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61 真是想到谁,谁就来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杜若涵看着上面的两个字,像是不确定似的,又仔细看了一遍,再抬头看了一眼苏湘。

    “你……就是苏湘,傅家的那个?”

    三年前傅家的那件事,闹得太大了,这在北城是传遍了的。

    杜若涵初看到“苏湘”两个字的时候,还觉得是同名同姓,可是哑巴的,又有几个叫苏湘的?

    而且,这里是私立医院,就是说明了她的身份不低。

    整个北城的上流社会,也就这么一个叫苏湘的哑巴,并且嫁给了天之骄子傅寒川。

    杜若涵的目光微微的闪动了下,将手机还给苏湘的时候,神色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傅寒川的那件事,她也知道,本来苏家先看上的是祁令扬……

    如果当时是祁令扬的话,那么现在她们就是妯娌关系了……

    可是这也只是如果,到底没有真的发生……

    杜若涵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心情,刚才初相识时的高兴情绪一下子被搅乱了。

    就好像一艘小船正欢快的在河道里划行,忽然就来了一股风浪,打的小船失去了方向。

    苏湘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只是看她的表情复杂,想笑又笑不出来似的,那么的勉强。

    好像后悔说要做朋友了……

    苏湘扯了扯唇角,将手机收了回来。

    她可能不介意与一个哑巴做朋友,但是介意与傅太太做朋友吧。

    她想,大概是她太出名了,北城谁不知道她的“上位”史,又有谁不知道,她这位傅太太手段厉害,蛇蝎心肠,所有靠近傅寒川的女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就最近的来说,瞧那郑恬儿,之前还风光无限,一度热搜榜居高不下,现在都已经混到了十八线,被电视台封杀,明星变成了流星,不都是因为她这个哑巴太太吗?

    苏湘知道,自己早已是臭名远播。

    人云亦云,再加上有心人的恶意抹黑,谁又真正的了解过她?

    不过没关系,无所谓,她已经习惯了。

    苏湘拿着手机准备走了,刚走了一步的时候,手腕被人握住了,苏湘低头一看,一只纤细的手握住了她。

    “你别误会,我只是第一次见到你的真人,所以有些惊讶,还有……不敢相信罢了。”

    杜若涵柔柔的说着,笑容里又重现诚恳,脸颊两边显出了浅浅的酒窝。

    苏湘微微一怔,抿着唇没有反应,杜若涵又道:“你很少出现在我们的聚会里,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人见过你。”

    第一眼看到苏湘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没有立即反应过来,而是过了两秒才回过神来。

    而且,不管苏家最初的打算是什么,她并没有跟祁令扬发生关系,祁令扬的名字,只是在苏家人的舌尖上打了个滚,她不应该那么在意的。

    可杜若涵还不知道的是,祁令扬三年前没有跟苏湘发生关系,但是三年后,却有了某种牵扯。

    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时,她是真的抱着结交的心情,想与这个安静的女人做朋友。

    她看起来,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恶毒有心计。

    苏湘望着她,看她眼中并无恶意揣度,这才再次的翘起了唇角,她点了下头,收回了脚步。

    杜若涵收回手,看到苏湘手上拿着一叠纸,瞥见上面画着的奇怪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那是苏湘今天刚画的舞蹈动作,只是用很简单的线条画了几个小人,还有分解动作,简单明了,这样她就能记住自己临时想到的动作了。

    不过因为涉及到手语,所以普通的人反而看不懂。

    苏湘在手机上写:我设计的舞蹈动作。

    杜若涵眼睛一亮:“你会跳舞?我能看看吗?”

    苏湘把那些画递给她,杜若涵一张张看了起来,越看越有意思。

    其实如果带着好奇心跟真心去看这些画的话,是可以看明白的。

    她将画放在腿上,然后比对着上面画着的小人,手臂手指都挥动起来,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

    “你看我做的对吗?”

    苏湘点点头,上去帮她纠正了几个动作。

    这些手语动作,普通人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不妨碍她们模仿。

    她中秋节上设计的那个舞蹈,听说有的人感兴趣,都自己录了上传视频了呢。

    杜若涵练了一会儿,有些累了,便把画纸交还给苏湘:“这个舞蹈,如果排练好了,一定很好看。”

    虽然没有镜子,但是她觉得这些动作灵巧,幅度不夸张,应该是个很美的手指舞。

    刚才就着阳光,她看了看手指舞的投影,都觉得很漂亮。

    “对了,你怎么会想设计舞蹈?”

    毕竟在她的印象里,这位傅太太是深居简出,不跟外界有接触的。

    那她设计这些舞蹈,有什么用?

    苏湘将画纸收起来,在手机上写道:帮朋友一个忙。

    杜若涵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

    傅氏大楼。

    总裁办内,乔深正在跟傅寒川汇报工作。

    “傅总,公关部的人已经跟庄婷婷还有洛舒的经纪人联系签约了,这几天应该就有消息。”

    傅寒川“嗯”了一声,说道:“告诉肖总监,尽快,务必要赶在她们跟别的公司签约前。”

    傅氏选定了燕伶作为形象大使,那么落选的另几位就会考虑别的活动,一旦被别的公司签下,那傅氏就只能考虑其他艺人,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乔深点头:“是的,傅总。不过傅总,肖总监问,您怎么会想到再签约庄婷婷跟洛舒呢?我们不是只准备推出一位形象大使,一位代言人吗?”

    其实,不只是公司内的其他人,就连他本人也好奇。

    谁都知道,傅总对那些宣传文案很不满意。

    那些人打听到他这里来了,乔深便在傅寒川的面前,又打着肖总监的旗号来问。

    毕竟,乔深心里也是有点小九九的。

    谁都知道他是傅总的心腹,如果心腹猜不透总裁的心意,那不就不算心腹了?

    傅寒川抬眼看向乔深:“谁告诉你只能有一位形象大使了?”

    乔深默默的摸了摸鼻子,一开始提出方案的时候,就是沿着一男一女的思路来,所以谁都没有想到要打破这个框架。

    傅寒川道:“去通知策划部,让他们设计一档旅游综艺,要有内涵有格调的轻旅游,等公关部签约下另外两位艺人后,就把节目制作起来,放在电视台播出。”

    这件事,傅寒川连一个征集意见的会议都没有开,就直接拍板决定了。

    傅氏公司开辟欧洲市场,第一站就推出一位总代言人,三位形象大使,这是很大的动作,到时候正式发布消息,一定要在业内造成轰动了。

    不过估计那位郑恬儿知道了,想死的心都有了,费了那么大劲,别人都定了下来,就她什么都没得到,还弄了个身败名裂。

    乔深得了老板的指令,就立即下通知去了。

    傅寒川在乔深走后,抬手看了看时间,就快要到员工的下班时间了,但他这位大老板可没有什么下班时间,公司还有不少事压着没做完,不过这两天,他利用了他大老板的特权——早退。

    ……

    苏湘跟杜若涵隔着玻璃晒太阳,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聊着聊着,说起了苏湘在聋哑学校当老师的事情。

    “原来你还当老师?难怪……”

    杜若涵惊讶的看着苏湘,她以为傅家那种人家,应该是什么都不让她做的。

    不是应该让她足不出户吗?

    看到苏湘,杜若涵便想到了自己,她嫁给祁令聪以后,祁家并没有让她出来工作。

    她本来就是个富家千金,未出嫁的时候,在自家的公司做点行政工作解解闷,嫁给了祁令聪以后,就没再那边去工作了。

    相比较苏湘,反而是她过得更加沉闷更无趣。

    杜若涵对苏湘的那个元旦活动很有兴趣:“那我也可以参加吗?”

    苏湘一怔,这个她可不好回答,毕竟她只是去帮忙,并不是她组织的。

    苏湘正想着怎么回答,这时,祁家的佣人走了过来,她看了一眼苏湘,然后对着杜若涵道:“太太,先生一会儿就来了,我推你回病房吧。”

    祁令聪为防再出什么意外,明言禁止杜若涵下地,让她躺在床上养胎,只是已经躺了两天的杜若涵一个人在病房实在是太闷了,就趁着祁令聪不在的时候,出来透透气。

    杜若涵看到苏湘为难的神色,也回味过来自己的请求有些唐突了,她微微笑着对着苏湘道:“你不用为难,是我一时太兴奋就忘乎所以了。其实像我这个样子,哪里还能乱跑。”

    医生要她平心静气的养胎,情绪不能波动太大。

    “那,我该回去了,很高兴认识你。”

    苏湘没有当着别的人的面用手语,只点了点头,她也高兴认识了一个新朋友,而且这个朋友还赏识她的舞蹈。

    难得有个人可以跟她聊得来。

    “太太,我们走了。”那佣人提醒了一声。

    “嗯。”杜若涵拎了拎有些垂到了地上的毛毯,轮椅在光滑的地面上滚动,忽的又停了下来。

    杜若涵转过头来:“对了,我叫杜若涵。”

    之前她跟苏湘先介绍的自己,出于保护意识,她并没有用自己的本名,但没想到别人是对她真诚以待,那么她也不应该隐瞒自己的。

    苏湘望着她,杜若涵?

    她基本不认识什么人,所以对她来说,不管是杜若涵,还是小涵,并没有什么差别。

    杜若涵看到苏湘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原来,她不知道她啊……

    杜若涵笑了笑,觉得自己的真是太多心了,她转过头,轻声吩咐佣人:“走吧。”

    祁家的佣人推着轮椅走了,经过苏湘身边的时候,又看了她一眼。

    太太这次出事,祁先生大发雷霆,把家里的佣人都罚了,她们可不敢再疏忽,连在她身边跟她说话的人都留意好了。

    苏湘望着那佣人推着轮椅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个杜若涵也很可怜,没有什么自由。

    难怪她怀孕了,也是一脸的郁郁寡欢。

    苏湘又站了会儿,太阳往西沉了些,看看时间,傅寒川差不多也该过来了。

    苏湘转身刚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微微的蹙了下眉。

    奇怪,她怎么会想傅寒川今天一定会过来,他又没有说过要来。

    可是她却把傅寒川过来这件事当成了理所当然。

    大概是之前两天,他都过来了的原因吧。

    苏湘摇了摇头,把这个离奇的念头抛开。

    “你一个人在这里摇头晃脑的做什么?”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忽然冒了出来,苏湘吓了一跳,转头看到身后的男人,不是傅寒川还能是谁?

    真是想到谁,谁就来。

    苏湘惊恐瞪圆的眼恢复了正常,摆了摆手。

    ——没什么,出来晒晒太阳。

    傅寒川回头看了一眼大厅外,微皱了下眉道:“无聊就看电视,外面有风,你还想不想好了?”

    她又没出去,只是隔着玻璃晒太阳罢了。

    不过苏湘决定还是不要跟他辩论,免得自讨没趣。

    一前一后,两人往病房的方向走。到了房间内,傅寒川脱下外套搭在一边的小沙发上,说道:“今天好些了没?”

    苏湘站在床头柜前低着头给他倒茶水,点了点头,把水递给他。

    傅寒川喝着水,看她张着手臂比划。

    ——已经好很多了,我可不可以出院了?

    “都没有好透,出院了再发病怎么办?难道我还要半夜送你来?”

    苏湘无趣的撇了撇嘴,只要他不来折磨她,那她就没事。

    她掀开被子躺了上去,傅寒川看她这几天真的就只是吃了睡,睡了吃,这种日子确实枯燥的很。

    “起来吧。”

    苏湘看了他一眼,干嘛啊,她刚躺下。

    傅寒川已经把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重新穿上了外套,又从衣柜里把她的衣服拿了出来:“去换了。”

    苏湘看了看他,什么意思?让她回家住了吗?

    “还愣着干什么,不是说无聊吗?”

    ……

    车子在马路上行驶,开得并不快,红色的夕阳余晖把外面的房子、汽车、人……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金红色。

    就连天上飞过的白鸽都是金红色的。

    苏湘兴趣盎然的看着窗外景色。

    不是说她没有见过世面,而是这两天在医院,她看到的不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是一身粉色的护士,再不然就是穿着绿色病号服的病人,单调的实在无趣。

    而且,她终于可以不用闻到消毒水的味道了。

    只是傅寒川要带她去哪儿啊?

    车子一路行驶,还正好赶上了下班高峰,堵在了红绿灯前。

    苏湘转头看了一眼傅寒川。

    ——堵车了。

    傅寒川一手抵在唇上,手肘支撑在方向盘上,有种丢了面子的懊恼。

    “我知道。”

    难得想带她出来兜兜风,顺便吃个晚饭,偏偏遇上了大堵车。

    苏湘一听他沉闷又不耐烦的语气,知道这大堵车大抵是让他不痛快了,便乖乖的转过头去,不再刺激他。

    她摸出手机,打开了屏幕就看到上面有一条留言。

    令狐无疆:舞蹈排练的怎么样了,要帮忙吗?

    酥糖不香:最近身体不大好,不过我已经在想了,暂时不需要帮忙。

    打完字,她便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傅寒川侧着头看她的手机,苏湘吓了一跳,立即的把手机反了个身盖起来。

    傅寒川坐了回去,冷哼了一声,不屑的道:“有什么可藏的,我不是答应让你去帮忙了。”

    苏湘怕的可不是他看到了她的消息,好在他们用的是qq对话,傅寒川并不知道令狐无疆就是祁令扬。

    傅寒川又看了一眼苏湘,忽的眉头微皱了下:“不对啊,我是你男人,你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还跟我躲躲藏藏?”

    ——你是我男人,可我也有我的隐私。你的事情,我不也什么都不知道?

    苏湘一通比划,说完了才发现,“你是我男人”这五个字,她说起来有多么的流畅,多么的理所当然。

    而傅寒川也是如此。

    两人面对面的看着,车厢内好几秒钟的沉默。

    结婚三年,夫妻三年,但其实彼此都知道,谁都没有把谁真的当成是另一半。

    傅寒川轻咳了一声,这时前面的路况终于通了,他擦了油门,车速比起之前快了很多,甚至一连超了好几辆车。

    天色微暗的时候,他们在一家意大利餐厅前停了下来。

    苏湘从车上下来,看了看这家意大利餐厅的门面,看起来档次很高,进去的客人都穿着得体的正装。

    苏湘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她身上穿着的是休闲服。

    但是傅寒川显然常来这里,门口接待的侍应生不但跟他热情寒暄,还带着他进了一间包厢。

    进来点餐的侍应生是个意大利人,傅寒川用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点完了两份餐,那位侍应生便拿着餐单出去了,离开前还看了一眼苏湘,对着傅寒川说了什么。

    苏湘没有学过意大利语,她一个哑巴,苏明东觉得她说中文都不可能,更不要说别国的语言了,于是只请了个老师教她认识英文,能看懂能听懂就行了。

    待侍应生离开后,苏湘比划着问道。

    ——他说了什么?

    傅寒川摊开手巾擦了擦手,慢条斯理的说道:“他说你长得又土又丑,问我怎么把你带进来的。”

    苏湘:……

    她知道肯定不是这个意思,那个侍应生明明是笑着说话的,而且哪有做客服的说客人长得又土又丑,另外,那人胆子再肥,也不敢当着傅寒川的面说他带来的人吧?

    所以,他一定是说了句反话。

    苏湘嘴角翘了起来,摊开手巾也开始擦了起来,被人夸漂亮,心情果然愉悦。

    也就懒得跟傅寒川计较,反正他不肯承认的。

    傅寒川瞧着她小得意的样子,唇角勾了勾,没再说什么。

    等了一会儿,傅寒川点的两份餐都上来了,只是这次送餐来的,不是侍应生,而是主厨。

    那主厨显然跟傅寒川认识,还带过来一瓶红酒,两人寒暄了会儿喝了些酒,那主厨便离开了,走之前,也是看了一眼苏湘,对着傅寒川说了什么。

    这次,不等傅寒川翻译,苏湘就明白那个人的意思了。

    因为他的发音跟刚才那侍应生有差不多的音节。

    吃东西的间隙,傅寒川开口说道:“那个主厨,原本是意大利派遣到中国区的总裁,不过他对做菜更有兴趣,就辞职在这里开了一家餐厅。之前进来的侍应生,是他的儿子,刚从意大利那边过来帮他。”

    苏湘点了下头,难怪,她还诧异一个侍应生怎么说意大利语,还以为是为了显示这家餐厅的正宗呢。

    苏湘看了一眼傅寒川面前的海鲜烩饭,她想了想放下餐具。

    ——你不是喜欢吃中餐的吗,可是这家餐厅,你好像很熟的样子?

    傅寒川说道:“偶尔调剂一下口味,有什么问题?再说了,我刚才说了,那个主厨原本是意大利派过来的总裁,傅氏跟他的前东家有合作,我跟他当然熟悉。”

    苏湘明白了,低下头继续吃东西,就听男人的声音从对面慢悠悠而来:“苏湘,你是有了吃的,就不动脑子了吗?”

    苏湘抬眼,无语的瞪了他一眼。傅氏的事情,她怎么会知道。

    这男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得意,什么时候都喜欢挤兑她。

    苏湘美食当前,不跟他计较。

    傅寒川唇角又勾起了一些。

    虽然他嘴上不肯承认,但是心里还是明白,苏湘这次生病住院,他有责任,这顿晚饭便当是补偿她。

    两人正用餐的时候,走到外面的主厨又迎来了一位大傅先生。

    傅正南夫妻在侍应生的带领下,正往包厢这边走来。

    主厨跟傅正南交握了下手,寒暄完便顺便问了一句:“哦,今天是你们一家人聚餐吗?”

    傅正南跟卓雅夫人对视了一眼,一脸莫名的看向主厨,主厨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来并不是,又笑着说道:“啊,那你们真是太巧了,傅先生跟一位女士也在里面用餐呢。”

    等主厨走后,卓雅夫人对着傅正南道:“难道是陆薇琪?”

    陆薇琪喜欢吃意大利餐,所以卓雅夫人一听到傅寒川还带了一位女士来,便理所当然的以为是她了。

    这么一想,她满意的笑了起来:“我们过去打个招呼。”

    傅正南没意见,卓雅夫人便吩咐侍应生把他们带到傅寒川所在的包厢去。

    可是当门打开,看到里面坐着的人时,卓雅夫人的脸色在一秒钟内,经历了从微笑着,到惊讶,再到生怒的转变。

    “怎么是你?”

    苏湘看着一脸怒容走进来的卓雅夫人,她在这里吃个饭,有这么生气吗?

    还有,她以为在这里吃饭的,应该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