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47 奸商奸商,再商言商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难怪,给他回复消息的时候就是一幅爱理不搭的样子。

    感情,她是找到了新的快乐,找了新欢,嗯?

    喷薄的怒气,自他的鼻腔喷出来,手机都快被他捏碎了。

    他就没有见过,把他的话这么当成耳旁风的人!

    叫她不要跟祁令扬来往,她偏要,还大庭广众下的跟人玩了起来!

    傅寒川转身,踩着重重的脚步在房间里踱了两步,恨不得立即飞回去掐死那个女人。

    从号码簿翻出苏湘的号码立即的拨打了回去,电话那头嘟嘟的响着,就这等待接听的功夫,傅寒川都是一副非常不耐的表情,他一手拎着手机,一手叉着腰,这么来回的踱步,像是怒气濒临爆发的狮子。

    苏湘睡得迷迷糊糊的,就听到自己的手机一直在响,她看都没看,直接把手机按停了,然后闭着眼睛接着睡。

    浑然不知打来这通电话的人是谁,也不知她掐断这通电话的后果。

    电话挂断了两秒之后,再度的响了起来,苏湘这才睡眼惺忪的睁开眼去拿手机,只是在她刚按下接听的时候,电话那端咆哮似的嗓音跨过十万八千里,传了过来。

    “苏湘,你能耐了,你敢挂我的电话!”

    一道炸雷似的声音在耳畔炸起,苏湘被那熟悉又陌生的嗓音震得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这才看了看来电显示,赫然是傅寒川。

    她不知道他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干嘛,于是敲了下手机屏幕,表示她在听。

    “苏湘,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跟你说的话都是放屁,嗯?”

    因为过于愤怒,傅寒川都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还是那个沉稳内敛,成熟冷静的男人。

    此刻,他只知道他想杀人!

    苏湘眨了眨眼睛,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都飞去西班牙了,竟然还能想到来骂她。

    而她也不打算莫名其妙的承受他的怒火,她有怨还没地方发呢,他在乎过吗?

    苏湘放下手机,也不挂断,放在了旁边的枕头底下,这样她就听不到了。

    反正他远在天边,还能把她怎么样?

    以往,两人吵架的时候,苏湘会挂断电话,然后用发消息的方式两人来进行沟通,但是这次,苏湘却是来了一个不理不睬。

    不是说她哑巴吗?

    那她就做哑巴,什么都不说。

    此时的苏湘确实有些有恃无恐,搁下电话就重新躺下,拉高被子睡觉去了。

    傅寒川骂了一会儿,忽然觉得不对劲,电话那头静悄悄的,连一点点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这样她也能睡着?

    其实这种吵架方式,就注定只能是傅寒川一个人独自发火,因为对方没有回应,或者说,当对方不想理他的时候,就像燃旺的火把丢在了水油分离的湖面上,火越烧越旺,而下面的水一点翻腾都没有。

    一股怒火憋在胸腔无处抒发。

    “shit!”

    傅寒川骂了一句,脑子里时刻都冒出那两个人喜笑颜开的样子。

    顿时,心里的怒火烧得更厉害了。

    他不在,她倒是自在了,更加肆无忌惮的意思吗?

    他倒要看看,他不在北城,就收拾不了她了吗!

    傅寒川用力的掐断了电话,就像在掐断某人的脖子似的,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微眯了下眼,转而重新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莫非同还在1988玩呢,又接到了傅某人打过来的电话。

    莫非同拿着手机,摇摇晃晃的走出包厢,身体一歪就靠在了墙上,笑嘻嘻的道:“干嘛啊?有话干嘛不一次说完?”

    他还想调侃几句,只听傅寒川咬着牙,阴沉沉的道:“限你一天之内,将地铁站沿途所有的抓娃娃机……”那边顿了下,改说道,“所有的娱乐设施全部清除!”

    莫非同烫到了似的,香烟从指间滑落:“你说什么?”

    咔哒一声,电话又被人掐断了。

    莫非同呆呆的对着手机屏幕好几秒钟,什么情况?

    傅大少爷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

    不对,问题是,他的小哑巴一枝红杏出墙来,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们吵架,干嘛殃及到他啊?

    莫非同算是领教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感情傅寒川人在西班牙拿小哑巴没办法,就拿那些机器撒气。

    可是,那些娱乐设施都是钱啊!

    傅寒川给莫非同下完指令以后就没有管他了。

    反正视频是他传过来的,那就由他去收拾那些烂玩意儿。

    别看莫非同只是一个纨绔公子哥儿,但凡是那些跟娱乐有关的东西,莫非同都掺和了一脚,况且莫家的背景深厚,他出面大扫荡,一个晚上足够了。

    傅寒川打完电话,将手机随手往床上一抛,走到衣柜那边取出了衣服更换起来。

    一张脸依然黑的跟锅底似的。

    这时,房门被人轻轻的敲了两下。

    “进来!”

    站在门口的乔深一听这饱含怒气的声音吓了一跳,一大早谁给他吃炸药了!

    他比平时更加小心的推开房门,发现室内的气压比昨天还低。

    顿时,乔深觉得无比的苦逼,每天伺候在暴躁易怒的狮子旁边,他迟早得早衰。

    “什么事?”傅寒川系着袖扣,看了一眼乔深。

    乔深道:“傅总,刚才郑小姐来说萨卡先生今晚有个私人品鉴会,想邀请你一起去参加,不知你愿不愿意去。”

    萨卡是马德里当地的名流,也是傅寒川此次来西班牙要拜访的重要人物之一。

    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有一些地头蛇,要办事就必须先要跟这些地头蛇打交道。傅寒川要打通西班牙的旅游路线,跟这些地头蛇打交道是免不了的。

    “萨卡?”傅寒川微皱了下眉,“郑恬儿有这个本事跟他搭上关系?”

    傅寒川在来西班牙之前,就已经安排好要拜访约见的一些名流,不过这个萨卡,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收到确切的答复。

    偏偏这个人的占据了他旅游路线上的重要一环。

    萨卡拥有一座古堡,据那位旅行客微博的描述,那是一座有着四百年历史的古堡,经历过战争的洗礼,虽然残破,但保存还算完好,在当地有着鬼堡的传说。

    古堡、深厚的历史底蕴,再加上神秘的传说,这些都是吸引游客们前来探险的重要元素。

    “郑小姐说,她约见的那个品牌商就是萨卡,知道我们约见他,所以想一起去。”

    傅寒川微挑了下眉,看向乔深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她竟然知道我们要约见萨卡?”

    乔深额头一滴冷汗垂下,忙说道:“这可不是我透露出去的,我也不知道她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要说这个郑恬儿,消息还真灵通,连这些都知道。

    傅寒川沉默了会儿,随后道:“其实这不难想通。郑恬儿既然是萨卡想要邀请的代言人,而我们又早就提出要来拜访萨卡,可能是他们之间有过什么沟通。”

    乔深明白过来,那就有可能是萨卡为了能够邀请到郑恬儿,于是就有意的提到了傅先生的事。

    乔深道:“那傅总,你要答应她吗?郑小姐说,她此刻正在大厅用早餐,想要邀请你一起去。”

    傅寒川穿戴完毕,最后走到了床头柜那边,拿起腕表慢条斯理的戴上。

    他看了眼乔深,淡淡道:“不去。”

    他不需要借女人的光去约见萨卡。

    此时坐在一楼大厅享用早餐的郑恬儿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她坐在窗边,沐浴在阳光中,从这个角度看她是最美的。

    一张融合了东西方美感的脸,五官深刻,加上她性感的身材,她只坐在那里,就收到了不少男人看过来的目光,甚至有人送了玫瑰示爱。

    对这些,郑恬儿当然是不削一顾的。

    能住在这家酒店的,当然是一些很有实力的男人,但能配的上她的,只有那一个。

    可是,这都过去多久了,傅寒川怎么还没有来?

    郑恬儿问了下助理:“几点了?”

    再这么等下去,阳光强烈起来,她就要晒黑了。

    小助理忙回道道:“九点多了。恬儿姐,我看傅总是不是在忙啊?”

    小助理不敢说傅寒川其实是拒绝了她,委婉的表示了下他可能不会出现的意思。

    郑恬儿抿了抿嘴唇,眼中闪烁着微光。

    傅寒川那种矜贵的男人,看来她抛出这一点诱饵对他没有什么诱惑力。

    也是,如果一点小忙就能引得傅寒川前来,他就不是傅寒川了。

    就在这时,小助理忽然惊呼了一声:“呀,不是……恬儿姐,傅先生来了!”

    小助理看到傅寒川出现在大堂的身影,立即的惊呼了一声,郑恬儿看过去,果然看到傅寒川穿着一身笔挺的手工西服,走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

    那俊逸的脸庞,挺拔的身材,还有那出众的气质,行走间都透着王者的气势。

    就像一道光,注定让人驻足观望。

    即便是郑恬儿在娱乐圈见过各种类型的男人,看到傅寒川这样的,依然是怦然心动。

    比傅寒川长得好看的,没有他身上硬朗的气息,比傅寒川更有男人味道的,又没有他那股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

    若是在古代,他就是天生的帝王。

    郑恬儿的心脏砰砰的跃动着,刚才她自己也怀疑傅寒川不屑她的提议,可是……他真的来了?

    就在郑恬儿一路看着他朝她走来,以为他会在她对面落座的时候,傅寒川却仿佛没有看到她似的,在距离她两张桌的地方坐下了。

    “……”郑恬儿微微的睁大了眼睛,指甲掐住了掌心。

    郑恬儿的仰慕者众多,从来都是受着别人爱慕的视线,就算她爱慕傅寒川,但是这么被人无视,还是小小的伤了一下她的自尊。

    小助理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郑恬儿,就怕她大小姐脾气发作。

    好在郑恬儿能屈能伸,在傅寒川面前,她愿意放下姿态。

    郑恬儿心里有着打算,所以就算这有违她的本心,还是站了起来,走向傅寒川的那一桌,在他的面前站定。

    “傅总,介意我坐下来吗?”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面前的女人穿着细带的吊带裙,露出精致的锁骨,雪白润滑的肩膀,身材高挑的她站在那里,无疑展露了一把她的好身材。

    人都已经亲自来了,多少还是要给些面子,傅寒川没有再把人赶走的理由,把点餐单交给了服务员,然后指了下前面的座椅道:“请坐。”

    郑恬儿微微一笑,抚着裙子坐了下来。

    傅寒川点了一杯咖啡,一份火腿煎蛋,服务员拿到餐单就立刻下单去了。

    郑恬儿面对着他,微笑着说道:“傅总是拒绝了我的提议吗?我以为这是双赢的,所以才提出这个建议呢。”

    傅寒川的双手交握在小腹前,慵懒的背靠着椅子,即便是看着懒散的姿态也不减精锐之气。

    只听他淡淡说道:“我看还是一码事归一码事,萨卡先生邀请的是你,我就不要沾郑小姐的光了吧。”

    “这怎么能是沾光呢?”郑恬儿笑了下,她是个聪明人,一下就能理解到傅寒川的意思。

    如今,她现在正被萨卡大力邀约,而她对傅氏的那个形象大使又是势在必得,而傅寒川又想跟萨卡达成交易。

    傅寒川不想受到这种关系的影响,换言之,他要掌握的是绝对的主动权,而不是通过谁达成目的,不管是对萨卡,还是对她。

    郑恬儿接着说道,“我只是听萨卡先生提起傅总,就想着一起同行罢了。毕竟我们都在异国他乡,一起抱团做事,不是更好吗?”

    郑恬儿眼眸看过去,语调娇软,眸光娇媚,听起来是在提议,实际这语气加上眼神暗示,有着不动声色的引导的作用,若是普通的男人,早就被她这媚态而蛊惑了。

    在郑恬儿看来,她跟傅寒川是同一类人,都是有着无比的野心的。她相信,如果他们合体,一定是强强联合。

    傅寒川是商界最有价值的男人,而她郑恬儿,把自己打造成了最有价值的女人。

    借着这个机会,她要让傅寒川看到她的价值,让他知道她可以成为他最合适的女人。

    服务员把傅寒川的早餐送了过来,傅寒川拿起刀叉,看了一眼郑恬儿,忽而噙着一抹笑道:“郑小姐早就知道我想要约见萨卡,昨天为何不说?”

    昨天下飞机,郑恬儿又是丢了行李,又是酒店被退来找他,当时她可是一个字都没有提。

    郑恬儿微微一怔,她的办法好像在傅寒川这里一点作用都没有。

    她抹了下额头,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傅总,你的眼光可真毒辣。”

    “……”傅寒川优雅自如的用着餐,并没有接下她的恭维的意思。

    郑恬儿看了看他,认命似的道:“好吧,那我就如实说了。”

    “……”

    “现在想必傅先生也知道了,昨天我说的品牌代言,就是萨卡的公司。大概在三个月前,我去了米兰秀,在那里认识了萨卡,他对我很有兴趣,在一个月后,我就接到了他们的邀请。当时,我让我的人去查了查这家公司,还有萨卡的为人。”

    “但我得到的消息令我有些失望,就一直搁置了下来。”

    说到这里,郑恬儿就停下来了,看着傅寒川。

    她不想让自己像是这个男人的手下,在对他报告着什么事情,她需要这个男人的互动,勾起他的兴趣。

    偏偏傅寒川就是有这种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被他左右。

    傅寒川喝了一口咖啡,却依然沉默着用着早餐。

    郑恬儿桌下的手指捏了捏,都有些气急败坏了。

    这个男人,怎么一直都是不为所动,对着她的人没有反应,就连对她要说的事,也没有一点兴趣吗?

    郑恬儿道:“傅总,你就不想知道我查到了什么吗?”

    终于,傅寒川看向她道:“郑小姐,你觉得我要跟萨卡合作,对他会没有做一点功课吗?”

    这句话已经有些嘲弄的意思了。

    郑恬儿是有些聪明,但是自视过高了。

    “我想萨卡对郑小姐青睐有加,是因为郑小姐身上有他需要的东西。而我,不具备这种东西,也没有想要奉送这种东西以表诚意,以便来达成我的目的。”

    郑恬儿脸色微变,傅寒川说的隐晦,但那种东西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萨卡本人已经年近七十了,在他这一生中,有过八任太太,情人更是无数。

    萨卡继承了他祖上的遗产跟爵位,并没有什么大的事业心,一生只爱好美女,所以傅寒川提出的优厚条件才难以打动他。

    简单说来,萨卡之所以邀请郑恬儿,只不过是看上了她的颜,以及她的傲人身材,想睡她罢了。

    郑恬儿野心大,又想拿到这一大代言,又不甘心被一个老头睡,所以才拖着傅寒川前行。

    话都已经说开了,郑恬儿咬着唇,可怜兮兮的对着傅寒川道:“傅总,既然你都知道,可不可以帮帮我?”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就算我预订的酒店被退订了,我也不敢找萨卡帮忙,而是来找你。傅总,你既然已经帮了我一次,不如再帮一次?”

    这时,傅寒川已经吃完了早餐,他拿起纸巾擦了擦唇角,看向郑恬儿的脸没有什么表情。

    他看了她一会儿,就在郑恬儿以为他不会答应的时候,傅寒川却道:“好。”

    郑恬儿不敢置信,面色一喜,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又听傅寒川道:“那郑小姐就又欠了我一次。”

    郑恬儿再次的掐住了手心,原本,她还想借着这个机会让傅寒川欠她一回,这样就能拿下傅氏的形象大使,却反而又被傅寒川拿捏住,又欠他一回。

    这个男人,还真是什么时候都要掌握主动权。

    她平生所有的机智在这个男人身上,好像一点作用都没有。

    傅寒川吃过早餐就起身离开了大厅。

    奸商奸商,在商言商,从郑恬儿主动邀约他,就注定她的那点小伎俩施展不开。

    从想要拿捏住人,到被人拿捏住,在傅寒川这里,不过是一杯咖啡加培根煎蛋的时间罢了。

    只是虽然他完成了这一转变,脸上却没有半点愉悦之色,转过身时,脸色依然黑沉的可怕。

    郑恬儿这种满心算计的女人他都能降服得住,偏偏就苏湘那个哑巴……那个哑巴他对她怎么都没有用。

    这个女人,从开始就满腹心机的爬上了他的床,到现在不惧他的警告,不惧他的威胁,我行我素,无法无天!

    可见她的段位要比郑恬儿那种女人高段的多了!

    傅寒川恨恨的想着,又不由自主的想,她睡觉的时候是不是抱着那只小黄鸡,那只该死的小黄鸡!

    ……

    苏湘起床就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转头看了看窗外,厚重的窗帘挡住了外面的天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又冷了。

    下床掀开窗帘,只见天色阴沉沉的,外面的地面上湿漉漉的一片,树叶上还挂着水珠,夜里应该是下雨了。

    想到夜里,苏湘想起来她熟睡的时候好像接到了傅寒川的电话。

    她走回床边,从枕头底下摸出她的手机。

    上面果然有一通通话记录,不到一分钟,时间不是很长。

    苏湘神色淡淡,依然没把这通电话放在心上。

    呵呵,他在西班牙,她在北城,这样一想,两个人分开其实挺好的,他不在,她乐的自在。

    这样他生气的时候,就不会动用他的蛮力逼迫她屈服了。

    傅寒川那种人,就是唯我独尊,没什么道理可讲的男人。

    苏湘换了衣服,又洗漱完毕,临出房门前走到书桌前摸了摸那只小黄鸡。

    昨晚上,她算是想明白了一件事。

    你想要别人给你抓旅行青蛙,不如自己动手抓一只小黄鸡,哪怕不是自己最想要的,但至少是自己可以做到的。

    帮傅赢洗漱穿戴完毕,吃过早饭,苏湘照旧上班去了。

    过了秋天,下的每一场雨水都让天气更冷几分。

    苏湘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微蹙着眉迎风而走。

    下了地铁站,一路走到通道前,忽然她发现了一件事,脚步顿时停住站在了那里。

    环顾整个站台,四周好像空荡了很多,再仔细一想,周围的那些娱乐设施都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