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四百四十八章:娶了媳妇都这样

时间:2018-09-11作者:姜九戈

    在衙门一道屏风后面,灵犀不得不感叹:“果真关键时刻还是拿出武林盟主的名号才管用,这群书生一根筋,明明指着两位王爷办事,却压根就不信两位王爷,就仗着皇帝的信任便放肆的很。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晏今朝在一旁使劲的看她,眉头都皱到一起去了。

    灵犀恍然转头,吓了一跳:“你看我干嘛!”

    晏今朝妖娆的眼睛转了转:“你戴着面纱干嘛?”

    “我喜欢,你管的着吗?”

    晏今朝撇唇:“脾气怎么还这么大!”

    “我就这样!跟小侯爷什么关系,要是不爱坐在这里就请离开。”真是影响她看戏。

    小侯爷此时便伸手想要给她扯下来,灵犀吓了一跳的一个仰头,便十分光荣的栽倒在了地上。

    这边响动惊动了楚嶙峋,他趁着陆清莲在与天策教周旋的时候便闪身进了屏风后,就看着灵犀一人坐在地上揉着屁股。

    晏今朝则是一脸惊愕,手指伸在半空中,没拉到人。

    楚嶙峋赶紧去将灵犀给扶起来,检查了一下全身:“有没有哪里受伤,是不是很疼?”

    灵犀苦闷的抬头,一脸楚楚的扑倒在西北王怀里:“小侯爷推我----疼死了----”

    晏今朝惊愕:“我没推她-----”

    灵犀娇声跺脚:“就有就有,王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晏今朝眼睁睁的看着这种宫斗戏码在自己眼前上映,十分咆哮:这女人这么作,西北王你不考虑给她一巴掌吗?

    随即,西北王便眼神一个冷冽横扫,虽然楚嶙峋心里知道晏今朝绝不可能推她,但是无奈自己王妃都这样说了,身为相公也不能去揭穿。

    西北王义正言辞陪着说戏词:“你为何要推本王的妻子?”

    “还讲不讲理了。”晏今朝心塞的望着这个昔日同门,威风凛凛的西北王还能不能有点辩知能力了。

    楚嶙峋:“从今日起,你若是再靠近本王的王妃十步以内,本王便将你扔到井里。”

    灵犀靠在他怀里满意的一笑,觉得幸而楚嶙峋只是个占据一方的王爷,否则自己十分有祸国殃民的潜质。

    晏今朝苦逼的扒着桌子,还有没有天理了?

    楚嶙峋便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牵着人回到了大堂上,在高位上将灵犀扶着坐下,又亲自倒茶吹凉递到她手中。

    晏今朝气的想要踢开面前的屏风,却一下被身后一道力拉住按着坐下:“小侯爷还是莫要冲动。”

    晏今朝转头一看,仿若看到亲人般的拉住了蘅落的袖子:“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以前不可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

    蘅落安慰道:“娶了媳妇都这样,习惯就好。”

    这边陆清莲一副正气凌然借用的名头自家爹一步步的为神机门洗掉嫌疑,将所有事情都往修雅山庄推。

    而说了大半天后,天策教弟子才渐渐冷静下来,却提出了一大堆问题:“当年是水幕烟杀的我们二公子?司空绾绾和我们二公子情投意合?红根毒是修雅山庄栽赃给神机门的?可是修雅山庄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清莲握拳抵在唇角笑了笑:“这个问题,就需要两位王爷来回答了。”陆清莲退开,灵犀赶紧端着杯子招手示意她过来。

    说那么多话,真的是渴死了,陆清莲喝完水后看着她:“灵犀,你干嘛戴面纱?”

    “这个----因为最近上火,唇角长了个泡。”

    陆清莲抿唇,接受了这个答案。

    此时,楚绝尘命人将这个衙门封死,让侍卫们严防此时有外人走近,而天策教的弟子纷纷一脸不解。

    楚绝尘拿出一个盒子,放在下方的堂上,将其中的信件拿出:“接下来本王说的事情,关乎朝廷社稷,我知道各位虽然身为江湖门派,但是对于朝堂之事绝对上心,当今皇上一直对于天策教给予重大信任,自谢天师谢大人起,天策教入朝的门生屡次在朝中谋得高位,所以本王想,这些信件给各位看,也绝无不可。”

    天策教弟子纷纷围过去,拿起桌上信件开始看起来。

    越看下去,脸色越发暗沉。

    一弟子看后皱眉:“陈国?修雅山庄是陈国旧部!”

    楚嶙峋此时眼底冷漠,手指在指环上清转着问:“不知道,各位天策教门生对于谋反一事,如何看待?”

    天策教众弟子:“谋反!!!!”

    陆清莲叹息:“接下来,朝廷或许又是一场血雨腥风了。”

    灵犀默不作声的看着,前朝之国谋反且筹划多年,朝中有多少爪牙也未知,这场清君侧,必定是困难重重。

    这边谈论的事情陆清莲听着无聊,便一副想要打瞌睡的模样,灵犀看着,便拉着她去了怀香的院子。

    一壶清露梅花茶,几盘点心下肚,陆大小姐才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肚子。

    灵犀就这么看着她吃完,才小心翼翼的问:“清莲,你为何突然来了西北?”

    “------”陆清莲此时手里握着杯子,沉默了好一会后才说:“不想回江南,也不想面对我爹,想着我在这外面也就认识你一个朋友,便来了。”

    灵犀抿唇,看着她眼底浮现出的忧伤:“周非欢?”

    陆清莲深吸了一口气,唇角苦涩的告诉她:“这个世上再无周非欢,只有永乐三宫的释然了。”

    “-------”灵犀心底一紧:“他,半点机会都没有给吗?”

    “他说,身已许佛再难许卿。”陆清莲眼底落下了一滴清泪:“以往缠着他的时候一腔热血,以为自己总会找回从前的他,可在永乐三宫的日子里,虽然每日见面说话,可是每一日心都比前一日更凉,他的眼里只有佛祖,而我只不过是芸芸众生,他对我笑,对我好,也不过是以为众生平等罢了------”

    灵犀看着她,眼眶也有些发热:“他就领悟的这么透彻,将红尘往事都放下了?”曾在离开上京城前她去过永乐三宫,当时远远的便看过他们的相处,平静如水无丝毫涟漪,那时就已经猜到了,可是如今再确认依旧会觉得可惜难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