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70 就因为她是个哑巴,无法为自己辩驳?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开心?

    祁令扬在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到她开心的意思。

    他倒是知道傅家有这么一个宴会,不过祁家跟傅家的关系不算好,又有祁令聪代表去参加,他就完全没有在意傅家的宴会在哪里举办。

    他只是觉得,傅家应该不会愿意让苏湘出席在这种宴会上,就邀请来她参加耀世的了。

    哪里晓得两边的宴会就这么撞上了。

    “苏湘……”

    ——你回到宴会上去吧,他们还在等你,别扫了他们的兴致。我没事,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祁令扬拧着眉,看着她一直隐忍着的,快要哭出来的小脸,虽然还在笑,但是灯光下,她的嘴唇在微微的颤抖着。

    他还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叹了口气道:“好吧,那我找司机送你回去。”

    看着祁令扬要掏出手机来,苏湘抬手制止了他,对着他摇了摇头。

    ——不用,我自己回去。

    祁令扬看她坚持,便放下了手。苏湘抿着唇想了想,又再度的抬起手。

    ——其实,你是知道傅家有这么一个宴会的,是不是?

    ——所以,你才一定要我来参加这个宴会,你是想我不要太可悲了,是不是?

    “呃……”祁令扬望着眼前有着一双琉璃似的通透眼睛的女人,倒不敢跟她对视了。

    苏湘轻轻的扯了下唇角,自嘲的笑了下。

    难怪早晨她跟傅寒川说今晚要参加活动,需要晚些时间回去的时候他答应的那么痛快,原来是傅家也有宴会。

    而且是这么一个宴会。

    以祁家在北城的地位,肯定也是接到了请帖的。祁令扬应该是知道了,才要她去参加耀世的宴会,还特意的陪她去挑了衣服,是看她太可悲了吧。

    明明是一家人,却永远被排挤在外面。

    幸好,她换了一身礼服来的,不然就她身上这套简单的服装,可能在那些人眼里,她跟乞丐差不多。

    一个永远都上不了台面的人。

    “苏湘,我不知道他们也在这个酒店。”祁令扬看她强撑着的笑,心里更加难过了,“你别这样笑,会让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苏湘的唇角翘的更弯了,有什么对不起的,她还要谢谢他,至少让她知道傅家还有这么一个周年纪念日的宴会,至少,她在耀世的宴会上还是很开心的。

    ——谢谢。

    她又道了声谢,没再多停留一秒,转身往夜色中走去。

    转身的时候,眼泪终于忍不住的落了下来,寒凉的夜风中,泪水冷冰冰的流淌在脸上。

    祁令扬眸色复杂的瞧着那一道瘦小身影,忍不住的往前走了一步,又及时的停了下来。

    在她转身的时候,他听到了她难忍呜咽的一声抽泣,这个时候,是她强撑着的极限了。

    可这个时候,她肯定更愿意一个人待着。

    亲眼看到自己被一家子的人排斥在外,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种滋味……

    祁令扬的眉头越皱越紧,手指也一根根的握了起来,目光随着那一道渐行渐远的身影放远。

    等看到她上了一辆出租车,就连车影也完全被夜色吞没的时候,他才转身往酒店里面走去,皱着的眉头也没有落下。

    电梯“叮”的一声在宴会的楼层停下,刚走出电梯,就看到傅寒川冷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祁令扬做好了跟傅寒川冷嘲热讽的一番准备,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都能闻到火药味飘散在空气里,祁令扬甚至握紧了拳,准备挥上一拳……

    身边一阵冷冽的风刮过,傅寒川只是在他的身边走过,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径自的走到了电梯那边。

    祁令扬脚步一顿,回头看着那个男人走入电梯。

    两人的目光隔着一道电梯对视上,傅寒川看他的眼神是寒彻入骨的,一直到冰冷的电梯门缓缓的关上,阻隔了那两道视线,祁令扬才收回目光,握着的拳松了开来。

    电梯里,傅寒川也同样如是。

    光滑的钢板清晰的倒映着他冷硬至极的脸,更冷的是他的目光。

    就在经过祁令扬身边的时候,那一拳就应该砸在他的脸上!

    他竟然把苏湘带来这里!

    天知道,此时傅寒川腹中的一股怒火烧的他的眼睛都红了,想要把一切都毁灭殆尽。

    “砰”的一声,密闭的空间发出一声巨响,光洁的钢板上印上了一个拳印子。

    电梯到了楼下,乔深的车早已等候在那里,傅寒川坐上去吩咐道:“去古华路。”

    “是的,傅先生。”乔深没敢多说一个字,甚至不敢去看傅寒川的脸,车子立即的往前蹿了出去。

    今晚的宴会,他也来参加了,当然也亲眼目睹了苏湘领着一群孩子在他们面前抬头挺胸的走过。

    也看到了祁家的那位二少。

    从来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傅太太,这次在所有人的面前狠狠的刷了一把脸,卓雅夫人、两位傅先生的脸都青了,如果不是宴会还未结束,肯定当场就要发难了。

    好在生气归生气,还要顾及大局,没有再闹出别的什么动静来。

    乔深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后座上的老板,那张脸果然绷得可怕,像是要杀人似的,整个车厢都弥漫着一股寒气,冷得他不敢再多看一眼,立即看向了前面。

    不过乔深觉得,老板可能更气太太居然跟祁二少走在一起。

    不管怎么样,乔深都深深的为傅太太担忧一把,她这是狠狠的踩了傅先生的脸,傅先生肯定不会放过她了。

    车子在夜色中飞速穿行,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古华路的别墅。

    傅寒川一下车就气势汹汹的上楼,门打开,怒声道:“她人呢?”

    今晚带着傅赢的是老宅那边的保姆,傅寒川没有让宋妈妈去,免得她在苏湘的面前多嘴。所以这会儿,只有宋妈妈一个人在家。

    宋妈妈正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傅寒川突然回来吓了一跳,一脸讶异的道:“太太她还没回来啊……”

    傅寒川眉头一拧,沉着脸大步走入次卧,宋妈妈眼看着他进出了几个房间,然后大步的走了出来。

    “先生,你这是……”

    她话还没有说完,傅寒川就又出去了。

    “这是又怎么了?”宋妈妈瞧着这气氛,就觉得要出事。

    ……

    苏润比苏湘大了十二岁,他结婚又早,三十五岁当头,女儿苏丽怡已经十三岁了。

    苏润很重视对这个宝贝女儿的培养,苏丽怡一上初中就把她送到国外去读书了,不过抵不住思念,夫妻两个只能每天跟女儿通视频聊天。

    此时苏氏夫妇正在跟女儿聊天享受亲情温馨,苏丽怡说道:“爸妈,姑夫家的宴会,为什么不叫你们去?”

    苏丽怡一早就知道今天傅家有宴会,上一次视频的时候,魏兰茜告诉她的,她还以为今天父母会去参加宴会,这样她就不用被他们问东问西了。

    魏兰茜看了一眼苏润,再看向电脑说道:“还不是你那姑姑,到现在还被傅家的人嫌弃上不了台面呢。”

    就是因为苏湘没用,傅家的人到现在都不肯在外面承认她,所以苏家就算跟傅家有姻亲关系,傅家的大小宴会,苏家的人都是没有资格去的。

    这也就算了,有时候就连别人办宴会,凡是有傅家的人去,那他们苏家的人就只能回避不去,或者去了也被人无视。

    说到这个魏兰茜就一肚子的气,可这又有什么办法,现在苏家指着傅家赏饭吃。

    苏丽怡长年累月的在苏润夫妻的耳濡目染下,对这位哑巴姑姑也是非常嫌弃的。

    “哎,幸好我出国了,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被同学笑话,我的姑姑是个哑巴,不要脸的爬男人的床。”

    三年前,苏润为了逼着傅寒川娶了苏湘,雇了媒体闹得沸沸扬扬,不只是弄得傅家颜面扫地,苏家也是很受影响的。

    苏丽怡那时候上小学,又是贵族学校,被同学嘲笑的抬不起头来,所以苏润要她去国外读书的时候,她二话不说的就答应去了。

    一说到这事儿苏润心虚,这件事,说到底是他一手策划的。

    他呵斥道:“行了,都过去了,你在新加坡好好的……”

    苏润还准备说几句就结束视频,屏幕里的苏丽怡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姑夫……”

    “什么姑夫……”魏兰茜皱起眉正要纠正女儿,就听到身后佣人小声道:“先生太太,傅先生来了。”

    苏润夫妻一愣,回头一看,傅寒川站在他们的身后,沉着一张脸。

    “苏湘有没有来过这里?”

    没头没脑的一句,苏氏夫妇面面相觑了一眼,还没有来及的回答,视频里面的苏丽怡就回答开了,甜甜的道:“姑夫,姑姑没有来过耶。”

    苏润回头看了眼女儿,再对着傅寒川愣愣道:“对啊,苏湘没回来啊。”

    这三年来,苏湘连门都没有踏进来过一步。

    苏润跟魏兰茜都忐忑着,刚才傅寒川进来的时候,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吧?

    魏兰茜瞅着傅寒川的神情,闻出点什么味道来,小心翼翼的开口:“妹夫……”

    被傅寒川的眼睛一瞪,魏兰茜连忙改了口:“傅先生,你怎么到这儿找苏湘来了,她不在家?”

    傅寒川懒得跟他们废话,转身就走了。

    苏润夫妻连忙跟着把人送出去,回来的时候,苏润就把佣人骂了一顿。

    “傅寒川来了你怎么不早点说!”

    佣人一脸委屈道:“我这根本来不及说啊,我去开门,傅先生就直接进来了,我赶都赶不上。”

    苏丽怡一直没有下线,这时候开口道:“爸妈,没事,姑夫没有听到我们说的话。”

    苏润这才真的松了一口气,再次的跟魏兰茜对视了一眼,魏兰茜说道:“瞧着这傅寒川找人的架势,是不是两夫妻吵架,苏湘离家出走了?”

    这事儿魏兰茜最有经验了,她跟苏润每回吵架,就回娘家住个三五天,反正苏润不来接她,她是不会回去的。

    可是苏湘这离家出走了,她能去哪儿?

    苏丽怡道:“这么大人了,还闹什么离家出走给人添麻烦,难怪姑夫看不上眼。”

    “你闭嘴!”苏润有些恼火了,上去把视频给关了。

    魏兰茜一听苏润把女儿给凶了,生气道:“你对女儿发什么脾气,又不是丽怡叫她走的!”

    “你懂什么!”苏润呵斥了一声,“今天是傅家办宴会,苏湘这么一搞,你想想傅家会怎么样?”

    魏兰茜一怔,有些回过味来了。“你是说……傅家有可能会抓着这个把柄,不要苏湘了?”

    “跟苏湘……离婚?”

    要不是当年苏湘的肚子争气,怀了傅寒川的种,傅家这才点头让她进门。

    可这几年来,苏湘的肚子再无动静,又一直不被傅家承认,那傅太太的位置一直坐得是摇摇欲坠的。

    那卓雅夫人这两年没少往傅寒川身边塞女人,随时都能换个人当傅太太。

    尤其是那陆薇琪也回来了,还风头正劲……

    苏湘这一闹,这不是上赶着给人送把柄吗?

    魏兰茜只觉得头疼的厉害,她这个小姑子,怎么就这么不懂分寸!

    这时,苏润已经拿了衣服车钥匙往门口走了。

    “诶,你上哪儿去啊?”

    魏兰茜叫住了他,苏润在门口换鞋,说道:“当然是出去找人去啊!”

    “哦,对,对,找人……”魏兰茜跟着拿衣服一起出去,“我跟你一起去找。”

    ……

    苏湘只乘坐了一会儿出租车就下来了,因为她发现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

    她不想回到古华路的那个别墅,那只是囚着她的一个牢笼而已。

    至于她的娘家,父母都不在了,还有什么娘家?

    像是一个游魂,苏湘一个人漫步在街头,就要跨年了,她看着别人热闹,脸上的泪水早就干了。

    其实,她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反应的,傅家无视她,她早就该习惯了的。

    不可以出现在公众场合,不跟傅家的人同框,她是傅家的一个耻辱,一个隐形的存在。

    哪怕她的户籍入了傅家。

    苏湘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她死了,是不是连进入傅家祖坟的资格都没有?

    她只是……只是生下傅家下一代的一个母体而已。

    当年,傅家得知她怀孕的时候,就只要求她把生下的孩子交给傅家,是苏润要挟着,如果傅家不把她娶进门,就带着她去堕胎,傅老爷子病重,急着见重孙,这才点头答应了。

    从头到尾,都是傅家被迫接受她的,她又气什么呢?

    她就是傅家的一个外人。

    不要在意……

    不要在意……

    夜间的风冰冷刺骨,苏湘只穿着套裙跟大衣,身体越走越冷,可她像是不知冷似的,不停的往前走着。

    她不知道这条路通向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傅家的宴会,经过那么一个小插曲以后,基本上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宾客虽然还在,但是都在议论着那位哑巴太太。

    傅寒川早就离场,陆薇琪觉得没意思了,也就回来了。

    陈晨开车,一边对着陆薇琪道:“那位傅太太,可算是见识到了。薇琪,你看到了吧,他们两个根本没感情,傅寒川跟她在一起,就是折磨……”

    陆薇琪一只手扶着额头,手肘撑在车窗边上,满脑子都是傅寒川跟那个女人的画面,陈晨说了什么,她完全没有在听。

    苏湘……

    脑子里正拂过那个女人的脸,前面一道白色的身影令她眉头一皱。

    “傅寒川啊,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物,这种场合被那个老婆扫面子……”

    陈晨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陆薇琪忽然打断了她:“停车。”

    陈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依言停下了车:“什么事啊?”

    陆薇琪没有回答她,径自打开车门下车。坐在车内的陈晨眼见着她走向一个女人。

    她眉头一皱,也紧跟着下了车。

    陆薇琪走到了苏湘的面前,微微的笑了下,轻声说道:“你是傅太太吧?”

    苏湘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脑子里立即的就印出了她站在傅寒川身侧的画面。

    陆薇琪……

    她听过这个名字已经很多次了,这时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这个女人。

    陆薇琪没有得到苏湘的回应,但是并不介意,又笑了下,温柔的说道:“你是傅太太吧,我在酒店的走廊上见过你。”

    苏湘想说,我也在走廊上看到你了,她的手动了下,想要用手语时,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她忽然不想在这个女人面前用手语说话。

    陆薇琪,她长得那么漂亮,又是人们心目中的天鹅公主,还有温柔悦耳的嗓音,那么完美,完美到令她自惭形秽了起来。

    苏湘抿了抿唇,想要绕开她继续往前走,这时候,陈晨走了过来,堵住了她前面的路。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啊?别人在跟你说话,难道你都不回应的吗?”

    “你该不会还是个聋子吧?”

    “陈晨!”陆薇琪喝住了她,再看向苏湘,抱歉的笑了下说道,“对不起,我的朋友说话冲了一点,但她没有什么恶意的。”

    苏湘摇了下头,她被人恶言恶语的时候多了去了,而且这会儿她没心情跟人吵架。

    苏湘往前走了一步,手臂突然被人拉住了,回过头,陆薇琪微微笑着看她:“你去哪儿?”

    “你上我的车吧。”陆薇琪往身后的车子扫了一眼,“这天气太冷了,我们送你回去吧?”

    不等苏湘有什么反应,陈晨已经按捺不住,急道:“薇琪,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她可是抢了你男人的贱货!你对她这么好干什么?”

    苏湘的身子猛地一僵,睁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向说话的女人,又看向了陆薇琪。

    她说什么?

    陆薇琪……

    她、她抢了陆薇琪的男人?

    傅寒川?

    苏湘只觉得脑子被灌入了一阵龙卷风,将她所有的思绪一卷而空,只剩下了一片空白,轰隆轰隆作响,整个人的都不能思考了。

    “喂,你这个表情做什么?别装作一副很受伤的样子,该受伤的是我们薇琪。”

    陈晨看着苏湘一脸震惊的脸就看不惯,索性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

    “你知不知道,傅寒川本来都已经跟薇琪求婚了,如果不是薇琪去国外求学,哪有你什么机会爬上他的床,下贱!”

    苏湘呼吸一窒,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脸颊瞬间涨红,一片赤焰在身体里烧了起来,指甲紧紧的掐入了掌心。

    傅寒川向陆薇琪求过婚?

    她的脑子里,反复的回放着这句话,身体承受不住的微微摇晃了起来。

    她想起来了,那天她听到苏润打电话说的机会,就是指陆薇琪去了国外……

    那天,傅寒川跟他的朋友们庆祝他比赛得奖,而他求婚失败,这才放纵了自己,没有察觉的喝下了苏润准备的酒,他们这才……

    苏湘的喉咙翻滚了下,这个认知几乎让她崩溃。

    “我最看不惯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了。随便爬别人的床,就没有一点自尊心吗?难怪傅家的人瞧不上你。”

    女人还在不停的谩骂着,但是苏湘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一片雪花飘落了下来,落在她的额头,又一片落下,落在她的脸颊,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她沸腾起来的血液慢慢的冷静下来。

    不,不是的,她没有介入他们之间,是陆薇琪走了以后,她才跟傅寒川发生了关系的……

    苏湘深吸了口气,凉彻的寒风让她更冷静了些,她从口袋里找出手机。

    陈晨看她拿出了手机,还以为她要叫人,冷哼了一声,骂道:“怎么,没话说了找救兵吗?”

    “哼,就你这种人,能有什么朋友,有也是跟你一样不知廉耻的货色。”

    苏湘不管她说了什么,手指在键盘上按了一阵,然后举起来,放在陆薇琪的面前。

    她写道:我没有介入你跟傅寒川之间,你拒绝了他的求婚去了国外,你们分手了。

    陆薇琪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强撑着笑道:“傅太太,我没有要抢回傅寒川的意思,也没有说你什么,你不必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

    陈晨看到陆薇琪白了的脸色,说道:“她写了什么?”

    陈晨回头看了一眼苏湘,一把夺下她的手机,看到她写的字,一下子就把手机用力的摔掼在了地上,紧接着抬起手,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在寂静的夜风中分外刺耳。

    苏湘被打得脸偏向了一边,半张脸顷刻间火辣辣的疼。

    “陈晨,你怎么能打人呢!”陆薇琪惊呼了一声,陈晨怒道,“你拦着我做什么,我打的就是这种不知廉耻的货色。”

    “做了别人的小三,居然还理直气壮,傅寒川从来没有跟薇琪说过分手,你少给自己找安心的借口!”

    “陈晨,你别再说了,傅寒川跟她结婚了,我跟傅寒川早在三年前就结束了,是我先放弃了他的。”

    陆薇琪一个劲儿的拽着陈晨上车,回头对着苏湘道:“对不起傅太太,我的朋友打了你,以后我再来亲自给你道歉。”

    车子再度的开走,马路上车来车往,再没有停留下来的车,也没有人去关注那个站在路边,怔怔的看着碎屏手机的女人。

    苏湘僵硬的身体往前走了两步,蹲下捡起手机,干涸的眼眶里,再次的涌上了湿意。

    她紧紧的咬住自己的手腕,让自己不要哭出来,可是眼泪还是不听话的落了下来。

    她把自己抱成了一团,也无法抵御从心底里升起来的冷意。

    “小姐,你没事吧?”一辆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温柔慈善的中年女人,望着眼前哭成一团的女人。

    苏湘泪眼模糊的看着面前那一双温柔的眼,怔怔的望着。

    好像妈妈的啊,可是再也没有那一双眼看着她了。

    她选择了陪着她的父亲一起下黄泉,而不是陪着她一起走下这艰难路。

    为什么,不把她也一起带走呢?

    “小姐,你没事吧?在马路上很危险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啊?”

    女人有耐心的问了一遍,苏湘吸了吸鼻子,用力的擦了一把眼泪,僵冷的身体站起来的时候晃了下,幸好女人扶了她一把。

    苏湘摇了摇头,对她感激的笑了笑,往前走了开来。

    一看到眼前的一片黑暗,她的眼泪又忍不住的落了下来。

    虽然,刚才她可以理直气壮的对着陆薇琪说,她没有介入过她跟傅寒川之间,可是她无法欺骗自己,她成为傅太太的这个过程,有多么的肮脏。

    而这一切,都不是她选择的,可这样的后果,为什么是她在承受?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这么讨厌她?

    她又做错了什么?

    就因为她是个哑巴,无法为自己辩驳?

    又不知道走了多久,身边经过的车子越来越少,欢声笑语渐渐消失,跨年结束了吗?

    她的脚步慢慢的缓了下来,越来越沉,眼前能看到的东西也越来越模糊,耳边,她好像听到了傅寒川对着她暴怒的叫喊:“苏湘!”

    呵呵,今天晚上,他肯定气疯了……

    迎面而来一道闪亮的车灯,晃的她睁不开眼,苏湘抬起手挡住刺眼的光芒,只听到“吱”的一声刺耳声音,她的眼前瞬间陷入了黑暗。

    秦舟以为自己撞到了人,连忙的下车查看,可是但看到眼前的人时,眉头立即的皱了起来。

    “苏湘,怎么是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