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38 我没有要换老婆的打算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傅先生,我……”

    金语欣此刻还想张口为自己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在他冰冷的注视下,已经说不下去了。

    一张脸好像着了火似的烧烫。

    这辈子,她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也从没这么被人拒绝羞辱过。

    感觉就像左右脸颊被打了两巴掌。

    但比起这个,她更加的害怕的是傅寒川的眼神。

    身体微微的颤了起来。

    她好像,真的把傅寒川给彻底得罪了。

    可是为什么呀?

    明明一开始,他对她的项目方案很满意的,还请她吃饭,怎么会看上那个哑巴的呢?

    从来骄傲的金语欣,此时茫然不知所措,但看到苏湘那张淡然的脸时,心里就像着了火一般。

    她竟然会被一个哑巴比下去?

    哼,刚才傅寒川也说了,是看了她微博上关注的人,又不是她做的!

    金语欣此刻不敢在傅寒川的面前去挑衅苏湘,只是掌心都快被指甲戳破了。

    她转头求助的看向卓雅夫人,她们是在一条阵线上的,她总该为她说些什么呀。

    可是卓雅夫人并未看向她,而是看着自己的儿子,眉头微微的皱起,似乎想从他身上看出点什么。

    “夫人……”

    “金小姐,你先回避一下。”

    卓雅夫人淡淡的开口,但是语气中透着不容拒绝。

    刚才还亲昵的喊她“语欣”,现在一下子就变成了“金小姐”,金语欣脸色一白,仿佛明白了一些什么,身体微微一晃。

    就因为刚才在那些朋友们面前丢了脸,卓雅夫人就要放弃她了吗?

    她当然不甘心,可是这个时候,不是她逞能的时候。

    金语新只好撑着笑道:“那你们好好聊。”

    金语欣走后,那桌边就只站了三个大人,还有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

    苏湘睁着一双水润的眼,此时依然难掩平静,胸腔里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脑子里轰隆隆的,就连后面他们说了什么,金语欣是怎么走掉的,她都没再留意了。

    他,竟然会为她说话?

    而且是在人前?

    感觉好像天要下红雨了。

    这个震惊,连傅寒川看了她微博的事情,她都忽略了。

    卓雅夫人在傅寒川出口维护苏湘的时候,也是震惊不已,她注视着自己的儿子,目光中透出了几分薄怒。

    知子莫若母,傅寒川的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她不能不警觉起来。

    “寒川,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傅寒川表情淡淡的看了眼苏湘,然后看向自己的母亲:“妈,我只是陈述了一件事实。项目已经不是金语欣的那个了,就不要引人误会了。”

    公司已经请到了那位旅行客,也对他去过的景点展开全面评估了,如果这个时候还打着金语欣的那个老方案,就是对别人的不尊重,而且金语欣也不该再打着这个光环沾沾自喜。

    卓雅夫人皱了下眉,这一点,他倒是说得没错。

    在公事上,卓雅夫人没再过问,她转头,下巴朝着苏湘点了下:“可是你今天,怎么会想到带着她来?”

    再看向傅寒川的时候,她眼睛里带着一点质询。

    她倒是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她自己本人怎么想的是一回事,儿子的看法,她必须得摸清楚了。

    如果他真的……

    卓雅夫人呼吸一窒,几乎不敢想那个万一。

    傅寒川知道母亲的意思,苏湘不能出席任何宴会,已经是傅家的“传统”了。

    苏湘也是看着傅寒川,等着他的答案。

    傅寒川看了苏湘一眼,开口道:“傅赢饿了,你带着他去吃点东西。”

    一句话,又把她给打发了。

    苏湘还想坚持着不走,听听他怎么说的,反正他们已经无视了她,当着她的面讨论了很久了,再听听也没什么。

    可是傅赢是真的无聊了,一个小孩子又听不懂大人们在说什么,只看到他们很严肃的脸。

    小家伙仰头晃着苏湘的手,可怜巴巴的道:“麻麻,肚子饿饿。”

    来了宴会这么久,小家伙就只吃了她刚才喂的一颗草莓,还被那些女人们打断了,苏湘看到儿子可怜巴巴的小脸,心一软还是决定抱着他吃东西去了。

    傅寒川看着苏湘走远了才回头对着卓雅夫人道:“妈,你来参加这个宴会,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跟金语欣在想着什么,也真的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先是让金语欣来做傅赢的家教老师,再到现在,她出席金家的生日宴,这就等同于在向外界释放什么信号了。

    如果他今天没有说那么一番话,那傅太太从姓苏的换成姓金的这个信号,就要坐实了。

    那么明显的事情,就差一张嘴说出来了,而傅寒川也真的不再避讳的说了出来。

    “妈,我知道金语欣是你看中的做傅太太的人选,但儿子也在这里把话说开了。”

    “我没有要换老婆的打算。”

    傅寒川一说完,卓雅夫人就震了下:“你真的……”

    她几乎说不下去,她的儿子,这么优秀的一个儿子,会喜欢上一个哑巴?

    卓雅夫人简直要晕过去了。

    傅寒川看到自己的母亲快要承受不住的模样,他皱了下眉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怎么……”

    “我是对她不满意,但是既然结婚了,就没有再要换人的打算。”

    卓雅夫人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傅寒川抿了下薄唇,眸光微微放远,看着不远处的一颗树。

    他道:“妈,你还记不记得,很小的时候,你就跟我说,将来如果有一天我结婚了,就只能对那个人好,不要三心二意?”

    “苏湘……”他停顿了下,要说他对那女人好,这话他说不出来,“她那样,我没法对她好,但我可以做到不换人。”

    娶苏湘的时候,他是一百个不愿意,这辈子遭受的奇耻大辱,也就她了,可是既然娶了,就没想再换个妻子。

    对他来说,反正他对女人的心思不重。男女之间情啊爱啊什么的,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真没什么分量。

    他是傅家的继承人,也做好了联姻,继续壮大傅家的准备。

    那些世家千金,娶谁都无所谓。

    可偏偏,苏家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头上,硬是把苏湘送到了他的床上,大大的出了他的意外。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跟一个哑巴发生关系,惨遭了人生的滑铁卢。

    但那又怎样?

    他傅寒川还不是带领着傅氏走到了今天,傅家,依然是北城的首富!

    卓雅夫人皱起了眉,没想到竟然是自己从小对他的教导起了影响。

    可是,她那个时候教导他不要三心二意,完全没有想到他以后会娶一个哑巴啊!

    “可是我没有让你跟一个哑巴过一辈子啊!”卓雅夫人急了,也后悔死了当初那么教育他。

    卓雅夫人一急,声音大了起来,秋风一吹,她的声音就顺风飘远了。

    不远处有些人听到了声音,转过头来看了看他们,就看到从来都是雍容华贵的卓雅夫人失态的画面。

    卓雅夫人立即的整了整表情,装作无事的样子,可是看向傅寒川的时候,依然是态度坚决的。

    苏湘就距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她听到了卓雅夫人的话,心里像是扎了一针。

    再难听的话她都听过了,本该早就麻木了的,可是以往,她都是私下里来说,这一回,是在公众场合。

    就在苏湘愣神的时候,宴会场上的一个服务生走过来不小心撞到了她,托盘上的酒杯稀里哗啦的撒了一地。

    服务员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太太,你没事吧?”

    苏湘的裙子上泼洒到了一些红酒,暗红色的液体在布料上晕染开,难看的刺眼。

    好好的一件旗袍就要报废了。

    眼看着服务员拿着布就要往她身上擦,苏湘连忙躲闪开来,她不喜欢跟别人有肢体接触。

    “太太,我先帮你擦一下。”服务员一脸惊慌,越是慌就越是想要补救,下意识的就是要帮她擦拭。

    偏偏苏湘口不能言,不能阻止,情急之下就用起了手语。

    ——你不要擦了,我自己去洗一下……

    她还没有说完,感觉周围一片安静。

    在宴会上,这种安静就异乎寻常了。

    苏湘意识到了什么,转头一看,那些人一个个的都在看着她。

    确切的说,是在看她的手。

    苏湘不安的吞了口口水,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傅寒川的方向。

    就见他一张脸绷紧的吓人,眼睛就要把她射穿了。

    卓雅夫人气急败坏的走过来,忍无可忍的劈头就骂:“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在外面比手画脚,你把我放在眼里了吗!”

    一来的时候,她就警告过她了的!

    这个时候,卓雅夫人已经顾不上风度仪态了。

    傅家的脸面,就这么被她败光了!

    苏湘远远的,看了傅寒川一眼,他依然铁青着一张脸,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似的。

    是个哑巴,就是罪过吗?

    他带她来,又不向别人介绍她,就是承认了她傅太太的身份了吗?

    他在别人面前为她说了话,维护了她,可是在她一用手语的时候,就对她避而远之了吗?

    说到底,可能他的底线,就是把她带到宴会来,然后希望她像一根木头一样,不要做出有失颜面的举动。

    而她的手语,不幸的,就是会让他觉得没面子的举动。

    苏湘收回了目光,唇瓣浅浅的勾了起来,露出一抹冷笑。

    她看向卓雅夫人,双手比划了起来。

    ——我不能说话,这是我与生俱来的缺陷,无法改变。我也一直记得,我是傅家的人了,要护住傅家的颜面。

    ——但手语是我可以跟人交流的方式,是属于我的语言,我从来不觉得用手语是件丢脸的事情。

    ——你们不喜欢我用手语,觉得我丢了你们的脸面,我便不用。可是夫人,你跟外人一起来羞辱自己的儿媳妇,就对了吗?

    苏湘一直忍到现在,终于爆发了。她一旦起了头,就没有要停下的打算,把她的愤怒跟委屈,一并的说了出来。

    苏湘因为情绪激动,手臂大开大合,有的人觉得有意思,有的人就像在看着一个异类,而有的人就当是个笑话在看。

    而在卓雅夫人看来,她完全看不懂她在说什么,只觉得这个苏湘是要造、反!

    她气得浑身哆嗦:“够了,你给我停下来!”

    她看了一眼周围看热闹的人,脸都气白了。

    苏湘把话都说完了,放下手走到了傅寒川的面前,看他是不是也要对她训斥一番。

    无所谓。

    傅寒川凝眸看着面前的女人,她的脸颊因为情绪激动而泛着红润,一双乌黑的眼晶亮,倔强而又透着委屈。

    苏湘等着他发话,他不开口,她便又抬起了手来。

    ——你是不是也要训斥我说丢了你的脸?别忘了,我不想来,是你硬要我来的!

    说完,她便抱着傅赢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什么破宴会,她才不稀罕!

    心里这么想着,可是眼睛已经完全红了,酸的要落泪。

    在那些人的眼睛里,她就好像是个怪物一样。

    苏湘离开后,宴会后来怎么样,就不关她的事了,她也不关心卓雅夫人跟傅寒川又是怎么去修复他们高高在上的体面。

    回到家,她把傅赢丢给宋妈妈,匆匆的进了房间。

    宋妈妈被她面红耳赤的样子吓了一跳。

    她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眼睛里有泪光。

    可是出门的时候,明明是好好的呀?

    苏湘躲进了浴室,拧开了花洒,水花洒落下来,她蹲在花洒下无声的哭。

    觉得她丢脸就不要带着她出去!从头到尾,她都没说什么,凭什么出了点事,她就要遭受这样的责骂?

    一直过了很久,等她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了,她才换了干净的衣服出来。

    傅寒川还没有回来,她打开电脑,登录聊天账号。

    她的qq闪动,祁令扬给她留了言,问她日常用语整理好了没有。

    苏湘调开自己的excel文档,上面是她统计下来,使用频率最多的用语。

    第一句就是对不起,日常使用频率一天达到十次以上。

    苏湘把那整理了好几天的文档检查了一遍,准备要发出去了,就在点下鼠标的那一刻,她看着那一句对不起,捏了捏手指头收了回来,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打字。

    酥糖不香:我不想发了。这个项目,我不想做了。

    打完字之后,她就对着电脑发呆,情绪低落的她不想做任何事,也拒绝去想任何的事情。

    qq滴滴的响了一声,祁令扬的头像亮了。

    令狐无疆:怎么了?心情不好?

    祁令扬此时坐在咖啡厅里,喝了一口咖啡,视线盯着手机屏幕。

    项目立案以后,就成立了专门的小组,祁令扬是总负责人,苏湘的信息组有另外的人跟她做工作交接。

    祁令扬有一段时间没有跟苏湘聊天了,在那次卓易跟他聊过天以后,就好像在潜意识的不跟她联系。

    但是不知怎么的,脑子里总有她的恬淡模样。

    在听信息组的组长说苏湘的调查报告还没有提交的时候,他就自己接下了这个任务,说他来催一下。

    可是这丫头,竟然说不想做了?

    祁令扬放下咖啡杯,单手在键盘上打字。

    令狐无疆:想不想跟我出来聊聊?

    打完以后,他等着她的消息回复过来,扶在咖啡杯上的手改成了在杯圈上打圈。

    苏湘对着电脑上的那个头像。

    就只有祁令扬,会说她的手语好看。

    她吸了吸鼻子,抬起手。

    酥糖不香:你不是说,手语是很美的语言吗?为什么想要设计app,让机器跟程序来转换这种语言呢?

    她不期待那个app了,为什么她要将就那些人的世界,既然手语是她的语言,那她就用自己的语言来说话,听不听随便!

    祁令扬看到回复,扬了扬眉毛。

    令狐无疆:手语是很美的语言,但是你不能否认,欣赏它的人太少,而懂这门语言的人就更少了。你知道,聋哑人缺乏沟通,如果一直困在自己的世界里,就会被孤立。

    当祁令扬打完这段字,他敏锐的想到了什么。

    令狐无疆:你今天,是不是被人孤立了?

    不然以她的温顺,不会忽然反应这么强烈。

    苏湘紧紧的咬住了唇,没有回答。

    一会儿,对话框里又跳出了一条信息。

    令狐无疆:你现在说的,都是赌气的话,没有人比我更明白,你想说话的心情。现在你一时生气,但不要一时意气,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没有什么安慰的话,苏湘气愤的情绪却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她不得不承认,祁令扬的话是对的。

    她想说话,想拥有自己的声音。

    美人鱼因为不能说话,丢失了她的爱情。

    她因为不能说话,被囚在了牢笼里。

    苏湘把文档发给了祁令扬。

    酥糖不香:这是我整理出来的,日常用语系列一,你先看看吧。我下了。

    祁令扬收到文件,却没有立刻打开来。

    此时他的脑海中,可以想象到那一张情绪低落的小脸。

    透过玻璃窗,他往外面看了一眼,然后在手机上打字。

    令狐无疆:我这里可以看到彩虹,你要不要来看?

    苏湘对着电脑屏幕上的那一行字,皱了下眉,再往窗外看了一眼。

    今天又没下雨,哪来的彩虹。

    不过她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总比一个人闷在这里好。

    这栋别墅是傅寒川的,他人不在,可是感觉这里的每一面墙都是他在盯着她,每一口空气,都充满了傅寒川的冷漠气息。

    让她快要窒息了。

    站在楼下,苏湘仰头望着傅家的楼层,再一次的想,她是不是应该走了。

    她曾经想象过,如果自己出现在宴会上,跟那些侃侃而谈的社会精英用手语交流会是什么样子,但今天,她知道了她出现在那样的场合,是一场笑话,一场灾难。

    她几乎可以想象到卓雅女人暴跳如雷的画面。

    也可以想象到傅寒川那一张脸阴沉到要滴水的模样。

    他肯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吧。

    苏湘自嘲的扯了下唇角,转身走了。

    ……

    咖啡厅里,祁令扬对着那个走过来的身影,微微一笑:“坐。”

    苏湘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服务员过来,她正要点咖啡,祁令扬却抽走了她手里的卡,对着服务员道:“来一壶绿茶。”

    然后他对着苏湘道:“这个时候,我觉得你应该喝杯绿茶清清火。”

    苏湘瞪了他一眼,她都气坏了,他还来调侃她。

    ——彩虹呢?你不是说这里有彩虹吗?

    祁令扬正在研发专用于聋哑人士的app,这段时间也在抽空学手语,苏湘的一些手语他已经能看懂一些了。

    他笑了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来丢给她。

    苏湘拿起那块彩虹糖,她又不是傅赢,拿糖来哄她。

    这时,祁令扬指了指窗外道:“你看那边。”

    苏湘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咖啡厅的外面就是一个广场,里面有个喷水池,从他们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一道不怎么明显的彩虹。

    “看,我没有骗你吧。”

    苏湘笑了下,心情好了一些。

    祁令扬道:“反正坐在这里也没事,你不妨猜一猜,他们在干什么?”

    他指着广场上的一对年轻男女:“你猜,他们是什么关系?”

    苏湘看了看,男孩的笑容有些讨好,像是在解释着什么,女孩板着脸走了两步,停下来,又往前走了几步,男孩跟着她走走停停走了好长一段距离。

    ——情侣?他们吵架了?

    祁令扬道:“错,他们没有关系。那个男孩是发传单的,他把传单发给了女孩,想邀请她去他工作的地方体验一下,女孩有些心动,但是又不敢去。男孩看出女孩的犹豫心理,一直在试图说服她。”

    苏湘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明明就是在吵架。

    可她转头再看过去的时候,那个女孩已经走了,男孩一脸无奈的走回到了原处,然后又扬起了笑脸,从口袋里再掏出一张传单,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苏湘看到那一张传单的时候就明白过来了。

    ——你耍赖。

    他在这里坐了这么久,肯定早就看到了。

    祁令扬耸了下肩膀,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所以说,在你听不到他们说什么的时候,除非你愿意去观察他们。如果我刚才没有做过观察的话,就不知道那个男孩是发传单的。”

    “而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花费时间来通过这些肢体语言,去猜他们说了什么。”

    “当然,我刚才的这个比方,做的不是很好。但我知道,你明白我要说什么。”

    苏湘明白他的意思了,捏了捏手指。

    ——我明白,刚才是我意气用事了。

    她本身就有缺陷,自怨自艾,只能给自己带来伤害,没有任何的助益。

    祁令扬点了下头,摩挲着咖啡杯的杯耳,想了下道:“所以,你愿意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让你那么生气吗?”

    苏湘的嘴唇动了下,伸手拿起玻璃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绿茶。

    她含了一口茶水在嘴里,转头望着窗外。

    茶叶清香,带着一点微苦的味道,就像她此刻的心情。

    祁令扬看着她的侧脸,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依然耀眼,但是好像蒙上了一层黯然,整个人都显得没有了神采。

    “他对你不好?”

    祁令扬依然记得在家附近的小公园,第一次见到苏湘的时候。

    傅寒川,人如其名,性情冷漠。

    当着他的面,他就能奚落自己的妻子,半点情面都不留。

    苏湘跟他一起过日子,难尝甘甜。

    想到这里,祁令扬心里生出一股奇怪的情绪,自己都没发觉他的拳头捏了起来。

    苏湘怔怔的看了一会儿那道喷泉,收回视线来。

    “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苏湘一怔,看了看他,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祁令扬开口道:“我跟你初次见面的时候,你的丈夫说了些什么,你还记得吧?”

    苏湘又是一愣,张了张嘴,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傅寒川说的那些话,她当然还记得。

    他说祁令扬……喜欢有夫之妇……

    苏湘表情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她跟祁令扬接触了一段时间,感觉他是个正人君子,不知道那些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你不要在意他说的那些。

    祁令扬笑了下:“他说的,有些是真的。”

    苏湘张了下嘴傻傻的看着他,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祁令扬喝了一口咖啡,看了一眼窗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过了两秒钟之后,他转过头来,看着苏湘道:“我的大嫂,曾经是我的女朋友。”

    “杜家,也是名门,他们就像你的家里一样,想要攀附我家。可是,我不是祁家的继承人,所以她就被逼着嫁给了我的大哥。”

    “她跟我的大哥感情不好,而我……因为没有保护好她,觉得对她有所亏欠,就照顾着她。”

    祁令扬说到这里,苦笑了下道:“你知道,豪门里的秘密,只要一点流传出去,就会变成八卦。所以那些流言,有些是真的。”

    苏湘皱了皱眉。

    ——可是,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