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58 你妹妹怎么会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几乎是电梯一停下,苏湘就立即的跑了出去。

    别墅型的小区绿化做的很好,当初傅寒川买下这里,就是看中了这边的环境。可是钥匙丢在了这里,要找起来就难了。

    苏湘只能凭着钥匙丢下的大概方位,猫着腰一寸寸的找了起来。

    她跑得急,拖鞋都没有换,更不用说穿件外套了。

    这个天气,已经很冷了,风一吹,冷得她打起了哆嗦。她本就感冒未愈,一热一冷,又打了几个喷嚏。

    宋妈妈追下来,找到苏湘说道:“太太,先生叫我拿衣服给你,你先穿上,可别再着凉了。”

    刚才卓雅夫人来的时候,宋妈妈就识相的躲到厨房去了,也顺便的准备晚餐的食材,她只听到了几声关门声,不知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傅先生忽然来敲厨房的门,叫她去楼下给太太穿衣服,手上还拎着一件大衣。

    宋妈妈不知道苏湘突然跑下楼做什么,以为两人又吵架,先生把太太气跑了,劝着道:“太太,现在天气这么冷,还是不要在外面多待的好。先生的脾气就是那样,上来的快,可是发完脾气就后悔了。”

    “太太,你别跟先生计较,也别拿自己的身体出气,还是回去吧。”

    苏湘看了一眼那件黑色的大衣,微微的怔了下。

    他倒还知道她没穿多少衣服,可是为什么不让宋妈妈把她的鞋子也拿下来?

    苏湘怨愤的往楼上瞟了一眼,把衣服先拿过来穿上了。

    一穿上,就立即的感觉到温暖了很多,紧绷的身体也舒缓了下来。

    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身体上的舒服,她得先把钥匙要回来,要是太阳下山了,可就难找了。

    苏湘猫着腰,继续的在灌木丛里找了起来。

    宋妈妈看她猫着腰像是在找什么,问道:“太太,你在找什么呀?要不要我帮你一起?”

    苏湘想,两个人一起找要快很多,可是傅赢就快下课了,而且若是晚饭没有准备好,傅寒川又得借题发挥,便还是让宋妈妈上楼去准备晚饭。

    傅寒川依然沉着脸坐在沙发里,听到门口有声音,往门口看去,就见宋妈妈进来了,他的目光往她微胖的身后探去一些,她的身后,并没有什么人。

    顿时,脸色更加阴沉了一些。

    “她还不肯上来吗?”

    “太太她在找东西,说找到了就上来了。”宋妈妈回答着,看傅寒川没有再说什么,便转身又进到厨房了。

    傅寒川的眉头紧紧的拧着,往外面阳台看了一眼,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渐渐的暗沉下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苏湘在附近的灌木丛寻找了一阵,并没有什么发现,正要往前再找一些的时候,手臂忽然一紧,紧接着一股很大的力道让她整个身体扭转了下。

    傅寒川冷着一张脸,瞳孔内却燃着怒火。

    “不就一把钥匙,丢了就是丢了,还找什么找!回去!”

    苏湘紧紧的抿住了嘴唇,用力的把手抽了出来。

    ——要不是你丢出来,我用得着在这里找吗!

    傅寒川一股气堵在胸口,燃火的目光瞪着她,苏湘也不甘示弱,瞪了他一会儿,又转过身体找去了。

    “……”

    傅寒川只觉得胸口一股气,堵得他肺疼。

    目光落在她冻得发红的脚后跟上。

    都冷成这样了,还找什么!

    但苏湘的脾气有多倔,他是知道的,于是恶狠狠的吼了一句:“随便你!”

    说完,便负气的转身走了。

    他的步子迈的又快又大,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楼道里。

    而苏湘也没有回头看他,随着天色越来越暗,她更加专注的寻找了起来,几乎把前面每一寸落叶地都摸了一遍。

    也就没有发现,傅寒川的车从车库里开了出去。

    路灯亮起来的时候,宋妈妈下来喊苏湘回去吃晚饭,而此时天色黑不说,气温也降低了好几度,苏湘这才暂时放弃寻找。

    这个时候傅赢早已经回家了,见到妈妈回来,拖着小汽车玩具便跑上去要抱抱,被她身上的寒气一激,立即打了个激灵,随后就不想抱了。

    转身跑回了沙发上。

    宋妈妈倒了热水过来:“太太,你先捂一下手,很冷吧?”

    苏湘只觉得整个人都快冻僵了,身体都是僵硬的,暖暖的水杯捂在掌心,依然不解冷,缩着脖子身体还在不住的打颤,但比起在楼下的时候,已经好很多了。

    屋子里开着暖气,一冷一热的夹击下,又打了一个喷嚏。

    抬头,这才发现屋子里安安静静的,除了傅赢小汽车的声音,就没有别的了。

    更没有感觉到那股让人压抑的气息。

    宋妈妈舀了汤出来,看到苏湘往客厅看着什么,说道:“先生出去了,太太,先喝碗热汤吧。”

    出去了?

    苏湘微蹙了下眉,收回目光,端着热汤走到餐厅,慢慢的喝了起来。

    一边喝,一边脑子里还在想着一个名字。

    陆薇琪……

    事实上,从她无意间听到那对母子谈话,听到这个名字,就一直的在想着这个人。

    感觉,这个人是跟她有些关联的。

    就在刚才找钥匙的时候,她也在想着这个名字。

    手忽的颤了下,差点把汤泼洒出来,苏湘脸色发白,直愣愣的瞪着前方,随即匆匆忙忙的站了起来,因为太仓促,脚撞到了桌角,但这个时候她顾不上疼了,一直的跑到了客厅,从傅赢的一堆玩具里找到自己的包,把手机从里面找了出来。

    在手机上直接搜索陆薇琪这个名字,立即的出现了很多她的相关资料。

    天鹅公主……

    世界巡演……

    外国王室的坐上宾……

    华丽归来,平安夜首演……

    门票提前售罄等等字眼充斥着眼球,苏湘忍着急迫,一点一点的看下去,目光最后的落在了那张照片上。

    照片中的女人坐在座椅上,头上戴着一顶公主冠,微微的笑着,典雅优美,是个让人看一眼就难忘的女人。

    苏湘虽然出身不低,但是她长期的被管束在家中,对外面的事情并不知晓,但是记忆中,她是听过这个名字的。

    可这个女人,跟她有什么关系?

    脑子里模模糊糊的响起一道声音。

    “听说陆薇琪去了俄罗斯,那她就不碍事了……”

    “对,就准备今晚,他们要开庆功宴,这个时候正好,你在那里开好房间……”

    脑子里,也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男人拿着手机,在客厅里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神情难掩兴奋……

    苏湘的脸色更白了一些,连嘴唇都失了血色,身体猛地摇晃了下,不敢置信的瞪着照片上的女人。

    手指紧紧的蜷缩了起来。

    陆薇琪……

    是她?

    这个发现,让苏湘整个人都懵住了,脑子出现了停摆,什么都无法思考了。

    宋妈妈已经把饭菜全部的准备好,就连傅赢也已经坐在宝宝椅上等着吃饭,宋妈妈看到空了的桌子,回头一瞧,就看到苏湘傻愣愣的拿着一只手机坐在沙发里。

    “太太,你还好吧?”宋妈妈关切的问了一声。

    傅赢也叫唤了起来:“麻麻,吃饭饭……”

    苏湘猛的回神,但这个时候顾不上他们,她颤抖着手,在手机上拨出一个许久没有联系过的号码。

    ……

    苏家也正是晚餐时分。

    苏氏夫妻去世以后,苏润就成了苏家的当家人,魏兰茜成了当家主母,偌大的别墅,偌大的餐桌,上面就两个人坐着一起吃饭。

    手机铃声也就显得特别的突兀。

    苏润累的很,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太太:“去看看谁打来的,如果是公司那些人,就说我不在。”

    魏兰茜皱了下眉,不满的道:“都直接打到你的手机上来了,你说不在,谁信啊?”

    “公司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

    魏兰茜嘴里嘀咕着,但还是站了起来,去到客厅,从苏润的西服外套里摸出了手机,看到上面的名字,她微愣了下,拿着手机走回餐厅。

    “你妹妹怎么会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

    自从苏湘嫁给了傅寒川,两人就好像断绝了关系,苏湘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这个大哥,而苏家现在顺风顺水,除了过年过节,基本上苏润也不会找这个哑巴妹妹。

    苏润从饭碗上抬起头来:“我看看,”

    手机刚拿到手里,就因时间超长挂断了,但没一会儿,又立即的响了起来。

    这就是不接电话不罢休的架势了。

    苏润摁了接听键:“喂,苏湘?”

    电话咔哒一声挂断,随即一条信息发送了进来:陆薇琪是谁?

    苏润拧着眉头看着这个名字,呼吸沉了下来。

    魏兰茜看苏润的脸色不对,半个身体凑过去道:“她说什么了?”

    当她看到上面这个名字,顿时也呼吸一窒,眉头皱了起来。

    苏湘被苏名东夫妻管束的不食人间烟火,但是苏润跟魏兰茜从小就在上流社会中游走,北城第一名媛的名字又怎么会不知道。

    陆薇琪,虽然他们不在同一个朋友圈,但是在几次宴会上,大家还照过面。

    他们也知道,当时与这位名媛热恋的,是北城的第一公子——傅寒川。

    夫妻两个对视了一眼,魏兰茜慢慢的坐回到椅子上,凝着神色望着苏润道:“陆薇琪回来了,这事儿,你知道吧?”

    苏润眉头依然皱紧,有些烦躁的道:“怎么会不知道。她现在名气那么大,都上了新闻热搜。”

    陆薇琪回到北城,可是回来开巡演的,她的团队这几天一直在做大力宣传,海报都挂了各大商场。

    “而且,听说今天陆家还开了什么宴会,北城的很多名流都冲着她去了。”

    苏润知道陆薇琪回来,心里就打着鼓。

    这可是傅寒川的旧爱啊!

    苏润看到陆薇琪归来,是心虚的。

    当年,就是抓住了陆薇琪去俄罗斯,他才抓准了机会,把苏湘送上了傅寒川的床。

    这种事情,说得难听一些,就是让自己的妹妹去横刀夺爱。

    但当时苏家的情况,哪里容许他讲什么道义?

    就是手段下三滥,死皮赖脸,也要把苏湘嫁到傅家去,不然苏家要怎么活命?

    这几年,苏氏都靠着傅家给的那些客户在运营,少了傅家,那些客户肯定也会流失的。

    他不是不清楚卓雅夫人一直想把苏湘赶出来,逢年过节他都要买上好多礼品送到傅家的大门里去,竭尽全力的维持着两家的关系。

    但他清楚,这是不够的。

    如果这两人要复合,那苏湘怎么办?

    如果苏湘被傅家下堂了,那苏家要怎么办?

    魏兰茜这个时候也慌了神。

    其实夫妻两个都清楚陆薇琪回来,意味着什么,可是事情没有发生,两个人就装不知情,逃避的不去想,也就谁也没提。

    却没想到,先提出来的是苏湘。

    夫妻俩,一起的盯着那支放在了桌上的手机。

    屏幕早已黑了下来。

    魏兰茜想了想,问道:“要告诉你妹妹吗?”

    “……”

    “苏湘对傅寒川跟陆薇琪的关系,应该还不知道。不然,她不会打电话来问你的。”

    “……”

    “不如让她先知道一下,做好准备。总不能因为这个陆薇琪,她就离婚被赶出傅家吧?”

    “……”

    “你倒是说话啊!”

    魏兰茜看着丈夫一脸纠结的模样,忍不住的提高了嗓子,握住了拳头。

    当年,苏湘是喝了她倒的水被迷晕过去的,也是她扶着苏湘进入那间提前准备好的房间,脱光了她的衣服,送到了那张床上的被窝里。

    苏家如果倒了,那她豪门贵妇的梦也就碎了!

    这时,已经暗了好几分钟的手机又亮了起来,又一条信息发送了进来:陆薇琪,跟傅寒川有关系吗?

    苏润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睁红了眼睛道:“不行,不可以,不能够让她知道!”

    苏润一把抓起了手机,仿佛下了什么决定似的,先清了清喉咙,然后一脸坚定的拨了手机,另一头立即的接通了。

    此时的苏润一本正经,一脸大家长的样子,用严肃而低沉的语气说道:“陆薇琪跟傅寒川没有关系,她只是一个舞蹈家。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电话挂断,又一条新的短信发送了进来:我今天,听到卓雅夫人跟傅寒川的谈话,说到了这个人。

    魏兰茜半弯着腰,凑着看过去,两人的脸色同时的震惊了下。

    苏润有些恼火的道:“这个卓雅夫人,一直想让苏湘走,还往傅寒川的身边塞女人,这些年就没对我有过好脸色。这陆薇琪回来了,感情她是又看上她了,想让陆薇琪做傅赢的后妈呢!”

    这三年里,傅寒川身边的女人不少,但没有一个成功的,所以苏润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苏湘可是傅赢的亲妈,是救了傅老爷子的大功臣,可这陆薇琪一回来,就充满了变数。

    苏湘傅太太的这个位置,岌岌可危了!

    为了不让苏湘起疑,苏润又很快的把电话打了过去:“你婆婆那个人,你又不是不清楚。她一直想要找人取代你,陆薇琪现在风头很足,她就又动起了她的脑筋。”

    “苏湘,我可告诉你,我们苏家的命运,都在你的身上,你可给我看住了傅寒川,别让他被别的女人有机可乘!”

    苏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免得说太多,让苏湘听出些什么。

    他这个妹妹,嘴巴不说话,都把心思藏在了肚子里,心细的很。

    魏兰茜看着苏润把手机当成烫手山芋似的丢到了桌上,问他道:“为什么不告诉你妹妹,傅寒川跟陆薇琪的关系?”

    苏润本就心烦意乱,扯着嗓门道:“关系关系,什么关系?不就是前男友前女友的关系?”

    “这都已经断了,陆薇琪要是想回到傅寒川身边,那就是小三!傅寒川要是还想吃回头草,那就是出轨!”

    魏兰茜出身也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当然受不了被苏润这么吼,当即拔高了嗓音道:“你对我这么凶做什么!又不是我让陆薇琪回来的!”

    苏润看了她一眼,这事儿,确实迁怒她了。

    他的声音低了下来,说道:“你想苏湘是什么脾气?如果被她知道,这两人的恋人关系,她是横插了一杆的人,她会怎么想?”

    “她在傅家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傅赢,她才继续的留在那里。”

    “可她要是知道,陆薇琪是傅寒川的心上人,那她肯定想走的。”

    “我不告诉她,就是想,如果陆薇琪跟傅寒川有复合的苗头,苏湘就会以为陆薇琪是想要拆散她家庭的小三,为了傅赢,她一定会打起精神守住傅寒川的。”

    魏兰茜听他说完,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

    她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在这种事上,倒是挺有头脑的。”

    苏润没有什么经商头脑,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是那个样,作为他的枕边人,魏兰茜说这句话,其实是有些讽刺他的。

    谁不想有个有本事的老公,但当初看着苏家还不错,苏润也人模人样的,在北城的公子哥里也是排的上号的,这才嫁了。

    等成婚后相处久了,才发现自己嫁的这个男人,其实没什么大本事,都是苏家的老爷子厉害,撑着偌大的公司。

    嫁都嫁了,再加上苏润对她还不错,比起别的公子哥儿婚后还包养情人什么的,苏润已经很好了。

    这么一想,夫妻这么多年相处下来,相安无事。

    苏润解决了麻烦,这个时候心里舒坦了些,魏兰茜的话只当是吹捧。

    他微挑了下眉,又说道:“其实,不管苏湘当初跟傅寒川是怎么结婚的,他们结婚已经是既定的事实,这陆薇琪要再想找回来,就是小三。我就是怕我那个倔脾气的妹妹想不通钻牛角尖。”

    他拿起饭碗,又继续的吃了起来。

    饭菜有些凉了,但就快吃完了,也就不那么讲究了。

    魏兰茜也拿起了碗,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我记得,当年陆薇琪可是拒绝了傅寒川的求婚去的俄罗斯?”

    “傅寒川被她这么扫面子,他还能再喜欢上?”

    她就是希望,傅寒川因为这面子问题,跟陆薇琪复合没了可能,这样也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事了。

    因为不是混一个圈子的,所以听来的事情也是东一句西一句,具体并不清楚。苏润三年前,挑傅寒川的庆功宴上下手时,也听过这个传闻,但不管真不真,他都无所谓,因为苏湘必须要跟傅寒川攀上关系。

    苏润皱了下眉,扒了最后一口饭咀嚼着咽下去了才说道:“就是被这么扫面子,所以记忆才深刻。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儿。”

    魏兰茜端着饭碗,眼睛斜睨着他,阴阳怪气的道:“哟,那苏先生心里,有没有这么一个让你记忆深刻的人啊?”

    苏家已经把地雷暂时的绕过不去理会了,而傅家,苏湘坐在沙发上,依然握着手机沉思。

    苏润最后对她说的话,她基本上就没听。

    苏家怎么样,其实与她并无多大关系了。

    父亲母亲都已经去世了,苏家没有能真正撑起家业的人,还能一辈子都靠着她?

    在她看来,三年前,她已经付出代价,偿还了苏家的养育之恩。

    苏润不顾兄妹情,把她送到傅寒川的床上,早已经冷了她的心,所以这些年,她都没有回去过苏家,也没找过这位大哥。

    苏润虽然回答了她的问题,但心里,怎么那么不信他呢?

    可她没有什么朋友,要问也不能随便的找个人来问,万一闹出事情来,是要无法收场的……

    苏湘心事重,晚饭都没怎么吃,随便的吃了两口以后就穿了件厚厚的大衣下楼散心去了。

    不知不觉的,又走到了小区前面的小公园。

    不过因为太冷,她没有在里面闲逛,而是在小公园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坐了下来。

    走进去,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苏湘?”

    苏湘回神,看到座位上坐着的男人微微一愣,居然是祁令扬。

    她走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祁令扬又叫了杯咖啡过来,不过看到她红通通的鼻子,改成了热可可。

    他转过头来,不经意的看到苏湘的额头上红红鼓鼓的一块,在日光灯下分外明显。

    “你的额头怎么了?”

    苏湘抬手摸了下那块鼓包,因为一路走过来,刘海都被吹乱了,额头上的伤也就露了出来。

    看到祁另扬,她就想到了一件事,连傅寒川、陆薇琪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暂时的抛到了脑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