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50 忘记她嫁给了另一个男人,却牢牢的记着她爱的人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苏湘睁开眼,想说什么,手刚动了下,手背上的刺痛传来,再加上傅寒川那不耐烦的冷脸,就什么都不想说了。

    她背过身去,没理他。

    他有时间搭理她吗?

    他忙着跟大明星约会,她哪里敢坏他的好事啊。

    再说了,她苏湘算是老几,还是不要自不量力了。

    恐怕,巴不得她消失才好呢。

    苏湘一想到新闻报道上的,心里就难受,肚子更加感觉一绞一绞的疼,身体蜷得跟虾米似的。

    傅寒川最烦她闷不吭声,什么都憋在心里。他站起来,大手搭在她的肩膀稍稍一用力,她那小身板就被他拨了过来。

    “我说你……”

    刚开口,他看到她惨白的小脸满头冷汗,细细的眉毛都绞了起来。

    他的语气一松,说道:“还是很难受?”

    傅寒川知道苏湘有痛经的毛病,侧身坐在床边,大手伸进被窝里,将那只热水袋放在了她的后腰,手贴在她的肚子上,给她搓揉了起来。

    她生傅赢的时候刚过春节没多久,又是在地上躺了那么久,病气儿已经入体,之后大家都忙着照顾老爷子跟小婴儿,他一个大男人初次遇到这种事,也没有人跟他说起,她坐月子的时候就被冷落了。

    到后来发现她落下了病根,调理了许久,只稍有成效。医生的意思是再生一胎,重新坐一回月子好好调养身体。

    傅寒川一听到那个就皱了眉,否定了医生的提议。

    他有傅赢就够了,也不可能让她再生。

    不知是打下的点滴起作用了,还是热水袋跟他的搓揉起了作用,苏湘没有那么难受了。

    她拿起搁在枕头边的手机打字:我以为你在西班牙,远水救不了近火。

    傅寒川看到她写了西班牙,垂眸看到她的小脸,尽管她尽量的装作不在意,但还是捕捉到了一丝落寞又怨愤的痕迹。

    他道:“你看到新闻了?”

    苏湘点了点头。

    郑恬儿是现在的一线流量小花,风头正劲,随便一件小事都能上热搜,更何况是这种事情。

    苏湘一想到他的手前脚碰了别的女人,这会儿就贴在她的肚子上,心里立即涌起了恶心感,也不管他刚帮她搓揉过,就捉住他的大手丢出被子,与他保持距离。

    她这会儿想什么都写在脸上,傅寒川脸色寒了寒,沉声道:“什么意思,你嫌我脏?”

    “苏湘,你有什么资格嫌我脏?”

    傅寒川对着别人毒舌,但还适当把着分寸,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对着苏湘就没了底线,令人难堪的话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

    看到苏湘眼眸里慢慢湿润了起来,他告诉自己,谁让她过河拆桥的,谁让她跟祁令扬不清不楚的。

    他跟郑恬儿根本就没什么,是那个女人发q情,她倒什么都不问,先嫌弃他来了。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起来,一直到点滴打完。

    很晚的时候才回去,宋妈妈看到都沉着脸进来的两人,知道这场架还没吵完。

    宋妈妈已经见怪不怪,只尽着下人本分上前说道:“小少爷我已经先哄睡了,如果先生太太没别的事的话,那我也去睡了。”

    傅寒川挥了挥手,一转头就看到苏湘捧着那只热水袋往房间走。

    祁令扬买的热水袋就那么温暖她?

    傅寒川心情恶劣,走到自己的房间就“砰”的甩上门。

    宋妈妈还没走到自己房间,听到那声响亮的声音,心里叹了口气。

    这么晚了,先生怎么不问问太太吃了没有啊?她的脸色那么差,一定又是身体不舒服了。

    这个问题,在傅寒川抽完一根烟以后终于被想起来了。

    他烦躁的摁灭烟头,走出卧室。

    屋子里静悄悄的,傅寒川走到厨房,挑起衣袖往空锅里加水。

    麻烦的女人。

    宋妈妈进了房间以后就悄悄的留了门,留意着外面的动向,过了许久都没听到动静,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正打算出去给苏湘弄点吃的,走到一半路的时候,就听到厨房有放水的声音。

    她松了口气,先生心里还是有太太的。

    宋妈妈折返了回去,而傅寒川在煮了一锅面条以后,看着那冒着热气的两碗面,眉头皱了皱。

    只是两碗阳春面,除了一把葱,什么都没放。

    这是他第一次下厨,真是见鬼了,他还能有下厨房的一天。

    他往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端起托盘。

    苏湘这么长时间,除了喝了那一杯可可,就没再吃过什么东西,肚子虽然饿,但没什么胃口,不想吃什么东西。

    房门打开,她听到脚步声就立即闭上了眼睛。

    傅寒川看着她微微翕动的睫毛,一看就知道她在装睡。

    他冷声道:“起来吃东西。”

    苏湘没动,傅寒川上去拖起她,她抱着的热水袋就掉了出来,傅寒川一看就来气,直接将热水袋丢到床尾,把面碗塞到她的手里:“宋妈煮的,吃了再睡。”

    苏湘知道傅寒川的脾气,若不答应他,他能一直跟你耗着。

    她没那个力气跟他折腾,捧着碗把面吃了。

    傅寒川看了她开始吃了,这才端起另一碗面自己也吃了起来。

    只是第一口面吃下去,他的眉头又是一蹙,味道咸了,而且面条很硬,好像没有完全煮透。

    他看了眼苏湘,见她像是没知觉似的,一口口把面全都吃了。

    傅寒川垂眸,三两口的也把自己的面吃完了。

    他做的东西,不管好不好吃,她都得吃完,她有这个觉悟就好。

    苏湘吃完了面,把汤留下了,傅寒川没说什么,端着空碗出去了。

    卧室里又恢复了一室的清冷。

    苏湘坐了一会儿就想抱着热水袋睡下,看向床尾的时候,那只紫色的有心形花纹的热水袋不见了。

    傅寒川在自己的卧室洗完了澡,躺下的时候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净是苏湘那张委屈含泪又倔强的小脸,还有她默默低头吃面的模样。

    像是装了个切换仪,脑子里那两张脸不停的在切换。

    傅寒川猛地坐了起来,从床头柜上找了本书看,想换点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结果盯着第一行字半天没动,脑子里又是她疼得苍白小脸的模样。

    他扫了一眼垃圾桶,那只紫色热水袋的葬身地。

    切,心形?

    他祁令扬的意思还能再明白些吗?

    傅寒川掀开被子,在茶几那边的柜子翻找了会儿,几分钟后,他走入了苏湘的次卧。

    苏湘睡得半梦半醒间,就感觉到床侧沉了沉,一只热水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而她的身体也落入了身后一个坚实的怀抱。

    她没动,任由他抱着,但身体也没软下来。

    她身上来事,他不会动她的。

    “我跟郑恬儿没什么事,飞机上遇到的,她利用我炒作而已。”男人低沉的嗓音响了一句后,没再说什么,苏湘微微一怔,她本就不会说话,也没有再追问下去的意思,只是她闭上了眼,僵硬的身体软了下来。

    其实她心里有很多话想找他谈谈的,郑恬儿什么的,倒是其次了。

    每年都要闹那么几次,已经习惯了,真的……这么想挺违心的……

    想安慰自己不要在意,想着想着……她没有办法做到不在意……

    她只是不会说话,但她有血有肉,不是木头,每次都闹的沸沸扬扬,她的痛,只是无法用言语说。

    说她当年怎么爬上了傅寒川的床,现在一样有人爬他的床,一代新人胜旧人?

    呵呵,也只有这一声呵呵了……

    傅寒川如果心里有一点在意她,又怎么会总是跟那些女人纠缠不清来戳她的心?

    这些,她都不大愿意多想了。

    早就该想明白的,她得到了傅太太的位置,就不要再想太多,傅寒川的心,她是要不起的。

    要不起,就不要想,不如想想实际一点的事。

    她想要回自己的工作,她想谈谈这个。

    她这个时候没有跟傅寒川闹,除了她现在身体不舒服,没有力气以外,还有,她知道自己越是跟他闹,他就越不会松口。

    惹恼了他,对她没有好处。

    这些天她都想明白了,她所有的一切都拿捏在这个男人的手里,怎么闹腾,到最后吃亏的只是自己。

    倒不如省下一些力气,还能让自己做一些别的事。

    苏湘并没有睡着,只是闭着眼睛想事情。

    傅寒川搂着她的腰肢,许多天没有抱着她,感觉她好像更瘦了一些,后背的蝴蝶骨都突出来,膈着他的胸口了。

    他也知道她没有睡着,因为她的呼吸并不平稳。

    寒星似的眼眸在黑暗中睁着,看着她的后脑勺,柔软的长发披散,有着淡淡的香味。

    这是国外的酒店里没有的味道。

    他捉了她的一丝头发,捻在指尖慢慢把玩,忽的嗤笑了一声。

    他这么急匆匆的回来做什么,又要跟她解释什么?

    ……

    一夜过去到天亮。

    苏湘醒来的时候,傅寒川早就起床了。

    她洗漱完到餐厅,傅寒川正好喂完傅赢,小家伙看到她就甜腻腻的喊妈妈,抱过来抱她的大腿撒娇。

    苏湘抱起儿子,眼角正好看到傅寒川拎着公事包出门。

    宋妈妈走过来,笑眯眯道:“太太,昨天先生亲自给你煮面,是不是很好吃?”

    她早晨起来看到洗碗池里面的空碗,而垃圾桶里是她晚上换过的空垃圾袋,里面没有剩余,那么就是都吃完了的。

    苏湘唇角微微弯了下,傅寒川说是宋妈妈煮的,当时她就不信。

    宋妈妈一个老下厨房的熟手,怎么可能煮出夹生的面来。

    但傅寒川弄的东西,再难吃她也必须要吃下去,不然他没面子。

    让傅寒川没面子了,后果可想而知。

    她那么难受,但宁可再忍受一碗难吃的面条,也不想去忍受他的坏脾气。

    苏湘趿着拖鞋走到餐厅坐下,小腹依然不怎么舒服,但比起昨天已经好很多了。

    宋妈妈把热乎乎的米粥端过来说道:“先生说早上做香菇瘦肉粥,傅赢已经吃过了。”

    苏湘捏起勺子,吹凉了送入口中,她不是很有胃口,吃了小半碗粥就放下了。

    傅寒川一早就走了,让她都没有机会跟他说起工作的事情。

    也只有等他回来再说了。

    回到房间,苏湘习惯性的走到书桌打开电脑,坐下的时候,想要抱着她的小黄鸡,往桌角一看,那只小黄鸡竟然不见了。

    她以为是傅赢拿去玩了,到了傅赢的房间看了看没有,他的玩具堆里面也没有在。

    这只小黄鸡,虽然是她抓来的,但这几天她都习惯抱着小黄鸡当抱枕,看电影的时候抱着,做事的时候也抱着。

    苏湘问了下宋妈妈,宋妈妈一脸疑惑的道:“我没有看到啊,不是一直都放在太太你的房间里吗?”

    苏湘皱起了眉仔细想了想,昨天傅寒川没回来之前,她还看到放在书桌上的。

    想到地铁站的那些抓娃娃机的下场,苏湘捏了捏手指头,只能把怒气压在心底。

    那个男人,连一只娃娃都不放过。

    呵呵,如果不是他跟郑恬儿的事情闹出来,让他理亏了,昨天他回来,是不是就要找她算账了?

    苏湘坐着生闷气,qq滴滴的响了两声,她回过神来,将对话框打开了。

    令狐无疆:身体好些了吗?

    苏湘整理了下情绪,回复过去。

    酥糖不香:嗯,好一些了,谢谢关心。

    那边安静了下来,苏湘以为祁令扬只是跟她打个招呼问一下她的身体状况,便没再继续等着他的回复,将对话框缩了起来,把她收集的那些日常用语再行整理。

    这几天她几乎都在家,也没有什么机会出去跟人说话,话少的可怜,几乎都是重复了再重复的,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苏湘对着电脑屏幕发呆,视线一直留在那几行字上面。

    回想了下,好像她的生命贫瘠的可怜,身边的人除了傅家,除了苏家,还有学校那边,几乎就没有什么朋友了。

    在这样的状况下,她说话的机会又怎么会多呢?

    苏湘本就心情低落,再一直对着这几行字,感觉自己的生命好像都要中止在这几行字上面。

    她烦躁的关了文档,正要打开微博,对话框闪了几下,鼠标移动,重新的将对话框点了开来。

    令狐无疆:昨天一直想要问你,我听说你没有去学校了,为什么?

    苏湘抿了下唇,就知道祁令扬知道了,一定会问的。

    她想了想,在键盘上敲打回复道:没什么,家里有些事情。

    总不能说,她的老公限制了她的自由,就因为她跟他一起去玩了抓娃娃机。

    祁家老宅。

    祁令扬坐在花园的凉伞下面晒太阳,桌上放着一杯咖啡。

    他手里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那一行字若有所思。

    前段时间他没去学校,后来再去的时候,教学主任却告知他,苏湘由于被人举报没有教师资格证,暂时停职了。

    家里有些事……

    是傅寒川搞的事情吧?

    就连沿线的地铁站,所有的娱乐设施清空,据说是一夜之间。

    祁令扬慢慢的捻着手指正想着什么事情,身后一道身材曼妙的身影走了过来。

    脚步很轻,踩着枯黄的草坪发出沙沙的声音。

    女人噙着笑,像是想要恶作剧似的走到了椅子的背后,手臂轻轻的举起来想要捂住男人的眼,只是才过了他的头顶,手腕就被人捉住了。

    杜若涵嗔笑着道:“讨厌,只是想吓唬一下你,就被你发现了。”

    祁令扬回头,松开了她的手腕,淡淡的道:“我听见你的脚步声了。”

    说话的时候,他把手机收了起来,面朝下的放在了桌上。

    杜若涵不是没有发现他的这个小动作,视线在手机上面扫了一眼,随后在桌子另一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她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会儿,表情有些幽怨:“令扬,你是不是喜欢上别的女人了?”

    祁令扬转头看她,沉声道:“大嫂,你我之间,好像不应该谈论这些。”

    一声大嫂,令杜若涵的表情痛苦的抽搐了下,她咬住了嘴唇低下头,双手绞着手指,苦笑了下轻声的道:“我……好像总是忘记……”

    忘记了她已经嫁给了另一个男人,却牢牢的记着她爱的人,是眼前的这一个。

    手指捏了再捏,指骨都开始发白,痛到了心里,杜若涵才抬起头来,再淡淡的笑了下说道:“我只是看见你最近一段时间好像总是很忙的样子,在忙些什么?”

    他在忙什么,让他这段时间都没有来看她?

    当然,这句心里的话,她不能问出口。

    刚刚的那个小举动,都已经是她忘情导致了失态。

    尽管那个小举动,是他们曾经最亲密的时候常常玩的小把戏。

    杜若涵微微笑着,把爱恋的目光强行的收了起来,用着平静的目光看着他道:“作为大嫂,这些我总能问吧?”

    祁令扬喝了一口咖啡,说道:“没什么,在帮着卓易做些事情而已。”

    “哦……”

    两句话后,好像两人再无别的话可说。

    一阵风吹过来,几根黄草被风赶着跑,两人的目光都追逐着那几根草。

    在别墅的二楼,一道冰冷的目光往楼下注视着,看了许久。

    祁令扬放下了咖啡杯,感觉再无话可说,正要站起来,身后又听到了草地摩擦的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转头一看,他的大哥祁令聪正缓步走来。

    男人戴着黑框的眼睛,看起来也是非常英俊的,但是因为过于严肃,给人一种很强势很冷酷的感觉。

    这种强势感,就连他穿了显柔和的米色针织外套都未能减缓半分。

    而祁令扬脸部线条就要显得柔软温文一些,一双狭长的凤眼更多了几分多情的意味。

    兄弟两个,长得并不相像。

    祁令扬站了起来:“大哥。”

    祁令聪点了下头,杜若涵一看到祁令聪,就微微的瑟缩了下肩膀,轻声的唤了一声:“令聪。”

    祁令聪走过去,将手里拎着的外衣披在她的肩膀上,低声说道:“出来也不知道加件衣服。”

    说完,他才转头看向祁令扬:“你今天怎么会想到过来?”

    祁令聪跟杜若涵结婚以后,并未搬离祁家的老宅,作为祁家的正式继承人,住在老宅就象征了他的身份,相反,祁家长子结婚,次子祁令扬就只能搬出去住。

    祁令扬笑了下道:“没什么,听祥婶说大嫂病了,就过来探望一下,顺便送了些补品给大嫂补补身体。”

    祁令聪看了一眼杜若涵,她瑟缩着站在他的身边,好像稍微大一点的声音都能惊到她。

    祁令扬微微的皱了下眉,大哥过于严肃,杜若涵从小就怕他。

    他们三个人,其实是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

    只是杜家为了家族更好的发展,硬是把杜若涵嫁给了祁令聪,硬活生生的拆散了一对恋人。

    祁令聪淡漠的道:“二弟有心了,不过你大嫂没什么事,没必要大惊小怪的,她只是怀孕了。”

    祁令扬的眼眸微微一震,看向了男人身侧那道纤柔的身影。

    她怀孕了?

    不过他们结婚都已经有四年了,这个时候有孩子都嫌晚了。

    “那,就恭喜大哥大嫂了。”祁令扬笑了笑,温润的脸上并无太多复杂的神色。

    杜若涵的脸颊倏地通红,眼睛里那一点哀伤几乎忍不住就要流露出来,哀怨的看了身侧的男人一眼,手指紧紧的捏住。

    她一点也不想怀上祁令聪的孩子,一点也不想祁令扬知道她怀孕了。

    但他那一声恭喜,是真心的,还是也跟她一样痛苦?

    杜若涵紧紧的盯着祁令扬,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来,可是他微微笑着,什么都看不出来。

    祁令聪面部表情依然是冷淡的,唇角略微弯起一个弧度,点了点头:“我也期待这个孩子很久了,若涵能怀上,确实值得恭喜。”

    兄弟两人面对面的注视着,空气中好像有一股微流在涌动,过了会儿,祁令扬抽回了目光,看向杜若涵道:“那大嫂就好好保重身体,也请大哥好好照顾。”

    他再看向祁令聪,墨色的眼眸里并无过多的情绪:“我还另外有事,就先走了。”

    祁令扬拿起手机,转身的时候,杜若涵下意识的脚步往前一步,手臂上一紧,祁令聪紧紧的捏着她,冰冷的目光盯着她:“你想去哪儿?”

    ……

    此时的傅氏大楼,所有人的皮都绷紧了。

    大概这是所有公司都有的通病吧,老板不在,就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老板一回来,个个都兢兢业业。

    更何况是傅寒川那种不苟言笑,要求严厉的老板。

    总裁办公室里,傅寒川手里捏着一只小黄鸡,眯着眼打量着。

    黄,色的绒面,难看的小鸡嘴,大饼似的脸上戴着一副金色眼睛,做工看着就粗糙。

    这种廉价的娃娃,她居然还放在房间,留着瞻仰吗?

    傅寒川随手一扔,空中一道抛物线划过,小黄鸡落在沙发皮面上,反弹了下滚落到了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