把人想的那么坏好不好……”

    “不是我要把她想的那么坏,你看看她的上位事迹,她做过的事。凡是在傅寒川身边出现过的女人,能有几个有好的,外面都传她手段狠辣,嫉妒心重。你跟傅寒川的关系又是那样的……”

    “算了,不说她了,反正你也不信。”陈晨摆了摆手,又看向陆薇琪的脚踝,“走吧,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说着,她就伸手扶住陆薇琪,要把她扶起来,陆薇琪动了动脚踝道:“不用了,你看又不疼了,刚才可能是神经性的疼了下吧。”

    她往门口看了一眼,又道:“不要被我妈知道了,不然她又要生气了。”

    陆薇琪的母亲对她有多严格,陈晨是知道的,她蹙了下眉,犹豫了下还是坚持说道:“不行,你就要演出了,去医生那里看过以后我才放心。我不让任何人知道就是了。”

    最后,陆薇琪还是在陈晨的陪同下去了一趟医院,看诊拿药。

    陈晨嘀嘀咕咕:“你看,幸好来了一趟,软骨挫伤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