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71 压着怒火又问了一遍:她,在哪儿?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跨年晚会接近尾声,舞台的屏幕上出现一只大型的钟表进行着倒计时,随着秒针每划过一格,台下的人就拍着手一齐高喊:“十九八七……”

    台下,卓易睨了一眼祁令扬,这小子从进来会场以后就一直绷着一张脸,后半场晚会不知道他看进去了多少。

    他道:“傅家的事我也听说了,我看你还是先不要担心苏湘,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三二一!”

    零点的钟声一响,全场欢呼起来,祁令扬看向卓易,只听卓易喊着嗓门道:“刚才我看到你大哥进来了。”

    祁令扬眉毛一蹙,这时候晚会结束,全场的人开始往出口聚集,祁令扬没再说什么,起身也走了出去。

    停车场,一辆黑色轿车的前,祁令聪颀长的身躯斜靠在车边,单手抄在裤袋内,唇边的香烟火光闪了闪,吐出一口袅袅烟雾。

    “大哥?”

    祁令扬手里拎着车钥匙,看到祁令聪微怔了下,傅家的宴会早就结束了,他竟然还没回去?

    祁令聪看到祁令扬走过来,将烟蒂踩在脚下站了起来,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显得极为严肃。

    他上来就直接道:“你什么时候跟那个女人有牵扯的?”

    祁令扬想也知道,祁令聪等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他不以为然的笑了下,说道:“什么牵扯不牵扯的,我跟她合作伙伴的关系而已。”

    “合作?”祁令聪蹙眉看了他几秒钟。

    祁令扬不接触家族事务,在公司内不担任任何职务,不过他知道他在外面跟朋友胡天胡地的瞎搞,一天到晚不知道在弄些什么,家里也没管过他。

    “什么事,让你需要跟一个哑巴合作?”

    傅家的那个哑巴,连话都不会说一句,是所有人笑话的对象,废物一个,有什么值得合作的。

    不等祁令扬开口,祁令聪抬手止住了祁令扬要开口说的话,说道:“算了,你的事情我不想知道。我只是要警告你,父亲不会希望看到他所不想看到的。”

    “……”

    “这件事,我不会告诉父亲,但希望你尽早的跟她断了往来,别惹火上身。”

    祁令扬抿着唇没有说话,祁令聪看了他一眼后,起身往自己的车走去,祁令扬站在原地,唇角缓缓的勾了起来,懒洋洋的转头往身后看去。

    “你告诉父亲也没事,说不定他还会很高兴。”

    祁令扬扯了下唇角,祁令聪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

    傅家风光了这么久,最大的失败就是有一个哑巴儿媳。以祁家跟傅家的这关系,看到傅家出丑,祁家确实是看笑话的之一。

    不过,这件事如果也有祁家的人牵扯在内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祁林聪的声音沉了下来,意有所指的说道:“如果祁家也出了丢人的事,你觉得父亲会高兴吗?”

    祁令扬的笑容微微一顿,说道:“大哥,你放心,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他又想说些什么,不过最后化作一个摆手的动作,打开了自己的车门。

    坐在车内,祁令扬扶着方向盘,微勾着的唇角缓缓的落了下来,看了一眼随手放在车头的手机,眉毛微微的拧了起来,手指搭在了手机上。

    同样的,坐在车内的祁令聪看着相隔了一段距离的车,一个整天游手好闲的人,还真是不那么令人省心,也许,该考虑下让他进公司的事了……

    ……

    夜已过半,大半个城市都陷入了安睡之中,而此时的傅家灯火通明,向来早睡的傅赢哭闹不休,谁都哄不住。

    宋妈妈抱着小家伙“哦哦”的哄着,不时的瞥向坐在客厅,一脸阴郁的男人。

    都这个时候了,太太还没有回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傅赢哭得撕心裂肺,小身子一个劲儿的往傅寒川那边伸长了小手,哭着喊麻麻,宋妈妈被他哭得心都要碎了。

    小家伙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几乎很少哭,但哭得这么伤心的还是头一回。

    可是宋妈妈一个下人,哪里敢多话问一句。以前小少爷发脾气哭闹,先生说句话肯定乖乖的不闹了,这会儿宋妈妈却根本不敢把孩子放他那儿去。

    门铃响了两声,宋妈妈看了一眼男人,连忙跑过去开门,可当门打开,宋妈妈失望的看了一眼来人,而怀里的傅赢在哭停了几秒钟后,闭紧了眼睛又放开了嗓子大声嚎。

    傅寒川从苏宅回来以后就一直的坐在客厅,黑着一张脸谁也不敢靠近。

    深更半夜的,她一个哑巴不回家,又没回苏家,傅寒川几乎把他能想到的地方都找过了,就连那间聋哑学校都去了一趟,但人影都没看到。

    乔深走进客厅,一脸歉然的对着傅寒川道:“傅总,北城三星级以上的酒店我基本上都打电话去问过了,都说太太没有入住。”

    傅寒川眉心皱成了一道川字,苏湘几乎就没有朋友,还能上哪儿去,所以,他让乔深去酒店查一查,可等了两个多小时,得来的竟然是没有?

    乔深作为第一助理,这会儿也是一脸郁闷,竟然有他办不好的事。

    为了顺利找到人,他都已经把搜查范围缩小到了三星级以上酒店,堂堂的傅家少奶奶,总不见得去住汽车旅馆吧?

    不过,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傅寒川没有发声,乔深抓了抓额头,又开口道:“傅总,会不会太太去她学生家住了?”

    她最后走的时候,就是去送走她那一批学生的,她跟那些学生的感情好,说不定怕傅家找她麻烦,就不想回来了。

    不过这个理由说出来,乔深自己都觉得扯。

    再怎么样,哪有老师住到学生家里去的,而且太太平时最放心不下小少爷,怎么可能为了逃避傅家的责难就不回家了。

    所以还有一种可能,就是……

    乔深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傅寒川,根本不敢说这种可能。

    把学生送走的还有祁令扬,不过他一直盯着他,在把那些孩子都送走以后,祁令扬是重新返回宴会厅的,太太一个人上了一辆出租车。

    除非祁令扬又给她安排了去处……

    这个可能说出来,估计大老板会暴走,所以,他是绝对不敢说的。

    乔深拳头抵着唇轻咳了一声,说道:“傅总,这深更半夜的,太太说话又不太方便,她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遇上……”

    这时,傅寒川抬眸,冰冷的眼刺得他把话头止住,赶紧说道:“我立即再去找。”

    乔深一刻不敢停留,说着就立即的往外走了。

    屋内,除了傅赢嚎啕大哭的声音,死寂的让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突兀响起的铃声让人的心头一颤,傅寒川一直没有怎么动过的眼睛移向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是傅家老宅的号码。

    傅寒川紧皱着眉,把电话接了起来。

    “妈,什么事?”

    傅家的宴会散了以后,卓雅夫人就被司机送回了老宅。她的高血压又犯了,吃了药休息了一会儿才缓过来。

    不过一缓过来,她就给傅寒川打了电话。

    今天的这件事,她非要问清楚不可!

    “寒川,那个哑巴怎么跟祁家的人一起出现在别人的宴会上?”

    卓雅夫人后来听说,另一个包厅在开什么跨年晚会,两边这一撞上,把她搞得一肚子火,快要气炸了。

    那个哑巴,她出现在酒店也就罢了,偏偏还是跟祁家的那个在一起,让傅家的颜面扫地,她一手置办的宴会,彻底的被那个哑巴给毁了。

    傅家很少举办宴会,本想借着这个机会,给傅正南多拉拢一些关系,也给某人看看他们的夫妻关系,却让她成了最大的笑柄,傅正南在宴会结束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卓雅夫人想起傅正南临走前最后那厌恶的一句“看看你办的这个事”,心里就一阵刺痛。

    她揉了揉发涨的额头,罢了,这个时候,还是先搞清楚那哑巴的事情再说。

    傅寒川握着手机,捏了捏眉心道:“妈,这件事以后再说。”

    他现在根本就没心情说这件事。

    从一开始的震怒,到这会儿已经转为震怒加烦躁了。

    傅寒川抬手又看了一眼腕表,又过去了半个小时。

    “以后?”卓雅夫人一听儿子的这语气,就更加不满了,这一个个的,都不把她放在眼里,是想要气死她吗?

    卓雅夫人怒道:“寒川,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不等傅寒川说什么,她又道:“算了,她人呢,把她带过来,不把这件事问清楚,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傅寒川道:“妈,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会处理,先挂了。”

    说完,他就先把电话挂断了,烦躁的把手机丢在了一边。

    手机撞在茶几上,发出“咚”的一声很大的响声。

    宋妈妈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实在是忍不住,说道:“先生,我看新闻里头说,有单身的女人住酒店被人恶意骚r扰,还有被陌生人强行带走的,乔助理说的对,太太她说话不方便,她一个人在外面实在是很危险啊!”

    傅寒川捏了捏拳头,上次苏湘被人碰瓷,就是没办法报警才通知了他。

    他看了一眼安静下来的手机,眉头的悬针纹都挤了出来。

    沉寂的几秒钟过去以后,只见傅寒川抓起了手机跟车钥匙,起身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宋妈妈哄着傅赢急问道:“先生,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傅寒川道:“你先哄傅赢睡觉。”说完就走了出去。

    ……

    祁令扬回到家,洗完澡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他看了眼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拿了起来。

    令狐无疆:怎么样了,傅家没有为难你吧?

    已经这么晚了,苏湘应该已经到家了吧,不过回去以后傅家应该不会让她好过。

    看傅家人的那些脸色,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剐了。

    发完消息以后,他将手机放回床头柜,准备去倒杯牛奶助眠,可是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祁令扬眉头一皱,站在厨房门口看向卧室的门。

    这不是qq上回复的提示音,而是他的手机铃声。

    这个时候谁还来打他的电话,祁令聪该不会不不放心,又打个电话来提醒他一遍吧?

    手机铃声大有不接就不罢休的意思,祁令扬却悠哉悠哉的倒完了牛奶,放在锅内煮热。

    铃声安静了下来,等祁令扬握着热牛奶走回卧室的时候,才消停了一会儿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祁令扬看了眼来电显示,疑惑了下,这是个陌生号码。

    他接了起来:“喂,哪位?”

    “她在哪儿?”

    低沉的嗓音里含着怒意,祁令扬皱了下眉,这声音他有些熟悉。

    “傅少?”

    傅寒川此时坐在车内,眸底闪着火光,压着怒火又问了一遍:“她,在哪儿?”

    他跟祁令扬没有交集,但是要搞到他的手机号码不难。

    祁令扬听着傅寒川的口气不对劲,眸光一闪,难道苏湘没有回去?

    “傅少,你深更半夜的问我你老婆在哪儿,不觉得很可笑吗?”

    “苏湘跟了你这种男人,真特么的倒了八辈子的霉!”

    “咔哒”一声,祁令扬刺了一句傅寒川以后就把电话挂断了,牛奶也不喝了,长腿径直的走到衣柜那里快速的换起了衣服。

    这都已经大半夜过去了,她还没有回去。

    两人分开之前,她明明说她会自己回去的。

    北城那么大,却处处是深坑,他真不该让她一个人走的。

    祁令扬用最快的速度把衣服穿上,火速的跑向了车库……

    ……

    找了一整个晚上,傅寒川几乎把北城的各条马路找遍,乔深也几乎把北城的大小酒店旅馆都找遍,就连医院都去找了,结果依然一无所获。

    出去找的人都熬的双眼通红,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乔深实在是没辙了,说道:“傅总,不然报警吧?”

    总裁办内,弥漫着压抑到透不过气来的气氛。

    傅寒川闭着眼,捏着眉心冷冷的道:“你觉得傅家丢了一个人,这种事能报警?”

    再说人失踪不到四十八个小时,报了警,警方也不会受理。

    昨天晚上,苏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跟祁令扬一起离开的,如果用傅家的名义施压,这事情传出去,让人怎么想?

    乔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沉声道:“我在继续去找。”

    而在此时的某间高级公寓内,俞苍苍穿着睡衣从厨房走出来,一锅煮的浓稠的米粥放在餐桌上。

    傅正南坐在餐桌前,翻看着最新的报纸。

    尽管现在已经是电子时代了,但是对于傅正南这些老一辈的来说,早餐前看报纸就是他们的习惯。

    不过今天,他看了所有的新闻版面,却是什么都没看进去。

    俞苍苍盛了一碗热粥放在他的面前说道:“老傅,还是不舒服吗?不然,今天就别去公司了。”

    傅正南将报纸放在一边,伸手拿起了筷子夹了些小菜放在米粥上,又放下了筷子。

    他几乎一晚没睡,此时更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俞苍苍在他的对面坐下,又看了他一眼,劝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苏湘跟祁二少一起出现在同一个场合罢了。”

    “祁二少在做一个公益项目,苏湘是去帮忙的,这个项目做成了,受到关注的话,对那间文娱公司是大大的助力。”

    “现在的娱乐圈竞争有多激烈啊,不搞些动静出来,不吸引到投资的话,很快就会被淹没的。”

    傅正南拍了下桌面,怒道:“他的公司倒是挣面子了,我们傅家呢!我马上就要竞选商会会长,好不容易三年前的事情慢慢沉淀下去了,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她这是存心跟我们傅家过不去吗!”

    俞苍苍唇角一弯,往他的碗里夹了一些木樨蛋,笑着说道:“我看啊,她不是故意跟你们傅家过不去,倒是有点像你们傅家的克星。”

    傅正南瞪了她一眼,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来揶揄他,俞苍苍收起了笑,正经说道:“其实,这也不是一件坏事。”

    傅正南夹起了她送过来的木樨蛋放入口中:“怎么说?”

    “这app一旦做成功,从某种方面来说,解决了聋哑人的交流问题,对苏湘是很有利的。我想,这就是吸引她去投入这个项目的原因吧。”

    “傅家的哑巴媳妇能‘开口说话’了,不算是一件好事吗?”

    “所以啊,老傅,你真的没有必要这么生气。”

    傅正南又是瞪了俞苍苍一眼,不过脸色没有那么难看了。他道:“你懂什么。她跟谁在一起做项目,都不会惹出这么大的事来,你又不是不知道祁令扬……”

    傅正南没把话说完,但俞苍苍明白,他这是要说当年苏家原打算把苏湘跟祁令扬凑成一对的事。

    兜兜转转三年,没想到又牵扯上了,也真是冤孽。

    俞苍苍笑了下说道:“这不是没成嘛。”

    她吃了一勺粥,再接着道:“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好比有个卖假货的古董商,原本要去坑另一个冤大头的,但是我比那个冤大头更有钱有势一些,这个古董商为了卖更高的价钱就把我给坑了,那我从此以后就要仇视那个没我有钱有势的冤大头吗?”

    “没这个必要的,是不是?”

    “想开点嘛……”

    俞苍苍软软的语调,就像那化骨绵掌似的,能把男人一身骨头给化软了。桌子底下,她的脚轻轻的蹭着傅正南的小腿,一双勾魂眼放着电讨好的笑。

    傅正南叹了口气:“你啊,什么事情到你嘴里,都能说出好听的来。”

    他终于露出整晚以来的第一个笑,低头喝了一口绵软的米粥。

    不过人怎么能跟东西比,买到假货,大不了丢了,可是这人……

    傅正南在心底又是愁闷的叹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来,说道:“说归说,你好好的把公司做好了,可别乱来。”

    俞苍苍娇笑着说道:“我是你一手培养的,我做事,你还能不放心吗?”

    站在阳台,俞苍苍手里拿着一杯咖啡,看着楼下的轿车扬长而去,唇角一弯,眼角露出一抹冷笑来。

    三十年结婚纪念日?

    她还真是要谢谢那位傅太太,让那位不可一世的夫人颜面扫地,傅正南连纪念日都不想过了,从宴会上就直接到了她这儿。

    ……

    偌大的书房内,微风吹拂着白色的纱窗,阳光透过那一层薄纱,明明窗外春意盎然,苏湘看到的,却是一片令人透不过气的死寂。

    一个男人背对着她站在阳台,他抽着烟,白色的烟雾弥漫在空气里,也不知道他抽了多少的烟,连书房内都满是烟味。

    他的背影微弯,好像背上压了一座山,灰白的鬓角添了许多的沧桑,愁闷的侧脸看上去让人更觉压抑。

    屋子里响起了女人细细的抽泣声:“不要,求你不要这么做……”

    女人走上前,扯住男人的手臂摇晃哀求,那烟头的火光也在阳光下晃动。

    “她已经过得这么痛苦了,你这么做,是把她往地狱里送啊……傅家那种人家,是不会接受她的,求你了,不要啊……”

    男人用力的抽了一口烟,烟头的火星闪了闪,一把甩开了女人,女人一下子扑倒在了地上。

    他暴怒道:“我养了她二十年,现在苏家就要垮了,难道她就不该出一份力吗!”

    “不管怎么样,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不能放弃!”

    男人泛红的眼,看向了苏湘。

    苏湘木然的看着男人的脸,记忆里,他对她几乎就没有和颜悦色的时候。

    他把她关在这所别墅内,是他不能被外人所看到的耻辱。

    这时,女人磕到的疼痛爬了起来,揪住男人的衣角,对着他跪了下来,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滚落下来,蜿蜒到了下巴,最后滴落在地上跌碎:“明东,求你了……”

    男人看到她跪下,眼睛狠狠的震了下:“沈烟,你……”

    “求你了,不要,嗯?”

    女人摇着脑袋,更多的泪水涌出了眼眶,男人深深的拧紧了眉,深吸了口气道:“可你知道吗?如果没有人替我们偿还那些债务,苏家就要完了……”

    “完了……你明白这是什么后果吗?”

    女人点了点头,露出一抹凄婉的笑道:“就算是下黄泉,我陪着你就是了,可是苏湘……”

    她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苏湘,又看向男人:“放过她吧……”

    画面又一转。

    苏湘看着楼下两具相隔不远的尸体,鲜血从他们的身上不断的涌出来,弥漫了她整个世界。

    红色……黏稠的血红色……

    远处,警车呼啸而来,得到了讯息的各方媒体也蜂拥而来,她的安全堡垒,从这一天轰然倒塌……

    苏湘身体猛地一震,睁开了眼,身体还在不住的颤抖着。

    眼前的血红色慢慢的消退,是一片清凉的绿色。

    “你醒了?”秦舟走过来看了看苏湘,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你再不醒来的话,我就准备把你送医院了。”

    “你发了一天一夜的高烧,不过好在烧退下来了。”秦舟递给她一杯温开水,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苏湘握着水杯,看了看四周,秦舟知道她有疑问,说道:“这是我家,前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路上突然就冒出个人来,没有想到那个人就是你。”

    他是个医生,其次才是个心理医生,所以发烧这种事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秦舟笑了下:“不过没事,你是精神过于紧绷才会昏厥过去。”

    苏湘抿了抿嘴,干涸的嘴唇已经起皮了,她喝了一口水,干渴的喉咙舒服了些。

    秦舟看着她,说道:“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半夜走在马路上?”

    苏湘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并不只是简单的着凉,而是心里憋着什么让她很痛苦的事情,秦舟作为一个心理医生,看她的微表情就知道。

    苏湘垂下了眼眸,手指忽的攥紧了手里的杯子,秦舟看了她一眼,站起来往房间外走了一趟,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支手机。

    一支是碎屏的,一支是完好的,他把手机递给苏湘说道:“你的手机摔坏了,我没办法联系你的家人。你用我的手机给他报个平安吧,他应该急坏了。”

    苏湘垂着眼,看着那两支手机,最后只拿了自己的那一支。

    秦舟看了看她:“跟他吵架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跟我聊一聊,你知道,我在开解人心情这方面,做得还不错。”

    苏湘抬眸看了他一眼,手指动了动,却又安静了下来。

    有些事,就算心里再难受,不可对人言。

    她无法告诉别人,她有个怎样的家,又有着怎样的夫家,她有名有姓,却不能告诉别人,她是什么人……

    苏湘抬手把水喝完了,挤了个笑出来。

    ——我没事,只是出了点事而已。

    为了防止秦舟追问,她转移开了话题。

    ——对了,为什么这段时间都没有在学校看到你?

    秦舟知道她不想说她的事,便道:“这段时间我在凉城处理一些事情,前天才刚回来。”

    谁知道回来的路上,就遇上了失魂落魄的她。

    他看了一眼苏湘,另外,也算是理清一些事吧。

    在知道她是已婚以后,他承认他心里难受了一阵子,所以当上面指派他去凉城做事时,他便答应去了。

    苏湘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秦舟看着她,微微拧眉道:“不过我听说,你也不在学校了教书了?”

    苏湘点了下头。

    ——出了些事,暂时不回学校教书了。

    她的手指慢慢的摩挲着手机碎裂的屏幕,秦舟看她心事重重,轻叹了口气。

    明明放不下。

    他再次的开口道:“我送你回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