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四百零三章:他娘的手酸好吗?

时间:2018-08-26作者:姜九戈

    楚绝尘:“--------”以前都还会拿筷子吃饭,怎么现在连筷子都不拿了。

    “我要喝汤。”灵犀咽下一口饭后看着他,楚嶙峋便拿碗来盛汤,轻轻吹凉着温度喂过去。

    楚绝尘皱眉:“阿月,你如今是没有我七哥连饭都吃不了了吗?”

    这句话,带着浓浓的酸意,可是在安庆王府侍卫的眼里即是:我家殿下狠起来连自己嫂子的醋都吃。

    真是非常非常可怕!!!

    灵犀正想说话,楚嶙峋便夹了一个丸子送进她嘴里,想说的话硬生生的被塞了回去。

    楚嶙峋看向自家弟弟:“月儿是西北王府的人,本王想怎么照顾怎么照顾,就不劳九弟费心了。”

    楚绝尘皱眉:“可是连吃饭这种事情都不能自己做了吗?七哥身为堂堂王爷,就如此娇惯的吗?”言下之意就是,我根本不想看你们秀恩爱好吗!

    灵犀心里暗想,老子倒是想自己动手,可是他娘的手酸好吗?

    楚嶙峋此时却笑笑:“本王如此,不仅心甘情愿,还十分开心。”

    楚绝尘:“-------”

    沈长风听着,生怕殃及了自己的端着碗跑到了另一桌继续吃。

    大虎冲他束起大拇指:“三-----不是,沈门主,非常有远见。”

    沈长风回他一个眼神:那必须的。

    楚绝尘气的够呛的也端着碗转身,后面安庆王府的侍卫立马腾出位置给自家殿下。

    还纷纷露出一脸同情的模样,眼神里安慰道:安庆王殿下你可千万别伤心,你哥还是你哥,血浓于水亲情是斩不断的!!!

    真的!!!

    楚绝尘夹菜时一抬头就看着他们这挤眉弄眼的表情,顿时拍桌子:“吃饭就吃饭,露什么作死的表情!!!”

    侍卫们纷纷心碎,咱家殿下真的是好无情------------

    西北王城里------

    百姓们几乎人人都知道,城里来了一大批书生,还是传闻里能辅佐天子的治世门派天策教。

    如此受人敬仰传世名声的一个门派,现在竟然每日堵在人家门口。

    还是分成两拨,一个在知府宫悠的衙门口,一个在神机门大街上,反正不论刮风下雨打雷闪电,都是阻断不了这群书生堵门的热情。

    知府宫悠是三年前风月评胜出的甲等学子,因为对于民生十分了解,便被当时刚来西北的楚嶙峋看重,便向皇上要了此人。

    宫悠此人不过二十来岁,长相清秀儒雅,但是确实个实打实的好官,就任西北王城知府的时候西北正是一片兵荒马乱,却就凭着楚嶙峋带着西北军攘除外乱将土匪外族一应都赶出了西北,宫悠才得以施展身手恢复民生。

    所以对于西北百姓而言,西北王是西北百姓的天,宫悠大人就好比衣食父母,所以眼看着这天策教成日里堵在县衙门口逼着宫悠处决神机门的人时,西北百姓肯定是不乐意的。

    所以这西北县衙门口便又多了一群与天策教对持的人。

    通常这县衙外的景象就是,天策教的人对着一众拦着他们的百姓说:“我等负屈衔冤深深血仇,干尔等何事,休要胡搅蛮缠!”

    然后西北百姓就回道:“龟孙子你大爷你娘的你滚你走去你妈--------”

    官府:“-----------”

    宫大人很是感念百姓的伸出援手,想着等这件事结束后,一定用自己的俸禄买腊肉挨家挨户的送。

    而在另一边,沈六溪的情况就很是复杂了。

    柳焕生本坐镇在神机门门口的,打算用肺腑之言感化一下这群书生,头几日还尚可,可是几日后哪里能想到这群书生竟然连鸡蛋石头都能往这边砸来了。

    说好的厚德流光高山仰止不同流俗墨家之光的天策教,竟然也会使这些掉身份的手段!!!

    其实,天策教自然是不屑于这种卑劣下流又无耻手段丢石头鸡蛋的,但是无奈这西北王城百姓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整日里无所事事就围着他们骂,任何圣贤话都听不进去不说,还吐口水,读书人都喜干净,为了自保,自然就买了一堆鸡蛋石头防身,谁凑近就扔谁,看着神机门紧闭的大门就更加扔的厉害。

    这日,沈六溪一身疲惫的回到了西北王府后,将随身买的糕点递给侍卫,让其交给怀香,自己便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而隔了一会后,怀香便自己跑来:“沈公子,多谢你的糕点。”

    院门一踏入,便看着沈六溪站在院子里,此时正用帕子在擦拭着额头上的血迹,伤口还一直淌着血。

    怀香一楞:“这是怎么了!”

    沈六溪此时手指僵硬的站起:“怀香姑娘。”

    侍卫拿来了伤药放在桌上,说:“那群书生可真是难缠,打又打不得碰也碰不得,拿着石头还乱打人,要不是六溪为了顾忌百姓,也不会被中伤。”

    怀香听后微微叹息:“天策教闹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真相。”

    侍卫讪讪的说:“神机门闭门不出,只盼着安庆王能早些回来。”说完,便动手替沈六溪处理伤口。

    怀香看着这人手法着实出粗鲁,便上前:“我来吧!”

    沈六溪顿时一震,有些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

    侍卫看着这情形,立马会心一笑的放下药:“那就多谢怀香姑娘了!”

    怀香点了点头:“没事。”想着这几日这沈公子日日送点心,就算是为了安庆王讨好自己,这心意也不得不领。

    她手上轻柔熟练的将血止住后,便开始上药,因为心细,怀香便凑得近了些,轻柔兰香萦绕在鼻尖,沈六溪刹那间脸色红的血色翻涌。

    伤口不过是破皮,上完后怀香抬起头来,便看着眼前之人脸色如此,顿时一惊:“沈公子,那可是----受了内伤?”怎么脸色如此鲜红。

    沈六溪赶紧摇头,埋下头说:“多谢,我没事。”

    怀香将药放下:“那就好了,对了,我是来谢谢那些糕点的,不过以后沈公子也不必再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