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75 他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什么朋友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苏湘捏住了掌心,她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祁家跟傅家,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这些名门圈里,都不一定能有真正接受她的。

    从来都是看戏的热闹,当落在自己头上的时候,就怨愤不已了。

    苏湘苦涩一笑,情绪竟然没有太大的波动,这对她而言,又有什么关系?

    ——我的存在,让你,让你们傅家痛苦,在这件事上,已经没有了如果。

    ——假如有这个如果的话,那我宁可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你傅寒川,也没有祁令扬,什么都没有!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那她可能会选择在父亲母亲跳楼前,先离开那个家,那她就不用背负那么多,也许没有了苏家的保护,她会过的贫困辛苦,但至少不用这么痛苦。

    或许别的女人做梦都想嫁给这些高高在上的人,她们可以做梦,而她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不管是他傅寒川,还是祁令扬。

    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也不想给任何人难堪。

    只是活的身不由已罢了。

    傅寒川冷着脸沉默着没有发声,不过眉心微动了下。

    苏湘再度比划了起来。

    ——对我而言,我尊重每一个尊重我的人。你们傅家的人不接受我,难道我就要跟着你们一起,否定我自己吗?

    ——你觉得,傅家的任何一件事可以不通知我参加也没关系,那我是你的什么人,是傅家的什么人呢?你可有把我介绍给你周围的人,说我是你的妻子?

    说到动情处,人不熟的激动了起来,手势也越来越大。

    说完,她深吸了口气,将头撇到了一边,胸口因为怒气而起伏着。

    想了想,该说的她还是要说完,这次,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要争取的,她也一定会争取。

    ——你生气我去参加了别人的宴会,可如果那天早晨,你跟我说,不要去参加活动,你要我去参加傅家家宴的话,我想我会推掉别人的宴会,哪怕早就约定好,我也会去。

    ——所以,请你不要拿祁先生说事,他是好意。

    傅寒川一看到她说好意,又一次的冷笑了起来。

    “说完了?”

    苏湘看着他,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他的笑,好像在讽刺着她什么。

    傅寒川讥讽的笑着,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上下左右的摇着她的脑袋,好像在仔细的观赏着一个物品。

    最后,他停了下来,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他的眼睛道:“苏湘,你对这个世界了解多少?”

    “你出生在上流,可是苏明东没有让你见识过这世界有多黑暗吧?”

    “呵呵,大概你经历过的最黑暗的最邪恶的,就是上了我的床吧?”

    他垂着眼眸,眼睛里露出了几分鄙夷,拇指揉捏着她的嘴唇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嗯,这确实是最恶心的,以身作饵……”

    “不过除去你这最不入流的手法,还有别的。”

    苏湘拧着眉,不知道他这个时候说这些做什么,心里涌起了一股不安的感觉,直觉他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话。

    她推了推他的手臂,想避开他的手,但他牢牢的把控着她。

    “苏湘,你可知道,你以为的那个尊重你的人,已经把你当成了工具,在对付我们傅家?”

    苏湘身体一僵,脸色发白的望着那个眼神冰冷的男人。

    什么意思?

    傅寒川甩开了她的下巴,背着手看向了窗外,冷声道:“商会的会长之位,明年就会有一番新的争夺。三年前,傅家因为你,而错失了这个机会。三年后,傅家是最有力的竞选者。如果你出现在那个什么广告里,那么傅家,又将不得不再次面临失败。”

    “祁令扬明明有那么多的项目可以做,为什么偏偏做了聋哑人这个慈善?”

    他转过头来,阴冷的目光将苏湘牢牢的盯住。

    苏湘好像头顶被灌入了一股冷水,顺着她的经络,将她的整个身体冰住。

    什么?

    傅寒川冷笑了下。

    在知道祁令扬做这个聋哑人项目的时候,他就在对这个人的行为做着分析。

    不得不说,祁令扬表面闲散公子一个,其实隐藏的挺深。

    做慈善项目不至于引起祁令聪的忌惮,又能极大的吸引祁海鹏的关注。

    “在祁家,祁令聪牢牢的把持着继承人之位,祁令扬连一只脚都插不进去,可如果,祁令扬能帮助祁海鹏拿下商会会长之位,证明他自己的能力,那祁家的继承人之位,就不一定落在谁手了。”

    “苏湘,他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什么朋友,而是工具。”

    “工具,你明白吗?”

    苏湘的手指一根根的握紧了,脑子里轰隆轰隆的响。

    那些天的努力,她这么久的期待……到现在,他告诉她,她只是成了祁令扬用来攻击傅家的一个工具?

    苏湘明亮的眼一下子黯淡了下来,陷入了迷茫,低头看着放在桌上的手机。

    就在刚才,她还决心加入祁令扬的广告,可现在,傅寒川却在给她打脸?

    沉默的空气好像变的粘稠了起来,让她连呼吸都变得小心了起来。

    为什么人心要这么复杂?

    为什么每一步都要充满算计?

    哦不,其实她最没有资格问这个问题了。她本身就是被人当成满腹心机的女人,不是吗?

    手指用力的挣了一下,苏湘忽的抬起眼眸,目光中透出了几分凉薄。

    ——所以直到现在,你还在认为,我是傅家的绊脚石?

    ——我出现在荧幕里,会让你们傅家的人抬不起头,是吗?

    她悲凉的点了点头,她一直都是傅家的耻辱。

    看着苏湘受伤又失望的神情,傅寒川眉头一蹙,心里也好像被刺了下。

    但这件事,不可能有所改变,她不可以上那个广告!

    不然这件事,会变得更加复杂,更无法收场!

    他狠了狠心,沉声说道:“苏湘,你站在你的立场,你委屈,可既然你进了傅家,就要从大局考虑!”

    ——从大局考虑,我就会被认同是傅家的人了?

    ——你的父亲成了商会会长,对我而言,又有什么改变呢?

    苏湘庆幸自己这段时间的冷静,让她想清楚了很多事。

    他们从来都是只站在自己的立场,又有谁来想过她?

    只怕当傅正南成为商会会长以后,她的处境,会更加的不堪吧?

    傅家的地位越是高,她就是至高宝座上的一颗碍眼的残次品。

    苏湘的喉咙翻滚了下,让自己的心情尽量的平静下来。

    不管祁令扬是什么人,又有着什么样的目的,他在做的项目,对她有利。

    她不想再为任何人而活着了。

    ——如果你换个角度想,当我成为广告里的人,可以让别人喜欢,为傅家带来荣耀的人,那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可如果你一定要觉得,我依然是为傅家带来耻辱的话,我可以……

    苏湘的手在半空停顿了下,静静的望着傅寒川。

    ——我可以离开傅家,用个人的名义参与广告,这样,就再也不会对你们有任何的影响了。

    苏湘说完这句话,就静静的垂下了手。

    终于,她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这个时候的空气,不只是粘稠,而是凝滞不动了。

    她可以感觉到傅寒川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他眼睛里涌起的狂暴。

    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出来,像是每个字都被他用力的咀嚼过。

    “你!再说一遍!”

    这个时候的傅寒川是可怕的,苏湘必须握紧了拳头,才能抵御心里对他的恐惧。

    她的眼睛倏地一睁,把深埋在心底的伤口撕开。

    ——傅寒川,你从来没有承认过我,你也一直在怨恨我,我知道原因了。

    ——她回来了,我可以退出,成全你们的圆满,我不当你们的罪人了,我可以离开!

    一手一划,每一个手势,都带着决然。

    苏湘已经尽量不要去想起陆薇琪这个人,只站在傅家的角度来跟他商讨问题。

    她不想像个吃醋的女人,跟他去揪扯前任,这样,就显得她更加的卑贱了。

    只要一想到她是怎么成为傅太太的,她的心里就像是有很多的蚂蚁在噬咬着她。

    她的尊严,已经被踩的足够的低了,可当那个女人说起她是怎么成为傅太太的,她就觉得,她的尊严像那只手机一样,彻底的碎了。

    连一点点的爱都没有,只有恨意,又让她怎么去跟他揪扯陆薇琪,他这个亲自求婚的前任?

    她连吃醋,去揪扯的资格都没有,这对她而言,又是多讽刺,多卑微?

    她不想说的……

    苏湘努力的忍住自己,不要在这个时候哭出来。

    ——我无法成为陆小姐那样的人,可以为你们带来荣光,那我就去属于我的舞台!

    她不要活在那些轻视的目光里,也不要成为活在别人阴影里的人!

    苏湘说完,就直直的往门口走去。

    门砰的一声关上,苏湘后背抵着门板,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她用力的呼吸,吸入的每一口气,都在让她抽痛。

    为什么当“离开”这两个字说出来,心里会这么的疼?

    过了没几秒钟,门突然被打开,苏湘没有任何防备的往后倒去,但在倒下之前,被人大力的扯住了手臂然后一扭,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旋了下身子,被顶在了门板上。

    对面,是傅寒川一张森寒的脸。

    “你的舞台,祁令扬吗?”

    “苏湘,这才是你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我,投奔他怀抱的理由?”

    “就算他算计着你,你也要奔着他去?”

    他冷冷的笑着,露出森白的牙,目光中的凉意让她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苏湘,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如果我不让你解脱,你就休想离开?”

    苏湘被他顶得骨头发疼,忍不住的挣扎了起来,但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他用力的攥住了,眼前一黑,她的嘴唇被人封住,一股刺痛袭来,紧接着就感受到一股铁锈的味道在唇间弥漫开。

    他没有在她的唇上多逗留,似乎只是为了留下一个印记。

    “苏湘,你是罪人,是你,先打开了这个牢笼的门,让我困在了这个困境里,你是无法解脱的罪人!”

    “你想离婚?”

    “呵呵,那不是便宜了你吗?”

    傅寒川推开了她,打开门之后就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苏湘一个人。

    她靠着门板,缓缓的滑坐在地上,双手抱住了膝盖,把自己的头埋在了里面。

    她不明白,为什么陆薇琪回来了,他都已经让她成为傅氏的形象大使了,还要再折磨她呢?

    她想起那天陆薇琪对她说的那些礼貌而客套的话。

    既然是她造成了她跟傅寒川分开,她不是应该像她那个朋友一样的恨她吗?

    是……陆薇琪没有了再跟他复合的心思?

    苏湘揉了揉脑袋,却是越来越混乱。

    书房内,傅寒川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才把胸中的恶气吐出来。

    一想到她要逃离这里,他就控制不住的想要捏死她。

    傅寒川点燃了一根烟,坐在电脑前面,视频中播放着聋哑人的手语教学。

    眼中看着屏幕里的人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讲解,脑子里却还停留在上一刻。

    她想走,凭什么?

    祁令扬能给她未来?

    他更生气的是,他都已经跟她说明了祁令扬的企图,她居然还想着去他那里。

    一想到这个,一股郁气凝结在胸口,“砰”的一拳砸在桌上,上面放着的东西都震动了下。

    ……

    祁家老宅。

    祁家难得的一家人都齐了吃了顿午饭,午后,祁令扬坐在太阳下消闲时光。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这好像已经成了他这几天的习惯,好像得了强迫症似的,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拿出来看一下某个号。

    当看到上面新出来的几个字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脏有多激动。

    那天当傅寒川找过他,知道苏湘离开失踪后,这一个星期,他就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打了无数个电话,也发了无数的信息,都像是石沉大海,没有一点消息。

    现在手机上来的,不只是有了她的信息,还有她答应上他的广告,这短短的几个字,居然有了种双喜的感觉!

    杜若涵手里端着一盘果盘,望着祁令扬脸上那道欣喜的表情,怔怔的站了很久。

    这段时间,他表现的像是个热恋中的人,一直都患得患失,到现在他脸上露出的那种欣喜,像是得到了世界上最美的礼物。

    她紧抓下手里的果盘,坚硬的玻璃壁捏的她手指发白。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表现的就像是热恋中的人?”

    杜若涵轻轻的将果盘放在桌上,笑容中透着受伤的痛意:“你已忘记我,可我还没有忘记你,所以,请你不要在我的面前,露出这样的笑,好吗?”

    于此同时,祁令扬正在发送消息。

    令狐无疆:那好,什么时候你方便出来,我们谈一谈细则。

    听到杜若涵的声音,祁令扬一侧头,看到她那样的笑意,不动声色的收起了手机。

    他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哪样?令扬,你是什么样子,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

    杜若涵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不妨告诉我那个女孩是谁,让我看看她是什么人,也好让我彻底的死心。”

    这个时候的杜若涵是极度的脆弱的。

    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为另一个女人欢喜,为她忧,这对她来说,是一种痛苦煎熬。

    她试过不要再想他,可她根本就忍不住。

    男人的心多狠啊,说放下就放下了,那些在一起的记忆,都留给她一个人吗?

    祁令扬蹙了下眉,目光悠远的望着前面一大片的草地。

    冬天时节,哪里不是一片枯黄,可这祁家的草坪,还竭力的维持着绿色。

    祁令聪做这么多,为的就是想让她有一个舒心的环境。

    祁令扬道:“大嫂,你不是一个人了,放宽心往前看,你的心情会开阔很多的。”

    杜若涵的身体微微一僵,侧过头来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没有侧过头来,所以她只能看到他一个侧脸,高挺的鼻子,微凉的眼,微微翘着的唇角,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

    杜若涵忍着苦涩,喉咙滚动了下,手指慢慢的抚着肚子。

    他已经轻装前行,而她负重留在原地……

    手指握紧了起来,她不知道再要说些什么才能让她的心里好受一些。

    两人再也无话可说,杜若涵站了起来,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房间。

    竹涵空心:在吗,我有些难过。

    ……

    苏湘没有出去吃午饭,一直蹲着原地没有动,也不想站起来。

    当桌上手机的提示音响起来的时候,她动了下。

    长时间的蹲坐,让她的血液都静止了,当她站起来的时候,一下子就跌了回去,只能攀着门把站了起来。

    她缓了一会儿,等双腿恢复知觉,手机又响了两声。

    慢吞吞的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上面分别是两个联系人发过来的消息。

    她先看了祁令扬的,然后回复他:明天上午九点,我去耀世的公司,还有些问题要问你。

    接着,她打开杜若涵的,回复她:我也有些难过。

    不一会儿,杜若涵的消息就发送过来了。

    竹涵空心:如果你爱的人,爱上了别人,你会放手祝福吗?

    苏湘望着这一条消息,长久的凝视。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她爱的人……

    苏湘转头,看了一眼闭着的门板,心里空空的,又隐隐的有种刺痛的感觉。

    她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但她知道,跟她一起生活了三年的丈夫,心里有着他爱着的人,这让她很难过。

    酥糖不香:如果你爱的人不爱你,那为什么还要爱?

    杜若涵看着上面的这一行字,想到傅家的宴会那天,傅寒川跟陆薇琪同框的画面。

    这件事,她一直都没有跟苏湘说起过,怕她难过。

    但她现在发这条消息,是知道那天的事情了吗?

    杜若涵犹豫了下,但还是在键盘上敲下了几个字。

    竹涵空心:你是不是知道傅家宴会的事了?

    酥糖不香:你那天也在宴会?

    傅家办纪念日的那天,光是走廊上就站了很多人,所以那一天的宴会,应该很盛大,以杜若涵的身份出现在那里也是有可能的。

    酥糖不香:那你听说过陆薇琪这个人吗?

    当苏湘意识到自己打出了这行字的时候,立即的撤了回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发了出去,只是想多知道一些关于这个人的事情,至于为什么想知道,她朦朦胧胧的想,因为那个女人,是傅寒川一直记挂着的女人?

    但她不想被人知道她的脆弱,还有……嫉妒。

    是的,她发现自己并不是全然不在意这个人,她好奇着这个女人,甚至有些嫉妒。

    她可以让傅寒川那么骄傲的人对她求婚,也让他念念不忘。

    尽管苏湘已经立即的撤回了那一条消息,杜若涵已经看到了。

    不过既然她撤回了,就是不想再谈这个人。

    杜若涵在手机屏上写道:苏湘,守护好你的家。如果你连努力都不努力一下,那不是显得你的软弱吗?

    苏湘蜷缩着手指,在键盘上打了几个字又删除,反复了几遍以后,她回道:你会坚持你的爱吗?

    杜若涵抿住了嘴唇,把手机放了下来。

    她没有再有任何的回复。

    不过跟苏湘聊了一会儿后,她觉得,好像她们都一样。

    自己在意的人,心里装进了别人。

    在杜若涵离开房间以后,一道人影走了进去。

    他低眉看着静静搁置在桌上的手机,拿起来解锁,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内容。

    让他意外的是,杜若涵居然能跟傅寒川的女人做朋友?

    祁令聪有种很讽刺的感觉,侧头看了一眼门外。

    不过,如果不是那天在傅家的宴会上,看到那个哑巴跟祁令扬在一起,他还没有这种感觉。

    如果杜若涵知道,她聊天交心的这个人,跟祁令扬有关,她还能保持着这么平静吗?

    ……

    苏湘放下手机,她跟杜若涵一样,都陷入了一个解不开的困境里。

    她跟傅寒川的谈话是以谈崩告终的,两人继续毫无交流的过完了半天。

    但屋子里的人都能明显感觉到,这两人的关系正在冰点中,毫无解冻的迹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