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四百零九章:我们很想听八卦

时间:2018-08-30作者:姜九戈

    “并不是。”灵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只是看不惯别的女人对我们殿下胡言乱语。”

    花愔愔眼底弗笑,似乎在说:这和吃醋有何区别。

    灵犀回瞪她:自然是有区别的,前面听起来搞得她很小气一样,后面这个理由说出来要显得深明大义一些。

    花愔愔此时手指绕起一缕发丝:“记得上次见面,妹妹对西北王殿下可都还是排斥的很呢!没想到如今妹妹不仅心甘情愿嫁到了西北,似乎对西北王的感情还更加深了。”

    西北王府侍卫此时一脸听到了八卦的模样,花愔愔方才的话里分明就蕴含了诸多的爱恨情仇啊!

    本来他们还以为王爷和王妃那就是皇帝赐婚一见钟情从此坠入爱河的那种,虽然这种事情发生在他们冷若冰霜的西北王身上很是违和,但是当时也根本找不到其它解释为何西北王妃一嫁到王府后王爷就百般宠爱,所以此时此刻这种脑补剧情被推翻后很是心塞。

    一众侍卫很是期待的小眼神锁定了花愔愔,并且还不由自作的靠近了几步:你快继续说啊,关于我们殿下的八卦我们很是想听的。

    花愔愔:“---------”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这群侍卫此时笑颜如花,为何有种跟她是盟友的感觉。

    楚嶙峋手指握拳在唇角咳了两声,两声极冷。

    侍卫们转头看着,纷纷丧气的转头退回去,他们真的是非常想知道嘛!

    青木此时立在最远处抱臂,很是想冲过去揍人的模样,为何这群侍卫总是抓不住事情重要性!!!

    楚嶙峋冷眼看着花愔愔:“花门主,我们开门见山吧!”

    花愔愔此时笑着:“老朋友见面,真的不要再多寒暄几句吗?”

    灵犀将楚嶙峋拦着,这对付女人还得是女人出马,否则别人看过去还以为这一群大男人欺负了她,灵犀上前两步,冷色:“我看没这个必要了吧!我们来这里的目的花门主想必很清楚。”

    “嗯——”花愔愔:“西北王妃这么一说,我倒是不清楚了。”

    灵犀抱着手臂的手指握紧:“两个问题,你要是不想回答也可以,大不了我们将这座山给掀了,打到你死我活,不过我想花门主应该不会想今后就与西北王府结仇。”

    花愔愔唇角笑意收敛,不说话的看着她:“----------”

    灵犀:“第一个,为何抓大楚皇子?”

    花愔愔撇头:“我不知道那是谁。”

    灵犀陡然间声音震慑道:“楚国的储君,安庆王楚绝尘,花门主敢不敢将不知道这句话再说一遍!!!你若是敢!那么就最好亲自到上京城面见圣上,将你的话说给楚皇听,你敢吗???”

    花愔愔:“-------”

    灵犀继续说:“不敢是吗?那就好,因为朝廷不是你得罪的起的,还是说,花门主的后台已经大到可以得罪朝廷,丝毫不把这些凤子龙孙放在眼里了!!!”

    众侍卫顿时一震,方才他们是不是看错了,为何长相如此出尘乖巧的王妃会突然变得如此霸气,简直气场比天啊!

    楚嶙峋此时眼底一抹藏不住的笑意闪过,目光也丝毫没有从灵犀身上移开过,一副自家媳妇果真厉害的模样。

    花愔愔此时眉头一皱,转身:“什么安庆王不安庆王的我可不在意,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在这里的可不止我一人。”

    灵犀看着她面向的就是正坐在地上调息内力的修雅山庄,不觉轻笑:“那好,这第一个问题我就暂时不问了,第二个,为何给钟断肠下天将夜让他沉睡。”

    花愔愔一听到她说钟断肠整个人的神色都一变,但也只是那一会儿,很快,她又恢复魅惑神色的说:“自然是想让他做个活死人,再也醒来不了。”

    灵犀负手,握紧拳头的深吸了一口气:“真是这样吗?”

    花愔愔:“那还能如何?”

    灵犀又问:“花门主可是恨他?”

    花愔愔此时没有说话:“-----------”

    灵犀此时眼底黯然了一片,了然道:“原来,花门主如此恨他,所以,就算我此时想要花门主拿出解药来,门主也是必然不会给的。”

    花愔愔冷笑:“那是自然。”

    “我知道我二叔的性情,风流洒脱惯了,若是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人事不知,那比杀了他还残忍。”灵犀此时抿唇:“我若是想要解药,花门主能否给个条件呢?”

    “条件?”花愔愔嗤鼻:“不管什么条件,我都不会给,我就是想要让他这样生不如死。”

    灵犀眼眶红了的低头:“他是我亲二叔,也是护持了我一生,可事到如今我竟然连救他都做不到------”

    楚嶙峋走上前来抱住了她的双肩:“月儿,二叔不会想让你伤心难过的。”

    灵犀挤出了两滴泪花后扑到楚嶙峋怀里:“难道二叔就只能这样吗?”

    众侍卫纷纷露出了艳羡的神色:这种哭的梨花带雨冲进心爱人怀里的戏码真的是好感人!

    楚嶙峋看向了花愔愔,眼神锋利:“花门主,当真不肯交出解药吗?”

    花愔愔:“我神途鬼门无意与西北王府为敌,但是我与钟断肠的恩怨,是决计不会妥协的。”

    灵犀陡然哭着转向她:“花愔愔,你当真要我二叔这般做个活死人吗?”

    花愔愔:“这是他应有的报应!”

    “好---”灵犀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花愔愔看着她眼眸中的伤心难过渐渐变得悲凉绝望,一时不解:“--------”

    “你想让他当个活死人,那么对不起,这不可能,因为-----”灵犀眼底决裂的哭笑:“我会让他直接死。”

    “啊!”众侍卫惊呼,这是个什么情况,不找解药直接弄死吗?

    花愔愔顿时皱眉:“他可是你血脉相连的亲叔叔,你舍得吗?”

    “不舍得又如何?”灵犀深吸了一口气,暗中捏了捏楚嶙峋的手:“做个活死人强留在这个世上二叔亦是不开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