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49 半斤八两,谁嘲笑谁啊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即便没有看到她的脸,傅寒川也能想像到苏湘那张愤怒到通红的小脸,也可以想象到她既生气又无计可施的像是困兽一样团团转的样子。

    傅寒川冷酷的勾了下唇角,将手机放在一边,拿了浴袍慢条斯理的进浴室洗澡。

    他就不信,他没有办法治她……

    ……

    另一边,郑恬儿卸完妆又洗了一个澡,清除了一天的疲惫,但这还不能完全放松,她还要听经纪人讲明天的工作安排。

    萨卡那边的广告代言,基本上可以敲定,就只等签约了。

    她原本不想签这个代言,不是因为代言费少,而是萨卡的问题。她没有办法跟一个老头子睡一张床,而傅寒川的到来,让她可以既拿下代言,又不用被潜规则。

    只不过,这样一来,傅寒川那边就欠了他两个人情……

    傅寒川……

    傅寒川……

    这个男人真的不简单呐,一顿早餐,就把她原本的计划打乱。

    这样一来,如果要拿下傅氏的形象大使,就有些难度了。

    不过嘛,如果傅寒川像别的男人那样容易搞定,那还有什么意思?

    郑恬儿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打断了经纪人刘姐的报告,问道:“今天我美吗?”

    刘姐愣了下,看了她一眼微笑说道:“恬儿,你一向是完美的。”

    郑恬儿满意的点了下头,慢慢的把面膜贴在脸上,然后让整个身体躺在贵妃榻上,让小助理给她按摩做腿部的肌肉放松。

    今天晚上,她一身礼服,完美呈现了她的曲线,再加上她精致的妆容,那些金发碧眼,丰,胸翘臀的名模都没能掩盖住她的光芒。

    傅寒川,他没有看那些外国女人一眼,他的女伴,是她。

    这让郑恬儿心情愉悦。

    能站在那么完美的男人身边的,就必须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郑恬儿又道:“对了,今晚我去参加萨卡品鉴会的通稿,还有我们即将签约的事,通稿写了吗?”

    刘姐道:“一早就写好了,现在就要看吗?”

    郑恬儿伸出手,刘姐便把笔记本放在了她的手上,郑恬儿看到自己光彩照人的站在萨卡的别墅前,萨卡与她礼节性的拥抱,还有亲吻她手背的照片,角度取的很好,没有因为夜色而将她拍的模糊。

    像这种通稿,可以提升她的国际形象,吸引更多的国外大牌。

    照片虽然拍的好,但是通稿写的并不令人满意,郑恬儿看完以后,把笔记本交给经纪人说道:“我觉得应该再多写一些关于萨卡的内容,他的地位越崇高,作为他坐上宾的我,才显得更高贵,你说是不是?”

    刘姐点了下头:“可以,那我让人再去修改一下。”

    刘姐已经交代完了明天的工作安排,正打算离开,郑恬儿又叫住了她,说道:“关于我跟傅寒川的那些照片,已经放出去了吗?”

    刘姐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微微的皱了下眉,犹豫的道:“放是放出去了,但是我担心……”

    她顿了下,对郑恬儿的这个大胆做法还是担心。毕竟如果郑恬儿完了,那她也就完了。

    “你担心会惹恼傅寒川?”

    刘姐点了点头道:“是的。你知道的,傅寒川的脾气不是很好。我们这么做,如果惹恼了他……”

    郑恬儿想要借傅寒川造势,可傅寒川要是报复起来,郑恬儿一个混娱乐圈的,绝对招架不住。

    郑恬儿轻轻的笑了下说道:“刘姐,你知道我为什么敢做这个决定吗?”

    “为什么?”

    “我两次向他求助,但他并没有拒绝。说明他对我,还是有兴趣的。”

    郑恬儿坐了起来,摘下了面膜,在镜子里又左右的看了看,光滑细嫩的婴儿肌,令人想要抚摸一番。

    她停顿了下,又说道:“你知道我今晚看到了什么吗?”

    不等刘姐说话,她接着道:“傅寒川对他的那位妻子,不理不睬。”

    就算是面和心不和的夫妻,也不会做到完全的不理不睬吧?

    可傅寒川就是这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还是有机会的,而且机会很大。

    郑恬儿眼中眸光闪烁,只要有百分之零点一的机会,她都不想放过!

    她也愿意为此冒一次险,如果成功了,那她就是未来新的傅太太了!

    如果这次的绯闻炒作起来,而傅寒川没有出来澄清的话,那她就可以做进一步的动作了。

    反之,她也做好了应对。

    看到刘姐依然不放心的皱紧了眉头,郑恬儿不在乎的摆了摆手道:“再说了,我之前不是说了吗?让公关团队发一个公告澄清,就说我们只是在西班牙恰好遇到,傅寒川以前跟那么多女人传绯闻,不也都相安无事?”

    刘姐知道她的心思,尽管郑恬儿这么说了,她反而更加的皱紧了眉头。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些想要利用傅寒川炒作,甚至也肖想成为傅太太的女星,后面的星途走得并不怎么好,资源少了很多。

    但是娱乐圈的起起落落实在是太频繁了,所以没有人注意到罢了。

    刘姐这时也不好说什么,至少这么多年来,郑恬儿的每次冒险都是成功了的,并且为她带来了新的事业高峰。

    “那,好吧……”

    ……

    郑恬儿人在国外,但是国内关于她的新闻依然不少,机场照片大气时尚,妥妥的带货女王。

    马德里的美景自拍,也通过她的个人微博放出来,与她的粉丝进行亲密互动。

    而关于她即将签约国际大牌的新闻上了热搜,很多人都保持着期待。

    这些,都是通过郑恬儿的工作室,或者她的官方微博发出,再加上各个公众号发布通稿,这一波热度炒作起来,郑恬儿三个字压住了很多一线女星。

    但真正引起轩然大波的,是某个路人拍到郑恬儿与某富商一起出现在机场,两人含情脉脉相对的照片,于是就有娱乐八卦跟进,说是郑恬儿陷入爱河,与男友甜蜜出游。

    郑恬儿与很多一线男星或是名导传出过恋情,这次传出与富商热恋,更是劲爆了别人的眼球,有人开扒这个富商,正是北城首富傅寒川!

    紧接着,又有在马德里看球赛的游客在个人微博上发出郑恬儿与富商共同进出酒店,还在酒店大厅甜蜜吃早餐的照片。

    这就让之前的甜蜜出游一说更添了铁证,一时传的沸沸扬扬。

    苏湘坐在靠窗的榻榻米上,在ipad上刷着铺天盖地的八卦新闻,据说郑恬儿的官方微博都已经陷入瘫痪状态。

    只是此时,她的唇角勾着一缕冷笑。

    跟傅寒川传出绯闻的女星实在太多了,多得她都记不住是谁,一线的,或是十八线的,她只记得那些女人,个个都有着漂亮的脸蛋,黄莺似的甜美嗓子。

    而这个郑恬儿,还是第一个跟傅寒川传出国外出游,又在酒店共度春宵的。

    春宵啊……

    苏湘想起三年前,唇畔更是勾出一缕若有似无的自嘲。

    这大概是除了她以外,又一个爬上了傅寒川的床的女人吧。

    只是可惜了,傅太太已经由她做了。

    苏湘垂眸,盯着屏幕上的这个女人。

    混血的脸蛋堪称绝美,气质高雅,还透着一股勃勃的野心,刚才她搜了一下这个女人的个人信息,还是个高学历的女人,又事业成功,看起来是符合卓雅夫人要求的。

    苏湘此时自己都弄不清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明明早就已经习惯了的事情,心里依然闷闷的难受,喘不过气来。

    令她更加觉得悲哀的是,他临时反悔,不让她去西班牙,却与另一个女人在那里逍遥自在。

    可他都这样快乐了,那干嘛还要剥夺她的快乐呢?

    就见不得她好吗?

    ……

    马德里的酒店大厅。

    乔深站在一边,手里拿着一只笔记本,大气都不敢喘。

    而傅寒川此时坐在餐厅,优雅的享用着晚餐。

    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看不出他的喜怒,但是在他周身都透着一股森然冷意,连带着周围的温度都低了几分。

    郑恬儿从外面回来,一眼看过去就看到大厅里那个最闪亮,但……也是最不敢让人靠近的男人。

    在她的身后,刘姐常年跟人打交道练出来的敏锐感告诉她,那个男人发怒了。

    她看了郑恬儿一眼,此时关于她跟傅寒川的绯闻,已经尘嚣之上,甚至有些失控了。

    有人骂郑恬儿小三上位,而郑恬儿的铁粉不知怎么的就挖出了三年前那位苏太太的上位史,双方就这么展开了骂战。

    把那位苏太太也拖下了水,这事儿就麻烦大了。

    傅寒川再怎么不喜欢他的那位太太,但那件事,同样的是他的逆鳞,不可碰触。

    刘姐担忧的看了一眼郑恬儿,小声道:“恬儿,你先回房间去,我来跟傅先生谈谈吧。”

    看……能不能撇清关系,让这位傅先生息怒。

    说着往前走了几步,肩膀越过了郑恬儿。

    郑恬儿抿了下唇,又看了餐厅那边一眼。

    灯光打在那个男人的身上,却有着阴沉沉的气息。

    她轻轻的吸了口气,拦住了刘姐说道:“一起吧……”

    炒着炒着炒糊了,这还是郑恬儿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两人一起走到傅寒川的桌边,刘姐挤着笑说道:“傅先生,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用餐?”

    傅寒川头都没有抬,慢悠悠的切着一块牛排,乔深看向那两人,冷漠的说道:“刘姐。”目光从刘姐的脸上划过,再到郑恬儿的脸上,“郑小姐,我们傅总在这里,是诚心等着两位的到来。”

    用词是客气的,语气是严厉而冰冷的。

    刘姐的气息微微一窒,好在她见多了大风大浪,神态还能自然。

    她笑着道:“乔助理,瞧你这话说的,傅总等我们,这……怎么说?”

    说完,她悄悄的瞥了一眼傅寒川。

    乔深眸光微动,冷笑了一声道:“刘姐一向消息灵通,这么大的事情,刘姐你能不知道?”

    刘姐的笑容微微的僵硬,回头看了一眼郑恬儿,说道:“那件事,我们工作室已经发出澄清公告了。那些人也真是的,傅总跟我们恬儿只是偶然遇见,傅总对我们仗义相助,竟然被人传成了那样。”

    “乔助理,你也知道的,那些八卦号,不就是靠着捏造不实消息来赚钱。”

    乔深也笑了下:“是啊,傅总仗义相助,却没事惹了一身的脏水,真够倒霉的,是不是?”

    这话,简直就是在讽刺了,刘姐的笑容都快撑不住了。

    “是、是啊,这件事,真是对不住傅总了。”

    乔深冷冷一瞥刘姐,盯着郑恬儿道:“那……不知道这两天传出来的,关于郑小姐跟傅总的绯闻,郑小姐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郑恬儿尴尬的笑了起来:“乔助理,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怀疑是我传出去的消息吗?”

    “可不是吗?”乔深太清楚郑恬儿的炒作手段了,直言不讳。

    好在郑恬儿吃的这碗饭就是演戏,再怎么会炒作,专业没有丢。

    她苦笑着道:“乔助理,你这话可冤枉我了。就算我会炒作,但哪有这么黑自己的。我广告签约在即,又有好几部戏在等着我,这个时候闹出这种绯闻来,不是找死吗?”

    “我这两天都在忙着把这件事压下去,刚才还让刘姐订了机票马上回国。”

    她说完,又看向了傅寒川,往前走了两步接着说道:“傅总,这件事给你带来了困扰,我很抱歉。本来我就欠了你的人情,现在又把傅总给坑了,这样吧,傅总,你说我怎么才能够弥补?如果我能做到的话,一定全力以赴。”

    郑恬儿说的十分的大气,但私心里还是有着她的打算。

    既按照她预先设想的,把这件事撇清了干系,又说要做出补偿,无非就是想着还能跟傅寒川有接触的机会。

    只要这种联系不断,她就有机会,慢慢的走到傅寒川的身边去。

    这时,傅寒川吃完了最后一块牛排,拿起纸巾擦了擦唇角,漠然的目光看向那两人。

    郑恬儿被他这样的目光盯得蓦然一冷,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下,但还是强撑着笑容道:“傅总,我这么说,不知道你满意不满意?”

    傅寒川薄唇开合,没有什么起伏的声调道:“这话要问郑小姐,不知道你要怎么弥补?”

    “我的要求,是要回到这件事没有发生的状态,你能做到吗?”

    郑恬儿脸色一白,没想到傅寒川这么绝。

    回到事情没有发生的状态,那不就是要时光倒流,怎么可能!

    她的脸色又红又白,傅寒川的这话,分明是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一句话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

    她委屈的道:“可是,现在飞出国外来游玩的人那么多,被人拍到我们的照片,这事儿不是我的错呀!”

    反正,照片是转了几手再发布的,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查到源头在她这里。

    在娱乐圈里,黑操作见不得光的多了去了,只要她咬死了与她无关,那傅寒川就不能拿她怎么样。

    傅寒川犀利的目光在她的脸上盯了几秒,露出一个冷笑来:“确实,我与郑小姐本来就是偶然的遇到,要怪就怪郑小姐的名气太大,在国外都被人认出来。”

    “也要怪,就怪郑小姐的粉丝太脑残,什么事都能拿来比较!”

    这话一出,郑恬儿吓得猛打了一个哆嗦。

    傅寒川话没有说透,但话里意思,她还能不明白吗!

    她跟那位傅太太,是不能比的!

    “傅总,我……”

    傅寒川不等她说完,就站了起来,拿起桌上放着的手机,转身离开的时候,看都没有看郑恬儿一眼。

    随着他的转身,一股冷风被刮到郑恬儿的脸上,仿佛一个巴掌打了过去,郑恬儿腿一软,差点跌了下去,幸好经纪人及时的扶住了她。

    刘姐的眉头皱的紧得不能再紧了,她道:“我就说,傅寒川跟你以前撩的那些男人不一样,你这次真的是要惹火上身了!”

    郑恬儿就是以前做的太顺了,胆子越来越大,也不知道她这回是脑子不在线还是怎么,看傅寒川的态度,不管这件事与她有没有关系,都不准备放过她了。

    酒店的房间里,傅寒川洗漱过后躺在了床上,他握着一只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他个人微博的页面。

    上面关注的人依然只有一个,而那个人发布的微博,还是她几天前发布的一张早餐照片。

    他的眉头紧皱着,一双黑不见底的眼,丝毫看不出他在想着什么。

    ……

    苏湘在还是个姑娘的时候,从来没有痛经的毛病,但是在生下傅赢之后,每次来月事都疼的死去活来。

    她生傅赢的时候,傅老爷子开刀做手术,一老一少,忙得傅家几乎人仰马翻,家里人所有的精力都在他们上面,而她一个不受欢迎的,没有人把她放在心上,甚至有人希望她就此默默消失才好。

    所以苏湘落下了月子病,身体不大好。

    大概是不适应突然的降温,也有可能是前几天坐在地板上受了凉,此时苏湘捂着肚子蹲在马路边,疼得冷汗直冒,哆嗦着手指从包里取出手机想要找人送她去医院。

    祁令扬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女人蹲在路边,若是以往,他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他没有那么多的爱心,对这个世界也没有多热爱。

    可这次,他却将车子放慢了。

    车子在苏湘的旁边停了下来。

    “你怎么了?”

    苏湘抬头,就见一个高个的男人正低头看着她。

    苏湘拧着发红的小脸,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这么明显,不需要用手语说明了。

    祁令扬一看了然,二话没说,打开车门,然后上去把她一把抱了起来塞进车内。

    医院里,苏湘卧在病床上,已经打上了点滴。

    她不好意思让祁令扬留下来陪她。她同他只是朋友,又是女人的这种事,怎么都不大好开口的。

    她同他道了谢后,就让他去忙自己的,还对他微笑了下,表示自己没事了。

    祁令扬没多想,点了下头就往门口走。

    苏湘看了看还在收拾东西的护士,想让她帮忙找个热水袋,就去拿自己的手机。

    手机放在了包里,而包在床头柜里面。

    苏湘半侧过身体,艰难的想打开柜子,护士看她动来动去,不高兴的说道:“诶,你怎么回事啊,你这手扎着针呢,会漏针的。”

    祁令扬听到声音一回头,眉头蹙了下走回来,不悦的对着护士道:“她一个病人,你说话这么大声做什么。”

    那护士讪讪的闭了嘴,祁令扬从柜子里取出苏湘的包递给她。

    苏湘感激的笑了下,又对护士抱歉的笑了笑,从包里摸出手机,祁令扬想也知道她想做什么,拿走了她的手机道:“你不会……”

    刚开口,看到苏湘清冽冽的眼眸,他一顿,换了语气道:“你不方便,打点滴也就一会儿的事情,我现在不忙,就别叫人来了。”

    祁令扬原本想说,她不会说话,一只手又打着点滴,跟护士说手语人家也看不懂,而且态度也不怎么样,还不如他留下。

    “你要什么,跟我说就可以了。”

    苏湘想了想,确实,她是个人人避之不及的大麻烦。

    她肚子疼的还是厉害,抿了下嘴唇,在手机上写:可以帮我找一个热水袋吗?

    祁令扬看了一眼,点了下头道:“好,我去找一下。”

    ……

    傅寒川的飞机抵达北城,没去公司就直接回到家,没看到苏湘,宋妈妈在喂傅赢吃辅食,他问道:“太太呢?”

    宋妈妈看到傅寒川,微微的惊愕了下,不是还有两天才回来吗?

    她愣愣的道:“太太还没有回来。”

    傅寒川皱了皱眉,看了看时间,这女人没事出门做什么?

    被停职了还往外跑。

    他问道:“太太有没有说出去做什么?”

    宋妈妈道:“说是出去买菜。”

    这几天,苏湘都是在家做菜,研究各式的料理,把傅赢都喂叼嘴了。

    祁令扬出去没多久,苏湘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把电话接起来,就听到傅寒川冷声问道:“在哪儿呢?”

    苏湘挂了手机,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医院。

    傅寒川盯着屏幕上的字,眉头皱得更紧了些,然后就拿起刚丢在茶几上的车钥匙出门了。

    祁令扬在医院的超市买了个电热水袋,付账的时候顺便跟卓易打电话说不去喝咖啡了,没等对方问做什么去,他就把手机挂断了。

    走到病房,苏湘侧躺着,眉头没有拧得那么使劲了,只是脸色依旧还很苍白。

    他把热水袋通上电,拉开一边的椅子坐下。

    苏湘没有睡着,听到声音就睁开了眼,祁令扬把买的热可可递给她:“喝点热的会舒服一些。”

    苏湘笑了笑,撑着身体坐起来。

    等待的时间,祁令扬一直的盯着苏湘,几次话到了嘴边想问她些事,但是看到她苍白虚弱的模样,又把话咽了回去。

    她这个样子,再问她,她肯定更难受。

    几分钟后,热水袋热了,祁令扬拔了加热器,把热水袋递给她,这时,傅寒川淡冷又讽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祁少这是很想当别人太太的先生?对我太太照顾的真是无微不至啊。”

    他冷笑了下:“我该说谢谢你吗?”

    苏湘捧着热水袋,却像是全身被烫到了似的,苍白的脸色这会儿变得通红。

    被他气的。

    他凭什么对人家冷嘲热讽的。

    苏湘放下热水袋。

    ——你别阴阳怪气的,我不舒服,幸好祁先生看到,他只是在帮我。

    傅寒川原本看到有气无力的苏湘心里还难受了下,可看到苏湘帮别的男人辩护,那股难受就变成了团火烧心。

    “啧,我就在这里,你还当着我的面郎情妾意起来了?”

    祁令扬看着傅寒川一股子的醋劲儿,冷笑着道:“这知道的,就只当傅少紧张自个儿老婆说气话,不知道的,还以为傅少瞧不上傅太太,一个劲儿的把她往别的男人身上推。”

    “傅少,你到底几个意思啊?”

    “……”傅寒川脸色铁青,瞪着祁令扬。

    “我跟我太太的事,祁少就少插手了,这男三的事儿,也不是什么光彩的。相信你们祁家也不乐意听到。”

    祁令扬嗤笑了一声说道:“我祁令扬的名声就在那儿了,不过你傅少不也花红柳绿的,彼此彼此。”

    外界盛传祁家二少迷恋自己的大嫂,而傅寒川先有苏湘那点事儿,之后又跟外面的女人牵扯不清,三天两头的上新闻,可不是半斤八两,谁嘲笑谁啊。

    现在又闹出满城风雨的,不就是这位鼎鼎大名的傅寒川先生吗?

    祁令扬看了眼苏湘,就见她脸色一片白,他倏地住了嘴,轻叹了口气,淡淡说道:“既然你先生来了,我就先走了。”

    祁令扬一走,傅寒川就上去把门关上了。

    有些用力,门甩的“砰”一声响。

    苏湘看到傅寒川去关门就立即躺下闭上了眼睛。

    傅寒川走过来,看到那一道小小的身影,脸色更沉了一些。

    她除了会给他发脾气,给他甩脸色看,还能做什么?

    傅寒川拎起椅子,他不能把苏湘怎么样,把气撒在了椅子上,放下的时候力道很重,“咚”的一掼,椅子都晃了下。

    傅寒川坐下,从兜里掏出烟来,但看到苏湘苍白的脸,又把烟塞回去了。

    他冷声道:“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