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66 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陆薇琪的笑容显得为难:“夫人,看起来,是我跟寒川的某些理念合不到一起,所以……”

    理念合不到一起?

    卓雅夫人目光微闪,在她的聪明,又怎么会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

    她吸了一口气,往总裁办公室的方向看了眼,不过没再说什么。

    她看着陆薇琪道:“接下来还有事吗,没事的话,陪我出去喝喝茶关逛逛街怎么样?”

    陆薇琪淡笑了下:“当然可以。”

    乔深是陪同着卓雅夫人过来的,还没来得及通报老板,就又看着老板的娘转身走了。

    他走到总裁办内,傅寒川正在处理文件,乔深道:“傅总,夫人来了。”

    傅寒川眉心微蹙了下,心想大概是得到了陆薇琪在这里的风声就过来了,他抬起头,又听乔深道:“不过刚才,夫人同陆小姐一起走了。”

    “嗯。”

    乔深看着老板没怎么在意的神情,又专注的工作去了,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过了几天,傅寒川去外市出差了两天,回城的路上忽然接到了裴羡打过来的电话。

    “我听说你们傅氏签约了陆薇琪做新的形象大使,这件事,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前几天,外界还在传陆薇琪有可能加盟傅氏的消息,又传出合作破裂,真真假假,叫人雾里看花,可一早上的看到傅氏发出的最新公告,报出陆薇琪成为最后一个形象大使的时候,裴羡着实愣了一把。

    从某些方面来说,裴羡是了解傅寒川的,当傅氏的新闻一出,就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此时,他面对着电脑上发出来的最新通稿,慢慢的摩挲着下巴。

    这可有意思了。

    这千呼万唤出来的最后一个形象大使,陆薇琪成了压轴的,把燕伶的风头都给盖过去了。

    要知道,本来这另外两个形象大使就是突然加上去的。

    傅寒川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愣了一番,他看了一眼旁边的乔深,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沉声说道:“嗯,我知道了。”

    待挂断电话,傅寒川看向乔深:“陆薇琪要签约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乔深闻言,也是一脸懵:“傅总,这事儿我没听说过啊。”

    他立即的打开电脑,一查傅氏发出的最新通告,果然已经官宣了陆薇琪!

    乔深睁大了眼睛:“这……”

    这是怎么回事?

    傅寒川看了电脑屏幕一眼,手边已经拨出了肖总监的电话,响了没两声电话就被人接起来了。

    “傅总?”

    “怎么回事。”阴沉沉的三个字,压得肖总监冷汗都要冒出来了。但合同是从她手上出去的,也是她出面去跟陆薇琪的经纪人洽谈签约的,总要给个说法。

    肖总监硬着头皮道:“在您去南城时,董事会召开了一个会议,然后就……”

    咔哒一声,不等肖总监把话说完,电话那头就嘟嘟的响了起来。

    “喂……喂……”

    肖总监看了眼已经挂断了的电话,问旁边的助理:“傅总什么时候回来?”

    车内,傅寒川阴沉着一张脸,乔深大气都不敢出,小声说道:“傅总,马上就要上高铁了……”

    城际高铁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北城,一出站台就有司机等候着,半个小时后,傅寒川的人影出现在傅氏的大楼。

    一楼的大厅里,已经挂出了三位形象大使,一位总代言的海报。

    在大厅内办事的员工讨论着今早发生的大事,本来总裁跟陆小姐之间的事就不是什么秘密,这里的老员工不少都知情,傅总跟陆小姐好的时候,陆小姐还经常来公司。

    就见一道黑影从门口走进来,步下生风,夹带着一股冷意而来,瞬间让融合的大厅气压降了好几个千帕。

    这人经过之时,那些员工都吓得不敢说话,立即鸟兽散各干各活去了。

    傅寒川经过大厅的时候,余光只在海报上扫了一眼,走入高层专用的电梯。

    电梯里,乔深站在傅寒川的身后,双手交握着放在小腹,一只手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另一只手的手背,倒计时。

    总裁还有八秒抵达战场……

    还有五秒抵达战场……

    三秒……

    “叮”的一声,傅寒川走出电梯,直接往董事长的办公室走去。

    这一层的员工早就得到一楼传来的消息,没有一个在聊天说话的,每个人都盯着电脑,指下翻飞,但是几乎每个人都留着一线余光,瞧着那一道的身影从身边走过。

    董事长办公室内,傅正南站在一大排的书架前摆找书,听到门敲了两声侧过头,就看到傅寒川走了进来。

    傅正南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书,从架子里抽出来,瞥了一眼傅寒川,走到办公桌前坐下。

    “回来了?”

    傅寒川径直的走到了桌前,冷着脸问道:“为什么没有人告知我,傅氏就签约了陆薇琪?”

    傅正南从书上抬头看了他一眼,严厉道:“这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

    傅寒川依然寒着一张脸,傅正南又瞥了他一眼,摘下眼镜,语气沉了一些说道:“西班牙的项目已经拖了这么久,商场瞬息万变,别的公司也在抢占市场,每多等一天,我们的风险就增加一个点。这个,你不是不知道吧?”

    “……”

    “本来只定了一个形象大使,项目就可以正式启动了,是你临时要再加两个大使,又在人选上磨磨蹭蹭,寒川!”傅正南目光一凛,瞧着他,“你什么时候做事这么拖沓了?”

    “董事长!”傅寒川沉着脸,声音提高了一些,已经有些动怒了,“这件事,我有分寸!”

    “分寸?”傅正南冷哼了一声,看着傅寒川冷凝的脸,他严厉的表情放松了一些,说道,“我知道你不想让你母亲把你的私事跟公事混为一谈。但,只要你摆明了你的态度,就算签约下陆薇琪,对你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

    “陆薇琪是最眼下最适合的人选,你要从大局着想。”

    “……”

    “这件事,本来就是你惹出来的,项目拖了这么久,还在人选上纠结,你知道这已经引起董事会的不满了吗?”

    傅寒川捏了捏拳头,但是进来时的一脸戾气已经没有那么重了。

    其实他明白,董事会瞒着他签下陆薇琪,就是对他上次不经过董事会,提出签下另外两个形象大使的回应。

    而且,合约已经签下,也已经官宣,连海报都已经做出去,他再在这里争论,没有什么意义。

    傅寒川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好,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人已经齐了,项目立即启动!”

    傅寒川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傅正南,转身出去了。

    傅正南看着门关上,重新把眼镜戴上,目光回到了书上,嘴唇微微一扯,冷笑了一声:“臭小子,这点事就沉不住气了……”

    ……

    傅寒川出差,对苏湘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是傅寒川拉长着脸到家,这并不多见。

    就连傅赢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不敢靠近他。

    书房内,傅寒川坐在椅子上揉着太阳穴。

    其实签约陆薇琪只是一件小事,正如傅正南所说的,这是公司跟陆薇琪方的合作,他怒的是董事会不经过他就做了这个决定。

    傅正南在告诉他,不要越过他,擅自做决定,傅氏,还是他说了算。

    苏湘端着一杯茶,轻轻的敲了下门,听到里面说“进”才推开门进去。

    走进去就能感觉到一股极低的气息扑面而来。

    苏湘轻轻的把茶放在他桌上就走出去了。

    走了两步,看他皱眉不展,似乎又是头疼了,便往后退了两步,走到他的身后,手指轻轻的放在他两侧的太阳穴,帮他按了起来。

    傅寒川只觉手指被另外一双轻柔的小手推开,力道恰好的揉压感减去了不少头胀的感觉,整个人舒服了很多。

    他闭上眼往后靠了靠,将自己交给她去处理。

    灯光柔亮,书房内安静的很。

    过了一会儿,苏湘听闻平稳的呼吸声,低头一看,傅寒川已经睡着了。

    她松开微微发酸的手指,轻手轻脚的拎起沙发上的毛毯给他盖上,再轻手轻脚的离开书房。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宋妈妈问苏湘,要不要叫先生出来吃晚饭,这时,傅寒川自己出来了,在餐桌上坐了下来。

    苏湘看他的脸色,比回来时好了一些。

    吃过晚饭,苏湘哄完儿子睡觉,回到次卧的时候,傅寒川已经半躺在床上,腿上放着他的笔记本电脑,还在敲打着什么。

    苏湘拎开被子,在另一侧坐上来,他便把电脑合上了放在了床头柜上。

    就在她刚躺下的时候,男人压了上来,几乎与暗下的灯同时的,是他密集的吻在她的脖颈落下,大手拉扯着她的睡衣,有种迫不及待的味道。

    苏湘顺从的抬起身子,让他脱去她的衣裳,衣服在昏暗光线中,扬起一道弧线,无声无息的飘落在地。

    她仰起了脖子,承受着他的索取,身体随着他的滚烫也热了起来。

    他像是想要发泄什么,来势汹汹,但不像以前那样不给她准备的时间就进来。

    柔软的唇碾压着她的,手掌用力的搓揉着她。

    苏湘觉得有些疼,又觉得酥酥麻麻。

    他吻得她并不舒服,好像要把她胸腔内的气全部吸过去似的,又在她快要窒息的时候,渡入一口气来,让她的心海不停的翻腾。

    以前,他从不吻她的,最近的一次,也只是在电影院的那一次。

    苏湘都还没弄明白他怎么忽然开始吻她了,这次他又来了。

    微微睁开的眼,看到男人闭着眼,但是眉心依然轻蹙着。

    她可以感觉到他郁结的气息难抒,想到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不知怎么的,苏湘心里就有种微疼的感觉。

    她不想看到他这样……

    微微汗湿的指尖在他的眉心轻轻一点,她只是想抚平他的皱纹,却像是在他额头灌入了一团火焰,令男人整个沸腾了起来……

    ……

    一夜过后,苏湘全身被碾压过似的那种熟悉的酸痛感袭来,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

    昨夜,傅寒川要了她许久,好像要把这段时间欠下的都讨回来似的。

    他刚从外地回来就连夜办事,都不累的吗?

    苏湘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支着腰勉强起床。

    洗漱完出了房门,主卧的门也打开了,男人照旧穿着一身白衬衣黑西裤,简单利落。

    苏湘看到他,微怔了下。

    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同床的时候居多,都让她忘了,他们大多时候是分床睡的。

    但一直都是她完事后洗澡离开,这次却是他?

    早上起来,旁边是空的,她以为他已经在餐厅吃早点,或者已经出去上班了。

    男人一脸清冷,全无一夜缱绻后的温情,看了苏湘一眼以后就走向了餐厅。

    苏湘心里颇不是滋味,嘴唇微动了下,这突然的状况让她有些懵然,又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儿童房隐隐的传来傅赢的哭声,苏湘顾不得想许多,连忙转身往儿童房去。

    傅赢拉臭臭了,不舒服就哇哇的哭,鼻子都哭红了,苏湘给他洗了小屁屁,又换了尿不湿,再穿上保暖的衣服,小家伙大概因为拉臭不好意思了,捂起了眼睛不给看。

    苏湘笑了下,抱着他去洗漱,抹上了香香的婴儿面霜,他这才眉开眼笑。

    一番忙碌后来到餐厅时,傅寒川已经去上班了。

    苏湘看着空了的座位,有些失落。

    她在旁边的座位坐下,拿了一颗鸡蛋恍恍惚惚的剥了起来。这时手机响了两下,她随手拿起来一看,是杜若涵发给她消息,祝她平安夜快乐。

    苏湘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今天就是平安夜了。

    时间过得这么快啊,转眼就到年底了。

    因为傅老爷子的关系,傅家不管是中国节日还是国外的节日一概从简,所以与平时没什么改变。

    苏湘也回复了一个平安夜快乐,然后继续低头吃早饭。

    “太太,下雪了呢。”

    宋妈妈端着一锅热粥走出来,笑着看了看阳台的方向。

    苏湘抬头往阳台的方向看过去,窗外洋洋洒洒的飘着雪片,真是下雪了。

    去年天气暖,北城几乎没怎么下雪。

    傅赢长这么大,第一次对雪有认识,兴奋的指着阳台:“麻麻,什么?”

    小家伙睁大了眼睛,不知道天上掉下来的是什么。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摸一摸了。

    苏湘本就浑身酸疼,小家伙不停的扭着她,酸的她咧了咧嘴,实在拗不过他,哄他乖乖吃完早饭就带着他去看雪。

    小家伙这才老实了,吃东西都比平时快。

    一会儿就吃完了饭,苏湘给他跟自己都穿上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这才出门。

    只是才到楼下大厅,前面卓雅夫人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傅家的老何。他手里拿着一把伞,合下的伞面上沾着的雪到了内室已经开始融化了,滴滴答答的水珠落在地砖上。

    卓雅夫人看到苏湘抱着孩子,微皱了下眉道:“你要带着他上哪儿去?”

    身后宋妈妈跟着,笑着说道:“小少爷说要去看雪。”

    卓雅夫人“嗯”了一声,再看向苏湘说道:“不用了,我今天要带着他出去。”

    年底,各种应酬都多了起来,卓雅夫人每到这个时候,带着傅赢出去参加聚会的次数也会多一些。

    她把孩子接了过去,转身要走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头又看了苏湘一眼,说道:“今晚,你不去哪儿吧?”

    苏湘愣了下,怎么问她晚上去哪儿?

    她晚上向来不怎么出去,更何况这么冷的天。

    苏湘摇了摇头,不知道卓雅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卓雅夫人道:“算了,就这样吧。”

    说完,她就转身走了。

    苏湘看着卓雅夫人出去的身影,老何在她的身后再次的打起了伞。

    傅赢第一次真正的看到雪花,伸开了小手去接,可是雪被伞面遮住了,他就弯过了小身体去抓,卓雅夫人说了他什么,小家伙嘟起了小嘴不高兴的扭动了起来。

    苏湘看着越来越远去的身影,看到傅赢好像在哭,忍不住的上前想要把傅赢带回来。

    那还只是的小婴孩,正是喜欢玩的年纪,怎么不能让他看一看他没有接触过的世界呢?

    “太太……”

    宋妈妈叫住了苏湘,对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位夫人,从来不允许别人违逆她。

    如果苏湘去强要回来的话,受到的又是她的责骂而已。

    苏湘停下了脚步,皱着眉看卓雅夫人把孩子带上了车。

    转身的时候,苏湘总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回头看了一眼早已开走了车的地方。

    她想了想,拿出手机给傅寒川发送了一条消息:妈过来把傅赢接走了。

    此时,傅寒川已经到了公司,看到苏湘发过来的消息,眉头蹙了下。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日历台本,把乔深叫了进来。

    “晚点的时候,你去傅家老宅把傅赢接过来。”

    乔深愣了一下:“啊?”

    怎么好好的,把孩子接来公司干什么?

    傅寒川冷眼一扫,乔深就闭上了嘴巴:“是的,傅总。”

    等门关上了,傅寒川往后靠入了椅背里,捏了捏眉心。

    窗外纷纷扬扬的落雪,就跟他此时杂乱的心绪差不多。

    才命令自己不要去想那个女人,她一条信息过来就让他安静下来的心又浮躁了起来。

    尽管不想再去想那个女人,可是闭上眼,脑子里就浮现出那女人在他的身下,颤抖着身躯张口却难以叫出他的名字。

    连一个完整的音节都叫不出来。

    他,怎么可能沉沦在这样的女人身上呢?

    就算是温柔乡,这个温柔乡也不可能是她。

    不可能的,他对她,只有生理的发泄,不可能再有别的了……

    没有!别的!

    ……

    因为傅赢被卓雅夫人带走了,苏湘便通知吴老师今天不需要来上课了,而她自己还是要去学校一趟。

    再过几天就是元旦,孩子们要在跨年活动上表演,为春节时候的大推广做预热。

    到了学校,孩子们还在上课,苏湘先到了活动室等候,从包里拿出书来。

    祁令扬走进来的时候,看到苏湘坐在靠窗的位置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看着书。

    窗外的雪花继续洋洋洒洒的飘着,比早上的时候还要更大一些,像是漫天的鹅毛在飞,而里面坐着的人安然若素。

    天光照亮她一侧的脸颊,白皙如雪,乌发如墨,纤细的身影柔和,高领的厚毛衣又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令人的目光也不觉的放柔了下来。

    他已经在学校毕业好几年,也很久没有再回忆起过去的那些日子了。

    但眼前的人,令他想起了那段安静的时光。

    祁令扬的脚步不觉放轻了,他拿起手机,轻轻的按下快门。

    祁令扬并没有打扰苏湘,他在她身后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了,打开自己的电脑。

    时间在飞扬的雪花中流逝,等到苏湘觉得脖子酸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听到好像有嗒嗒的敲打声,转头一看,祁令扬坐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正在做事。

    这时祁令扬也感觉到看过来的视线,抬起头来,两人相视一笑。

    ——你来了这么不叫我?

    祁令扬道:“你看书看得那么认真,就不打扰你了。”

    ——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祁令扬不是每天都过来,基本上都是有事才会到学校,他道:“孩子们的演出服装已经做好了,我拿过来让他们试试,不合适的话再做修改还来得及。”

    演出服装?

    苏湘挑眉一想,都快上台表演了,怎么能少了行头。

    不过原来她只是准备让孩子们统一着装穿着校服就行了,没想到他还特意去订做。

    ——衣服呢?

    祁令扬道:“一会儿会有服装店的人送过来。”

    苏湘点了下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祁令扬看了她一眼,状似无意的忽然说道:“对了,听说陆薇琪要成为傅氏的三大形象大使之一?”

    苏湘正要翻过一页书,听到这个名字,心忽的慌跳了下,手指不小心被书页一划,顿时指尖一阵刺痛。

    低头看去,指尖的皮肤被划开了,细细的血珠冒了出来。

    她将手指含入嘴里,心慌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散去。

    陆薇琪……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个名字,总有种不大好的感觉。

    耳边响起傅寒川那天轻轻淡淡的说的那句话。

    “……她没有那么重要,与她无关……”

    没有那么重要,确实是在说她吗?

    形象大使,陆薇琪……

    那天在他的书房,她看到了傅寒川的电脑上有她的资料。

    可是她以前又不是没有看过他的电脑,四大美人她都看过呢,可当她看到陆薇琪的时候,他却把电脑关上了。

    陆薇琪怎么她就不能看了?

    苏湘一想到这些问题,脑子就一团乱麻。她有种感觉,这其中是有联系的,可是找不到头绪,就只能是乱糟糟的。

    她真是看不懂那个男人,不知道他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是什么意思。

    甚至连他为什么亲吻她都弄不明白。

    祁令扬看着她发愣,叫了她一声:“苏湘?”

    苏湘回过神来,看向他,目光中还透着些迷茫。

    祁令扬看着苏湘傻愣愣的模样,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在听到陆薇琪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一脸懵然的样子。

    他轻咳了一声道:“没事,就是听卓易说起,他的公司跟傅氏同时看中了一个女艺人,但是被他的公司先签走了,傅氏那边就缺了一个人。昨天我看到傅氏发出的最新通告,他们签约了陆薇琪?”

    祁令扬说到陆薇琪的名字的时候,格外关注了苏湘的表情。

    ——傅氏的事情,我并不参与,所以我并不清楚。

    苏湘比划道。

    祁令扬观察着苏湘的表情,看来她是真的不知道陆薇琪这个人。

    没有人跟她提起过这个女人吗?

    苏湘看着祁令扬,想起来,他怎么也是名门圈子里的公子,应该是知道陆薇琪这个人的吧,不然,也就不会问她了。

    ——你认识陆薇琪吗?

    祁令扬望着眼前女人一张茫然又有些焦虑的脸,心中就涌起了一股怪异的感觉。

    如果她知道傅寒川跟陆薇琪过去的那些,应该会很痛苦吧。

    她痛苦……

    他竟然不想让她难过,不想打破她内心的平和。

    祁令扬微微的笑了下,摇头:“不,我不认识这个人。”

    眼看苏湘又要比划起来,他道:“我只是知道她是个很有名气的舞蹈家,傅氏大概是因为这个才签下的她。”

    苏湘张了张嘴又抿了起来,原来是这样……

    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孩子们活动课的时间到了。那些被挑选出来的孩子来到活动室,练习就继续开始了。

    也正好这个点,服装店把表演服装送了过来。

    苏湘还以为是什么特别的衣服,原来是升级版的校服,上面有校徽,多了一个慈善公益的logo。

    祁令扬说,耀世已经跟学校签订了长期的扶助关系,这批赶制的冬衣,也是公司对学校的赞助。

    而正好赶上公司做跨年活动,就让他们穿上新校服,更有青春感,朝气蓬勃。

    苏湘帮着孩子们试新衣去了,祁令扬微微笑着看她忙的跑来跑去,桌面上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他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看到屏幕上亮着的一行字时,目光就冷了下来。

    苏湘的手机压在书上。

    竹涵空心:下雪了,有空出来找个地方坐坐吗?

    祁令扬的手指慢慢的捏了起来,脸色沉沉的。

    杜若涵的qq账号他也有,当然知道她的昵称是什么。

    她原来的名字叫涵若飞扬,后来就改成了竹涵空心。

    她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祁令扬不认为她们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网友,这是不可能的事。

    以前qq刚流行起来的时候,他们都还是一群学生,大家都爱在网上聊天,认识新朋友。

    杜若涵的号,是他高价买来的,七位数,又是给她冲钻,又是天天帮她挂着升等级。

    农场牧场,又是开鱼塘又是辟农田。

    杜若涵比他低两个年级,有很多男生追她,就连外校的男生也时常跑过来看她。

    自然,她的联系方式也成了别的男生打听的热门。

    那时,他常吓唬她说,某某中学女生出去见网友,被骗被杀,杜若涵的胆子小,从来不敢加不认识的人,所以她加的好友极少。

    反倒是苏湘,他在加她号的时候,看到她一大串的朋友,以为她交友广泛,还奇怪以她的处境,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朋友。

    苏湘却说她加的这些都是网友。

    她没有什么朋友,只是看看别人发布在空间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罢了。

    那么她们认识,就是一起住院的那段时间?

    只是,她们居然做起了朋友?

    杜若涵不可能不知道苏湘的身份的。

    虽然苏湘从来不出现在公众场合,可是她的名气,随着她跟傅寒川一起乍然出现在世人眼前的时候,就已经被人所知晓……

    祁令扬琢磨着杜若涵心思,有些心烦意乱时,苏湘走了过来,看到他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儿却沉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湘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怎么了?

    祁令扬回过神来,把她的手机递给她说道:“刚才你有条消息进来。”

    苏湘伸手去接,这时祁令扬忽然闪了下手,苏湘落了个空,不解的看着他。

    祁令扬装作不经意的道:“你这个网友,名字挺奇怪的。”

    ——她是我刚认识的一个朋友。

    祁令扬笑了笑,把手机交换给她,他站了起来又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苏湘握着手机,看着祁令扬走出去的背影,怎么感觉他古古怪怪的。

    ……

    雪花陆陆续续的下了一整天,到了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白色的雪,黑色的夜,霓虹的灯光,再加上远处隐隐的传来圣诞歌曲,有种唯美的浪漫。

    歌剧院的门口,一侧摆放着陆薇琪的个人海报,另一侧摆放着傅氏为她特制的人形立体牌,吸引了很多人前去合影。

    前台,前来观看芭蕾剧的观众已经陆续入场,后台的舞蹈演员们也在紧张的准备着。

    “薇琪,怎么样,紧张吗?”

    陈晨等人从贵宾通道走入陆薇琪的专用化妆间,她的手里捧着一大束的鲜花,送到陆薇琪的手里。

    陆薇琪穿着芭蕾服,化妆师正在为她上妆,花束只在她手里停留了一瞬,就有助理帮她收走了。

    陆薇琪微微笑着道:“北城是我的地盘,我怎么会紧张呢?”

    “这可不一定。”莫非同靠在后面的一面墙上,双手抄在口袋里,笑眼看着她上妆。

    “北城是你长大的地方,可这是你在这里举办的首场演出,近乡人更怯,在家乡人民面前跳舞,能不紧张?”

    梁易辉给了他一肘子,笑骂道:“就你话多。”他转头对着陆薇琪说道,“别怕,我们都是来给你加油助威的。”

    最后一个走进来的裴羡凉飕飕的说道:“你以为是在你的赛车场上呢。芭蕾舞台剧是高雅艺术,容不得大声喧哗。”

    陈晨摇了摇头:“梁易辉,拜托你学点高雅吧。”

    一伙人笑了开来,陆薇琪的目光透过镜子,在身后的那群人身上一一滑过,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裴羡是最后一个进来的。

    傅寒川没有跟他们一起来吗?

    还是他在观众席里,等谢幕以后才来看她?

    又或者,他公司的事情还没有忙完,需要过一会儿才能来?

    莫非同注意到陆薇琪的眼神,轻咳了一声,摸了摸鼻子道:“寒川他公司正在忙,可能过会儿来。”

    陆薇琪勾起唇角:“没事,你们能来看我的演出,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寒川他现在是傅氏的一把手了,忙是很正常的。”

    “嗯,是呗,他这个人现在就是个工作狂。”莫非同笑了笑,含含糊糊的糊弄过去了。

    陆薇琪跟傅寒川因为形象大使的那件事,起了些趔趄,莫非同也耳闻了一些,他还特意去问过裴羡,结果裴羡回给他一句话。

    “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莫非同再笨,也听出这话的意思了。

    傅寒川拒绝陆薇琪,就是不想再跟她有什么牵扯。

    可是又看到傅氏的官方通告,陆薇琪成了最后一个形象大使,这件事看得他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

    “好啦,我们这些人,就不要打扰薇琪了,让她静下来心来好好调节一下情绪,一会儿给我们看一场精彩演出。”

    陈晨挥了挥手臂,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待那些人一走,化妆室内立即恢复了安静,而陆薇琪脸上挂着的微笑也落了下来。

    傅寒川,他没有来,是因为她跟傅氏签了约吗?

    门又敲了两下,化妆师走了过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手里捧着花的小女生。

    陆薇琪的助理连忙走过去道:“不好意思,薇琪正在做上台前的准备,请小姐还是回到观众席上等候演出开始吧。”

    那小女生上下看了看她,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陆小姐的粉丝,我是花店过来送花的。有人在我们的店订了一束花,叫我们这个时间送过来。”

    助理的脸上闪过尴尬,把单子签收了。

    门关上,助理把花递到陆薇琪的手里:“陆小姐,你看这……”

    一束包裹起来的黑色郁金香。

    怎么有人送黑色的花啊……

    陆薇琪看着那束花,却是微微一笑,笑容中有些无奈的苦涩。

    她把花接过来,手指轻柔的在花瓣上抚摸了下。

    没有人知道,其实她最喜欢的花是黑色郁金香,她只对一个人说过。

    黑色郁金香,代表的是荣誉的皇冠。

    她希望当她梦想成真的时候,他能够送她一束这样的花。

    而他,真的送给了她。

    陆薇琪从花束中,拿起一张小小的卡片,上面龙飞凤舞的几个字:祝你演出成功。

    可是,他却不想亲眼来看看她最后的成功。

    傅寒川……

    “陆小姐,马上就要上台表演了。”助理看她坐着发呆,小声的提醒了下。

    陆薇琪回过神来,轻轻的笑了下,一秒切换到了充满自信的那一刻。

    她把花交给助理:“帮我收起来吧。”

    她对着镜子深吸了口气,嘴角扬起一抹最美的笑,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

    随着帷幕的缓缓落下,台上的演员鞠躬致谢,台下掌声轰鸣,无疑,这是一场成功的演出。

    陆薇琪从台上走下,脸上难掩失落。

    刚才跳舞的时候,她一遍遍的在台下的搜寻,希望可以看到那个人影,可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出现。

    “呀,小心!”身后一道惊呼声叫起,连忙的伸手抓了前面的人一把。

    陆薇琪惊魂未定,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就在刚才走下台阶的时候,因为她心不在焉的,差点踏空摔下去。

    等在后台的助理连忙迎上去扶住她:“陆小姐,你没事吧?”

    “你可千万要小心啊,现在你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是受不得一点伤的。”

    陆薇琪斜低着头,瞪了助理一眼:“别大惊小怪的。”

    小助理立即噤声了。

    别的那些演员都还看着她,陆薇琪抬头扬起笑:“我没事,没事,是我刚才不小心。”

    大家看她没事了,这才各自散去。

    一直回到了化妆间,陆薇琪的笑才落下来。

    她对着助理怒道:“你跟了我多久了?你知不知道,多少人盯着我的这个位置,如果我有事,立即就会有人取代我!”

    小助理吓得站在一边不敢抬头:“对不起陆小姐,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平时陆薇琪都是和和气气,不怎么发脾气的,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火气格外大。

    “陆小姐,你还是别站着了,先让我看看你的脚有没有事。”

    陆薇琪在椅子上坐下来,助理拖着她的一只脚,小心翼翼的脱下她的舞鞋。

    化妆间的门打开,她的经纪人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陆薇琪的母亲万茴。

    “我听说你刚才下舞台的时候不小心摔到了?”

    万茴的声音严厉,听不出一点心疼的语气,目光在她的脚上扫了一眼。

    “妈,我没事。”陆薇琪低声说了一句,脚落回地面上站了起来,“你看,我没事。”

    “没事就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