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54 旧爱什么的,还能擦点火花出来吗?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1988里,此时已经提前预热了起来,莫非同今晚包场,不对外营业。

    陆薇琪回来,以前一起玩的朋友们,不管远的亲的,也都过来给她接风洗尘。

    傅寒川到的时候,里面正热闹,不过比起营业时候的那种热闹,略显安静,没有那么嘈杂,毕竟朋友圈就这么大,朋友再多也不可能满场。

    陆薇琪坐在卡座正中央,旁边围着她的并不是莫非同他们几个,而是另外几个女孩,她的好闺蜜们。

    陈晨是最先看到傅寒川的,她小声在陆薇琪旁边道:“傅少来了。”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傅寒川,一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看他逆着光稳步而来。

    以前,这两个人的相爱,所有人都是看在眼里的,此时,自是更多了一些看热闹的成分。

    旧爱什么的,还能擦点火花出来吗?还是只剩下了尴尬?

    事实上,傅寒川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在莫非同、裴羡那一侧沙发上坐下,头一抬,微冷的目光漫不经心的扫视了一圈,笑着说道:“你们看我做什么?我脸上又没有花。”

    另一侧的沙发上,一个穿着花色西服,看起来很张扬的男人笑着打趣道:“傅少,你脸上是没有花,但我们想知道,你心里是不是乐开了花。”

    三年前,傅寒川在一场赛事得冠后就向陆薇琪求婚,这事儿这里的人都知道,再见到喜欢的女孩,不就是心里乐开花了吗?

    陆薇琪现在是“天鹅公主”,以前也是朋友们眼里的公主,爱慕她的人很多,女孩子们也喜欢跟她玩在一起,他们两人站在一起,哪里都是焦点所在。

    这里的人,跟陆薇琪关系交好的更多一些,傅寒川娶了个哑巴,都以为他背叛了陆薇琪,大部分的人跟他关系疏远了,有些人,一年都没见上几次面,就算在别的什么场合遇见,也只是打个招呼就过去了。

    曾经,傅寒川、莫非同、裴羡、梁易辉,这四个人号称北城四少。

    有些友情,走着走着就散了,哪怕这个人当年曾经跟你关系有多好,一起开过车,一起打过架,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

    梁易辉也是玩赛车的,现在他已经是职业赛车手了,而傅寒川自从那件事后,就退出了赛车界,回家接手家族企业,转战商场,至于裴羡跟莫非同,也各自有了天地。

    这一大群人,若不是陆薇琪回来,已经难聚一堂。

    傅寒川勾了勾唇角,没有搭理梁易辉,从茶几上拿了一瓶巴黎水拧开喝了一口。

    从傅寒川出现到现在,陆薇琪都是微微笑着,平静淡然的好像几天没有见面的老朋友一样,没有激动的泛出泪水,也没有怨怼的目光,更没有遗憾的感叹声。

    她微微笑着打招呼:“寒川,我们好久不见了。”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点了下头道:“对,好久没见了。”

    他拿起手里的巴黎水,跟陆薇琪伸过来的酒杯轻碰了下,又喝了一口。

    一切看起来都平静自然的不能再平静自然了,连一点诡异的气氛都没有。

    但这份平静自然的下面,谁的心跳乱了,就不得而知了。

    私下里,众人都打着眉毛官司。

    不对啊,怎么三年没见面,这么安静?连一点火花碰撞的迹象都没有。

    这时,莫非同凑过去,在傅寒川的身上闻了闻道:“菲诺雪莉酒。”

    “你身上明明有酒气,怎么这会儿喝起了矿泉水?”

    傅寒川睨了他一眼道:“你属狗的,鼻子这么灵。”

    莫非同挑了挑眉毛,他一个酒吧卖酒的,还能不知道酒香吗?

    不过,傅寒川今天是回家吃饭的,他离开后接到了陆薇琪的电话,就说要给她接风洗尘,便来了1988先准备起来了。

    他问道:“大白天的,你跟谁一起喝酒呢?”

    “关你什么事儿。”裴羡一脚踢了过来,问东问西的,一点都没眼力见儿。

    乔影并非他们朋友圈的,但是跟着裴羡一起过来了。她笑着道:“你还说傅少喝水,也没见你喝酒啊。你自己说说,从开场到现在,你喝了多少水了?”

    她下巴朝着茶几上点了下,那边几瓶空了的水都是他喝的。

    “三少,你该不会年纪轻轻的得了糖尿病吧?回头去我们医院挂个号,我找专科医生给你瞧瞧?”

    一阵哄笑,莫非同没好气的道:“你才糖尿病呢,我这是在傅少家吃饭……”

    被小哑巴那一桌菜咸的。

    莫非同看了一眼陆薇琪,后面没有说下去。

    这话还是不要在她面前说了。

    他有意不往下说,但有人好奇。

    “三少,你去傅少家吃饭?是老宅那边,还是……”

    如果是傅寒川跟那小哑巴的“爱巢”的话,那可真有意思了。

    傅寒川的那栋别墅,基本没有人去,不,是他们这些朋友,一个都没有踏足过。

    莫非同算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

    陆薇琪饶有兴致的看着莫非同:“在寒川家吃饭?那……傅太太做的菜好吃吗?”

    “傅太太”三个字,第一次的被人提了出来,一时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怪异的看着她。

    这些人都小心的避免提起这个只听说过,没有亲眼见过的“傅太太”,就怕她难过。

    没想到却是她本人轻松而平常的说了出来,没有一点介怀的意思。

    莫非同脸色怪异的扭曲了下,看了眼傅寒川,再看了看陆薇琪道:“还算……可以吧……”

    其实是很难吃,但当着傅寒川的面,又不好说的太直白。

    这家伙最近有些阴阳怪气,中午吃饭的时候还一个劲儿的劝他吃菜,逼得他不得不把那些又咸有辣的菜吃下去。

    陆薇琪笑着道:“那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去尝尝傅太太的手艺。”她看向傅寒川,“寒川,可以吗?”

    这个时候,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才叫诡异。

    傅寒川慵懒的斜倚在沙发的扶手上,手里把玩着一只打火机,闻言,把打火机随手丢回了茶几上,看了她一眼道:“没什么可以不可以的,你要来当然没问题。不过她身体不大好,不适合操劳。”

    既是答应了,又说不适合操劳,这种拒绝,也算是高级拒了。

    陆薇琪微愣了下,梁易辉讽刺的笑道:“傅少可真疼傅太太。”

    到底是真的疼那个哑巴太太,还是拿不出手,耻于见人?

    谁不知道,傅寒川从不带那位太太出来见人,马路上一起走路都要隔开三米远。

    呵呵,居然放着完美的公主不要,睡个哑巴还娶了她,这不就是笑话吗?

    傅寒川一个冷眼看过去,气氛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这时,又一道轻柔的声音冒出来,陆薇琪笑着道:“梁少说的没错,你可真疼你太太。”

    这句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没有一点嫉妒的意味。

    刚才的气氛其实是有些尴尬的,甚至有些冒火花的苗头了,但陆薇琪就是能把尴尬化为无形。她抬头看了四周一眼,那些闪着彩灯的游戏机在昏暗的光线中,显得尤为明显。

    她看向莫非同道:“对了,非同,你这1988里,什么时候开始弄这些玩意儿了?”

    1988是高级会所,摆着这些游戏机,看起来就有些不伦不类了。

    莫非同水喝多了,撑得瘫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拐手一指傅寒川:“喏,问他。”

    如果不是小哑巴玩什么抓娃娃机,这儿哪里会有这种不上档次的东西,他也不会去傅家吃那一顿饭,到现在还口渴。

    陆薇琪再次的看向傅寒川,傅寒川神色淡淡的道:“现在的会所酒吧查的严,这些机器摆在这里,可以赚些额外收入。”

    莫非同顿时睁大了眼睛看向傅寒川,傅寒川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莫非同摸了摸鼻子顿时无语了。

    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高端了,不过从昨天一晚上的营业额来看,确实多了不少。

    “哦,这样啊……”陆薇琪抿了一口酒,轻轻的笑了,“我许久没有回国,感觉都变了好多。”

    几句话过去,话题从傅寒川的身上岔开了,大家又各自的开始了说笑,因为陆薇琪已经很久没有回来,那些人又问起了她这些年在国外的生活。

    “世界各地的飞,几乎没有什么停留。”陆薇琪微微的苦笑了下,“有时候还是很想念大家的。”

    “肯定很累。”陈晨心疼的看她,“都瘦了这么多。不过还是一样漂亮。”

    说完,她有些幽怨的瞥了一眼傅寒川,如果不是他,陆薇琪也不会一直在外漂泊,伤心的不肯回来。

    试问,深爱的男人娶了别的女人,还生了个儿子,心里能不难过吗?

    只是她不肯说出来罢了。

    到现在,她还不愿意给傅寒川任何的压力,装作一切都已经过去。

    ……

    傅家别墅。

    苏湘一个人坐在玻璃房喝了些雪莉酒,甜甜的味道,酒香里有一股淡淡的杏仁香,确实很好喝,一口酒,一口煎馄饨,居然喝完了整瓶的酒。

    从看夕阳一直到看月出。

    虽然雪莉酒的浓度不是很高,但这么一瓶子的酒下去,脑子就有些发涨了。

    苏湘摇了摇头,好在没有喝醉。

    她披了件外套下楼散散酒气,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小区附近的小公园。

    因为天气冷了,这里到了晚上就很少有人出来散步消食了。

    公园中央的秋千无人玩耍,苏湘平时都带着傅赢坐上去玩一会儿,自己倒没怎么坐过。

    一坐上去,秋千的支架吱吱嘎嘎的响,寂静的夜也就多了这么一点点杂音。

    她将秋千稍微荡的高了一些,整个人腾空起来,像是要飞起来,一颗心也跟着悬了起来,但几次过后,就放开了,越荡越高。

    “啊……”

    一声惊呼,苏湘吓了一跳,立即的停下了秋千,鞋底在地面上一阵摩擦,等稳住身形往身后看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女人扶着一个健身器材在那里喘气。

    苏湘连忙跑过去,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你怎么了啊?是不是我撞到你了?

    这里黑漆漆的,就一点路灯,没有注意到也是有可能的。

    女人扶着心口看着她的手臂一阵比划,微愕的看着她:“你……你是个哑巴?”

    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恶意,只是纯粹的阐述了一个事实。

    苏湘抿了下唇,看她只是惊吓到,便放心了些。

    她掏出手机来写道:你没事吧?

    女人摇了摇头,被苏湘扶着坐到一边的休息椅上。

    她笑了笑,脸色依然有些苍白:“没事,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

    苏湘看着她,女人长了一张鹅蛋脸,尖尖的下巴水汪汪的眼睛,一看就是个大美人,而且有种我见犹怜的美感。

    这个小公园她经常带着傅赢出来散步,这边附近的居民她有些印象,但是这个女人,好像从来没见过,大概是刚搬过来的新住户吧。

    苏湘一个人在公园反正也挺无聊,就试着跟女人搭起话来。

    她写道:你是新来的住户吗?

    女人看完,摇了摇头,往远处的小区深深的看了一眼轻声说道:“我是来看望我一个朋友的。”

    早晨杜若涵在超市买完了东西以后就去了祁令扬的家,两人几乎没有什么话。她给他做了一桌的菜,但他一口都没吃就走了,她一个人,在充满他气息的屋子里呆了很久。

    确认他不会回来了,她就出来了。

    她知道,他是在躲她。

    因为心里难受,就在这小公园随便的散散心。

    杜若涵想起在别墅里的事,脸上就一阵苦涩的笑。

    她真的是疯了,只是看到他跟另一个女人亲密,就难受的受不了。

    她不顾一切的亲吻了他……

    杜若涵难过的捂住了脸,他一定更加疏远她了……

    可是,可是她从来没有停止过爱他,他却有了另外喜欢的女人,她该怎么办?

    苏湘看着女人痛苦的神情,没想到还有一个比她心情更不好的人。

    她写道: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杜若涵看了她一眼,这时,她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杜若涵一看到来电显示,脸色就变了下,握着手机慌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因为起势过猛,她的身体微微的晃了下,苏湘连忙的扶住她。

    她感激的笑了下,然后侧过身体接起了电话。

    苏湘站在她的身后,隐约的听到她唯唯诺诺的声音:“跟朋友在外面逛逛……”

    “嗯嗯,马上就要回来了。”

    苏湘看她在讲电话,看样子也没什么事了,便慢慢的走开了。

    两个女人在小公园的这一萍水相逢,谁都没有想到以后,会有那样纠缠至深的纠葛……

    ……

    1988。

    洗手间外,傅寒川靠在墙边,正要点烟的时候,轻轻的脚步声传来。

    陆薇琪看到他,脚步停了下来:“寒川。”

    傅寒川看了看她,夹着烟的手指了下女洗手间的方向:“上洗手间?”

    陆薇琪微微的笑着道:“不是,我是来找你的。”

    傅寒川挑起一侧的眉头望着她,陆薇琪往外看了一眼道:“我是想说,易辉他这个人只是性子直了些,没有别的意思。”

    傅寒川点燃了烟道:“我知道。”

    梁易辉跟陈晨都是陆薇琪最铁的朋友,一个蓝颜知己,一个闺蜜,当年就是因为傅寒川跟苏湘的那一夜,梁易辉跟他决裂了。

    在有些场合,甚至对傅寒川是针锋相对的。

    好在如今两人在不同的领域,碰见的机会不多。

    两句话后,两人似乎再无话可说,陆薇琪望着傅寒川,眼眸深处像是深埋了某种东西就要破开,但最终,她只是眨了下眼,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一切又回复到了淡然的平静。

    转身的时候,她轻轻的道:“少抽些烟,对身体不好……”

    脚步声又轻轻的响了起来,随着走远消失不见。

    三两句话就结束了这几秒钟的私下谈话,快得好像不曾发生过似的。

    薄薄的烟雾中,傅寒川深邃的眼闪着微光,指尖的烟燃尽了,他才把烟头丢在垃圾桶上,起身离开。

    大厅里的聚会已经差不多了,这时候陆薇琪站了起来说道:“对了,我这里有些票,平安夜那天是北城站的首场演出,大家有空就来给我捧场。”

    她从包里掏出一叠的票来,这些票,都前排最好的位置。

    分发到了傅寒川的时候,她多拿了几张,笑着道:“我在飞机上遇到卓雅夫人,她说很想看我的演出,这张票就麻烦你帮我转交给她了。对了,还有傅太太,若是有时间,请她也一起来观看。”

    几个人都看着陆薇琪手里的那几张票,她要请那个哑巴来看她的演出?

    傅寒川愿意?

    就见傅寒川接过了那几张票:“嗯,好。”

    陆薇琪笑了笑,转头又继续的把票分发完了。

    “好了,我今天才刚回来,有些累就先回去休息了,以后再一起出来玩。”

    梁易辉跟莫非同都站了起来。

    “我送你回去。”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说出来的。

    陈晨看了他俩一眼道:“好啦,有我在,要你们送干嘛呀,一个个的都是匹狼。让你们送,我可不放心。”

    说完,她的眼珠微微一转,看向傅寒川:“不过要是傅少送的话,我倒是放心了。”

    傅寒川眼眸淡淡,拿起茶几上的酒瓶喝了一口道:“我喝了酒,不方便开车。”

    “你……”

    陈晨的火一下子冒出来了,他刚才整场都没有喝酒,喝的都是巴黎水,这会儿才喝酒,什么意思呀!

    陆薇琪的脸上闪过难堪,但快的令人无从发觉。

    “陈晨,你干嘛呀。”陆薇琪拽了陈晨一把,语气一顿,又看了眼四周的人笑着道,“我跟寒川都已经分手了,大家都是朋友,就不要再把我们两个扯在一起了,这样多尴尬啊。”

    虽然尴尬犹在,但这么一说,气氛已经好转了很多,傅寒川看了眼莫非同,把车钥匙丢给他道:“你没喝酒,送我回去。”

    莫非同看了眼手里那把带着小翅膀标志的车钥匙,一口气提了起来:“我……”

    在傅寒川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他抓了抓头发站了起来:“好吧,走走走……”

    再不走又得闹起来了。

    主场的人物散了,其余的人便也都散了。

    陈晨把陆薇琪送到了陆家,也顺便的在她家住了下来。

    作为好闺蜜,陈晨最想知道陆薇琪到底是怎么想的。

    此时陆薇琪正在收拾行李,陈晨穿着她的睡衣抱着枕头趴在床上,看着她忙来忙去。

    她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我知道你这些年不回来,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不然你早回来了。”

    “……”

    陈晨说了很多,但基本上都是她一个人自言自语,最后,她忍不住了,坐起来直接说道:“我知道,你还爱着他!”

    陆薇琪蹲在地上,拿着衣服的手停顿了下,随后立即的否认:“我没有,我跟他已经过去了,我早就已经放下了。”

    陈晨才不相信她。

    她从床上跳下来,从陆微琪的行李箱里面把一只奖杯拿了出来说道:“如果你真的放下他了,就不会带着他的奖杯到处飞了!”

    那一只带着翅膀的小金杯就是三年前,傅寒川在车赛上赢来的,他用它来跟她求婚。

    陈晨盯着陆薇琪,继续的说道:“今天你明明那么累,却还愿意去1988,你为的就是能看他一眼!”

    陆薇琪瞪着陈晨,温婉的面容此时显得有些冷,她紧捏了下拳,再松放开,上前把小金杯拿了回来,放在了书桌架子上,她跟傅寒川合照的旁边。

    “我不爱他了,这个小金杯,只是我的留念而已。”

    “再说了,他已经结婚,还有孩子了。陈晨,你就不要乱说了,不要再把我跟他扯到一起,会给别人带来困扰的。”

    “我跟他这样,挺好。”

    陆薇琪继续的收拾起了东西,陈晨看着她,心酸难受。

    她道:“你这么说,我就知道你没有放下。”

    她看了一眼那张合照,明明就是现实版的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陈晨道:“那个哑巴是苏家硬塞给傅寒川的,如果不是因为她怀了身孕,傅寒川根本就不会娶她。”

    “那时候,他还在等你回来。”

    “这些年,傅寒川也从来没有对外承认过她,就连出席一些宴会,都是找的别的女人。整个北城的公子哥儿里面,就他的绯闻最多了。”

    陆薇琪收拾东西的手慢了下来,等自己意识到的时候,又重新加快了速度。

    “我不想知道这些,你也知道,这些年,我从来没有问过他的任何事,我说了,我跟他都已经过去了。”

    陈晨皱了皱眉,根本没有把陆薇琪的那句话听进去,兀自说道:“不对,听说傅寒川带着她去过金家的生日宴。”

    “金家?”陆薇琪转头看她。

    “对,金语欣在给他家儿子做家教老师。”这是陈晨后来打听到的。

    金语欣的父亲只是个学院副院长,跟她们不是一个圈的。

    陈晨看向陆薇琪,笃定的道:“看吧,你还是关心傅寒川的。你爱他,不然这些年,你也不会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了。”

    陆薇琪的面色微微一僵,咬了下嘴唇转过身,轻声道:“陈晨,别说了,他已经结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