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74 可不是我逼着你回去的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傅寒川浓墨似的眼没有一点温度,他就像是一块低气压的云,随着他的靠近,就感觉到他带来的寒意跟噼啪的火光。

    他低头,看着那个木着一张脸的女人,拳头捏的咯吱咯吱的响。

    苏家他来过,但那时候她不在,没想到,她居然回来了,躲在这里。

    他居然没想到再过来找一遍。

    在他找的人仰马翻的时候,她就躲在这里?

    在看到苏湘的第一眼时,傅寒川就在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太冲动,不要上去一把把她给掐死了,或者打开窗,把她从楼上直接丢出去。

    目光,在她的脸上掠过每一寸。

    她的脸,瘦的凹了下去,那脖子细的一只手就能掐断,衣服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好像大了两个号。

    头发油乎乎的,一看就是几天没洗了。

    脸上一道道的泪痕,大概也没有洗脸。

    她的手,瘦的跟鸡爪子似的,指甲折断,满手脏污,指甲缝里还夹着棉絮。

    最后,他的目光盯上那一双毫无波动的眼睛。

    空的,好像没有了精魂。

    她像是个木头似的坐在那里,见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只是一个宴会,她有必要消沉成这个样子?

    以前那么多的宴会,她都没有出现,不是一样过去了?

    傅寒川呼吸一沉,深深的吸了口气,那只准备掐死她的手到了半空的时候,改而握住了她的手臂。

    她本就纤瘦,这一掌握下去,更没有一点肉感,傅寒川眉头一皱,低沉道:“跟我回去。”

    苏湘终于有了反应,却是挣了挣手臂,这些天她几乎没怎么吃饭,当然没有力气能够挣开他。

    但是她这一挣,也摆明了她的态度,她不想跟他回去。

    傅寒川的眉心皱成了几个疙瘩盯着那个别开了脸的女人。

    苏氏夫妇躲在门口看着里面的情况,魏兰茜看着就生气。

    傅寒川都亲自过来接了,还摆什么架子,要是他一个生气转身就走,那还不彻底的晾在这里了?

    魏兰茜挤着笑,上前劝着道:“湘湘啊,妹夫都亲自来接你了,你就跟他回去吧。妹夫平时很忙的,不要打扰他的工作。”

    傅寒川本就窝着一肚子的火没地方撒,对于主动上来找存在感的人,就直接成了炮灰。

    他怒喝一声道:“滚!”

    魏兰茜吓了一大跳,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灰溜溜的退了出去,心里嘀咕,这到底是谁的家啊?

    不过她也明白,苏家现在靠着傅家吃饭,人家说滚,她一个屁都不敢放。

    傅寒川盯着苏湘,松开了握着她的手,冷声道:“你要继续留在这里,是吗?”

    他转头,看了眼一地狼藉的屋子。

    苏湘的房间她从来没有进来过,当年结婚,他甚至都没有踏入过苏家一步,是苏润开着车把人送到傅家大宅的。

    但随便一看,就看得出来,这房间经过了新的改造,完全没有起居室的样子。

    这毁的一地的狼藉,应该就是这个女人撒气弄成的。

    傅寒川冷笑了一声道:“你的哥嫂,看起来可没把你当成这里的人了。”

    地上碎裂的相框里,是一个小女孩的照片,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苏润的女儿。

    苏湘一动不动的,像是跟本没把他的讽刺听进耳朵里。

    安静的两分钟过去后,男人的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傅赢病了,你还管不管?”

    一看她那意志消沉的样子,就知道她没打开过手机。

    不知为何,当脑子有这个念头的时候,心里竟然有种莫名松了口气的感觉。

    至少,她不是在知道儿子病了以后还坚持着不肯回去。

    苏湘一怔,腾的抬头看向傅寒川,乌黑的眼睛里闪现出了一点亮光。

    傅寒川只看了她一眼,转身往门口走了。

    苏湘脑子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身体已经本能的站了起来,只是她保持着这个动作太长的时间,脚刚一着地就软了下去。

    “咚”的一声,傅寒川听到身后的动静转头一看,就看到苏湘摔趴在了地上,挣扎着爬起来。

    傅寒川眉心拧了拧,大步走了回去,弯腰单手一拎,就把人拎了起来。

    苏湘没有力气,本能的抓着她唯一的依靠,一双墨黑的眼急切的望着男人,喉咙里发出急切的模糊不清的“一一”的声音。

    傅寒川也不搀扶她,任由她靠在他的身上。他冷声道:“现在想回去了?”

    苏湘急忙点了点头。

    “可不是我逼着你回去的。”

    苏湘又点了点头,揪着他的衣服扯了扯。

    傅寒川侧头看了眼她抓在他衣服上的手指,眉头一皱,手臂一横就将人打横的抱了起来。

    苏润夫妇自从被傅寒川呵斥了以后,就不敢再造次了,两人都躲到了楼下,看到傅寒川一脸阴沉的抱着人下来。

    魏兰茜心虚私自把苏湘的房间改造了,生怕苏湘回去跟傅寒川吹枕头风,又不敢再当着他的面说什么,轻轻的推了一把自己的男人,苏润被她推得往前走了一步,回头看了看女人。

    魏兰茜对着他使眼色,苏润也怕傅寒川事后翻旧账,上前絮絮叨叨的说道:“妹、妹夫,不是我们瞒着你,是湘湘前几天的状态很不好,我们怕她那样回去,会伤害到你们夫妻的感情,这才留了她在这里住几天。”

    “你大嫂她每天都亲自煮饭给她送吃送喝,照顾的非常周到……”

    这时,傅寒川已经抱着人走下了楼,脚步在他们的跟前站定。

    “你们,就是这么照顾的?”

    傅寒川冷冷的一句打断了苏润,堵得他面红耳赤。

    “这、这……”

    傅寒川冷眸一扫,跟刀子刮过似的,苏润脸色发白,嗫嚅着闭上了嘴。

    他的老婆他最清楚,从小就没有走进过厨房一步,除了会做个沙拉,哪里会做什么饭,都是秦妈做好了送到楼上的。

    而且她现在哪里敢去她的房间,只要他们夫妻冒个头,马上就有东西冲着他们砸过来。

    而眼前苏湘的状况,就比死人多了一口气,哪里是好,简直糟糕透顶了!

    魏兰茜看了眼窝在傅寒川怀里的苏湘,邋邋遢遢的,近在跟前就闻到她身上一股好像馊了的味道。

    窝在房间几天,不洗澡也不洗脸,脏的都没眼看,也不知道傅寒川是怎么忍的下来的。

    魏兰茜忍着那股馊臭味,试图在傅寒川面前博取最后的好感,说道:“那个妹夫,湘湘她现在这么脏,不如在这里洗洗再回去吧。我有几套新衣服,都还没有穿过的。”

    傅寒川冰冷的眼,在她脸上划过,抬头看向二楼的方向再看向了苏润。

    “她的房间,原来是什么样,十天后,就恢复成什么样。”

    说完,他就抱着人走了。

    魏兰茜就像是被人又打了个耳光,一张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傅寒川根本把她当成空气,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从苏家攀上傅家以后就一直在上演,但被打脸这么难看的,还是第一回。

    待傅寒川离开以后,魏兰茜终于忍不住发飙了,她抓扯了一把头发:“他凭什么这么无视我,我是他大嫂!”

    苏润心里也窝着一把火,可只能无奈的苦笑。他抬头看着二楼的方向,摇了摇头,慢吞吞的走向客厅沙发一屁股坐了下来。

    “你就消停点吧,傅寒川没有计较我们这几天藏着苏湘就不错了。”

    看傅寒川那样儿,眼皮底下一片乌青,一看就是没有睡好。他们藏着苏湘这几天,让傅家的人找的人仰马翻,傅寒川这会儿是没心情跟他们计较罢了。

    等他回过神来,还指不定怎么收拾回来呢。

    魏兰茜瘪着嘴道:“那不是你说,让她住几天的……”

    “那也是现在比之前的状况好吧?”

    只是糟糕与更加糟糕之间做出一个相对比较好的选择罢了。

    苏润挥了挥手指:“行了,你也别废话了,趁着今天还有时间,赶紧的联系装修公司。”

    “干嘛?”魏兰茜瞪着眼睛,“还真的要把房间收拾出来啊?”

    “十天,你没听到他说吗?”

    魏兰茜一下子没了气,瘪了瘪嘴找电话簿去了。

    ……

    车上,傅寒川看了眼旁侧那个不声不响的女人,她斜倚着车窗,与他像是要隔开一条河似的。

    傅寒川抿着薄唇,眉眼间的戾气更重了几分。

    车子快速的行驶,“吱”的一声在一家酒店前停了下来。

    傅寒川下车,打开车门,解开安全带,把女人抱下了车,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片刻的停顿。

    苏湘这个时候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酒店大门。

    ——不是回家吗,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傅寒川低眸睨了她一眼说道:“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能回去吗?”

    苏湘看到他的胸口的白衬衣上,被她的手擦到的一抹黑色,默默的收回了手。

    酒店的大堂经理看到傅寒川走进来,如临大敌,立即上来招呼:“傅总,您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就来了,您是来做业务检查还是有外宾招待?”

    傅家旗下自有酒店业务,还是酒店行业的龙头,这家酒店便是其中之一。

    但当经理看到傅寒川怀里抱着的女人时,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这脏兮兮的瘦猴哪里捡来的?

    她皱了皱眉,努力忍住嫌恶的表情,目光扫着苏湘问道:“傅先生,她是?”

    傅寒川抱着人,径直的往电梯的方向走去,一边沉声吩咐:“房卡给我,另外去附近的专卖店买几套女装送过来。”

    那经理当然不敢怠慢,亲自帮着打开了套房的门,看到傅寒川抱着人往浴室走,便上前说道:“傅总,要不要找个服务员进来?”

    这女人又脏又臭,怎么好劳烦傅总亲自动手。

    傅寒川回头冷眼一扫,沉声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经理一愣,当然不敢再说什么,立即转身出去了。

    傅寒川打开了水龙头放水,然后站起来去解开苏湘的衣服。

    苏湘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虚虚的靠在墙上。

    傅寒川这几天本就上火,一腔火还没地儿发呢,她这有意避开他的样子,直接把他惹怒了。

    “你在这儿跟我装什么纯情?当初是谁衣服都没穿一件躺我床上?”

    傅寒川没什么耐性,大手一拨就挑开了苏湘的手,拉扯了几下她的衣服,也不管是不是弄疼了她,几下就把她给剥光了。

    袅袅的水雾中,只见那一具白皙身子像是寒风中挂着的一片树叶瑟瑟发抖。

    傅寒川重重的吐了口气,把人抱起放入了水中。

    如果不是怕她淹死在浴缸里,他才懒得动手。

    也不知道她这几天到底吃没吃饭,手指所到之处全是骨头,傅寒川的眉头皱得打结。

    不觉手指下的力道都减轻了许多,真怕一个用力,把她的骨头给折断了。

    过了会儿,把人洗干净了,傅寒川给她裹了件浴袍走出浴室。

    房间里已经摆上了几套女装,傅寒川扫了一眼,没说什么,走到床头摁下内线电话,让人送早餐上来。

    很快的,经理亲自送来了松子粥,悄悄的打量了眼女人。

    洗干净了,就觉得女人眉清目秀,这皮肤白的简直发光,是个大美人,不过就是瘦了些。

    经理走出套房,抓了抓头发,疑惑的回头又看了一眼紧闭着的门。

    这女人到底是谁啊,竟然让傅先生亲自伺候着……

    在这过后没过多久,就有傅寒川包养了的女大学生的传闻传了出去,在他众多的绯闻中又添了一笔。

    当然,这都是外界的传闻,而事件中的男女主角,此时毫无交流。

    苏湘几乎是狼吞虎咽,一勺一勺的往嘴里塞。

    她已经久不开胃,这样猛塞,反而容易引起胃部的返逆,她哽了哽喉咙,吃力的咽了下去。

    不是她觉得有多饿,而是她想快点吃完回去看傅赢。

    她的儿子难受了会找妈妈,会不肯吃饭。

    他谁也不要,只要她陪着的。

    傅寒川抱着手臂靠在落地窗前,看着女人一个人的狼吞虎咽。

    此时,空寂的房间里,只有勺子跟碗磕碰的轻响,所以当傅寒川的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格外的突兀。

    苏湘仿佛没有听到,只专注的吃着东西。

    傅寒川看了眼来电显示,眉头微微的皱了下,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他打开了阳台的门,走到了外面说话。

    电话那头,轻柔的女声响了起来:“是我,寒川。”

    傅寒川面色没动一下,冷冷的道:“什么事?”

    陆薇琪轻声道:“我刚才听说,傅太太失踪了,我想起来,宴会那天,我在路上碰见过傅太太。”

    傅寒川手指不自觉的握紧了手机,目光隔着玻璃门,紧紧的看向了那个低头吃着东西的女人。

    所以,她几天没有回来,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是知道了什么?

    “你跟她说过什么?”

    隔着听筒,陆薇琪也能感受到傅寒川的怒气,还有一丝紧张的意味,她紧紧的握住手机。

    坚硬的手机壳膈得她的指骨发疼。

    陆薇琪挤出一抹笑来:“我没说什么啊……那天晚上,我看她一个人在路上走着,我就下去请到我车上来,说送她回家,可是她拒绝了我,自己一个人走了。”

    “寒川,我打这个电话过来,不是让你怀疑我什么,只是跟你说一下我知道的情况,看看能不能帮到你而已。你就这么看我吗?”

    电话沉默了几秒钟,然后那头传来傅寒川低沉的声音:“人已经找到了,挂了。”

    没多说一句话,电话“咔哒”一下挂断。

    陆薇琪喉咙翻滚了下,怔怔的望着前面的酒店大楼。

    她当然知道人已经找到了。

    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她就看到了傅寒川的车。明明是两个不同的方向,可是她忍不住的调转车头跟在了他的车后,因为她看到了他的副驾驶座上,还坐着另一个女人。

    傅寒川看着那个女人,以至于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车交错而过。

    她亲眼看着他抱着那个女人下车,走进了酒店,也亲眼看到酒店经理一脸暧昧的从女装店提着袋子进去。

    他竟然这么快的就把人找了回来,她还以为那女人能多有骨气,躲得人再也找不到呢。

    既然如此,那她一定会跟傅寒川说什么的吧,既然迟早要说,那不如由她先说出来,这样也就不算什么知情不报了。

    她说的也是事实,她什么都没说。

    陆薇琪凉凉的再看了眼酒店大楼,转身而走。

    酒店套房内,苏湘把最后一口粥咽了下去。

    吃了点东西下去存了些体力,不用傅寒川说什么,她就自己拿了衣服去换下。

    ——我已经好了,赶紧走吧。

    傅寒川睨了她一眼,拎起了仍在床上的车钥匙跟外套往外走去。

    到了傅家,宋妈妈看到苏湘回来,差点都哭了。

    “太太,你终于回来了,你去哪儿了啊,小少爷想你想得都病了。”

    苏湘一回家就往傅赢的房间走,小家伙恹恹的躺着,额头上还贴着退烧贴,宋妈妈还在犹豫是不是再把他送一趟医院。

    傅赢看到妈妈,就扁了扁嘴委屈的哭了起来,沙哑的声音喊麻麻,苏湘一听儿子这声音,难受的就像心脏搅碎了。

    傅赢平时的声音脆生生的多好听啊,叽叽喳喳的像话痨,现在沙哑的声音都快发不出了。

    他平时多活泼啊,几乎就没有坐得住的时候,可现在却病恹恹的一动不动,圆润的小脸都瘦了下去。

    都是她的错。

    苏湘抱起儿子,贴着他的小脸跟着一起流泪。

    她多对不起儿子啊,他还这么小,怎么就只顾着自己的心情,不理他了呢。

    傅赢颤抖着小嘴,水润的眼睛雾蒙蒙的:“麻麻,不要,不要走……”

    小家伙好像害怕妈妈又走了似的,紧紧的捉紧了她的衣裳,一点都不肯放松。

    苏湘心疼的厉害,她该怎么办?

    怎么办?

    傅寒川站在门口,看着那抱成了一团的母子眉心紧拧着,心口堵着难受,一直到乔深打来电话,问他还去不去公司,他才转身离开。

    刚到公司,卓雅夫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寒川,我听说你带了一个女大学生去酒店?这是怎么回事?”

    傅寒川蹙了蹙眉,这件事他明明交代过酒店经理不准外露的。不过酒店人多眼杂,要完全防住是不可能的。

    他道:“是苏湘。”

    电话那端安静了下来,短暂的几秒过后,卓雅夫人的声音再度想起:“人找到了,那你想好怎么处理了?”

    不等傅寒川说什么,卓雅夫人的语气更重了一些,说道:“寒川,这件事事态严重,我不准你就这么混过去了!”

    别以为失踪了几天,她就不再追究了。

    她一手置办的结婚纪念日却沦为了笑柄,这让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傅寒川淡漠的道:“我会给母亲一个交代的。”

    说着,他就挂断了电话,转身眉眼沉沉的看着窗外。

    ……

    苏湘回来以后,傅赢的病很快就好了起来,没过两日就蹦蹦跳跳的了。只不过小家伙更黏着苏湘了,就连晚上睡觉都一定要苏湘陪着。

    苏湘也乐得如此,每晚睡在了儿童房跟傅赢挤一张床。

    对此,傅寒川什么话都没说,事实上是两人都沉默着一句话的交流都没了。

    苏湘好像是傅赢的专属,只围着他转。温柔的哄他吃药,陪着他玩,她跟宋妈妈、吴老师也会说几句,就是跟傅寒川零交流。

    这种零交流的气氛里,似乎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回避着什么。

    这天周末,傅寒川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机,偶尔的看一眼坐在地毯上陪着儿子玩积木的女人。

    她穿着一件宽大的毛衣,头发用一根皮筋松松的绾在脑后,几缕头发调皮的掉出来,时不时的扫过她凸出来的锁骨。

    一看到她的那根锁骨,傅寒川就想起那天帮她洗澡的时候,触碰到的那一根根硌手的骨头。

    眉头不由皱了皱,叫来了宋妈妈。

    宋妈妈拎着根菜从厨房跑出来:“什么事啊,先生?”

    傅寒川道:“上次我拿回来的燕窝都吃完了?”

    宋妈妈一怔,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不过当宋妈妈看到苏湘的时候,就想明白了,连忙道:“先生,我马上去炖上。”

    傅寒川又看了一眼苏湘,起身走回了书房。

    苏湘一直到男人走了,才抬起头来。

    她走到次卧,拿起桌上摆着的手机。

    在她回来以后,苏润把她的包也送了过来。

    从买来到现在,手机只在手机店装卡的时候打开过一次,然后她就再也没看过一眼。

    这段时间,苏湘只专心的照顾儿子,别的事情一件都没放在心上。

    她开了机,手机上立即弹跳出多少通未接电话,多少的未看留言。

    她打开一条条的看了下去,傅寒川、宋妈妈、乔深、祁令扬、苏家的那边的,里面还夹着几个陌生的来电。

    苏湘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这么有存在感过,她失联的这些天,竟然有这么多人找过她。

    她还以为她死了,都不会有人在乎。

    苏湘自嘲的扯了扯嘴唇,安装上几个常用软件。

    那支旧手机,被那个女人摔碎了,她没有扔掉,还放在她的包底下。

    那个女人摔碎的,不只是一支手机,还有她的尊严。

    苏湘打开了qq,给祁令扬发送了一条消息:我答应你上广告。

    这是她这几天考虑下来的结果。

    傅家视她为无物,可她不能再迁就下去。

    她不再需要傅家承认她,她会自己证明自己!

    苏湘握了握手机,跟自己坚定了下信心,胸口心脏的跳动也更有力了些。

    她一转头,就看到傅寒川拎着一只茶杯站在她身后。

    苏湘微皱着眉看着面前的男人,他沉着一张脸也在望着她,在他的脚边,傅赢仰着小脑袋望着她。

    “麻麻……”

    傅赢在客厅完了会儿积木,一抬头就发现麻麻不见了,立即跑到了书房去找粑粑。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看她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似的,他淡淡的开口说道:“我要跟你谈谈。”

    苏湘抿了下嘴唇,放下手机抬起手。

    ——正好,我也想跟你谈谈。

    傅寒川叫来了宋妈妈,把傅赢哄了出去,房间门关上,只剩下了夫妻俩互相的对视着。

    当然,这目光中没有什么情愫,只有平静至极的对望。

    傅寒川走到桌边,把茶杯放在了桌上,对着苏湘说道:“那天宴会的事,你不适合去参加,才没有告诉你。但是你瞒着我,跟祁令扬又藕断丝连,苏湘,这件事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吗?”

    ——我没有告诉你我去参加耀世的宴会,你没有告诉我,你家举办纪念日宴会,我觉得这两件事可以扯平了。

    苏湘别过头。

    在刚才的话里,她特意的用了“你家”两个字,傅家的事,与她无关不是么?

    那她的事,与傅家也无关,不是么?

    傅寒川看着她倔强不认错的态度,一股心火冒了出来,低低的呵了一声:“苏湘!”

    苏湘几乎都能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了。

    苏湘回过头,双手抬起比划了起来。

    ——我答应了祁令扬,我要上他的广告。

    苏湘几乎能看到傅寒川的眼睛里要喷出火来。

    傅寒川只觉得自己的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了起来,脑子里又响起了乔影说过的话。

    忽的,他冷笑了起来,阴测测的道:“祁令扬带着你上了一次宴会,让你露了面,就让你觉得感动,心动了?”

    “你觉得在他那里,得到了莫大的尊重?”

    “如果我告诉你,三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如果发生在他的身上,你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