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43 这种秀恩爱,一般人看不懂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门一关上,莫非同从沙发上站起,围在办公桌前。

    “小哑巴给你寄什么东西了?”他伸长了脖子,紧紧的盯着那只盒子,坏心眼的道,“不会是给你寄离婚协议书了吧?”

    傅寒川正在找美工刀,闻言手指微微蜷曲了下,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苏湘昨天写的那些话。

    他的眉头微微蹙起,到手了的美工刀没有立即的划下去。

    那个女人,真敢?

    莫非同看着傅寒川盯着那盒子却再没有了动作,脸上的笑更奸了,幸灾乐祸的催促道:“赶紧打开啊,看看是什么。”

    傅寒川抬头就看到他一脸的贱笑,他凉凉的看了他一眼:“想知道?”

    “废话。”傅寒川如果被那小哑巴倒过来逼着签离婚协议书,一定是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了!

    傅寒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再看向裴羡:“你也想知道里面是什么?”

    裴羡尽管好奇,但是他可没有像莫非同那样,一点都没有男人的沉稳气度。

    裴羡笑了下道:“我无所谓。”

    傅寒川看了他一瞬,说道:“那好,你让他出去。”

    意思就是,莫非同出去,他就能看这里面是什么了。

    裴羡眉毛稍稍一挑,站了起来:“莫少,麻烦你出去一会儿。”

    莫非同气急了:“我说你们俩幼稚不幼稚?”

    呵呵,到底是谁幼稚了,只不过不想看到他碍眼罢了。

    傅寒川根本不想搭理他,眉眼阴沉的盯着那只盒子。

    如果真的是离婚协议书,他保证,他会让她死的很难看!

    结婚是被她算计了的,离婚,他傅寒川还能由着她来吗!

    那他,就真的成了大笑话了!

    莫非同叫嚷的声音,最终还是被关在了门外,裴羡踱着步子走过来,看到傅寒川划开了包装盒。

    只看到他的眉头微微一皱,裴羡看了看他,难道还真的是离婚协议?

    傅寒川伸手进去,拿起了里面的东西,一盒念慈菴琵琶膏,一盒999感冒冲剂,唇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

    算她聪明,还知道讨好他。

    莫非同撞门进来,一只手还握在门把上,急切的问道:“是什么是什么?”

    裴羡侧过身体,让他看个明白。

    “咳嗽糖浆?”莫非同微微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愣在了那里。

    这年头,哪有人快递送咳嗽药的,小哑巴太不上道了,有本事自己送过来。

    “切,没劲。”

    莫非同没有热闹可看,显得很失望,一屁股坐在沙发里。

    裴羡笑着道:“前天你还说人家没有恩爱可秀,现在看到了?”

    只是这种秀恩爱,一般人看不懂罢了。

    莫非同翻了翻眼珠子,这算什么啊!

    傅寒川已经完全没有理那两个家伙了,他拎着杯子,把那一杯刚冲泡好了的咖啡转身倒进了角落的花盆里,然后拎起一袋感冒冲剂抖了两下,哗啦啦的响。

    莫非同又翻了个白眼,嘚瑟什么,不过就是一包药而已,裴羡对此笑而不语。

    傅寒川对着他们哂笑了下,慢条斯理的撕开包装,倒入水杯再走到饮水机那边冲调入开水,慢悠悠的瞥了那两人一眼,回到办工桌坐下。

    药还很烫,傅寒川先晾在一边,拧开了琵琶糖浆,粘稠的糖浆入口,又甜又腻,但是一股清凉感入喉,顿时喉咙舒服了很多,没有那么想咳嗽的欲望了。

    莫非同瞧着那男人的骚动作,嫉妒的哼了一声说道:“你够了,我都要看不下去了。”

    傅寒川心情好,不跟他计较,吹凉了药喝了一口,看向裴羡道:“你今天怎么来了?”

    裴羡平时也是大忙人一个,平时难得到他的公司来。

    裴羡双腿交叠着,淡淡说道:“没什么,就是听说你的项目启动了,正在物色旅游形象大使,所以我来看看。”

    裴羡是羡文娱公司总裁,傅氏要请形象代言人,当然希望拿下。

    傅氏,多少人盯着的金疙瘩。

    傅寒川瞥了他一眼:“你消息倒是快。”

    裴羡一笑:“没办法,我要是不努力,就要回家继承家产了。”

    裴家做房地产起家,但是裴羡本人对家族企业没有兴趣,大学的时候跑去考了导演系,然后自己开起了经纪公司,如今已经是文娱圈很有实力的大公司了。

    傅寒川扯了下唇角,再看向莫非同:“那么你呢?”

    莫非同把玩着手机,笑嘻嘻的说道:“我既不需要继承家产,也不创业,就我最闲了,就跟着过来看看你啊。”

    莫非同家里有两个哥哥,为了那点家产天天斗得昏天暗地,就他最看得开,整天无所事事,并且表示做一个纨绔子弟挺好的。

    傅寒川看了看他,对此表示一个字都不信。如果莫非同没有本事的话,就不会悄咪咪的弄个庄园出来,再开娱乐会所了。

    裴羡过来的目的已经达到,看了看时间道:“行了,你接着忙,我去看看乔深。”

    乔影气得不轻,看来,他得从乔深那里下点功夫才行了。

    裴羡临走的时候,不忘带走莫非同,总得让留点空间,让傅寒川好好感受一下小娇妻送给他的关心跟爱心,是不?

    裴羡默默的想,他怎么就没有学一下傅寒川装个病什么的,这样乔影就不会那么生气了,也能感受一下她的关心跟爱心。

    这样好像也不对,乔影是医生,她一看就知道,哎,有个太聪明的女朋友,想装病也不行……

    等裴羡跟莫非同出去,办公室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傅寒川对着那一杯带着微甜味道的感冒冲剂又喝了一口,一边垂着眼打开手机。

    空白的,她就不对他说点儿什么啊?

    苏湘正在批改作业,桌角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下,打开一看,傅寒川发了条消息过来:药收到了。

    苏湘拿着手机,对着墙上挂着的日历看了看,她知道他收到了啊,快递给她发消息了,他还特意发条短信来干什么。

    不过她还是回复了一条:哦。

    傅寒川对着那简简单单的一个“哦”字,她就只有一个字,没了?

    就不关心一下,问问他感冒是不是严重,是不是头疼发热?

    也不问问他有没有吃药?

    苏湘所在的那个聋哑学校在城郊,她下班的时候,有时候会先在城郊的菜市场买一些新鲜的瓜果蔬菜回去,但是今天,她一到了时间,就急急忙忙的往地铁站走了。

    到了家,傅寒川还没有回来。苏湘看到宋妈妈,就问她有没有看到她的结婚证。

    宋妈妈疑惑的看着她道:“太太,我没有看到啊。”

    苏湘一怔,这不可能啊。

    ——房间的床单不是你换的吗?

    宋妈妈想起来,说道:“太太,你房间的床单是……”

    她话还没有说完,大门打开来,傅寒川迈步进来。

    宋妈妈看到傅寒川,后面没说完的话就咽了回去。

    卧室的床单向来都是苏湘亲自换的,昨天傅先生没有去上班,床单是他换的,他抱着床单黑着脸出来的时候,她还奇怪来着。

    宋妈妈看到傅寒川,就立刻道:“厨房的汤还再炖着,我先去看看。”

    说完,就马上往厨房去了。

    傅寒川换了拖鞋走过来,把脱下的西服外套递给苏湘,苏湘像平时一样,默默的去把他的外套去挂了起来。

    傅寒川的目光盯着她的背影,她就不关心一下,问问他的感冒有没有好一点儿了?

    晚饭的时候,傅寒川又说没胃口,连汤都没有喝就进书房去了。

    苏湘喂着傅赢,小家伙嘴里嚼着米饭,奶声奶气的道:“宝宝,吃饭饭,很乖,粑粑,不吃饭饭,不乖。”

    宋妈妈瞄了一眼书房的方向,幸好没听到,如果傅先生知道他被这么小的孩子吐槽了,脸不知道要拉多长。

    宋妈妈道:“太太,先生的感冒是不是严重了啊,他工作压力那么大,不吃饭很伤身体的。”

    苏湘眼睛微微的忽闪了下,刚才进门的时候,看到他的眉心是皱着的,不知道是不是又头疼了。

    还有,她寄过去的感冒药,他到底有没有吃啊?

    晚饭后,苏湘挑着衣袖,在厨房给他做小馄饨,傅赢围在她的身边,踮起脚尖扒拉着橱柜的门看着她做。

    粑粑生病真好,麻麻这样就会小馄饨给他吃了。

    要知道,苏湘这段时间一直在忙app的事情,有阵子没做小点心了。

    小馄饨做好,苏湘端着给傅寒川送过去,打开书房的门,傅寒川坐在椅子里,一只手揉着额头对着电脑在想着什么事情。

    苏湘把馄饨放在他的面前,傅寒川抬头看了她一眼,把键盘往前挪了挪,默不作声的捏着勺子吃了起来。

    苏湘刚才看了眼他的脸色,就这么看,也看不出他感冒到底怎么样,严重了还是好一些了。

    也不知道她买的药他到底吃没吃,还是直接给丢了?

    话到嘴边,苏湘忍住了没问,他爱吃不吃,反正身体不是她自己的。

    这么想着,她拿起托盘转身往门口走。

    还没走两步,身后传来男人低沉微哑的嗓音:“等下,给我按一下。”

    傅寒川本就有头疼病,现在加上感冒,头疼得就更厉害了。

    苏湘按摩起来,力道适中,又按在穴位上,经过她的揉按,会舒服很多,比吃头疼药都有效。

    苏湘的脚步顿了下,转头看到他为头疼所扰的模样,终究还是走了回去。

    她站在他身后,双手按压在他的太阳穴上揉捏了起来。

    傅寒川紧绷着的大脑一下舒缓了下来,这才慢悠悠的品尝起小馄饨。

    他不知,他最疼爱的儿子此时正眼巴巴的守在餐厅,等着妈妈来喂他吃小馄饨。

    傅寒川的电脑还开着,荧幕上是他公司的项目企划,苏湘揉按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上面的照片,不正是她微博上关注的那个旅行达人吗?

    那天在金家的宴会上的时候,就听他说到了一些,她还在奇怪她的微博上有什么能被他看中的,原来是想参考这个达人旅行过的地方做新的旅游路线。

    话说回来,他是什么时候发现她有微博的?

    苏湘看了眼男人的后脑勺,忍不住的用力摁了下,幸好她没有在微博会上发什么负能量的牢骚话,也没有说他的坏话,不然这个男人肯定又来烦她。

    傅寒川一口馄饨刚吞在嘴里,被她那么用力一摁,馄饨差点直接咽下去。

    他沉声道:“好好按!”

    苏湘在他身后撇了撇嘴,然后走到他面前。

    ——你什么时候看我的微博的?

    为了防止傅寒川装糊涂,她直接指着他的电脑屏幕。

    她必须得知道,他是只看了她微博,还是把微博密码也弄到手了。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轻嗤了一声道:“你的微博,有什么我不能看的吗?”

    一句话说完,傅寒川觉得他有必要说明一下,不是他特别关注她,而是他有这个必要来盯着她,免得她觉得他好像很关心她似的。

    他稍稍的直起背,把姿态做足了,说道:“我都没有问你,什么时候弄了个微博。你不知道,作为傅家的人,言行举止都要注意的吗?我不盯着你怎么行?”

    苏湘被他这么一说,什么话都不想多说了。

    只在心内冷笑,傅家的人?她算是傅家的人吗?

    ——你放心,微博上不会有我比手画脚的视频,也不会有我的照片。

    她不该提到这个话题的,简直是没事给自己添堵,回去把微博的密码改了就是了。

    傅寒川看着苏湘微变的脸色,知道自己的话戳到了她的痛点。

    但他习惯了高高在上,不可能在她面前拉下脸来。

    傅寒川沉了下气:“你知道就好。”

    说着,他顿了下,又看向苏湘:“你关注他的微博,真的很想出去看看?”

    苏湘从小就被父亲关在家里,之后又一直在傅家,几乎没有怎么出去看过世界,如果不是向往,又怎么会去关注别人的微博,通过他们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

    她点了下头,不过也只是看看罢了。

    那些旅行者,会英语,会中文,有的还会多国语言,而她连最基本的说话能力都没有。

    她这个样子,能去哪里?

    傅寒川看了眼沉默着的苏湘,低头吃了一口小馄饨,忽然说道:“等过段时间,带你去西班牙看看。”

    苏湘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看向傅寒川,连他刚才得罪了她的话也不计较了。

    ——真的?

    傅寒川不自在的瞥了她一眼,瓮声瓮气的道:“什么真的假的,我的话还能有假吗?”

    看到苏湘兴奋的晶亮的眼,他的唇角微微勾起:“看在你是这个项目的功臣的份上,让你出去看看也无妨。”

    得到了他的保证,苏湘心情一下子又好起来了,走出去的步子都轻快了很多。

    傅寒川看着她的背影到门口,一直到被门板遮住,唇角的弧度又翘起了一些。

    这个女人还真好哄,不过是出去一趟罢了。

    一会儿过后,傅寒川口渴出去倒水,经过客厅的时候,看到苏湘在给傅赢剪脚趾甲。

    小家伙刚洗完澡,白白胖胖的小身体被包裹子在浴巾里面,肥肥嫩嫩的小脚拿捏在苏湘的手里,每听到咔擦一声就害怕的缩了缩脚,但也不敢乱动。

    傅寒川低头看了眼自己穿着拖鞋的脚,目不斜视的走到了厨房。

    喝完水,他想到了什么,把杯子放下就回到了卧室,再出来的时候,他已然穿着睡衣睡袍,趿着拖鞋走到客厅坐了下来。

    孩子好动,苏湘不敢分心,正专注的给傅赢剪指甲,忽然就感觉沙发的一侧沉了下,抬头一看,男人长腿交叠的半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枕在脑后,,脚的一端就塞在她的屁股后面。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也不说话,拿起遥控器换了个体育频道。

    苏湘倒是惊奇了,工作狂的傅寒川鲜少看电视,看来今天他的头疼病很严重。

    傅寒川眼睛盯着电视机,但一直拿余光瞥着那个剪指甲的人,看她给儿子剪完了指甲再给他搓平了毛刺。

    傅赢剪完指甲,终于松了口去可以甩动他的小手小脚了,马上从苏湘的腿上下来去玩玩具,苏湘正准备收起指甲刀,忽然腿上就搁上了一只大脚。

    苏湘无语的看着那个一脸淡漠的男人,他在干嘛?

    傅寒川下巴朝着脚趾头点了下,意思就是叫她修剪他的脚趾甲。

    “有点长了。”

    苏湘捏了捏手心,很想把他的脚给甩下去。

    有没有搞错!

    傅赢不喜欢看体育频道,也不喜欢解说员打了鸡血似的解说,他扭过头来,委屈的看着妈妈。

    “麻麻,要看佩奇。”

    小家伙最喜欢看小猪佩奇了,偏偏坏爸爸给他换了频道。

    傅寒川晃了下遥控器表示,如果她不给他剪脚趾甲,那就不给看动画片。

    苏湘无语的吐了口气,想到她过段时间就可以去西班牙,而这出门是要经过这男人允许的,便忍了忍,拿着指甲刀给他修剪了起来,傅寒川满意的眉梢微微一挑,这才把频道给调了回去。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了下去,宋妈妈看着这对小两口终于有和和气气过日子的感觉了,不觉松了口气。

    要知道整天神经紧绷着,老得可快了。

    这边不冷战不吵架了,傅家老宅那边,卓雅夫人愁的晚上都睡不着觉。

    这一晚,卓雅夫人又失眠,坐在客厅翻看着那些名媛的照片资料。

    金语欣不够优秀,那她就再找一个,总之一定要是家世学识样貌,样样都配的上儿子的。

    刚刚听说,傅寒川有意带着苏湘去国外度假。

    那两个人,以前不要说去国外度假,刚结婚的时候连喜酒都没摆,度蜜月就更不要说了。

    而现在,居然说要去国外度假?

    都说母子连心,可是她现在看不懂她的儿子了。

    她不明白,傅寒川是看上了那个哑巴哪一点,居然心软了?

    不,一定不是这样的。

    一定是那个哑巴又耍了什么花招,才让她的儿子被迷了心窍。

    别看那女人只是个哑巴,俗话说不会叫的狗会咬人,就是这种没声没息的才最阴险。

    当初就是她满腹心机的爬上了她儿子的床,然后就被她死死的咬住了不放。

    她的儿子,不能真的跟一个哑巴过一辈子,让她毁了他!

    老何看到客厅亮着灯光,便过来看看,看到卓雅夫人撑着额头坐在沙发里,茶几上散乱的摆着一些资料。

    他走过去,轻轻的叫了一声:“夫人,您要是想休息,就回房间去睡吧。现在天冷了,容易着凉。”

    卓雅夫人只是眯了会儿眼睛,闻言抬起头来:“没事,我再坐一会儿。”

    老何看到卓雅夫人愁眉不展,又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那些东西,问道:“夫人还是在为傅先生担心吗?”

    卓雅夫人叹了口气,伸手将那些资料都归整齐了,说道:“不然还能怎么样?”

    老话说,娶妻当娶贤,找了一个不顺心的儿媳妇,真的是做什么都糟心。

    老何想了想,低声说道:“夫人,有件事我忘了跟您说。我那次去地铁站接太太,看到她从一辆保时捷车上下来。”

    卓雅夫人脸色立即变得难看,目光凶狠了起来。

    “你怎么现在才来告诉我!”

    苏湘的那个学校,又不是什么好学校,居然有开得起保时捷的?

    老何为难的说道:“我看夫人这段时间一直身体不好,就没跟您说。”

    卓雅夫人抿了下嘴唇,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

    她沉声道:“那你看到车主是什么人了吗?”

    老何不敢多说什么,只说车主是个年轻的男人,但是光线的关系,没有看清楚样貌。

    卓雅夫人的目光变得狠戾了起来。

    这个哑巴,在蛊惑他儿子的同时,竟然还在外面勾勾搭搭的不安分!

    “这件事,你有告诉过寒川吗?”

    老何恭敬的道:“还没有。我想太太可能只是搭了一个便车,就没有跟傅先生说。”

    “哼!”卓雅夫人冷哼了一声,从学校到地铁站能有多远,还能废了她的双腿不成?

    既然走几步路就觉得累,那还去上什么班,还不如在家好好呆着,免得出去丢人现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