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63 有老婆儿子的人,就是不一样了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手机铃声忽的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沉思,傅寒川弹了弹烟灰,直接点下免提,裴羡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出来。

    “在哪儿?”

    “回家。”

    “回什么家啊,来漠野,我们都在这呢。”

    莫非同的声音又冒了出来,大概是他把裴羡的手机抢了过去。

    傅寒川眯着眼看了眼手机,懒懒的说道:“怎么跑到漠野去了?”

    “问那么多做什么,来不来随便你,挂了啊。”

    莫非同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傅寒川扫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这个时间点回去也没什么事,他便将烟头丢了,开车去往漠野。

    漠野是一家蒙古包的烧烤店,以烤全羊出名,里面还有蒙古族的驻唱,一到夜晚,点燃了篝火的上空飘起马头琴悠扬的声乐,很有草原的味道。那里本就有个马场,白天去玩的话,还可以顺便骑个马溜溜圈儿。

    傅寒川到的时候,烤全羊正好烤熟,被人抬进了一个蒙古包内。

    撩开门帘,里面人群的热闹声跟火炉的热浪一起扑面而来。

    人很多,以前一起玩的那群人都在,看到烤全羊进来了,一大帮的人吵吵闹闹的,把那马头琴的声音都盖了过去。

    “傅寒川,这边。”

    陈晨一抬头看到他,就招呼着傅寒川往她跟陆薇琪那里坐。

    陆薇琪的旁边还有一个空座,放了两个女人的包跟围巾大衣,陈晨一股脑儿的抱起来,放到后面的一排架子上去了。

    待她转过身来的时候,却看到傅寒川往裴羡那里走过去了。

    陈晨回到座位,推了推陆薇琪道:“你怎么不叫他过来?”

    陆薇琪笑了笑,没说什么,这时,梁易辉手里拿着一只盘子走过来,上面放着块最好的羊肉。

    陈晨不好再说什么,看到那烤的金黄的羊肉,就要上手拿来吃,梁易辉的手往后一缩,陈晨扑了个空。

    不等陈晨说什么,梁易辉往那边的烤羊上别了下脑袋道:“要吃自己去拿。”

    陈晨瞪了他一眼,对着他龇了下牙,自己跑过去分羊肉了。

    另一边,傅寒川看到裴羡他们,直接走了过去,在裴羡旁边的空座坐上了下来。

    “怎么想到来这里了,很久没来了。”

    傅寒川还在玩赛车的时候,这里是常来的地方,那个时候,大家都爱玩,这地方空旷,每个人都像是栓不住的野马,过得特别肆意。

    不过后来,常去的地方就成了1988或者莫非同郊外的山庄,再后来,连1988都不怎么去了。

    陈晨拿了羊肉走过来,正好听到了傅寒川的话,说道:“那是你不怎么来,这地儿,我们可还是常来的。”

    这附近有一条盘山公路,赛车的人常在这里练车,梁易辉那些还在玩赛车的,练完了车就在这里放松。

    “对了,刚才叫你往我们那儿坐去,你怎么不来?”

    傅寒川噙着笑:“不好意思,没听到。”

    陈晨撇了撇嘴,心想是真的没听到呢,还是假的没听到。

    不过她又很快的笑了起来,冲着这会儿正在跟别人拼酒的梁易辉点了下下巴,神采飞扬的说道:“今天易辉拿了小组赛第一,顺利晋级。”

    傅寒川唇角微勾了下,拿了罐啤酒掰开了拉环,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的样子,跟旁边的莫非同碰了下,喝了一大口的啤酒。

    莫非同嗤笑了声,回头对着傅寒川说道:“如果你在的话,这算什么。”

    傅寒川玩车那会儿,小组赛什么的根本没放在眼里,都是拿下冠军赛以后才庆祝,不然还不得三天两头的开庆祝宴会。

    根本不值得一提嘛。

    梁易辉跟莫非同他们隔开了几个人的距离,刚才正顾着同与他庆祝的人一起嗨,一回头,看到傅寒川也来了,走过来笑着道:“傅少,说起来,我们好久没有比过了,有机会我们来一局?”

    不待傅寒川说什么,莫非同道:“可别,现在我们傅少可矜贵着呢。”

    傅氏的继承人,北城最有价值的男人,身后上万的员工要吃他家的饭,能这么玩儿命么?

    梁易辉拎着啤酒罐,看了一眼在那边安静坐着的陆薇琪,在这热闹的蒙古包里,安静反而成了最特别的存在。

    陆薇琪说过,当她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她一个人热闹,当她走下舞台的时候,就是她一个人安静的看别人的热闹。

    梁易辉回过头来,嘴唇邪邪一扯,说道:“是啊,有老婆儿子的人,就是不一样了。”

    傅寒川淡漠的眼看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说道:“该拿过的金杯都拿过了,也就没什么兴趣了,以后你就知道了。”

    莫非同回头,对着裴羡使了个眼神,傅少这毒舌,真的是能把人毒成哑巴。

    人家梁易辉好不容易熬出头,就这么给灭了气焰。

    未免起战火,莫非同摸了摸鼻子站起来拿起罐啤酒,搭着梁易辉的肩膀往另一边走:“走,去喝一个。”

    这边,只剩下了裴羡跟傅寒川两人喝酒,裴羡搭着腿,闲聊道:“苏湘住院,你不回去陪儿子?”

    傅寒川弹了下裤腿上沾到的草屑,看了他一眼:“电话不是你打的么?”

    裴羡扬了扬眉,指了下莫非同:“他的主意。我只是随便一说,没想到你会过来。”

    傅寒川道:“傅赢这个点早就睡了。”

    本来还有些公司的事情没有处理完,但是今晚上遇到了傅正南,这一顿气受的,就没心情了。

    “我听说你准备签下庄婷婷与洛舒?”

    傅寒川笑了下:“我真怀疑你在我们公司安插了内线,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裴羡笑道:“这点情报都没有,还混什么。不过可以透露给你一个消息,有传闻耀世那边找洛舒拍一部大剧,所以可能你那边成不了了。”

    裴羡倒不是在傅氏安插了眼线,而是在娱乐圈,风声传的很快。洛舒的经纪公司,在跟她谈傅氏的合作时,同时也在接洽别的公司合作可能。

    耀世……

    傅寒川的眉头微皱了下,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耀世的老板叫卓易,也就是赞助了那个公益app的公司……

    傅寒川摩挲着下巴,又听裴羡说道:“话说,怎么忽然有这么大的变化,谁给你的主意?”

    从他得到的消息来看,傅寒川这一手决定下得很快,没有经过董事会就直接拍板了。

    傅寒川还在考虑耀世的事情,抿着酒道:“她的意思。”

    她?

    裴羡眉毛一挑,眼睛微动了下就明白过来,傅寒川说的“她”指的是谁了。

    傅寒川签下的那个旅行博主,就是从小哑巴那儿得来的灵感,这会儿又是她。

    小哑巴不声不响,倒是挺有思想。

    裴羡放下搭着的腿,身体微微前倾,看着傅寒川道:“你有没有发现,你受她的影响越来越多了?”

    傅寒川捏着啤酒罐正喝酒,闻言手微顿了下,脑子里立即的就想起了不久前的那个吻。

    傅寒川淡声道:“你想太多,我只是不放过赚钱的机会。如果有用的话,为什么不用?”

    裴羡笑了下,淡淡的扫了一眼蒙古包内,这些热闹,仿佛与他们无关。

    又玩闹了会儿,大家原来坐的座位都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陆薇琪几个跟傅寒川他们坐在了一排位置。

    陆薇琪的那碟子烤羊肉几乎没怎么动,到最后还是落入了陈晨的嘴里,她一抹嘴,说道:“我看你就要成仙了,什么好东西在你面前,只要看一看,闻一闻,你就能活了。”

    陆薇琪喝了口水,笑着道:“我是舞蹈演员,你可别忘了,我马上就要上台表演了。”

    说着,她看向傅寒川:“对了,我听说你太太病了,怎么样了,什么时候我们去探病?”

    “……”

    这一圈坐的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又打起了眉毛官司。

    凭什么要去给那哑巴探病?

    陈晨挠了挠眼睛,手肘轻轻的碰了下陆薇琪,在她旁边小声道:“薇琪,你怎么还去看她呀?”

    她就没差点说,那个哑巴可是抢了她男人的人。

    陆薇琪一笑,大大方方的道:“你们都怎么了,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我跟寒川都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是朋友。如果苏湘……”

    她停顿了下,看了眼傅寒川道:“我可以叫她苏湘吗?”

    傅寒川扯了下唇角没说话,她便接着说了下去道:“如果她没生病的话,寒川就带着她一起来了。”

    上次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说过,以后再一起玩,让傅寒川带着苏湘出来大家认识一下。

    “是吧,寒川?”

    傅寒川把玩着手里的一只打火机,并没有马上接腔,善于把控场面的陆薇琪被傅寒川这一冷,气氛有些冷。

    这时,裴羡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傅太太生病了?”

    陆薇琪看了眼莫非同,傅寒川微冷的视线看过去,莫非同说道:“我只是说我在医院看到了祁令聪,他们问我去医院干嘛,我就……”

    莫非同耸了下肩膀,两手一摊。

    他本来说着祁家那些八卦事儿的,顺嘴把他去探病苏湘的事儿也说了。

    裴羡摇晃着脑袋,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不过既然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了,他噙着笑问道:“我们都不知道傅太太病了,你哪儿来的消息?”

    按照傅寒川的个性,不可能自己说的。

    他看向傅寒川:“说起来,怎么病得住院这么严重?”

    傅寒川没吭声,莫非同乐了,笑着道:“人家的夫妻情趣特别着呢。他把人家的车钥匙给扔出去了,人家找了一晚上给冻病了,第二天他又催着我另外配钥匙,你说他是不是欠的?”

    “哦,对了,那车已经修好了,你什么时候去拿?”

    傅寒川冷声道:“放在你车场,不会烂掉吧?”

    这边两个人怼来怼去,陆薇琪眼眸微动,慢慢的掐紧了掌心……

    另一厢,苏湘被傅寒川送回医院后,摸着唇瓣在病床上躺下来。

    她的嘴唇到现在,还有些肿痛的感觉。

    这个就是接吻吗?

    可是傅寒川,他为什么要吻她?

    就因为她说要报酬?

    带着这个问题,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过去时,她忽的想起来,因为傅寒川的关系,她都没有来得及回复祁令扬。

    打开qq,祁令扬几条新的消息立即弹了出来。

    令狐无疆:怎么身体不舒服了?病了吗?

    令狐无疆:要紧吗?

    令狐无疆:病了的话,就先好好休养身体,编舞的事情不着急,还有些时间。

    ……

    令狐无疆:你还在吗?

    苏湘看着这一连串的问候,觉得挺对不起他的。

    傅寒川开车差点撞到他的事情,她都还没有对他道歉。

    酥糖不香:我没事,就快出院了。回头我把我设计好的编舞图纸传给你,你先让孩子们练起来,我身体好了就去学校。

    她以为祁令扬已经不在线了,打完这串字发送出去,就准备把她的编舞图纸拿出来拍下照片发过去,对话框就跳了出来。

    令狐无疆:住院?那天傅寒川为难你了?

    祁令扬在跟苏湘聊天后,等了她一会儿没有等到她的回复便离开电脑去做晚餐了。

    可是看到她说身体不舒服,就一直有种挂心的感觉,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

    随便的吃过一点晚饭后,他便拿了本书回到电脑前,看一会儿书就上线看看,看有没有新的消息发过来,书都没有怎么看进去。

    此时,看到苏湘说她住院,祁令扬立即的就想到了那天晚上的事。

    苏湘拿着手机对着那一行字,她的这肺炎,这伤,就是傅寒川给折腾出来的,但家事不可外扬。

    酥糖不香:没有,就是不小心弄感冒了,家里有小孩,就在医院住两天。

    苏湘轻描淡写的圆了过去,祁令扬看着新发过来的消息,看着就不怎么相信。

    那天傅寒川的怒气,可谓怒发冲冠,都想杀人了,她说没事,怎么可能?

    为了一个感冒就要住院避开小孩,这话谁能信?

    傅家对她专横霸道,但还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吧?

    一会儿,对话框又跳出了新的消息。

    酥糖不香:对了,你那天没事吧?

    酥糖不香:我很抱歉,傅寒川这个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无理又野蛮。

    酥糖不香:我代他跟你道歉,真的很对不起。

    令狐无疆:我没事,再说了,开车撞我的又不是你,你道什么歉。

    令狐无疆:而且你放心,傅寒川不是真的想撞死我。他以前拿过好几场冠军赛,以他的车技,怎么可能。

    祁令扬打完这两行字,揉了揉一侧的手肘。

    为免苏湘放心不下,他发了个表情包过去,让她安心。

    那天杜若涵跑过来的时候,他在下面托着她,两人一起倒在地上的时候,手肘直接撞到了地面上,休息了几天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苏湘对着那个逗趣的表情包,轻轻的笑了下。

    但是人家说没事,怎么可能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

    她还记得她看到的最后一眼,是祁令扬跟一个女人倒在地上。

    酥糖不香:那……那天,那个跟你一起摔倒在地上的女人呢?她也没事吗?

    苏湘还记得,在车子就要撞上祁令扬的时候,有个女人忽然跑了出来,她一定是跟祁令扬认识的,不然不会跑出来想要推开他。

    祁令扬的手指落在键盘上,打了一个字就停下来了。

    他摸了下脸,上面还是一团青紫。

    那天祁令聪接到他的电话赶到急救室,紧接着一拳就挥了过来。

    他没有还手,也不能还手……

    祁令扬苦笑了下,这段时间,他也没有再去过医院。

    跟杜若涵的事情,他决心要割断,便是真的要断了,可是杜若涵的纠缠,令他无可奈何,这两年,是越来越觉得累了。

    电脑屏幕上,又跳出了新的消息。

    酥糖不香:怎么了?她受伤了?严重吗?

    苏湘一直等不来祁令扬的回复,以为那个女人受伤严重,就着急了起来。

    如果真的出了事,那她可就对不起人家了。

    祁令扬深吸了口气,摇了摇头提起精神重新写了起来。

    令狐无疆:她没事。

    苏湘看到这三个字,悬着的心才算落回了胸腔里。

    如果人家受伤严重,那傅寒川就是肇事司机,可这件事又是因她而起,苏湘觉得,自己怎么有点像是红颜祸水。

    酥糖不香:没事就好,不然我就真的过意不去了。你替我跟她说声对不起,如果她受到了惊吓的话,她有什么要求的,我一定尽力补偿。

    令狐无疆:不用。我说了,开车的人不是你,跟你没有关系。

    打完这行字,祁令扬的眼眸划过一道冷光。

    傅寒川在那一刻,是真的想撞死他,只是不想坐牢罢了。

    酥糖不香:哎,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样吧,我请你们吃饭,不然我心里真的过意不去。

    苏湘不想欠着别人,这么严重的事情,就算没出什么事,也是受到了惊吓的,这不是说一两句话就算过去了的。

    祁令扬看着这行字,就能想到到屏幕另一端的女人愁眉苦脸,一脸抱歉的样子。

    令狐无疆:好,等你什么时候病好了,就请我吃大餐吧。

    酥糖不香:嗯嗯,那就这么说定了。对了,我把编舞图纸发给你,你接收一下打印出来给孩子们看,他们能看懂的。

    苏湘打完这些就翻身下床,将图纸在床上铺开,然后一张张的拍下来上传。

    另一端的祁令扬也是接收一张,就打印一张。

    苏湘画图很仔细,每一张上面还写了编号,这样就不会弄乱了。

    祁令扬从打印机里拿出还带着余温的新图,这些他自是不怎么看得懂,但看着时,唇角是微微翘着的。

    不知怎么,心情就好了起来。

    苏湘上传完了最后一张图,又再次留言。

    酥糖不香:这些是我临时想出来的,等我看过实际排练情况还要再做修改。那些孩子们很聪明,如果他们有改动作,不要制止,让他们自由发挥。

    酥糖不香:好了,我要休息了,你也晚安。

    祁令扬看完她最后的留言才关了电脑。

    他拿着那些图,无聊时就着灯光一张张的看了起来,忽的,翘着的唇角就缓缓的落了下来。

    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一张图,在那张纸的边缘,有一个不小心拍摄进去的枕头一角,而那一角上,有个圆形的绣花图标。

    每一家医院,都有自己特有的图标,那枕头上面的,是古华医院的图标!

    他怎么没有想到,苏湘说她现在在医院,她也住在古华区,当然住的也是古华私立医院!

    杜若涵还在医院养胎,她们两个……

    祁令扬捏紧了纸,杜若涵现在疑神疑鬼,如果被她看到苏湘,那……

    随意,他又否认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祁令聪只是让杜若涵在那边先稳定住胎儿,等她可以转院的时候,就会让她出院的。而这段时间,她连床都下不了,她们不会有机会遇上的。

    为了确认这种可能,祁令扬还是拨打了医院的电话,院方的值班人员查看了记录,告诉他晚上的时候,祁令聪已经办了转院手续。

    得到了确切的答复,祁令扬微微的松了口气,可还是皱紧了眉心,心头总有种惴惴的感觉……

    ……

    又过了一天,苏湘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了。

    到了家,她就回房把从医院穿出来的衣服立即的换了让宋妈妈拿去洗了消毒。

    穿上干净的衣服,苏湘才抱起儿子亲了又亲,都舍不得放下。

    这段时间,可把她想坏了。

    傅赢可怜巴巴的抱着她的脖子,他想麻麻想的都瘦了呢。

    苏湘又亲亲他的小脸,好几天没有做他喜欢吃的小馄饨了,就抱着他去厨房下厨了。

    客厅里,傅寒川看着那女人单手抱着儿子的身影,轻哼了一声。

    出院的时候说自己没力气,拎个包都不愿意,这会儿却有力气单手抱儿子,女人果然都是言行不一的动物。

    傅寒川回到书房,习惯性的打开电脑接收邮件。

    邮箱里有好几封未开邮件,其中一封是来自公关部的肖总监的。

    傅寒川看完邮件,微拧着眉身体往后靠在了椅背里。

    电脑屏幕上,是一份陆薇琪的完整档案。

    公关部已经尽快的去签约洛舒了,但还是被耀世的人抢先一步签约下。他们的大剧就要开拍,洛舒已经在做进剧组的准备,推了傅氏的邀约。

    肖总监的意思是,陆薇琪是天鹅公主,在国际上都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可以由她来顶替洛舒的位置,而且她已经跟那边的经纪公司做过初步洽谈,那边表示陆薇琪在北城的这场演出后,正好要休息一段时间,有意向接下这个形象大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