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53 他这分明是在耍奸!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下午,傅寒川公司没什么事便没再回去,只让乔深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他。

    不过他人还是在书房继续工作,只是视线一直落在电脑屏幕上,没看下去几行字。

    他本就有些不舒服,中午又吃了些辣菜,这会儿胃部一抽一抽的痛。

    整个屋子安安静静的,这种安静就衬得他的疼痛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终于,他按捺不住的站了起来,拎着水杯去倒热水,经过儿童房的时候,脚步一顿,透过门缝,可以看到苏湘歪在儿子的床上哄他午睡。

    她一手支着脑袋侧卧,头发从一侧倾斜下来,柔软的目光全部的停留在儿子粉嫩的小脸上,唇畔勾着一丝微微的笑,另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儿子的小身体。

    傅赢睡得香甜,胖乎乎的小手举在耳朵边,无忧无虑的,睡梦中还蠕动着小嘴。

    “……妈妈说:闭上你的眼睛,我的小老虎,睡吧。”

    “可是,小老虎不想睡觉,如果我闭上眼睛,我就看不到天空了……”

    手机阅读软件里,低沉缓慢而富有磁性的阅读声飘出来,将房间里的基调衬得更加温暖,也衬得女人整个人都似乎散发着一种柔和的光芒。

    这一幕,会让人忍不住的停留下来,也将目光驻足在这里,整个人也会放松下来。

    好像,身体没有那么难受了。

    苏湘察觉到好像有一道目光在盯着她,抬头看了过去,傅寒川放软了的目光被猝不及防的抓了个正着,立即收了回来,抵着唇轻咳了一声,转头就走了。

    苏湘眨了眨眼睛,一时怔愣了下。

    她从来没有看过那种眼神。

    但也只是一瞬,快的她以为自己看错了。

    大概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吧,傅寒川的目光从来都是凌厉有神的,带着一股无比气势,若是胆小一些的孩子都能被他看哭。

    苏湘没有再多想,低头看了眼儿子,小家伙已经睡得很熟了,小肚皮一起一伏的,打着轻轻的呼噜声,睡得没心没肺。

    她捏了捏儿子的小手,小家伙没有反应,她轻轻的,把他的小手放到被子里去,再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厨房的方向传来些声响,苏湘便走了过去。

    傅寒川正在烧开水,看到苏湘的身影在门口晃了下,本没打算叫她,但看她真的连进来的意思都没有,就叫住了她。

    “你去给我找找胃药,我不舒服。”

    苏湘看他拧着眉一手捂着胃部,午饭的时候,看他吃了几口剁椒鱼头,那道菜很辣的。

    苏湘撇了下嘴,吃不了辣还吃,不过她的脚步一转,在客厅的柜子那边翻找了起来。

    傅寒川倒了热水走出去,就看到苏湘从柜子里拿出了药箱,正在里面拿药。

    家里有小孩子,常用备药就多了一些,傅寒川本身有头痛的毛病,胃也不大好,两个人的药都仔细的分开整理好,很容易就找到。

    苏湘拿了药过来,递给傅寒川。本想着给了他以后就不管他了,但想了想,抬手比划了起来。

    ——身体不舒服就别工作了,吃了药就午睡一会儿,这样好的快一些。

    比划完,她就往自己的卧室走过去了。

    现在她也要午睡去了。

    一天这么长,现在除了吃就是睡了。

    傅寒川捏着一盒药片,看了眼她的背影:“你站住。”

    苏湘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看他。

    傅寒川问道:“你干嘛去?”

    苏湘莫名其妙的瞪着他,然后比了一个睡觉的手势。

    这人怎么这么烦人呢,连睡觉都要管。

    苏湘打了个哈欠,转身继续懒洋洋的走着往房间去。

    傅寒川往客厅阳台那边的方向看了眼,那一台抓娃娃机孤零零的放在那里,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游戏机正好晒太阳。

    回过头,有些无趣的看了眼手里的药,趿着拖鞋走向书房。

    吃过药后,胃部终于舒服了一些,傅寒川回复完了几封邮件,顺眼扫了眼电脑右下方的时间,一点半,时间还很早。

    正打算再看一下新项目计划书的时候,脑子里忽然就浮现出那女人侧卧着,低眸浅垂的模样。

    粉色的圆领毛衣下锁骨若隐若现,白皙晶莹的皮肤,曼妙的身体曲线……

    睡觉……

    傅寒川指尖慢慢的摩挲着下巴,忽的把笔记本一关,站了起来。

    次卧的门关着,门把轻轻一扭一推,一道高大的身影就走了进去。

    卧室的窗帘拉上了,将阳光挡在了窗外,屋子里光线幽暗,而在大床上的女人正睡得香甜。

    左侧的床垫往下沉了沉,被子一角掀开,男人脱鞋盖被,将女人搂入怀里,这一气的动作,仿佛自然的不能再自然。

    傅寒川几乎没有睡午觉的时候,可当怀里温软的身躯贴着他,平稳的气息温温的吹拂在他脖子边的时候,居然也有了些困意。

    便也就这么睡了过去。

    苏湘睡得模模糊糊的,就觉得她的腰身上被什么压着似的,迷迷蒙蒙的睁开眼,就看到面前一堵坚实的胸膛,而充斥着她的,是男人身上清冽中带着一些烟草的气息。

    这种独特的气息,是她早就习惯了的味道。

    傅寒川是个衬衣控,平时就算在家,也是衬衣外面穿件家居服的外套。此时,他身上也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被压出了褶皱,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圆滚的喉结藏在他的下巴与衣领间,透着一股荷尔蒙的味道。

    性感。

    苏湘忍不住的伸出手来,指尖轻轻的摸在上面。

    “看够了?”一道慵懒低沉的嗓音在她的头顶蓦地响起,那喉结处微微震动,震动她指尖都有一种麻酥感,苏湘的手一颤,立即的缩了回来。

    但缩到一半的时候,就被人捉住了。

    傅寒川拿捏着她细细的手指头,刚睡醒的眼眸还带着三分散漫。

    他望着她:“身上都干净了?”

    苏湘起初还有一点点的懵,什么干净不干净的,但当她感觉到他身上灼热的温度的时候,立即的明白了过来,脸上瞬间红透了。

    他这个人,怎么在这个时候,还想做那种事呢?

    这还是大白天呢!

    不对,跟白天黑夜没有关系。

    苏湘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身体往后退开了一点点。

    她的大姨妈虽然来得时间不长,但也要有个三四天,这才第三天呢。

    傅寒川抬起手,苏湘一看到他的手抬起来,身体更往后躲了,傅寒川看了她一眼,大手只是在自己的脸上揉了一把,然后从她的身下抽回另一只手,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他还不至于为了那点未能纾解的谷欠望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不过睡了一觉,整个人精神了很多。

    傅寒川掸了掸身上褶皱的衬衣,皱了皱眉。

    他这个人一向注重仪表,衣服皱了,自然是要换了的。

    苏湘看着他走出门,想到了什么,也下了床跟着走了过去。

    推开门,就看到眼前一具精壮的身体,宽肩窄臀,结实的后背肌肉泛着蜜色的光,看得苏湘有些喉干舌燥,脸颊泛红。

    她想大概是刚睡了一觉的关系,人睡觉醒来总会有种口渴的感觉的。

    不过苏湘还是侧过了头,等着他把衣服换完。

    傅寒川从衣柜里面拿了衬衣换上,回头看了她一眼:“有事?”

    苏湘点点头。

    ——我想你已经看到了,我现在在家很无聊,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如果你不想我整天无所事事,出去惹祸的话,那就恢复我的工作,好吗?

    傅寒川微微拧着眉,看她比划了一阵没有任何的反应。

    苏湘看了看他,觉得太复杂了他看不懂,急的捏了捏手指,转头在他的房间看了一圈,他的房间没有纸笔,她转身又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把她的手机拿了过来,然后把刚才说的话在屏幕上打了出来。

    傅寒川正好扣完最后一颗纽扣,将衬衣的下摆塞进裤子里。

    他看了眼她的手机说道:“你想出去工作?”

    苏湘立即的点了点头,神情非常的严肃认真。

    傅赢每天由吴老师带着,她现在能做的事情,就跟宋妈妈差不多,做饭,哄小孩睡觉,其余的时间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她没有社交圈,又不喜欢出去逛街,她还年轻,不可能把时间都浪费在发呆等天黑里。

    傅寒川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忽的哂笑了下,苏湘不解的看着他。

    ——你笑什么?

    傅寒川看着她道:“你有教师资格证?”

    苏湘一怔,她是没有教师资格证,但这明明是他搞出来的事情,只要他给教育局那边打个电话,她就能立即去学校上课的。

    苏湘一阵激动,在手机上写下来:你给教育局打电话,我就能上班!

    傅寒川哂笑着道:“我为什么要给教育局打电话,教育局是国家的,又不是我开的,人家凭什么听我的。”

    说着,他一边扣着袖扣,绕过苏湘往门外走去。

    让她回到学校去,再跟那祁令扬借着做什么app的机会笑笑闹闹,眉来眼去吗?

    苏湘整个人都快气炸了,扭头狠狠的瞪着那一道背影。

    他这分明是在耍奸!

    傅寒川在北城,谁能不给他面子啊,往学校塞个人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而且她又不是要教师编制,只是合同工而已!

    再者说了,她也只是要他高抬贵手,撤销了那份举报,他凭什么不答应!

    苏湘气得立即跟了上去要跟他理论,但是追了两步,脚步忽的一顿,咬住了嘴唇。

    她改主意了,不就教师资格证书吗?

    她去考!

    省的以后他再看她不顺眼的时候,就用这个来威胁她。

    而且……而且她总该考个证书在手,以后也算真的离开了傅家,出去还能有个正经工作,有口饭吃……

    她看了一眼前面低奢的墙纸,光可鉴人的橡木门,这里,她不知道还能住多久……

    傅家……

    苏湘没有再继续往下想,傅赢睡醒了,跑出来抱住了她的腿叫麻麻。

    “麻麻,要吃,饿饿……”

    小家伙低头摸摸肚子。

    这个时候距离晚餐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习惯了睡完午觉就吃些小点心。

    宋妈妈煮了芒果汤圆,盛出来晾在餐厅,孩子睡醒了正好可以吃。

    苏湘抱起儿子走到过去,宋妈妈看了看她道:“太太,要不要给先生也送一碗过去。中午的饭……”

    中午的饭菜又辣又咸,傅寒川没吃多少,这会儿肯定饿了。

    苏湘坐着没动,只捞起了一个汤圆喂到傅赢唇边,小家伙张嘴一口咬下去,软糯甜滋滋的口感甚得他心,快乐的眯起了眼睛。

    “好吃……”他推着小手,要妈妈也吃。

    苏湘笑了笑,把剩下的大半个汤圆吃了。

    宋妈妈看了看她,往书房看了眼,这一看,吓了她一跳。

    只见书房的门口,傅寒川冷着一张脸站在那里盯着这边。

    这女人的报复心可真强,他只不过不肯给她打电话,她就想饿死他!

    宋妈妈看了眼苏湘,她好像浑然未觉,继续的喂着儿子,宋妈妈对着傅寒川道:“先生,锅里还有,您要不要也来一碗?”

    “不吃。”

    两个字,拒绝了那一碗软糯汤圆。

    傅寒川不爱吃甜食,但中午没吃饱,肚子是肯定饿的,不然也不会回到书房刚坐下就又走出来了。

    他走到餐桌边,把苏湘手里的勺子跟碗拿了过来喂儿子,薄唇一开一合:“去煮馄饨。”

    苏湘抿着唇不肯动,凭什么?

    宋妈妈眼见着两人又要杠起来,就连傅赢都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闭着嘴巴不肯吃了。

    宋妈妈连忙说道:“我去煮吧。”

    傅寒川头都没抬道:“不用,让她去,她不是闲的慌。”

    苏湘只觉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她闲在家,还不是他害的,而且她闲着也不是专门来伺候他的呀!

    正僵持的时候,门铃声响了,宋妈妈立即的跑过去开门,就看到卓雅夫人站立在了门口。

    尽管卓雅夫人已经四十好几,但是那气场是随着她的年龄而与日俱增。

    就她的人往那里一站,都让人觉得压力巨大。

    “夫人,您来了。”宋妈妈说着,立即的退到一边。

    卓雅夫人“嗯”了一声,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苏湘听到卓雅夫人来了,也是皮一下子绷紧了起来。

    在面对卓雅夫人的时候,她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因为面对她的时候,就是一场劳心的精神战。

    但此时,她没有什么心情去跟她打什么战,她站了起来,对着卓雅夫人打了个招呼,就往厨房走去了。

    卓雅夫人睨了眼她的背影,皱了皱眉说道:“怎么我一来她就躲起来,我有这么可怕吗?”

    傅寒川喂了一口儿子汤圆,说道:“是我让她去给我弄些吃的。”

    卓雅夫人看了眼桌上的汤圆,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她的儿子不喜甜食,这她是知道的。

    傅寒川道:“妈,你怎么过来了?”

    卓雅夫人招了招手,老何立即走过来,将手里拎着的几个袋子拿过来。

    卓雅夫人道:“我飞了趟英国,在那里看到些不错的东西,就给你带过来了。”

    傅寒川往那些袋子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苏湘人在厨房,往锅子里烧了开水,把冰箱里的冻馄饨下了下去。虽然她在坐着这些,但是耳朵竖着,餐厅里的谈话声断断续续的可以听到。

    在傅寒川跟郑恬儿绯闻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她没有被叫去傅家老宅挨训,卓雅夫人也没有过来训她,原来是去英国找清净去了。

    苏湘轻轻的吐了口气,看着锅里的馄饨翻滚。

    只希望这一锅馄饨永远都不用熟,这样就不用出去面对卓雅夫人了。

    只听到傅寒川的声音又断断续续的传过来。

    “……雪莉酒味道不错……老宅那送了几瓶……”

    傅寒川从西班牙回来的匆忙,但有万能秘书乔深在,礼物什么的还是准备了一些的,而马德里那边的名流也送了一些礼物,回来后他就让乔深分发掉了。

    苏湘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酒出来,细细的打量了下。

    在那个旅行客的微博上,他说这种酒是“装在瓶子里的西班牙阳光”,带给人如西班牙阳光般灿烂的欢愉感受。

    如果她去了西班牙的话,肯定要在那个盛产葡萄酒的小镇逛上一逛,然后找个舒服的小酒馆,在遮阳伞下喝上一杯,或者是晚上,对着月亮浅酌几杯。

    可惜啊……

    就在失神间,一道声音忽的响起道:“想喝?”

    苏湘抬头,傅寒川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苏湘无趣的把酒瓶放在了流理台上,傅寒川看了她一眼,在架子上取了两只酒杯,并着那一瓶酒拿在手里,说道:“馄饨都熟了,盛出来。”

    苏湘端着馄饨出来,没有在餐厅看到卓雅夫人,也没有看到傅寒川。

    宋妈妈抱着傅赢,指了指别墅的西边说道:“先生在玻璃房那边。”

    别墅的西边有一个露天阳台,搭了玻璃挡风挡雨,摆了舒适的座椅,休息的时候可以晒晒太阳喝喝茶,或者下雨天喝杯咖啡听听雨水滴答。

    苏湘走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傅寒川坐在那里倒酒。

    她轻皱了下眉,他不是胃不舒服,还喝酒?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道:“这是菲诺雪莉,是很好的开胃酒,喝一点没事。”

    他往对座别了下脑袋:“坐下,陪我喝一杯。”

    苏湘看着那一杯酒液,琥珀色在阳光下澄亮,顿时勾起了她的蠢蠢欲动,便暂时的把对他的不满压下了。

    傅寒川拿起酒杯,对着她轻晃了下,苏湘便也拿了起来,与他的酒杯在半空中轻碰了下。

    “叮”的一声脆响,酒液在杯子里轻轻的晃动,阳光也在里面晃动了起来。

    入了冬,太阳落下的就更早了,这个时候,品着酒看那夕阳慢慢落下,有种别样的美。

    两个人就着雪莉酒,一起吃一碗馄饨,有些小浪漫,也有些生活气。

    苏湘想到了什么,比划起来。

    ——你母亲这么快就回去了?

    她都还没有找她的麻烦呢。

    傅寒川道:“大概刚从飞机上下来,累了吧。”

    苏湘点了下头,原来是这样。

    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卓雅夫人居然没有来找她的麻烦,这倒是叫人奇怪了。

    她还以为她特意找了傅寒川在家的时候来,就是要给她颜色看的呢。

    不过既然卓雅夫人没有说什么,苏湘便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好好的品尝这一杯她没有在西班牙喝到的酒。

    桌上的馄饨很快就吃完了,苏湘又去做了一份煎馄饨,心想西班牙人民肯定不知道雪莉酒还能这么来吃。

    正当她端着还热烫的煎馄饨走过来的时候,在玻璃房的门口差点就撞上了傅寒川。

    他正把手机放回口袋,一边往外走。

    傅寒川看了一眼她手里端着的盘子,说道:“我要出去一趟,晚上就不会来吃饭了。”

    因为手里端着东西,苏湘不能用手语,只能愣愣的看着他,傅寒川微皱了下眉道:“你酒喝得差不多了,不要多喝。”

    说着,他就绕过苏湘往外走去了。

    苏湘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的皱了下眉,回头看向玻璃房中间的那张小桌。

    上面摆着两只酒杯一瓶酒,酒液都还未喝干,因为没了人而显得寥落。

    苏湘慢慢的走了过去,在座椅上坐了下来,一个人对着那一盘煎馄饨,独自吃饮,独自看夕阳。

    没关系的,傅寒川丢下她出去跟朋友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在她刚才就要进门的时候,她听到了,他在跟朋友通电话,说什么1988。

    ……

    此时的卓雅夫人早已经回到了傅家老宅。

    傅正南从公司回来,看到自己的太太春风拂面似的坐在客厅修剪花枝,说道:“出去一趟,心情这么好?”

    卓雅夫人喝了一口佣人送过来的水,微笑着道:“当然要好。你要知道了,你的心情也会好的。”

    “哦?”

    卓雅夫人笑着道:“陆家的那个丫头回来了,寒川身边的那些阿猫阿狗,就不够瞧了。”

    傅正南眉梢微微一动:“陆薇琪?她不是拒绝了寒川的求婚,跑到俄罗斯学芭蕾去了?”

    他就不信他的儿子,拒绝了他的女人,他还能再要回来。

    傅正南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有些了解的。

    卓雅夫人明白他的意思,说道:“他们两个人,分分合合都多少回了。”她想起了些事,停顿了下又道,“这里面当然也有些别的原因,但只要心在,什么都不是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