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42 傅寒川目不斜视,傲娇的走了过去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傅寒川看了眼卓雅夫人,说道:“妈,那你好好养病,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说着正要转身,卓雅夫人忽然叫住了他:“等下。”

    她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仔细的看了眼傅寒川:“你的鼻子怎么回事?”

    问完,她锐利如针的目光看向苏湘,怒道:“你敢抓伤他!”

    苏湘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转头看向傅寒川,这才看到他高挺的鼻子上有一道很细的抓痕。

    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不怎么看得出来。

    她昨天晚上是有抓他,但那也是他惹恼了她。

    苏湘不记得混乱中,是不是抓到他了。

    早上他起来的比她早,而她走得又匆忙,根本没有注意到。

    傅寒川皱了皱眉毛,不怎么在意的说道:“又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

    只是一点小抓伤,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但对卓雅夫人看来这绝对不是什么小事。

    她生气道:“她敢对你动手,这怎么能是小事!”

    一个妻子,敢对自己的丈夫动手,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划伤,都不可以!

    最紧要的是,这个人是她的儿子,她就绝对不允许!

    卓雅夫人差点就要对苏湘兴师问罪了,傅寒川拽住苏湘的手臂,自己往前走了一步,挡在了她的前面,淡淡说道:“这不关她的事。”

    眼看着儿子对那哑巴的维护,卓雅夫人更生气了,声音跟炸雷似的,几乎没什么形象了。

    “你还护着她!”

    看到母亲勃然大怒,傅寒川微拧了下眉,无奈道:“不是我要护着她,这的确不关她的事。”

    卓雅夫人怕傅寒川有心维护,逼问道:“好,那你说,你的这伤是哪里来的?”

    他是堂堂公司执行总裁,多少人盯着他呢,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就给自己脸上弄道伤口!

    傅寒川的脸上划过一个别扭的表情,轻轻的吐了口气,淡淡的道:“猫抓的。”

    苏湘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心里泛起了疑惑。

    她以为他会说刮胡子不小心刮到的,虽然这个说法有些牵强,但怎么也没想到他说是被猫抓的。

    这个理由,骗谁呢?

    别说卓雅夫人,她自己都觉得糊弄不过去。

    “猫?”卓雅夫人一个字也不信,她又不是不知道,那边别墅不养小动物。

    “不管你信不信,就是猫。”傅寒川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眼看卓雅夫人又要开口,他打断她的纠缠,“妈,傅赢还在家,我们就先回去了。”

    他现在心情不好,说完就拽住苏湘的手臂转身走了。

    “你、你们……”

    卓雅夫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气得往后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

    她的儿子,竟然为了那个女人来骗她了!

    等两人走了,卓雅夫人依然生着闷气,撑着额头坐在沙发上,头疼的厉害。

    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还怎么了得!

    傅正南从外面回来,看到自己的妻子坐在那里唉声叹气的,说道:“怎么这样子,谁惹你了?”

    卓雅夫人气呼呼的抬头看了他一眼道:“还不是为了你的儿子。他对那哑巴上心了,为了她,竟然把金语欣都解雇了!”

    傅正南把脱下的外套递给女佣,眉毛微微一皱:“哦?”

    他傅正南的儿子,竟然对一个没权没势的哑巴上心,怎么可能?

    卓雅夫人瞪了他一眼,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冷笑了一声道:“这点,你的儿子倒是跟你不一样。”

    傅正南接过佣人倒的热茶,看了她一眼冷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卓雅夫人阴阳怪气的顶了一句,站了起来,“傅正南,寒川也是你的儿子,你这做父亲的毫不关心,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这像话吗?”

    傅正南被她冷嘲热讽,一张还算温和的脸沉了起来:“我看你是肝火旺盛,逮着谁都要被你说几句,是不是?”

    “早前是你说儿子结婚成家了,要多给他历练,现在我都把公司交给他管理了,你还要怎么样?”

    卓雅夫人紧紧的抿着唇,目光锐利的盯着他看了几秒,冷哼了一声道:“是啊,你是把公司交给他管理了,可你的大权,都放下了吗?”

    卓雅夫人说完,也不跟他废话了,往楼梯那边走着说道:“我身体不舒服,先去躺一会儿,就不吃晚饭了。”

    傅正南看着她气咻咻的扭着腰上楼,一脸的莫名其妙,这是到了更年期了吧,到处找茬。

    ……

    车内,气氛安静的可怕。

    傅寒川把车子开得很快,马路边次第亮起的路灯像是流星从车窗前划过。

    苏湘知道自己又得罪了傅寒川,手指一下一下的剥着手机外壳。

    她没想到他会来,更没有想到她写给卓雅夫人的话会被他看到。

    苏湘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身侧的男人,就见到他削薄的嘴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每当他这样的时候,就是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脾气。

    她打开手机,重新翻看了下那句话,当时她气怒之下打出来的,现在看看,她也没有说错什么啊,他这么生气做什么。

    苏湘识相的没敢惹他,余光又一瞥,这时正好一道光打过来落在他的脸上,那一道很细的抓痕隐约可见。

    她垂眼,悄悄的看了眼自己的手指甲,修剪的干干净净的,他脸上的抓痕不像是她抓出来的。

    可是,她清楚的知道家里并没有养猫,那他的这道伤哪里来的,总不见得是傅赢吧?

    正这么想着,车子忽的停了下来,苏湘没有防备,身体往前冲了下,幸好有安全带扣着她。

    苏湘转头瞪了他一眼,他这是故意的!

    车子已经进了傅家的车库了,她不等傅寒川说什么,就自己打开车门下车了。

    但是在她推开车门的那一瞬,傅寒川忽的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他抓得很用力,苏湘疼得皱起了眉毛,两个人谁也没动,谁也没开口,就在昏暗的光线中目光对峙了起来。

    微光中,就见他的眼眸中闪着火苗,好像要把她点着烧了。

    苏湘的骨头被他捏的实在疼,动了动手臂挣了一下,没有挣开,他更加用力的抓着她了。

    傅寒川窝着一肚子火,从看到她写的那句话开始,那股火就被她点燃了。

    看她被母亲责骂,真想不管她算了!

    而现在看她没事人似的,他更加想掐死她算了!

    什么?

    她忍到现在没有离婚,坚持留在这个家,就只是为了傅赢?

    她居然还妄想带走他的儿子?

    傅寒川咬着牙,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

    苏湘也是被他的神情吓得心惊肉跳。

    要知道,在体力上她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他要对她做什么,她的那点反抗能力弱的不值一提。

    就听他咬着牙十分凶狠的道:“你要走就走,但是别想把傅赢带走。我告诉你,不可能!”

    苏湘的气息微微一窒,傅寒川不等她有所反应,甩开了她的手臂,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苏湘的喉咙翻滚了下,扯了下唇角苦笑。

    又何必特意说给她听,这整个北城,就数傅家地位最为崇高,她就算想带走傅赢,他傅寒川说一句话,掘地三尺都能把她给挖出来。

    只怕还没出北城的地界,就被他抓回来了。

    苏湘比傅寒川晚一步到进入家门,宋妈妈看到她回来,忙说道:“太太,你回来了,晚饭刚刚好,过来吃吧。”

    苏湘上了一下午的课,又在傅家老宅精神极度紧张的站了半天,这会儿才觉得肚子已经很饿了。

    她放下包走到餐厅,宋妈妈给她盛饭道:“小少爷我已经喂过饭了,太太您先吃吧。”

    她把饭碗放在苏湘面前,苏湘拿起筷子自己吃了一口,看了眼傅寒川常坐的那个座位。

    宋妈妈看到她的视线,往书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小声说道:“先生刚才进来的时候说没胃口,我另外再给他做点吃的,太太,要不您一会儿给先生送进去吧。”

    看苏湘没什么反应,宋妈妈又道:“我看先生今天的脸色不怎么好,这么饿着可不好啊。”

    苏湘一口米饭在嘴巴里嚼了又嚼,视线盯着面前的一锅玉米排骨浓汤。她舀了点汤拌汤泡饭,力道有些重,戳得碗笃笃的响。

    宋妈妈不知道这两人又怎么吵起来了,只好又劝道:“太太,今天先生看你没回来,就去找你了,到现在滴水未沾呢。”

    苏湘的手一顿,眼眸微垂,看着碗里雪白的米粒浸泡在浓汤里。

    她捏了捏筷子,就着一些菜,几口把米饭吃完就回房间去了。

    宋妈妈转头看了看,无奈的摇了摇头,动手收拾餐桌。

    苏湘进了房间就拿了睡衣进浴室洗澡去了,脱下衣服的时候,就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满身的印痕,脖子、胸、腰、腿,青的紫色,惨不忍睹。

    而她的手臂上,还有了一圈新鲜的指印。

    他发脾气的时候就这么欺负她,这算不算是家暴?

    如果她拍下照片,等有一天,她不得不离开傅家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用这些照片呈上法庭,争取傅赢的抚养权?

    随即,苏湘否认了这个想法。

    傅家在北城,几乎是一手遮天的,她的这点小伎俩,根本没法跟傅家斗。

    洗完澡出来,苏湘想去看看傅赢,经过傅寒川的书房的时候,隐约的听到了里面好像有咳嗽声。

    她站在书房的门口,好像那一声声的咳嗽声定住了她的脚步似的。

    苏湘拧着眉。

    再怎么说,他看到她没有回家,就立即去了傅家老宅把她带回来,不然到现在,只怕她还在受着卓雅夫人的刁难。

    苏湘咬了下唇,脚步移动往厨房去了。

    宋妈妈正在厨房揉面,准备给傅寒川弄点面食,看到苏湘进来,笑着说道:“太太,您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好。”

    苏湘看了看,挑起衣袖接过了宋妈妈的活儿。

    傅赢开始可以吃主食的时候,她就学做了手工小馄饨。双手灵活的在案板上揉动,一会儿就擀出了好几张馄饨皮。

    宋妈妈做晚饭的时候还剩下一些肉馅,等水烧开的时候,苏湘快速的包了几个小馄饨下锅,等馄饨浮上水面了就捞出来放到一边的玉米浓汤里。

    宋妈妈看着苏湘手脚灵活的做好了一碗小馄饨,笑着道:“太太,你的手可真巧,先生一定会喜欢吃的。”

    苏湘把馄饨放到托盘里,又冲泡了一杯冰糖柠檬水。

    傅寒川昨天喝了不少的烧酒,又吹了风,今天就有些不适,一天都没有什么胃口,这会儿胃部隐隐的犯痛,一手抵着胃部,一手抵着嘴唇咳嗽。

    苏湘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傅寒川。

    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把托盘放在他面前,然后就走出去了。

    傅寒川从头到尾,看着她走进来,又这么走出去,一个眼神都没有。

    门关上,傅寒川低头,看着面前一碗云朵小馄饨。

    碧绿的葱花,像是云朵的小馄饨浮在浓白的高汤上,诱人的香气扑鼻。

    这是苏湘经常做给傅赢吃的,她最拿手的。

    傅寒川拿起勺子吃了一口,暖暖的小馄饨入胃,顿时暖了整个身体,抽痛的胃都好受了很多。

    心情,好像没有那么恶劣了。

    要知道刚才,他对着电脑看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脑子里全是她手机上的那些字。

    这个女人,难怪卓雅夫人高血压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

    她确实有气死人的本事。

    傅寒川几口就吃完了那些小馄饨,连汤都喝了,端着空碗出来的时候,在客厅看到苏湘跟傅赢都坐在沙发上,苏湘正在一口一口的喂傅赢吃小馄饨。

    小家伙明明早就吃过晚饭了,这会儿吃着小点心,快乐的眯着眼睛。

    傅寒川目不斜视,傲娇的走了过去。

    而苏湘也没有搭理傅寒川,喂完了傅赢就抱着他去儿童房了,夫妻俩各做各的,好像那些引起家庭大战的一桩桩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哄完傅赢睡觉,苏湘回到次卧,躺上、床的时候,她往枕头下摸了摸,下面是空的。

    苏湘皱了下眉头,掀开枕头一看,那边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她明明把结婚证放在枕头下面的,而且从来没有换过地方。

    卧室的床单被套一直都是由她亲自换的,而今天的床单被套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一套了。

    而昨天,傅寒川做的那么激烈……

    苏湘脸上微微发热。

    早晨她赶时间,没有来及的换,应该是宋妈妈换的,明天问问她,有没有看到她的结婚证。

    今晚,傅寒川没有再来次卧,苏湘累到了极点,没多久就睡过去了,总算睡了个好觉。

    天亮后,两个人又在餐厅坐一桌吃饭,可是各自都无言。

    苏湘没有抬头,但听到了傅寒川间或的咳嗽声,面色微微的动了下,不过还是没有搭理他。

    傅寒川像是往常一样,吃过早餐就去上班了。

    苏湘抽了张纸巾给傅赢擦了擦小嘴,把他的小手也擦干净了,把他抱下宝宝椅。

    这时候门铃响了,苏湘头都没抬,每到这个时候就是金语欣来了。

    她一来,她就可以去学校上班了。

    可是当门打开,宋妈妈叫着“吴老师”的时候,苏湘愣了下,抬起头来。

    进来的女人不是金语欣,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大约四十岁,短头发,看起来温柔很有亲和力,也很有耐心的样子。

    宋妈妈介绍道:“太太,这是先生昨天新请来的育婴师,姓吴。吴老师,这是我们家太太。”

    吴老师看到傅湘,走上前对她微微的笑了下:“傅太太您好,我是吴春梅,您可以叫我吴老师,以后我就是傅赢的家教老师了。”

    乔深在面试的时候,就提起这家的太太不能说话,所以他们招聘的要求就是要会简单的手语。

    这个招聘要求很突兀也很高,吴春梅恰好学过一些,所以她才能在那几个同实力的育婴师里面脱颖而出。

    吴春梅私底下做过功课,也大致的了解了一下这位傅太太。

    对这位“传奇”人物,吴春梅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她的工作就是照顾孩子,负责他的教养问题。

    她再道:“傅太太,我会一些简单的手语,如果您对我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跟我说。”

    苏湘轻轻的点了下头,诧异的看向了宋妈妈,傅寒川怎么撤换了金语欣?

    她不是卓雅夫人钦定的,傅家下一任的儿媳妇吗?

    而且,傅寒川撤换金语欣的事情,他昨天明明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跟她说,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就连刚才吃早饭的时候,他也没有跟她提起一下。

    宋妈妈作为下人,又有新来的老师在场,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反正那个金语欣换了就换了,她是一点都不怀念。

    就在苏湘满腹疑惑的时候,脚边忽然有什么东西在拨动她的拖鞋,低头一看,竟然是只雪白的小奶猫。

    宋妈妈道:“哦,这是先生昨天带回来的,说是小少爷喜欢,要养着。”

    苏湘盯着那只猫,他还真的养了只猫?

    小猫昨天吃了驱虫药,回来后就一直窝在猫窝里面睡觉,也难怪苏湘没有发现。而经过一晚上的代谢,小猫又恢复了活泼,这会儿快活的满屋子乱窜。

    傅赢看到有猫咪陪他玩了,就不缠着苏湘不让她去上班了。

    苏湘看着傅赢摇摇摆摆的跟在小猫的身后追着跑,疑惑的想,傅寒川的那道伤痕,真的是猫抓的吗?

    宋妈妈说,他昨天带回来的猫咪,可是猫都把他抓伤了,他还养着,他有这么大度?

    宋妈妈看苏湘看着那只猫发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出声提醒道:“太太,上班时间快到了,您还是赶紧出门吧。”

    苏湘回过神来,这时候也不去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了,拿了包赶紧出门。

    而在傅氏大楼里,此时傅寒川捏着眉心,感觉今天头痛比起昨天还要更厉害一些。

    乔深敲了总裁办的门进来,把昨天的会议纪要拿给他看,听到傅寒川的咳嗽声,他道:“傅先生,您是不是感冒了?”

    傅寒川眉头微皱了下,淡声道:“没事。”

    他在一些文件上签了字,把文件递给乔深。

    乔深抱着文件,说道:“傅先生,西班牙的项目,昨天风控部门已经开始展开测评,公关部的肖总监说,最好现在就开始物色合适的旅游形象大使,制定相应的推广文案,到时候才不会太过忙乱。”

    “肖总监的意思是,虽然我们有了那位旅行达人做代言人,但是他的知名度还不够,最好再有一个知名度高的流量明星作为搭配。”

    傅寒川想了下,问道:“那肖总监有提出合适的人选了吗?”

    乔深道:“肖总监选了几个最近当红的明星,不过她还在考察中,会在下一次会议的时候再商讨最后人选。”

    傅寒川点了点头:“那就先这样。”

    乔深看他没什么事要交代了,便转身出去了,傅寒川正想休息一下,总裁办的门就又推开了。

    裴羡跟莫非同一起进来了。

    莫非同还是平时那吊儿郎当的老样子,裴羡的神色有些郁郁。

    他走进来就往沙发上一坐,傅寒川看了他一眼:“怎么了,谁惹你了?”

    裴羡幽怨的看了他一眼:“还不是你。”

    前天他喝得大醉,乔影把他接回去后,就发了脾气,搞得他束手无策。

    莫非同有些幸灾乐祸的道:“乔影说了,以后他再敢喝得烂醉,就跟他分手,让他醉死在马路边上。”

    莫非同就坐在傅寒川办公桌前的那张椅子上,他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了傅寒川鼻子上的那一道爪痕。

    “哟,这是哪只小野猫抓的?”他眼珠一转,那天傅寒川没有叫人送回去,“难道你那晚出去偷吃了?”

    傅寒川对他的不正经表示不予理睬,低头处理邮件。

    莫非同就是那种没有人搭理也能自嗨的人,他道:“你们一个两个,笑话我单身狗?我看你们有女人的也不怎么滴。”

    他看着傅寒川,他就不明白了,裴羡跟乔影两个能说话的还能吵吵架,傅寒川的那个小哑巴,怎么跟她吵得起来的?

    他难以想象,傅寒川每天对着一个哑巴,就好像一个人自言自语似的生活方式,乐趣何在?

    傅寒川跟裴羡都投以蔑视的目光,吃不到葡萄的说葡萄酸。

    这时,门又敲了两下,小嘉推开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只快递盒子。

    “傅先生,刚才有个快递送过来,是给您的。”

    “寄件人是谁?”

    小嘉看了眼快递单,又看了眼傅寒川,低声说道:“好像是傅太太。”

    快递单上只写了一个苏小姐,还有一串手机号码,小嘉见过那位傅太太,看到这个苏小姐就想到了那位傅太太。

    苏湘从来没有来过公司,她寄快递来干什么?

    傅寒川看着那盒子,眉头微微一皱,拿过盒子道:“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