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41 难怪说不上班,这都破相了……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宋妈妈看到金语欣一路狼狈的跑出去,心里一阵痛快,应该拿手机拍下来给太太看看的。

    她哼了哼声,走过去把门关上。

    书房里,傅寒川对着电脑,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打电话。

    “今天不去公司,有什么事你给处理了,重要邮件仍旧发到我的邮箱。”

    乔深在电话那头连连应声着,又微微的皱了下眉,傅先生就连生病也会坚持去公司的,怎么忽然说不上班了?

    难道病得很严重?

    可是今天早上,他还听到乔大姐抱怨说,裴大哥跟傅先生昨晚玩到很晚,还半夜去接人去了。

    乔深正猜想着,就听到大老板又问道:“对了,让你找的育婴师的事情,找到了吗?”

    乔深连忙道:“已经联系好了,今天我会先面试一下。”

    昨天乔深正相亲呢,就忽然接到了大老板打过来的电话,叫他物色合适的育婴师,还说了一大推的要求。

    要有资质有经验,至少精通四国语言,年龄不能太小,35到40岁等等等等,而且速度还要快。

    当时乔深心里就犯疑惑,傅家的育婴师不是金语欣吗?怎么又要找,而且好像很急的样子。

    就他所知,目前傅家的人里面,傅赢小少爷是最小的,也就他需要育婴师照顾。

    而傅寒川明显不是什么热心肠的人,亲戚家或者朋友客户的事儿他没必要管也不会多管闲事。

    不过既然老板要求了,精干的乔深立即就答应了下来。

    当下,乔深连相亲也不相了,临时找了个朋友来顶替,结果早上乔大姐打电话来劈头盖脸一顿痛骂,说那小姑娘是她科主任的女儿,叫她不好做人,还说姓乔的是不是欠了姓傅的什么什么的,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才挂了电话。

    电话那端,傅寒川淡淡的道:“嗯,下午三点前让人到我家,我要亲自面试。”

    “啊?三点前?”

    乔深看着行事历上的时间安排,满满当当的,只有三点以后才有时间,而且他跟人家约的面试时间就是下午三点以后。

    “怎么,你有问题?”

    电话里,傅寒川淡淡的声音响起,电话这头的乔深连忙咬着牙摇头微笑:“没有问题。”

    “嗯,那就先这样了。”

    傅寒川挂了电话,大概昨天喝了太多的酒,又吹了冷风,这会儿头痛的很,手机被他随手丢在了桌上。

    正想着回去再睡一会儿,忽然听到了微弱的喵喵叫的声音。

    他的眉头皱了下,站起来寻找声音来源,就见到窗帘那边鼓起了一大块,窗帘微微拂动,下边露出一双小脚。

    傅寒川走了过去,掀开窗帘道:“傅赢,你在干什么?”

    角落里,傅赢正蹲在地上看着什么,听到爸爸的声音转头糯糯的道:“粑粑,看……”

    小家伙指着角落,一脸兴奋:“是咪、咪!”

    就见墙根处缩着一只纯白色的小奶猫,整个儿团成了一个小毛团瑟瑟发抖。

    小猫仰头对着他又叫唤了一声,傅寒川盯着猫,眉头皱紧了一些,脑中拂过一些片段。

    印象中,他好像捡到了一只猫……

    傅寒川摸了摸鼻子若有所思,而这时,小奶猫忽然动了动后腿,撅起屁股翘起尾巴,前腿趴低,然后一跳往前冲,跳到了傅寒川的拖鞋上,对着他的裤腿一顿挠。

    傅寒川弯腰,大手捏拎着小猫的后脖子拎了起来。

    这只是一只普通的中华田园猫,但是通体雪白没有一根杂毛,而且猫的眼睛一只是金色的,一只是蓝色的,倒是少见。

    傅赢抱着他的腿,也要玩小猫,踮起脚跟伸长了小手:“粑粑,我要!”

    小家伙的玩具很多,不论是毛绒玩具还是会飞的遥控飞机,或者是会走路的机器人,但是他从来没有会喵喵叫的小猫,看到了自然喜欢不已。

    傅寒川低头看了他一眼。

    猫爪子很尖锐,傅赢还小,容易被抓伤,而且傅家也从来不养宠物。

    傅寒川现在也没有要养宠物的打算,就准备让宋妈妈把猫丢出去,正要放下,小猫忽然紧紧的抱住了他的手,喵喵叫唤着。

    他的手一顿,看着猫咪纯净而惶恐的眼睛,脑中忽的浮起苏湘的那张脸。

    好像她微博上关注了不少的宠物。

    傅寒川又看了眼不及他巴掌大的小奶猫,这猫……有点儿像那个女人,白白的,小小的个头脾气倒是很大。

    傅赢还在那儿吵着要小猫,努力的伸长了小手来够他的手臂,傅寒川看了他一眼道:“你想要养?”

    傅赢小脸坚定:“要!”

    因为是路上随便捡回来的,毛色有些脏了,而且应该还带着不少细菌,傅寒川打量了下,既然儿子要养,那就养着吧。

    然后,宋妈妈就看到傅寒川一手抱着一只纸箱,一手抱着傅赢出门去了。

    门关上的时候,宋妈妈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但也没有多留意就干活去了。

    一直到下午,傅寒川才回来,两只手里都拎满了东西,连小傅赢都是跟在他后面自己进门的。

    他去给猫洗了澡、剪了指甲又打了驱虫药,那宠物医生说了一大堆的注意事项,又说过了一个星期还要再去打猫三联。

    麻烦。

    三点的时候,乔深带着育婴师来面试,就看到自家boss黑着一张脸,不知道谁又惹着了他。

    他仔细看了看,还有了一个新发现。

    傅先生的鼻子上有一道细细的抓痕,难道,跟傅太太打架了?

    难怪说今天不上班,这都破相了……

    乔深心里腹诽着,不敢得罪大老板,连忙把新请来的育婴师介绍了下,傅寒川冰着一张脸,在客厅里就给人面试了。

    十几分钟后,傅寒川让乔深把备好的聘用合同拿出来双方签约。

    乔深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今天金语欣不在,现在看这情况,不是傅家要两个育婴师,而且金语欣out了。

    他偷偷的瞄了一眼正低头签字的傅寒川,再看了一眼那个新育婴师。

    40岁的中年女人……

    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

    城郊的聋哑学校,随着苏湘一个下课的手势做完,孩子们便飞快的收拾起了桌上的课本。

    放学时候的老师总是最可爱的,孩子们跟苏湘打了老师再见的手语,一个个脚步轻快的离开了教室。

    苏湘跟孩子们打完招呼,就看到门口祁令扬站在那里,对她微微笑着。

    苏湘一怔,祁令扬走进来道:“下课了?”

    苏湘点了点头。

    ——你今天怎么过来了,有事吗?

    祁令扬道:“嗯,跟他们过来做一些调研,顺便跟校长商量些事。”

    苏湘表示了解,日常用语的部分只做了初级系列,还需要再加改进。

    真正的参与进项目里了,苏湘才知道做一个功能型的软件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做。

    她对他笑了下,低头整理散落在桌上的教案。

    祁令扬等在一边看着她整理。

    苏湘工作的时候,为了图方便会把头发扎起来。此时的发圈有些松了,头发松松的散落出来,一些碎发落在她细长的脖子里。

    肤白如雪,唇瓣如樱,眉眼淡淡的专注在自己世界里的神情,看着就是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祁令扬看着看着,心里忽的涌起一个念头,忽然很想上去,拨一拨她的头发,帮她把散落的头发弄出来。

    放在口袋里的手抽出来,差点就真的走上去了。

    幸好在意识到自己的这个举动的时候,及时的反应过来。

    祁令扬心头突突的跳着,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晃了晃脑袋,抬头看到苏湘伸出的那一截细白脖子,上面好像有个牙印。

    眼睛倏地一沉,胸腹里莫名的涌出了一股怒气。

    再次的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失控,祁令扬低咳了一声,立即的调整好了自己,他看了她一眼,低声问道:“昨天……你回去的时候还好吧?”

    苏湘整理好最后一本书,把封笔盒放在桌角的手顿了下,眼眸微垂,轻轻的点了下头。

    祁令扬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会那么简单的。

    傅寒川那个人,能对她好好的?

    昨天金家宴会的事情,他后来也听说了一些。

    尽管金家的私人宴会已经安排的很低调了,但是傅家那位从未示人的哑巴媳妇首次出现在宴会上,宾客都是看到了的,而且还闹出了一些事情。

    宴会结束,上流社会圈基本上都有所耳闻了。

    难怪,她昨天忽然说不想做app了,而且心情会那么低落。

    其实今天,祁令扬也不全是为了项目的事情过来。项目早就做好了分组,他只要掌控全局就行了。可是听到苏湘的事情,就忍不住的想过来看一看她。

    看到她,就控制不住的有心疼的感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要关心她。

    可能,因为他们那个一开始的没有交集的交集吧……

    苏湘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物品,祁令扬道:“我送你回去……”他想了想,改口道,“我送你去地铁站。”

    昨天送她回家的时候被傅寒川看到,那个人对她就冷嘲热讽的,回去肯定也没对她怎么好,还是不要再给她惹不愉快了。

    而且,她也应该不肯再让他送过去的。

    学校距离地铁站就一段路,苏湘自己走过去也不费什么时间,但是昨晚上傅寒川折腾了她太久,而今天又站了一天的课,她的腿已经快要受不了了,便没再拒绝。

    祁令扬稳稳的开着车,身边的人呼吸轻轻的,好像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似的。

    这也不是祁令扬第一次载她了,但两次都觉得旁边坐着一个安静的人,却不觉得寂寞无聊。

    夕阳的余晖落在她脸上,一层金红色。

    祁令扬余光悄悄的扫她几眼,有种希望路再漫长一点的感觉。

    但是再长的路终有尽头,又何况这只是几百米的路程。

    到了地铁站,苏湘从车内下来,对着祁令扬道谢,转身正要走下通道的时候,就看到通道前站着一个两鬓头发灰白的男人。

    苏湘认得他,他是傅家老宅的管家,大家都叫他老何。

    傅家的人即便知道她工作的地方也不会直接到学校去找,一般都是在她必经的地铁站接她。

    说好听了是不想打扰她的工作生活,但真正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老何看着保时捷开走了,才看向走过来的苏湘,对着她微微的点了下头,没什么表情的说道:“太太,夫人想请你回老宅一趟。”

    苏湘眉毛微微一蹙,不过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宴会上闹出那么的大的动静,卓雅夫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一会儿过后,车子在傅家老宅的门口停下。

    苏湘一路上心里都沉甸甸的,下了车胸口就更闷沉了。

    穿过前庭花园进到主屋,客厅里,傅家的家庭医生正把血压计从卓雅夫人的手臂上取下来说道:“夫人的血压已经稳定一些了,但还是有些高,一定要保持心情平静,不要再受刺激了。”

    他转头开了一些药,叮嘱傅家的女佣要每天定时的让她吃。

    苏湘静静等候在一边,卓雅夫人看到她,心情就恶劣到不行。

    她瞪了她一眼,冷冷的说道:“看到她,心情能保持平静吗?”

    家庭医生看了一眼苏湘,脸上闪过一些尴尬。

    苏湘在这个家的境况,医生也是知道的。他的工作做完了,便跟卓雅夫人道了别,转身离开了。

    卓雅夫人冷冷的看了眼苏湘,将她从头到脚的又打量了一番。

    如果不是她昨天被气到,又怎么可能拖到今天才把她叫过来。

    她抬手,用力的拍了下桌子道:“苏湘,你知错了没有!”

    在别人家的宴会上比手画脚,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个哑巴似的,把傅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她已经警告过她,不要在那种场合用手语,可她最后还给她激动昂扬的比划了起来,丝毫不顾及别人的眼光!

    苏湘抿着唇,坚决的摇头。

    她错什么了?

    她只是自由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何错之有?

    “你!”卓雅夫人气得瞪眼,桌子被她拍的砰响,一边的女佣连忙端水劝声道:“夫人,您小心血压又高了。刚才刘医生还嘱咐您不要动气呢。”

    卓雅夫人用力的瞪了苏湘一眼,接过温水喝了一口水,把降压药吃了,再深度呼吸了几次,气息才顺了一些。

    这个死丫头看着没声没息,软面团似的,其实脾气犟的很。

    可她每次生气,都好像对着一个木桩,这丫头就算给她回嘴,也只会比手画脚的,她又看不懂,两个人完全没法沟通。

    其结果,每次都是卓雅夫人气得脸红脖子粗,她的高血压,也是这几年才得的。

    卓雅夫人气顺了,又看了一眼苏湘道:“你昨天参加过宴会了,也亲眼看到你跟我们的差距了?”

    苏湘看着她微微拧眉,抬起手来的时候,卓雅夫人就好像看到了什么看不下眼的东西似的,摆了下手打断她道:“行了,你说什么,反正我也看不懂。”

    “我要说的是,你该知道,你站在寒川身边,只会拖累他。”

    “以寒川的身份,他需要一个得体的太太站在他的旁边,助他有更广阔的世界。你,只会让那个广阔的世界远离他,懂吗?”

    在宴会上,傅寒川对卓雅夫人说的那一番话,对她的触动很大。

    责任,就是说,儿子是不准备放下这个拖累了。

    他下不了手,那就只能她这个母亲来。

    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个女人,拖累他儿子的一生的!

    上午的时候,卓雅夫人接到金语欣哭哭啼啼打来的电话,说她被傅寒川开除了。

    那时,卓雅夫人便没再做什么表态了,说了几句体面话就挂了电话。

    金语欣是不错,但她的项目提案居然输给一个哑巴的什么微博,这就已经让她不满了。

    同意继续支持金语欣,也是她一时找不到更合适的儿媳妇人选,但既然儿子开口把她开了,她没必要再做挽留,开了就开了吧。

    但是这件事,更加给卓雅夫人提了个醒,她的儿子所说的,是认真的。

    认真到,宁可开了金语欣,让傅赢少了一个家教老师,也要给这个哑巴讨回个公道。

    本来,有金语欣在他的身边,有个比较,卓雅夫人还能再慢慢等,希望那两人能培养出感情来。

    但是现在,卓雅夫人已经没有那个耐心了。

    她真怕傅寒川真的对这个女人用了心,那就麻烦了。

    卓雅夫人接着说道:“寒川说了,他对你只有责任。但你自己想想,你良心上过的去吗?”

    “你,只是为了你们苏家,就害了我的儿子。这快三年了,如果你有良心,就赶快离开我的儿子,别再拖累他!”

    最后一句,卓雅夫人咬牙切齿的说了出来。

    只要一想到他的儿子在这个女人身上浪费的时间,还要替她那个没用的哥哥看着他们苏氏以防又出问题,还有他们这几年被人背地里嚼的舌根,卓雅夫人就觉得胸闷气短。

    总之,这个女人不能留着!

    苏湘眸色淡淡的,在这几年里,她听多了卓雅夫人的恶言恶语,每次都不同,但意思都一样,她都已经免疫了。

    苏湘从包里拿出了手机,调开记录本,在上面写了起来:夫人,你为了你的儿子要叫我离开,你是位母亲,天下父母心,我能理解。但是我也是个母亲,同为父母心,我要为了我的儿子留下。除非,你们答应我,让我带走我的儿子。

    然后,她把手机反过来给卓雅夫人看。

    不是她不想离开傅家,这里没有一个人喜欢她,欢迎她,她早就受够了。

    如果不是为了傅赢,这里有什么值得她多留恋一秒钟的?

    卓雅夫人正眯着眼看上面的字的时候,就听到一边的女佣忽然说道:“傅先生,您来了。”

    抬头一看,就见到傅寒川沉着一张脸大步的走了进来。

    傅寒川今天一天都没去公司,到了苏湘下班的时间没看到她回家,心里隐隐的猜到了什么,就打了个电话给了老何。

    苏湘果然被接到了老宅这里。

    就知道宴会上的事情,母亲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苏湘的。

    傅寒川走到苏湘的身侧,大手一抓就把苏湘还未来得及收起来的手机拿了过来。

    目光在上面扫了两下,脸色更沉了一些,冷得要将这里冰冻起来似的。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苏湘,把手机用力的塞到了她的手里,蹭的她掌心都疼了。然后,他转头对着卓雅夫人道:“妈,我以为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

    卓雅夫人眉头皱了皱,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苏湘,她干嘛不早点把手机收起来,是故意让他儿子看到的嘛!

    卓雅夫人生气的道:“我这是为了你好!”

    “妈,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我有我的打算。妈,我以为金语欣的事情,你应该明白的。”

    金语欣就是母亲大人安排过来的,为了不伤母子感情,他也就没多说什么,他这次把金语欣开掉,也是给他母亲提个醒,别再来插手管他的事。

    卓雅夫人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到儿子脸色沉沉的,态度坚决的样,便把话又吞了回去。

    她总不好为了苏湘这个女人,跟儿子当面起冲突。

    卓雅夫人捏了捏额头,一阵头疼。

    女佣见状,小声说道:“傅先生,太太的这两天的血压很高,刚吃了药呢。”

    她说着,又扫了一眼苏湘,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告诉傅寒川卓雅夫人血压高的原因。

    傅寒川总不能不管母亲的高血压病,脸色放软了一些,转头对着女佣就厉色了起来:“那你们不会好好照顾着!”

    女佣吓了一跳,这下闭紧了嘴巴,不敢再说什么了。

    卓雅夫人深深的吸了口气,摆了下手道:“行了行了,今天我不舒服,就不留你们吃晚饭了,你们回去吧。”

    傅寒川的态度,多少有点儿伤到了卓雅夫人,心情郁闷下,就算是母子亲情,也要适当的保持距离,免得再起冲突,不然就真的要生出嫌隙了。

    为了苏湘这个女人,不值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