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46 她倒是玩得挺开心的!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苏湘的眼眸微微的一黯,然后比划起来。

    ——取消了。

    说完,她闷着头往前走,再也没有抬头看天空。

    她想,从今以后,她都不会去看那些不知飞向何方的飞机。

    从今以后,也不要再相信别人的承诺。

    想要飞,靠自己。

    祁令扬跟在她的身后,望着她纤细的背影若有所思。

    听到她说要去旅行的时候,她明明是很开心的,现在说不去……她肯定很失望。

    显然,她不能出行的原因在于傅寒川。

    祁令扬抬头看了空中一眼,再看看苏湘那寥落的背影,长腿几步追上她,与她并肩一道走了起来。

    飞机上的商务舱。

    傅寒川望着窗外的云层,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前面是金色的太阳,光芒将云层也镀上了金红色,瑰丽壮阔的令人震撼。

    像这样的景色,他已经看过无数次,也早就没有了欣赏的心情,但这一次再看到的时候,他的心情却是沉闷的很。

    假装我已经去过……

    那一句话,配上那个女人低垂双眼的模样,在脑子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他开锁了手机,再次的登录微博,却发现她的那句话已经删除了。

    傅寒川拧了拧眉头,心情更加的恶劣了。

    乔深就坐在他的身侧,看到大老板对着一只手机皱紧眉头的样子,低声问道:“傅总,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刚才上飞机前,也看到他对着手机失神。

    傅寒川收回手机,后背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冷淡的道:“没事。”

    可是,头疼的很。

    飞行将近二十个小时后,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提示即将抵达马德里机场,傅寒川睁开眼,脸色稍有疲倦。

    下了飞机,乔深去领行李箱,傅寒川等在一边,过了会儿,乔深推着行李箱过来的时候,却看到他的身侧还跟着郑恬儿,他的眉头微微一皱,看向乔深。

    还未等乔深说什么,郑恬儿抱歉的道:“不好意思傅总,我的行李箱被航空公司弄错了。”

    她摊了下手:“我的护照跟签证,还有我所有的东西都在那行李箱里面,现在我的工作人员已经去交涉了。不过今天可能要麻烦一下傅总。”

    郑恬儿微微笑着看向傅寒川,脸上十足的无奈。

    傅寒川面色冷冷的看向乔深,乔深立即感觉到压力山大,挤着笑说道:“郑小姐预订好的酒店出了点事,她的房间被人用了,所以想跟我们住同一个酒店。”

    郑恬儿虽然跟傅氏还没有正式的签约,但在候选人之列,如果拒绝的话说不过去。

    乔深也委婉的说过,既然她是为了这边的品牌来商谈的,那为什么不找这边的品牌商帮忙解决,而郑恬儿又表示说,如果找这边的品牌商帮忙解决的话,就好像欠了他们一个人情,到时候谈代言费以及其他条款的时候就不好说了。

    而且人在异国他乡,当然是找自己人帮忙比较安全。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道行高深,让人拒绝都无从拒绝起。

    傅寒川没再说什么,机场接机的人员过来,一行人坐上了车,直往下榻的酒店而去。

    傅寒川在当地的星级酒店订了总统套房,内嵌几个房间,当郑恬儿以为可以使用其中一个的时候,傅寒川却让乔深跟前台交涉,让他们再腾出两间房来。

    郑恬儿微微愕然,但还是保持着微笑脸说道:“那就谢谢傅总了。”

    说着,她顿了下,眉眼微转,又笑道:“傅总的面子果然大,在这里,这些老外也要看您的面子。”

    在自己的地盘上能够呼风唤雨这没什么,难得的是在国外,傅寒川也能够吃的开。

    现在正好西班牙在举行足球欧洲赛事,酒店提前预订都很难订到,而这家酒店可是整个马德里最好的,之前她的经纪人要在这边订一间房都没有能够预约到,而傅寒川不过是几句话就办到了。

    虽然说只是订间房,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可是以小见大,傅寒川的能量是非常巨大的。

    这样的男人,别说百里挑一,就是万里挑一也不为过。

    可是,这样的男人,配个哑巴就太可惜了。

    傅寒川对郑恬儿的恭维并未表现出什么,依然是一张看不出喜怒的脸,他让乔深把房卡递给她,只淡淡回道:“郑小姐旅途劳顿,就先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等机场那边的消息吧。”

    郑恬儿接过房卡,又道了一次谢,说道:“那以后有时间,就请傅先生赏脸,由我请客,大家好好的吃一顿。”

    说着,她对着傅寒川轻轻的点了下头,转身离开。

    她身边的一个生活助理立即的跟了上去。

    乔深看着郑恬儿走远,转身对着傅寒川说道:“那傅先生,我们也先回套房休息一下吧。”

    “嗯。”傅寒川淡淡的应了一声,迈步往电梯走过去。

    这个时候,郑恬儿已经上了另一部电梯,傅寒川跟乔深所乘坐的,是酒店专供与总统套房的那一部。

    到了套房,傅寒川脱下外套,先打开了电脑查看新的邮件。

    尽管坐了二十个小时的飞机,但面对工作的时候,他依然能保持精神的状态。

    老板是如此,作为第一秘书,乔深自然也不在话下。

    喝了两杯咖啡以后,这才把工作忙完。

    傅寒川洗了个热水澡去去疲劳,躺在舒适大床上,刚合上眼,像是脑子里装了记事器似的立即又睁了开来。

    他打开手机一看,聊天软件上没有来自苏湘的消息,短信也没有。

    这时天色微微亮,已经是凌晨了。

    几乎过去了一整天,她就一条消息都没有,也不问他是否平安到达?

    傅寒川蓦地心底生出一股气来。

    以前他出差的时候,她还会发个信息问问。

    按照时间差,这个时候的北城差不多应该是下午的时候,傅寒川秀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灵活点动:我已经到了。

    写完,他的食指悬空在发送上面,想了想,又那把那几个字删了,重新打了几个字:傅赢还好吗?

    ……

    郑恬儿对着镜子,仔细的看着自己的脸。

    刚敷完面膜的脸,水润光滑,容光焕发,嫩得跟水豆腐似的。

    在娱乐圈里,作为顶级流量的女星之一,脸是招牌。

    不得不说,即使是素颜,这一张脸也是秒杀很多整容脸的。

    郑恬儿转头对着她的小助理道:“我美吗?”

    小助理正在收拾房间。郑恬儿有洁癖,就算是星级酒店,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必须要用消毒纸巾擦一遍。

    小助理转过来看了她一眼,笑着道:“恬儿姐,你当然是最好看的了。我跟了那么多明星,就属你的皮肤最好了。”

    郑恬儿翘起了唇角,然后又问:“那你说,是我美,还是那位傅太太美?”

    “……”小助理愣住了,不敢乱说话。

    在这个圈子里,小助理也听到过一些风声,说那位傅太太是个残疾人,但就这么说出来,她怕那位傅先生知道了。

    虽然知道她一个小助理的话不太可能传到那位先生的耳朵里,但万一呢?

    她可得罪不起啊。

    而面前这个脾气超坏的郑小姐,她也得罪不起。

    小助理赔着笑道:“恬儿姐,我没有见过那位傅太太呢……”

    传闻,那位傅太太从未在人前出现过,倒是听说几年前有件事闹的挺大了,照片登了很多,不过后来就搜不到了,无论是纸质的娱乐周刊还是电子网络上,都搜找不到了。

    可以想见,那傅家的势力有多大。

    郑恬儿听着小助理战战兢兢的一句回答,觉得没劲透了,转头又对着镜子里自己娇艳的面容,凉飕飕的道:“她是个哑巴,知道了吧?”

    只是一个哑巴,再漂亮也没有用,随便哪个女人都能把她比下去。不过她郑恬儿比起其他女人,又多了那么一些心机。

    她可以主动出击刷存在感吸引别人的关注,又能低调给人以神秘感。

    进退有度,点到即止,令男人为她着迷。

    这么多年来,她就是凭着这一套生存法则,在男人圈里无往而不利。

    傅寒川……

    这三个字,犹如散发着天堂味道的一棵树,权势、地位、长相、身材……毫不夸张的说,他是所有女人的梦想,是所有女人都想要傍上的大树。

    为了接近傅寒川,她可费了一番心思。

    先是买消息,得知傅寒川的日程以后,就让她的经纪人联络西班牙这边的品牌商。

    原本,这个品牌已经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了,不过为了傅寒川,她才重新考虑起来。

    在机场的时候,她故意的制造偶遇,又让助理取消了那边预订的酒店,至于行李,也是她让助理故意的错了过去,没有这些偶然事件,又怎么接近他呢?

    再美的脸蛋,也需要出现在人的眼前,才会受到注意,是不是?

    “对了,我的机场照片,通稿写好了吗?”

    小助理立刻掏出了手机:“我问问看。”

    郑恬儿如今正当红,但在娱乐圈新人辈出,一夜爆红的小花多的是。

    她来西班牙的这几天,关于她的新闻也不能断,必须要保持热度。

    有句话说:姐虽然不在江湖,但江湖不能没有姐的传说。

    这句话,说的就是郑恬儿。

    电话打完,另外几个小助理,连同经纪人也一起进到了房间。

    经纪人刘姐把刚刚写出来,已经p好了图的通稿让她过目。

    郑恬儿看得很仔细,每一个字,到每一张照片的细节都不放过。

    别的女星都是经纪人看过就发出去了,有的甚至直接写完就发,看都不看,在郑恬儿这里,她必定亲自督办,她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出错。

    郑恬儿看完,将笔记本还给经纪人,让她发通稿,又对着摄影助理道:“我跟傅寒川一起在机场的照片拍下了吗?”

    那摄影助理立即道:“拍下了的,这也要写通稿吗?”

    刘姐闻言,皱眉对着郑恬儿道:“这不大好吧,傅寒川不好惹呢。”

    当红女星跟某个富商一起出现在机场,稍微炒作一下噱头,比如一同出游什么的,以郑恬儿的知名度,肯定能霸榜好几天,不过这风险很大。

    这个人,可是傅寒川呢!

    而且不管傅寒川的那位妻子怎么样,郑恬儿闹出个小三的名声,对她的事业打击也很大的。

    郑恬儿拿着相机在看里面的照片,她跟傅寒川在机场握手的,以及在酒店两人面对面说话的。经过摄影师的角度协调,照片上两人的关系就变成了暧昧的那种。

    郑恬儿勾着唇角,对此很满意。

    她把相机还给摄影助理,噙着笑对着刘姐道:“又不是我们这边发出去。把这几张照片透露给一些娱乐八卦账号,就说是一些在马德里的游客拍到的,这不就好了。”

    现在正当赛事,马德里游人正多,所以被人偶遇一点都不稀奇。

    “到时候我们这边再发一个澄清稿,说我们只是在这边谈品牌合作,正好跟傅寒川遇上,不就好了?”

    经纪人眼眸一转,担忧就消失了,笑着道:“恬儿,你这脑子,娱乐圈的那些女人,还真没几个比的上你的。”

    这一大波炒作,肯定能造成轰动的。

    而且之前他们就放出消息说,郑恬儿有意与傅氏合作,两人一起出现在西班牙,不就正好造势了吗?

    不过有句话刘姐没有说出来。

    郑恬儿的这胆子,娱乐圈的那些女人里,也没几个比的上她的。

    这种拿自己的名誉搏风头的,一定要是野心够大,承受力够强的才行。

    ……

    苏湘上完最后一堂课回到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才发现傅寒川发过来的消息。

    他问的是傅赢,她便回答了一个好,别的就没有什么了。

    这个时候,她一个字都不想搭理他。

    苏湘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下班,祁令扬站在门口:“苏老师,好了吗?”

    苏湘抬头,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今天祁令扬也来学校了,一连两天他都来做调研。这次比上次的内容要更详细,所以时间上要好几天。

    ——车子还没有拿回来吗?

    祁令扬看她比划完,说道:“4s店没有配件,需要过几天才到货。”

    苏湘了然的点了下头,没再说什么了。

    因为傅寒川的关系,她知道进口车的零配件很难买到,需要从国外运过来。

    想到那个男人,苏湘就闷闷不乐。

    想他做什么。

    步子不由的快了一些,简直是在闷头走路了。

    进站,等地铁来,再到上去、下来,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她都沉默寡欢着。

    偶尔,掏出手机来看一看,再收回去。

    这一切,祁令扬都看在眼中。

    她的情绪依然萎靡,笑容勉强,一点都没有之前跟他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着光芒。

    祁令扬捏了捏手指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逗她开心一下,但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其实以他的个性,还真不是什么好脾气会哄人的那种人,只是不知道为何,看到她不快乐,他心里也就高兴不起来。

    刷了卡,两人走出计费通道,前面就是通往地面的出口了。

    地铁的出现又促成了很多的商机,前面就是几台抓娃娃机,几个孩子围在那里玩的兴奋,祁令扬眸光一转,忽然上前捉住苏湘的手臂,拉着她往那边走去。

    苏湘都已经准备踏上电梯了,忽然被人拉着走吓了一跳。

    祁令扬拉着她,一直到了抓娃娃机那边才停下来。

    苏湘转头疑惑的看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祁令扬笑着看她:“玩过这个吗?”

    苏湘摇了摇头。

    每次上下班,她都是行色匆匆,都没有好好的看过这一路上有什么。

    而这些年,她也没有好好的玩过什么。

    祁令扬笑了下,指着里面的娃娃说道:“喜欢哪个?”

    苏湘朝着抓娃娃机看过去,里面有很多的小娃娃,造型可爱。

    她喜欢那个旅行青蛙,最近微信上很火的一款养成系软件。

    她自己也养了一只,不过那只青蛙跟她一样,几乎不出门,每天都是吃饭睡觉看书写作业,是只学霸蛙,也闷的很。

    旁边的一台机器上,有个小女生兴奋的跳了起来,她喜欢的小黄鸡从下面的出口掉出来,小女生抓着娃娃朝着她的男朋友炫耀,那男孩一脸宠溺,说道:“这下高兴了,可以走了么……”

    两个人拿着娃娃欢欢喜喜的朝前走了,立即又有人站在了他们的位置,苏湘观察了下,看到他们塞了两个硬币进去,然后摇动操作杆,让那个爪子伸下去抓娃娃。

    祁令扬从口袋里拿出钱包,这一看发现他并没有硬币,里面只有几张大钞,他看了眼苏湘,见她还在看别人怎么抓娃娃,便去了便利超市那边买了瓶酸奶,兑了一大把的硬币。

    他把酸奶递给苏湘,冲着她笑了下,然后往投币口塞了两个硬币下去。

    其实祁令扬也是第一次玩这种游戏,以前他也不觉得这种游戏有意思,只是看到她一直郁郁寡欢,他好像见不得她这样,便玩来让她高兴一下罢了。

    随着机器的爪子移动,苏湘被吸引住了,咬着酸奶的吸管,紧张的看着那爪子左边移一些,右边移一些,朝着那只青蛙缓缓落下。

    当爪子抓住青蛙的时候,她屏住了呼吸,等着爪子将那娃娃勾起来。

    而当那爪子成功的将娃娃抓起来的时候,她的眼睛亮了起来,只是还没抓起,那青蛙就掉下来了。

    好可惜啊……

    苏湘遗憾的看了祁令扬一眼,祁令扬道:“那就再来一次。”

    接下来一连几次都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如果不是之前那个小女生抓到了娃娃,苏湘都要觉得这是骗钱的了。

    真的好难啊!

    祁令扬又丢了两个硬币进去,这时,他对着她道:“要不要你自己试一下?”

    苏湘看了许久,早已经跃跃欲试,便站到机器前握住了操作杆,有些紧张的看着里面,然后操动了起来。

    祁令扬站在一边看着她紧张的呼吸,紧张的盯着,整张小脸都绷的很凝重,他的嘴唇微微的勾了起来。

    这个时候,她已经沉浸在那种简单的快乐中,几乎都要忘了因为什么事而不开心了。

    一连失败了好几次,终于,她成功的抓起了一个娃娃,却不是她想要的那只旅行青蛙,是只戴着眼镜的小黄鸡。

    不过这也足以让她高兴了。

    她兴奋的抓着那只娃娃,冲着祁令扬摇晃了起来。

    ——看,我抓到了!

    祁令扬看着她晶亮的眼,那小女孩一样单纯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他笑道:“嗯,你比我厉害。”

    他摊开手,一大把的硬币已经一个都不剩下了。

    原来她已经抓了很久,用最后的两个硬币才抓来这么一只小黄鸡。

    苏湘看着祁令扬眼中略带揶揄的笑,低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忽然发现自己的举止有些轻浮了。

    她一直都是温婉的淑女形象,从来没有这么疯过,而且她是个妈妈了,哪里能跟小女生一样蹦蹦跳跳,太丢脸了。

    不远处的一处鲜花店内,莫非同抄着口袋,正在等里面的店员将鲜花包装起来。

    以他的身份,他当然不需要坐地铁,不过跟朋友们打赌输了,要在这家花店买一束花,再送给店里的老板娘,然后对她说我想追求你。

    没错,纨绔公子无聊起来就是这么的无聊。

    “先生,您的花已经包好了。”

    莫非同接过一大捧的玫瑰,里面红白黄蓝粉各种颜色的玫瑰,是他乱点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品味可言,叫人包装起来的时候,人家还特意的多看了他几眼。

    莫非同举起花欣赏了下,忽然,他像是看到了什么,盯着前方,嘴巴微微的张大了。

    他没有看错吧,那个不是小哑巴吗?

    傅寒川没有带着苏湘给他们这些朋友们见过,但是三年前那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作为傅寒川的老铁,自然是多加留意的。

    其实如果不是苏湘在使用手语,莫非同还未必能认出她来,毕竟也只是在报纸杂志上看过,但当她比手画脚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小哑巴居然在玩抓娃娃机?

    等一下,她旁边站着的男人,那不是祁家的二公子吗?

    他们认识?

    这可有意思了……

    莫非同有些凌乱,不过凌乱中,他还是拿出手机将那一幕拍了下来。

    哼哼,傅寒川在西班牙出差,小哑巴就跑出来跟别的男人出来玩了,拍下来给傅寒川看看,看他怎么样!

    拍完,莫非同慢悠悠的踱步过去,走到苏湘面前,苏湘正要走呢,忽然就被人挡住了路,于是她往旁边挪了挪,但是当她往旁边挪的时候,那个人也往旁边走,往另一边走,那个人也往另一边。

    苏湘抬头,就看到一双狭促的桃花眼看着她,那眼神,好像他认识她似的。

    但苏湘可以保证,她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

    莫非同近距离的把苏湘打量了一番,然后转头看向祁令扬,似笑非笑的说道:“真是稀奇了,竟然在地铁站遇见祁二公子,这种地方,不像是你来的吧?”

    以祁家的身份地位,应该是豪车出行,哪需要跟人挤地铁,还有……玩什么抓娃娃机啊?

    祁令扬盯着莫非同,微微的眯了下眼,往他的身后看了眼,再看向他,同样的似笑非笑的道:“莫三少不是也一样吗?这地方,可不适合高调的你啊。”

    莫非同扬了下眉毛,低头摆弄了下手里那一捧五颜六色的玫瑰,斜眼睨向苏湘:“嗨,大嫂,没想到初次见面会是在地铁里,第一次见面,没有准备什么礼物,那这束玫瑰就送给你了。”

    苏湘愣住了,大嫂?

    她看了眼那束“热闹”的玫瑰花,没有接。

    莫非同却把花塞到了她的手里,说道:“大嫂,你没有见过我,不过以后可能有机会见到。”

    “那我走了啊。”

    他冲着她眨了下眼睛,转身走了。

    苏湘莫名其妙,看着那人的背影,又看了眼祁令扬,那个人,谁啊?

    而且刚刚的感觉,那个男人好像对她有敌意似的。

    祁令扬微微的皱眉,看着莫非同的身影一路走远,他收回目光,把苏湘手里的玫瑰花拿了过来,然后走到垃圾桶那边,插在了上面。

    苏湘看着垃圾桶上的那束玫瑰,再看向走回来的祁令扬,他怎么把花丢了?

    祁令扬道:“你不是教学生们说,陌生人的礼物不要随便拿吗?”

    “那种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不要拿,走吧。”

    苏湘本来也不认识那人,就没放在心上,抱着她的小黄鸡往出口走了。

    ……

    远在西班牙的傅寒川,单手枕着脑袋,另一只手把玩着手机,目光盯着那一个没头没尾的“好”字,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心里有着怒气,又有些吃瘪。

    有种想生气又气不起来的挫败感。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人许诺,却食言了。

    心里也一直记挂着这件事,就算明明很累了,却又睡不着。

    翻了一个身,他枕着手臂,刚闭上的眼又睁了开来。

    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他大可不必挂在心上的,可是一闭上眼,就是她那张透着怨气的小脸。

    第一次,他有种心虚的感觉,有些愧疚。

    可是,有些决定一旦下了,他就不该再动摇了的……

    他有些后悔,但后悔的不是没有带苏湘出来,而是后悔不应该凭一时高兴就给她这个承诺。

    如果没有希望,她就没必要失望了。

    傅寒川盯着屏幕上新打出来的一行字:我已经抵达马德里。

    但这条信息,迟迟没有发送出去。

    在屏幕的亮光没有再次暗下来之前,终于发送出去了。

    手机被丢到了床头柜上,他没有再等那边的回复,闭上眼睡去了,神情是淡漠的。

    这条消息,并不是情侣间闹别扭,你发条信息试探她一下,看她回不回,还愿不愿意理你的那种,而是,这只是一条告知消息,她无需回复,他也不需要等到她的回复。

    苏湘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这条消息,没有什么反应,看完就放回了口袋里。

    这两年,她早已经习惯了傅寒川的行事作风,就没有必要再自作多情的觉得这是情侣间的互动什么的了。

    相信他给宋妈妈、给傅家那边发的,也是同样的消息。

    一条信息群发。

    果然,进门的时候,宋妈妈刚看完消息,笑着对苏湘道:“太太,先生已经平安到那边了,让你不用担心。”

    苏湘淡淡的笑了下,没有揭穿宋妈妈,后面的半句话完全是她说来安慰她的。

    她进到房间,换了家居服,把那只小黄鸡随手摆放在了书桌上便去找傅赢了。

    傅寒川一觉醒来,望着头顶的天花板,眼睛还有些怔忪。

    转头,看到手机的提示灯一闪一闪,便把手机拿了过来,不过当他看到里面发送过来的内容的时候,顿时一下子坐了起来,目光紧紧的瞪着手机上发送过来的小视屏。

    短短的十秒,全是那个女人站在抓娃娃机前兴奋紧张的模样,那夸张的表情,他都快认不住来,这个女人是他那个总是温婉如水、低眉顺目的老婆了!

    而她的旁边,“含情脉脉”看着她玩乐的,正是祁令扬!

    好像有人在他的天灵盖点了一把火,一直烧到了脚底,傅寒川用力的掀开了被子,握着手机走到落地窗前,目光森冷的看着前方。

    莫非同此时正在1988跟朋友们喝酒认罚呢,接到傅寒川打过来的电话,唇角轻轻一扯,握着手机走到了外面的走廊里。

    “你在哪儿看到她的?”电话接通,上来就是充满火药味的一句问话。

    莫非同握着手机,漫不经心的靠着墙,一手把玩着打火机,唇角轻轻一扯,就知道他肯定按捺不住的。

    不过还未说话,电话就被人挂断了。

    莫非同瞧了眼已经被挂机了的屏幕,玩味的自言自语道:“地铁站呗……”

    傅寒川紧紧的握着手机,目光如火的瞪着前面。

    她倒是玩得挺开心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