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77 你们哑巴是这样骑马的吗?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苏湘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傅寒川已经放下碗筷。

    他结束了晚餐,也结束了餐桌谈话。

    接下来,苏湘几次想要说傅赢还小,不要带着他去骑马,傅寒川都装作没看见。

    如此一来,苏湘就算不想去,也只能做好去的准备。

    这一周,苏湘都在忙着修整广告内容,看书,还要抽时间看一些关于骑马的攻略,过得忙碌而充实。

    周末前一晚,小家伙知道自己要去骑马,趴在他的玩具小马上前后摇晃,嘴里“驾驾”的喊着,到了睡觉的时间还兴奋的不肯去睡。

    到最后还是傅寒川强行的勒令,小家伙才乖乖的去睡了。

    卧室内,苏湘看了看早一步洗完澡的男人,他半躺在床上,腿上放着他的笔记本电脑,正在认真的看着什么。

    苏湘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在书房内把工作处理完了再睡觉,怎么总要留个尾巴带到床上来。

    不过在苏湘走到床边拎开被子的时候,傅寒川就把电脑关了。

    傅寒川把电脑放回床头柜,转过身来的时候,就看到苏湘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苏湘吸了口气,抬起手来想说,她下周就要去祁令扬的公司签广告合同,灯忽的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男人的身体压过来,将她覆在身下,唇与手同时的挑动着她的感官,很快的,苏湘就浑身热了起来,脑子里模模糊糊的,原先闲着的事情也被抛在了脑后,最后一个念头冒出来的是,他看得那么认真,该不会是岛国动作片吧?

    早晨,苏湘依旧一身酸疼的醒来,身边的半侧床还有余温。卧室的门半开着,她起身,走入浴室的时候,就看到傅寒川站在里面刮胡子。

    一脸的神清气爽。

    在他的旁边,傅赢站在脚凳上,即便这样,小家伙也只到傅寒川的腰线。他抬着脑袋仰望着他的爸爸,软糯糯的好奇说:“粑粑,泡泡……”

    傅寒川听到门口动静的就醒了过来,没有让小家伙去打扰他妈睡觉,就带着到浴室来了。

    傅寒川垂眸看了眼儿子,修长的手指在下巴上刮了一点泡沫,往儿子白嫩嫩的脸上一抹,小家伙凉的立即缩了下脖子,小手在那泡沫上沾了一点点,睁大了眼睛,努力的踮着脚尖往镜子里看。

    这时,傅寒川发现了苏湘,一边刮一边道:“他才刚起来,带他去洗漱。”

    苏湘埋怨的瞥了男人一眼,揉了揉后腰,双手在儿子腋下一夹就把他抱了起来。

    小家伙突然被抱住,回头看到是妈妈,小嘴着露出白白的小米牙,他指着泡沫的那侧脸给她看:“麻麻,粑粑的泡泡。”

    苏湘会错了他的意思,捏着衣袖帮他把泡沫擦了,小家伙不乐意了,嗯嗯啊啊的弯过身体,揪着傅寒川的睡袍,在他的脸上擦了一把泡沫,抹在了苏湘的脸上。

    苏湘愣住了,回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小半张脸都是须后水的泡沫,傅寒川捏着刮胡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儿子都被他教坏了。

    男人幼稚起来的时候,超出她的想象,真难以想象,他平时是怎么做到板着一张严肃脸的。

    傅赢得意的笑着,苏湘无语的抱着儿子走了。

    傅寒川的视线从镜子里扫了眼她松松的睡衣领口,上面有着一抹浓重的红痕。

    男人的唇角勾了起来,拿起架子上的毛巾擦去了泡沫。

    一家子吃过早餐出门,宋妈妈帮着把苏湘隔天准备好的东西送上车。

    傅寒川驱车,四五十分钟以后就到了漠野附近的马场。

    在马场的停车场,苏湘抱着傅赢下车,下车的时候,她就愣住了。

    傅寒川说要带着傅赢来学骑马,她以为只有他们一家人,没想到来了不少的人。

    那些人看样子也是刚到,看到傅寒川跟他打招呼:“傅少。”打过招呼以后,视线就在苏湘身上肆无忌惮的打量了起来。

    “傅少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是啊,真不知道她来能干嘛。”

    苏湘抱着傅赢,微微的侧过身子。

    这种不友善的视线,在金家的宴会上她体验过了。

    冬天郊外的温度更低一些,露在外面的皮肤被风刮的刺刺的疼,傅寒川从后备箱取出备用物品走过来,正站在上风口的一侧,看了眼苏湘道:“怎么了?”

    说着他抬头,冷冽的视线扫了那些人一眼,那些人装作没事的转开了头,傅寒川道:“进去吧。”

    正要走的时候,斜侧里又一辆车开了过来,苏湘同傅寒川都停了下来,转头看过去。

    车上下来的是莫非同,他看到苏湘愣了下,看了看傅寒川:“你……”

    这时,副驾座的车门打了开来,陆薇琪也下了车。

    她穿着一身爽利的紧身装,长发编成了麻花辫,搭在肩膀一侧。早晨的阳光将她的脸庞映射的白里透红,眸光水亮,看上去简单利落又不失女人的妩媚。

    几根松散的发丝在风中轻轻飞舞,女人伸手一勾,将头发勾在耳后,水亮的眼眸看了过来。

    看到苏湘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露出了微怔的神情,随即笑容漾了开来:“傅太太,我们又见面了。”

    莫非同不明所以,看了看陆薇琪,又看了眼苏湘,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见过面了?”

    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了傅寒川的身上,等着他解答。

    而苏湘看到这个女人,瞳孔本能的缩了下,脚底下好像被钉住了,呼吸都收紧了。

    她望着她,身上的肌肉都是紧绷的,傅赢感觉到了不舒服,小身体扭动了起来。

    苏湘牢牢的抱着儿子,忽然觉得肩膀上一沉,将她从怔愣中拉回现实。侧头一看,傅寒川低头看着她。

    男人的手臂稍一用力,揽着她往前面走,苏湘被那一股力带着往前,但她没有回头。

    陆薇琪转头,看着前方男人搂着女人,而女人的手里,又抱着一个孩子。

    一家三口,多好看的画面啊……

    她弯起了唇角,心里的酸涩令她的笑容也变了味道。

    莫非同站在一侧看着尴尬,他看了她一眼,挠了挠眉梢道:“我不知道傅寒川把她也带了来。”

    陆薇琪收起心神,抬头看了眼莫非同,笑容灿烂:“你想多了,寒川肯把人带过来大家一起玩,不是挺好的。”

    “我们……也一起进去吧。”

    说完,她抬脚先走了起来,莫非同在她的身后摸出手机给裴羡打电话。

    “你在哪儿呢?”

    裴羡懒洋洋的声音道:“在路上呢,就快到了,急什么。”

    莫非同往前看了一眼,捂着手机道:“当然急了,傅少把小哑巴也带过来了,你说今天是不是要地震了?”

    傅寒川几乎不带小哑巴出门,今儿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把老婆孩子都给带过来了。

    这可是骑马场啊,又不是游乐园。

    裴羡正开着车,手机用的是免提模式,乔影也听到了,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知道了。”裴羡淡定的挂了机,乔影立即激动的催,“快点快点。”

    刚挂断电话,又响了起来,这回来电显示的是傅寒川。

    两人再次对视,裴羡摁了接听键,噙着笑说道:“傅少,我听说你今天拖家带口了?”

    傅寒川淡漠的声调传来:“乔影在不在,如果在的话,叫她别过去。”

    乔影立即炸了:“怎么我不能去了?凭什么?”

    “苏湘见过你。”说完以后,傅寒川就挂断了电话。

    乔影茫然的看向裴羡:“他什么意思?我不能见他家那口子?”

    裴羡也是一脸莫名其妙,不过同为心眼多的人脑子转起来就是快,很快的乔影就反应过来了。

    她给苏湘做过身体检查,如果让她发现,她也是傅寒川的朋友,可能会怀疑起什么。

    以苏湘那种心思敏感的人,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在傅家的宴会上,她站在人群后面,苏湘没有发现她,或者就算是看到了,当时那么多人,只会把她当做某个宾客,可如果是今天这种友人聚会,那就不一样了。

    傅寒川这小心眼儿……

    乔影又好气又好笑的摇了摇头,说道:“路边放我下来吧。”

    裴羡将车速放慢了下来,停靠在了路边。他看着乔影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笑着道:“不觉得冤吗?”

    乔影摆出一张苦瓜脸吐了吐舌,随后秒变笑脸道:“这样才能狠狠的敲他一次啊。”

    两个打了个告别吻,乔影下了车,裴羡才往前开去。

    乔影望着渐渐消失的车影,玩味的笑了笑。

    其实这么冷的天,鬼才去骑马啊,组这个局的人心里才有鬼吧……

    骑马场内,先进去的人都已经换上了骑马装,傅寒川抱着傅赢,手里拿着些饲料却是悠哉的在喂马。

    这些高头大马,可比家里的那个玩具小木马大了好几倍,小家伙看到害怕了,窝在他的肩头偷偷的看。

    “别怕,摸一下。”傅寒川换了一侧手臂抱着,让傅赢可以碰到马儿的脖子。

    小家伙小心翼翼的碰了下就立即的缩回了手,看到马儿只是抖了抖耳朵,觉得有趣胆子就大了起来。

    苏湘还是第一次来到骑马场这样的地方,以前她都是在电视里或者电脑上看到的。

    她看着这些精壮的马匹,清亮的眼睛里闪着光。

    这可是一匹匹活生生的马啊,皮毛油光水滑,肌肉结实精神,要是能骑着跑一下,一定很帅气。

    “你们不去骑马吗?”

    莫非同等几个人挑好了马,看着那一家三口,像是逛动物园似的悠哉。

    傅寒川看了他一眼道:“时间还早。”

    莫非同撇了撇嘴,又看向了陆薇琪:“你呢?”

    这些人里,除了傅寒川一家三口没换衣服外,就只有陆薇琪了。她依旧是那一身紧身衣,轻轻的拍着一匹马的脖子,一副很想骑上去试试的神情,但也只是看看。

    陆薇琪笑了下道:“你忘了我还有下一场演出。”

    舞者最重要的就是保护自己的身体,一点受伤都不能。

    莫非同点了下头,表示明白,他看了看那几人,觉得他们之间好似有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流在涌动。

    这画面,谁看了都会觉得奇怪吧。

    他想了下,拍了拍马的脖子说道:“那我再等等裴羡。”

    几个想要骑马的人出去了,马厩里只剩下了他们几个。

    一边欣赏着马的健壮,一边用余光看着身侧的人。

    除了马儿偶尔的嘶鸣,空气里很安静,每个人在这安静中都各有着心思,只有傅赢是纯粹的玩乐着。

    莫非同一向欢脱,在这种气氛中难受的摸耳挠腮的,好在裴羡过来了。

    他手里捏着一副皮手套,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掌心走过来,看到里面的人,挑了一侧的眉说道:“哟,怎么都在这里看马,不出去骑马啊?”

    “不是说来骑马的吗?”

    陆薇琪笑着打招呼:“裴少。”她的视线往他身后一扫,笑吟吟的道,“怎么没见到乔小姐?”

    裴羡的目光若有似无的在傅寒川身上瞥了一眼,说道:“她临时接到电话,又回去了。”

    含糊的这么一说,谁都以为乔影被医院召回了,也就不再多问了。

    裴羡看着陆薇琪挑中的那一匹白马,说道:“你这匹马不错,怎么不出去试一下?”

    陆薇琪微笑着把刚才对莫非同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裴羡道:“不骑也没关系吧,牵着溜溜又没事。”

    说完,他转头看了眼傅寒川。

    傅寒川唇角微微一勾,说道:“要不要跑几圈?”

    裴羡拿着手套指着他:“就等你这句话。”

    这几个人里,玩赛车最好的是傅寒川,马术最好的是裴羡,既然在马场里了,当然想跑一跑。

    傅寒川看向苏湘:“你也去把衣服换了吧。”

    苏湘抿了下唇,看了眼傅赢。

    ——我陪着傅赢就行,你去吧。

    傅寒川道:“没事,去换了。”

    既然傅寒川坚持,那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去更衣室换了骑马装,男人们已经先换完,傅寒川等在更衣室外面,后背抵着栏杆斜靠在上面,低头抽着烟。

    旁边传来轻轻的脚步声,陆薇琪走了过来,双手握在横栏上,拉长了后臂,身体微微的往后仰再弯起手臂,身体抵在横栏上。

    她看了眼傅寒川道:“我以为你不会带她出来跟我们一起。”

    傅寒川薄薄的唇间吐出一口烟雾,被风一吹就散了。

    他不说话,陆薇琪转头看向前面,因为这个方向迎着太阳,她微微的眯起眼睛,又道:“其实你早就该带着她出来了,看得出来,她在你的圈子里很孤单。”

    傅寒川微皱着眉,看着身侧的女人,陆薇琪笑看了他一眼道:“你不用这么看着我。”

    她轻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前面:“不管你怎么想,也不管他们怎么想,我知道我们之间……在我离开的那时就没了可能。”

    “我知道那是最后一次……是我放弃了机会……”

    她苦笑了下,手掌紧握了下横栏,双手垂放了下来。

    “寒川,什么时候你方便的话,我把那只奖杯还给你。”

    说完,她就走了。

    傅寒川看着陆薇琪的背影,眉心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时,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苏湘已经换完了衣服,一身飒爽的马装穿在她的身上,娇俏中透着英姿。她的一只手牵着傅赢,小家伙也换上了马装,黑上衣白色裤子,圆圆的脑袋上套着头盔。

    傅赢太小,这里没有提给十岁以下孩子穿的衣服,苏湘在网上找了好几家,才淘到了合适的一身。

    小家伙哒哒哒哒的跑向傅寒川,对着他张开了小手,兴奋的喊:“粑粑……”

    傅寒川把儿子抱了起来,探究的眼神看向苏湘,苏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脚步轻快的向着他走过来。

    一起走到骑马场上,偌大的圈地里,几个人悠闲的骑着马,看到走过来的傅寒川一家,马步都放慢了下来,眼神中再次的露出惊异的眼神,又打起了眉毛官司。

    这是要看哑巴骑马?

    意思了……

    傅寒川懒得理那些人,转头对着苏湘道:“你跟傅赢现在休息区坐一会儿,稍后带你走两圈。”

    苏湘点了点头。

    就见傅寒川踩着马镫,长腿一划,利落的翻身上马。

    苏湘最常见到的傅寒川,就是他穿西装白衬衣,或者是他不穿衣服的时候,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穿西服以外的衣服。

    紧身的马装衬得他身材更加高大健壮,英俊立体的轮廓让人在人群里一眼就能看到他。

    苏湘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追逐着那一道快速奔跑的身影。他的速度,只比裴羡慢了一些些,差了一个马身的距离,身体随着跳跃的马匹起伏,他的目光只专注的看着前方,那一双灼热眼睛里,透着征服的谷欠望。

    傅赢看得激动,小拳头握得紧紧的:“粑粑,加油!”

    但苏湘的目光虽然追逐着那一道身影,脑子里浮现的,却是傅寒川望着陆薇琪远去背影的那一幕。

    她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她出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了傅寒川在看着陆薇琪离开。

    三年前,他是不是也是这么看着她离开?

    苏湘心里闷闷的难受,手掌不自觉的捏了起来。

    “我好久没有看到这样的他了。”一道轻柔的声音忽然响起。

    苏湘一愣,双手一松,转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身边坐下的陆薇琪,她微微的皱了下眉。

    陆薇琪笑了下道:“我回来就听说你了,那天太特殊,都没能跟你好好说说话。”

    苏湘抿了下唇,眼前的女人笑着温柔,但她依然充满了防备。

    女人的视线在苏湘的左脸搜寻了下,不好意思的笑了下:“那天……你还好吧?”

    “我后来才听说你几天没有回去,那几天寒川一直在找你,都快要把北城翻遍了。”

    寒川?

    苏湘的手指捏的紧了一些,这样亲密的称呼,听起来真有些刺耳。

    那一个星期,现在回想起来,苏湘只有两个词来形容:愤怒,浑浑噩噩。

    陆薇琪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说道:“我习惯了这样叫他,你不会介意吧?”

    苏湘回过神来,露出一个像是笑的表情,在她理解,这是个很尬的笑。

    陆薇琪双手抱着膝盖,看着在跑圈里骑着马的男人,说道:“我去了国外,听说他自从跟你结婚后就没有再赛车了。他的赛车技术,比骑马还要好。”

    苏湘不知道她来跟她说这么做什么。

    她们的处境不同,她跟她也不熟。

    是说她影响了傅寒川,让他连喜欢的赛车都不玩了吗?

    还是说,她陆薇琪影响了傅寒川,她一走,傅寒川就不再赛车?

    苏湘的嘴唇抿紧了一些,眼睛微动了下后,努力的让自己看着那几个骑马的人。

    安静了几分钟后,陆薇琪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问道:“傅太太,你那几天离开,是不是因为我朋友说的那些话的关系?”

    “她这个人就是冲动,说话做事都不经过大脑,伤害到了你,你……哎……”她停下来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苏湘的脸,苦恼的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道歉。”

    苏湘一直的坐着,目光只看着傅寒川,有种听而不闻的意思。

    陆薇琪见她不搭理,按捺了下情绪。

    她可以肯定,这个女人跟傅寒川说过些什么,不过从傅寒川没有报复陈晨来看,她应该没说陈晨打了她的事。

    陆薇琪转过身,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又道:“那天陈晨摔坏了你的手机,我一直想替她赔给你。这样吧,你把你的账号给我,我转账给你。”

    苏湘轻拧了下眉毛,目光终于从骑马场上收了回来,看向陆薇琪。

    摔掉的是手机,踩踏的是别人的尊严,多少钱能够?

    可是面对这个女人,她却无法理直气壮起来。

    此时,她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她还要坐在这里。

    更不知道,傅寒川把她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如果知道这个女人也在这里的话,她说什么都不会来的。

    陆薇琪看着苏湘不说话,更进一步的道:“傅太太,我知道陈晨她得罪了你,但她都是为了我。”

    “这件事,你没有告诉寒川,是不是?”

    “我看得出来,寒川很紧张你,如果让他知道了,陈晨一定会受到他的报复的。”

    “傅太太,我替她道歉,如果……”

    “道歉?道什么谦?”

    话还没有说完,被一道男声打断了,梁易辉从后排的台阶走下来,看了眼陆薇琪,凶暴的眼看向苏湘。

    梁易辉跟他车队的人刚过来,一来就听到陆薇琪低着头在跟小哑巴道歉。

    “是她才要跟你道歉吧?”

    “抢了别人的男人,这种货色有什么资格来这里,谁叫你来的!”

    梁易辉的声音扬了起来,就差上去一把将苏湘拎起来了。

    苏湘脸色苍白,拧着眉看向面前的男人,这一看,就知道是陆薇琪的拥护者,就跟那天晚上的女人一样。

    傅赢竖起了小眉毛,一张小脸绷的紧紧的,圆圆的眼瞪着那个骂他妈妈的男人。

    “你!”小家伙伸着手指头指着男人,“走开!”

    傅赢常年被卓雅夫人带着在各种场合走动,再加上有那么一个老爸,小小年纪,严肃起来很有几分傅家人的气势了。

    但梁易辉本身就是个混物,看了眼小孩,看向苏湘的眼神更带了些轻蔑。

    “弱到要一个还没断奶的奶娃娃护着,你哪来的胆子,敢到这儿来?”

    他上下看了眼苏湘,看到她身上的骑马装,嗤笑了声:“你这是来骑马的?”

    “哑巴也可以骑马吗?”

    “阿吧阿吧阿吧……”梁易辉拍着嘴,发出嘲弄的声音,“你们哑巴是这样骑马的吗?”

    他身后几个男人也嘲笑了起来。

    陆薇琪劝着道:“易辉,你别胡闹了。”

    但她的声音,在周围起哄的声音里微乎其微。

    傅赢小脸气鼓鼓的像是炸了的河豚,忽然眼前一黑,紧接着就听到了一声脆亮的声音。

    “啪!”

    傅湘一只手遮住了傅赢的眼睛,另一只手出手极快,一巴掌甩完,手掌还微微的发麻,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这是傅寒川教会她的,能动手就尽量不要动嘴。

    梁易辉一只手捂着脸颊,瞪着眼睛看向面前那个女人,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哑巴给打了。

    周围也是一片安静,都没有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个女人,居然出手这么快。

    “你……”梁易辉恼羞成怒,一只手举了起来,但手还没有落下,就被人从背后一把握住,往后一扳,他的身体也不得不往后弯过去。

    傅寒川一只手轻松的握着他的手腕,目光冰冷的盯着他道:“以前看在认识一场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你今天敢对我太太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啊!啊啊!”

    傅寒川越用力,他的声音就叫的越惨,身体都弯成了一座拱桥。

    但傅寒川淡漠的神情没有一点波动,而且还在往后扳。

    “寒川,你这样,他的手会废了的,快住手!”陆薇琪被吓到了。

    这样不近情面的傅寒川,还是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