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59 惹了我,你以为还有别的逃路吗?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她抬起手比划了起来。

    ——我正好有事找你。

    祁令扬喝着咖啡,从杯子的边沿上方看她,看她比划完,笑了:“我也正好有事找你。不过,你先说吧。”

    苏湘便不客气了,抬手就比划了起来。

    ——那个app,能不能多加一个功能?

    “嗯,你说说看?”

    苏湘因为要说的太多,怕祁令扬不能完全看明白她的手语,便直接拿了手机在备忘录上写了起来:我希望能多一个求助功能,比如遇到危险的时候,打电话给警察,对方可以知道我的求助来帮助我,而不是觉得接到了一个骚扰电话。

    祁令扬想了想,点头道:“你是说,再多加一个紧急求助通道?”

    苏湘连忙点头。

    ——对,就是这样。

    她今天就是因为无法报警,吃了一个大亏。

    祁令扬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可以,反正app的功能还在继续完善。这个项目,也会持续的做下去。等以后正式上线,还会再开辟一个建议征集通道。”

    ——这就再好不过了。

    苏湘展现了今天的第一个微笑,低头喝了一口热可可,心里舒服了许多,眉眼都弯了起来。

    祁令扬手指撑着下巴看她,唇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

    还真是要求简单,只这么点小事,就开心成这样。

    像是想到了什么,唇角刚翘起的弧度又落了回去,露出一抹苦笑。

    苏湘一抬头,就看到他低垂着眉眼,一脸有心事的样子。

    ——你怎么了,要不要说说?

    这么冷的天,没事的人这个时候都躲在家里看电视或者直接躺被窝玩游戏了,可他却坐在这里喝咖啡,那就是有烦心事了。

    上次苏湘心情不好的时候,祁令扬都把秘密告诉她了,说她不会说话,正好可以当树洞倾诉。

    祁令扬看了她一眼,笑了下道:“今天的事,不适合对你说。”

    苏湘眨了眨眼,就听祁令扬接着道:“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去上课?”

    苏湘眼眸黯了下。

    ——暂时不回去了,我要去考证书。

    祁令扬微微一怔,了然的点了下头:“嗯,确实,有张证书,以后工作也方便些。”

    “需要我帮忙的吗?”

    ——考证有什么麻烦的,我多看看书就可以了。

    祁令扬笑了下:“我倒是有个忙,想让你帮一下。”

    ——什么?

    祁令扬道:“app的项目,大家一起努力了这么久,项目组有意在元旦的时候安排一个跨年活动,大家开心一下。我听学生们说,你在中秋的时候给她们排练过一个舞蹈,还在电视台得了奖,我回去看了,那个舞蹈很好看,所以,想让你再排一个。”

    “答应吗?”

    苏湘没想到是这个请求,当然是点头答应了。

    祁令扬跟聋哑学校有合作,之前校长把信息收集的工作交给了她,但是现在她已经不在学校内了,校长把工作又交给了另外一个老师,现在她已经很少再接触那个项目了。

    听说,一期测试已经通过了。

    他们做公益app,免费为聋哑人谋福利,她虽然不是学校的老师了,但帮忙排练个节目,可以为他们加油打气,这点小忙算什么。

    但祁令扬好像不止于此,又接着说道:“另外……”

    他看了她一眼,似乎后面的话就不那么好说出口了。

    苏湘望着他。

    ——还有什么吗?

    祁令扬拇指慢慢的搓着咖啡杯的杯耳,说道:“我们计划过了春节就让app面世,所以想先做一波宣传,给项目做预热。到时候,想让你再策划一个公益广告。”

    “元旦跟春节就差了两个月,所以你可以在排练跨年舞蹈的时候,顺便的考虑那个广告,这样就不用花费你太多的时间了。”

    苏湘微微蹙了下眉,让她再排一个公益广告,没有问题啊。

    app能够尽快面世对她来说最好不过了。从项目立起来的时候,她就很期待了。

    那,祁令扬为什么说的这么为难?

    ——我觉得这个没什么问题啊。

    祁令扬道:“广告的话,其实我希望你能上镜头……”

    苏湘闻言,比划着的手慢慢的落了下来。

    就听祁令扬接着道:“苏湘,你知道,不管是聋哑人,还是别的残疾人,都被说成是社会的边缘人物。但是我知道,你也知道,你们这些特殊人物比起正常人,差不多了多少。”

    “我想让这个公益广告,让聋哑人得到别人尊重的目光,可以被人用正常的眼光看待,能够真正的自信起来。”

    “所以,我希望上镜头的人,能够有几个有地位有声望有影响力的人加入进去,有号召力,就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让更多的人去关注。”

    “苏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苏湘茫然的望着他,心跳因为这个有些劲爆的请求而快速的跳跃着,喉咙也忽然干渴的很。

    她低头喝了一大口的热可可,抬头的时候,目光依然是一片茫然的。

    这辈子,从来没有人说,让她去上什么镜头。

    就连养大她的父亲,都耻于让她出去见人,更不要说现在的傅家。

    她连出席宴会露个面都不被允许,更不要说在大荧幕上露脸了。

    其实,拍公益广告,让聋哑人可以被人用正常的眼光看待,让大家关注到这个群体,从她个人来讲一点问题都没有,就像祁令扬说的,她并不觉得自己比别人差在哪里。

    可祁令扬的这个请求,让苏湘有些为难。

    傅家,是不会允许她露面的。

    对他们来说,这是让所有人看到了傅家的耻辱,是把这个耻辱,赤l裸裸的公开化。

    光是这么一想,苏湘就已经难以想象那时候的场面了。

    这时苏湘才回过味来,为什么刚才祁令扬难以启齿,肯定他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

    苏湘苦笑了下,再度的抬起手来。

    ——你知道的,我只是傅家的太太,没有什么影响力。

    她几乎不出现在社交场合里,哪里来的什么影响力?

    除非公益广告里,字幕介绍的时候,介绍她的身份。

    她猛地一愣,看向祁令扬,他不会是真的这么想的吧?

    祁令扬看着她,显然从她的表情,就猜到了她的想法,点了下头说道:“没错,我希望你能以傅太太的名义,出现在广告里。傅家在北城的地位,傅氏集团在全国乃至世界的排名,都是能量巨大的。”

    苏湘抿了下唇,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苏湘,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

    祁令扬说完停顿了下,看了眼时间,又道:“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两人一起走出咖啡厅,外面的寒意扑面而来,一冷一热的夹击,让苏湘再度的咳嗽了起来。

    刚才在咖啡厅的时候,她就一咳一咳的,只是咖啡店里面暖和,又说着事情,便没有那么激烈,但是外面的冷空气,让她全身的血管都收缩了起来。

    祁令扬看了眼弓背缩着脖子的苏湘,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她的肩膀上。

    苏湘正专注着思考着问题,忽的觉得身上一沉,于此同时而来的,还有夹杂着淡淡烟草味道的温暖。

    她看了眼肩头搭着的大衣,再回头看向祁令扬,急忙摸向衣服,想脱下来还给他。

    祁令扬抬手按住了她的手腕,笑了下道:“别在意,我看你实在太冷了,先将就着穿着吧。等到了前面路口,你再把衣服还给我,再自己一路冲进大楼吧。到了楼道里,里面有空调,你会舒服一些。”

    苏湘比划起来。

    ——我不是觉得不好意思,是你把衣服给了我,你也会冷的。

    这么冷的天,他把衣服给了她,那他不就受冻了吗?

    她一边比划,一边咳嗽,手势都不怎么连贯了。

    好在祁令扬看懂了,说道:“现在是你在咳嗽。行了,这边距离小区不远,走快一点就可以了。”

    苏湘见他这么说了,就不再坚持了,不然再这么争论下去,他就更得受冻了。

    苏湘的步子加快了一些。

    祁令扬看了一眼她的小身影,他的大衣披在她的身上,都到了脚踝,两个空空的衣袖轻轻的甩动,看起来有些滑稽。

    唇角刚微微的翘起,随即又落了下来。

    她明明都已经感冒,却还在这么冷的天跑出来乱逛,想来,傅寒川又是惹了她难过……

    眼睛里划过一道寒光,又很快的划过,几乎没有一点察觉,祁令扬提了口气,长腿一迈,几步就跟上了她。

    两人很快的经过了小公园,就在他们经过一个拐弯的时候,从一棵树后走出一个人影来。

    杜若涵瞧着前面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手指紧紧的掐在了树皮上,上面的碎屑扑簌簌的落下来。

    是真的,他是真的有了别的女人!

    他还说没有爱上!

    这些天,杜若涵几乎每天都会过来看看祁令扬,就是不想让他忘了她。

    他越是要疏远她,她就越不能够让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大。

    如果他爱上了别人,他的目光就不会再停留在她的身上,他给她的保护……他们之间的誓言,也就不会再存在了……

    可是,她害怕的事情,依然变成了事实……

    不……

    不要……

    杜若涵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两道身影。

    那个女人的身上,穿着他的衣服……

    穿着他的衣服……

    泪水渐渐的模糊了她的双眼,手指忽的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转头一看,树皮的碎屑扎入了她的指甲缝隙。

    她松开手,指甲掐断了一半,那碎树皮依然顽固的扎在她的指尖,她将碎屑拔了,丝丝的鲜血涌了出来,疼的手指不住的发颤。

    不知道是手疼一些,还是心更疼一些。

    可是,她依然踉跄着脚步,跟了上去……

    ……

    1988内的顶楼包厢。

    傅寒川跟裴羡已经喝完两杯酒了,莫非同才懒洋洋的走进来。

    他看了眼傅寒川,在裴羡那侧的沙发上坐下来说道:“最近你来我这里有些勤快啊。”

    他又看了看裴羡:“什么时候,我们这里有打卡制了?”

    裴羡拎着酒杯凑在唇边,笑睨着傅寒川道:“大概是又在家里受气了。”

    至于那个家里是谁让傅大少受气,就不用明说了,总不见得是那个三寸大的小豆丁吧。

    莫非同从口袋里掏出一管薄荷糖,拆开了糖纸丢进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不对啊,明明是今天小哑巴受了惊吓,哪能是傅少受气?”

    他踢了踢傅寒川的鞋尖:“你怎么不在家陪着,跑我这儿喝酒来了?”

    傅寒川闭着眼,脑袋靠在沙发的背靠上,懒得搭理他。

    裴羡给莫非同倒了一杯酒,同时解答:“今天寒川离开了陆家的宴会,这事儿让卓雅夫人知道了。”

    他耸了下肩膀,后面的事情就不用往下说了。

    卓雅夫人对苏湘,那是一个恨之入骨啊!

    所以,他推测傅寒川是受了夹板气。

    婆婆跟媳妇,自古以来就是世纪难题,更何况傅家的那个媳妇非同一般。

    傅寒川就是想在这里找个清净,喝杯酒,耳边两个男人聒噪着,让他反而不得安宁。

    脑子里又浮现出苏湘弯腰弓背的在树丛里找钥匙的画面。

    那笨蛋不会这个时候还在找钥匙吧?

    他睁开眼,踢了一脚莫非同道:“车子在修吧?顺便给配几把钥匙。”

    莫非同正在跟裴羡聊天,一时脑子都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傅寒川心情不好,站起来的时候口气恶劣无比:“让你再配几把车钥匙,你年纪多大就耳聋?”

    说完,就拎起一边搭着的衣服走人了。

    莫非同一脸莫名其妙的望着那道背影,一口气噎在胸口:“你说,他该不会是真的被那小哑巴整的更年期了吧?”

    “要不,圣诞节给他送点营养品?”

    傅寒川在1988没待多久就出来了,车子开进小区的时候,就看到前面行人道上,一男一女的两道身影。

    这种冷飕飕的天气,又没月亮又没星星的,居然还有情侣出来压马路。

    傅寒川嗤笑了一声,只略略的看过一眼,车子便越了过去。

    “吱”的一声,车子猛地刹住,傅寒川铁青着脸又将车子倒了过去,视线还盯着后视镜中那个该死的女人!

    苏湘看到一辆黑色的车从身边开过的时候,就觉得那车牌有些眼熟,还没来得及想呢,车子就“吱”的一声在身侧停下来了。

    随即又是“砰”的一声,傅寒川沉着一张脸走上来,一把将苏湘身上的大衣给掀开了。

    比感知寒冷更快的,是傅寒川的怒气。

    他的一张脸阴沉的可怕,都可以看到他脸颊上咬紧的咬合肌了。

    “他是你的止痛药吗?你心情一不爽,就找别的野男人诉苦?”

    傅寒川咬着牙,几乎是从齿缝里蹦出字来,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着。他的大掌一抓,握住苏湘细瘦的手腕,将她从祁令扬的身侧拖到了自己的身后。

    苏湘被他拽的打了个趔趄,顺着力道一头撞上了他的后背。

    但这个时候,她顾不上什么疼了。

    这个男人,又发什么疯!

    她用力的甩他的手,但她越是挣扎,那只手就更有力。

    “你给我安分点!”傅寒川回头又吼了她一句,然后噙着一道冷笑,看向祁令扬。

    “祁二少,你这觊觎别人老婆的毛病,能不能改改?是没的治了吗?”

    “要不要我帮你治治?”

    话刚说完,手背上一道钝痛传来,同时还有冰凉与温热,湿润的感觉一起。

    傅寒川看都没回头看一眼,只用力的抖了下手臂,就让苏湘的牙抖开了。

    祁令扬冷冷的回望着傅寒川,又越过他的身侧,看了一眼苏湘,薄唇一开说道:“傅少,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让自己的老婆在感冒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还让她离家出走的来散心。”

    “自己不看着点儿,就别怪别人。”

    “你不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吗?”

    傅寒川垂在一侧的手,手指骨捏的咯吱咯吱的响,一张脸,阴沉的就要滴出水来了。

    祁令扬讥笑了一声,弯腰捡起地上的大衣拍了拍尘土就自己穿上了。

    也不再多看他一眼,径直迈着步子往前走了。

    傅寒川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只觉得自己的肺就要炸了。

    苏湘被他抓得骨头都要断了,还在挣着想要摆脱他,但她这会儿都把力气用在了咳嗽上,手指抓着就像是猫挠似的。

    身体又被一股巨大力道拖着往旁侧走了几步,紧接着就被塞进了后车座上。

    苏湘被那一道力气推的,整个人几乎扑在座位上,脑袋磕在了座椅上,昏沉的脑子一阵晕眩。

    “砰”的一声,又是一道很大的关门声,男人坐上车,车子都猛的摇晃了下,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气。

    那被皮质包裹的方向盘,似乎被当成了某人的脖子,被紧紧的掐紧了。

    傅寒川看了一眼手背上的牙印,在车灯下清晰可见,都渗出了丝丝的血迹。

    顿时,怒气更盛了一些。

    苏湘挣扎着从座椅上爬起来,手指搭在了门扣上,她宁愿被冻死,也不要坐他的车了。

    “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安分的待着!”

    傅寒川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同时脚下踩上了油门,车子立即如猛虎般蹿了出去。

    他充血的眼,紧紧的盯着前面走在马路上的人。

    苏湘一看清前面的人,吓得叫了起来。

    “啊……”

    难听的像是锯木头,她平时极力的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是这个时候,她根本无法忍住。

    心脏就快要跳出胸口。

    在就要撞上的时候,车头一别,绕过男人,苏湘好像有个人影窜出来推开了男人,接下来,她自己也随着惯性,身体往车门上撞了下,随后倒在车椅上。

    引擎的声音轰隆隆呼啸而过,苏湘只来得及看到后面马路上有两道身影趴在地上,车子在一个路口一拐,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苏湘愤怒的比划了起来。

    ——你这是要杀了他吗!

    ……

    “小心!”

    当杜若涵看到车子就要撞上祁令扬的时候,吓得魂都要飞了。

    她本能的跑过去,但还是晚了一些,她的手指指来得及擦到他的衣服,紧接着,她感觉到后腰被人搂住,一个天旋地转间,两人一起往地上倒了下去。

    车子几乎是擦着他们的身体开过去的,隆隆的引擎声咆哮着过去了。

    与地面接触的时候,杜若涵本能的护住了小腹,但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睁开眼一看,前面是一张拧巴着的脸。

    她压在祁令扬的身上,最后关头,还是他护住了她。

    祁令扬后背着地,胸腹又被一股重压撞击,前胸后背都遭受了夹击,疼得皱紧了眉头,但好在两个人都没事。

    他松了口气,脑袋落回了地面上,一身冷汗都惊了出来。

    傅寒川的嫉妒心,可不是一般的重啊……

    可那一刹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惊恐,还是令杜若涵湿润了眼眶。

    “令扬,祁令扬!”她大声的喊了他的名字哭了出来,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是活着的。

    祁令扬又抬头看了她一眼,扶着她先站起来,然后上下将她检查了一遍:“你没受伤吧?”

    “你吓死我了!”杜若涵擦着眼泪,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痛。再说了,在最后的时候,还是他保护了她。

    祁令扬双手扶着她的手臂,确定她没受伤后,皱着眉道:“你怎么还没回去?”

    杜若涵一下子想起了事情,咬着嘴唇望着他,声音都有些哽咽了:“令扬,你说你没有喜欢上别的女人。可是,你刚才却因为那个女人,差点没了性命!”

    祁令扬松开了手,惊魂过后顷刻间就恢复了冷静。他淡淡的道:“她是我的一个合作伙伴。”

    杜若涵反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臂,激动的道:“我都看到了!她穿着你的衣服!”

    因为隔了一些距离,天色又黑暗,所以她没有看清楚那个女人的容貌,连身形都没有看清楚,可是……可是那些,都是她亲眼看在眼里的啊!

    “令扬,那个女人她有别的男人了,你别傻了!”

    祁令扬的呼吸沉了下来,拧眉看着面前含着泪的女人:“若涵,你也有别的男人了,你不应该再跟着我的。”

    说着,他推开了她的手,往后退了一步,与她保持了距离。

    杜若涵只觉得掌心一空,眼泪的苦涩渗入了嘴里,难以下咽。

    这时候,仿佛提醒着她似的,小腹一抽一抽的疼了起来,杜若涵捂着肚子,再次的抓住了祁令扬的手臂。

    祁令扬以为她还要纠缠不休,下意识的想要甩开她的手,但看到她捂着肚子,身体也在不住的往下滑时,连忙扶住了她,也在她倒向地面的时候托住了她的身体。

    腹部又一阵的绞痛袭来,杜若涵脸色雪白如纸,她更用力的揪紧了他的衣服,手背上的筋脉都鼓了起来。

    “令扬……令扬,我的肚子好疼……”

    祁令扬往她的肚子看过去,她刚怀了身孕,正是最不稳定的时候。

    祁令扬立即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先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这里是高级住宅小区,私家车满地跑,唯独出租车不见,他只能先回去把自己的车开出来。

    好在这里距离他家不远了,跑了几分钟就到了车库。

    祁令扬将杜若涵小心的放在车上,额头的汗珠滚落在她的脸上,在他的手抽离之际,杜若涵握紧了他的手,慌的眼神都失去了焦距,带着哭腔道:“令扬……我怕,我的宝宝……”

    祁令扬摸了摸她被冷汗浸润的脸,坚定的眼神盯着她道:“若涵,若涵,你先看着我,不会有事的,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送你去医院。”

    杜若涵望着他漆黑而沉定的眼神,咬着牙点了点头:“好……好……”

    小区的周边设施非常完善,医院就在附近,一会儿就到了。

    祁令扬将杜若涵抱出来,一路飞奔进去,大声道:“医生……”

    ……

    傅家别墅。

    傅家的两个主人都没回来,尤其是傅太太是一脸心事重重的出去的,宋妈妈不敢早早的去睡,把傅赢安顿好以后就等在客厅。

    可是当她听到开门声,看到进来的两位脸色时,便不声不响的缩回房去了。

    傅寒川从下了车,就一直牢牢的捉着苏湘的手腕,不给她半点逃脱的机会,捉着她直接走入了卧室。

    前面就是两人的婚床,他的手臂一挥,苏湘那瘦小的身体就被他甩了上去。

    苏湘还来不及爆发脾气,就像是被捕食者踩在脚下的猎物,被傅寒川压住了身体。

    “不甘寂寞?嗯?”

    “觉得傅家待不下去了,就用你这可怜兮兮的小脸去勾引别的男人,想换男人了?嗯?”

    “看到别的男人向你示好,就又想登上别人的船了,你这过河拆桥的本事可真是一流。”

    “但是,你怎么不想想,你一个哑巴,又是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人家不过玩玩你而已,还真春心荡漾了?”

    随着他每说一句,苏湘身上的衣服就被剥落一件,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眼泪纷飞中,身体就像是被剖开的鱼,她疼的身体往上一弓,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他根本不容许她说什么,也不容许她反抗,大力的挞伐了起来。

    “苏湘,惹了我,你以为还有别的逃路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