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三百七十章:知不知道觊觎的是谁的男人

时间:2018-08-07作者:姜九戈

    ,!

    正当灵犀看着沈长风一瞬间消失讶然之时,身后突然响起声音:“你认识他?”

    “安庆----安公子。”灵犀转身赔笑:“你是说三虎吗?”

    楚绝尘点头:“他是哪里人?看起来奇奇怪怪的。”

    灵犀面色不变的回答:“他---据说,是二叔的一个朋友,因为身手好所以带来的。”

    楚绝尘此时想了一下,确实这一路上也只跟钟断肠待在一起,说起身手,看方才那么一下,确实也是个高手,便也就将信将疑了。

    再说,能和钟断肠走的近的,奇奇怪怪也正常。

    灵犀见他出来了,便要转身回房,楚绝尘正想跟她说什么,却见人已经走远了。

    独自一人默然叹息,眼底越发寒冷。

    晚上的时候,准确的来说,是半夜。

    钟断肠和沈长风挂在楚嶙峋和灵犀屋子的拼命拍窗子,直到将屋里的人给吵醒。

    楚嶙峋冷着脸起来,因为在客栈的床上挂着月光石,此时黑布扯开屋中便一片透亮。

    灵犀也被这阵动静给吵醒了,坐起来揉着眼睛:“怎么了?”

    “是二叔?”楚嶙峋脸色冷然的起身,将一件衣服拿过来给她裹上后走到窗户边去开门。

    门窗一打开,便露出了两张脸。

    楚嶙峋眉头一皱的立马又给将门关上,眼底暗涌-----想揍人。

    灵犀走到他身后,一脸好奇:“不是说二叔吗?怎么又给关上了。”

    钟断肠在窗外嘀咕:“唉怎么回事啊!怎么又给关上了呢?”

    楚嶙峋手指抵在门窗处,复又打开门看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脸色惨白,然后灵犀扶额。

    让他把脸洗干净弄正常一点,现在居然给我戴个吊死鬼的面具到处晃悠!!!

    沈长风,很是好样的。

    这两人都扒在窗口笑嘻嘻的问:“能进来吗?”

    这大半夜搞这名堂出来,难道不为了进来只为了看风景吗?

    楚嶙峋让开窗户,抱臂而立的走到桌边坐下。

    钟断肠翻身进来:“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休息了?”

    灵犀望了望漆黑无比的天色,唇角不屑:“野猫才晚上活动白天睡觉。”

    沈长风跳到桌子边:“嫂子,可我们不是野猫啊!我和钟大哥是去听墙角的。”

    灵犀:“听墙角,确实是你们能干出来的事。”

    “听墙角很是好玩的,我还差点看到姑娘洗澡-----唔---”沈长风被捂住了嘴,呜呜呜的再也说不了一句话。

    钟断肠冷眼看着他:“这种事情就不要说了。”

    沈长风很是郁闷,为什么不能说?有没有真的看到。

    居然去偷看姑娘洗澡,真是----下三滥!!!灵犀不想说话的转了个头,打哈欠,好困。

    楚嶙峋此时眼底愠色:“所以,二叔和这个面具鬼就是来告诉我和月儿一声,你们看到了姑娘洗澡吗?”

    灵犀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钟断肠赶紧摆手:“这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别听这臭小子胡说。”

    沈长风此时纠结:“不是,面具鬼是什么东西!!!”

    楚嶙峋盯着他,眼底不屑。

    沈长风委屈巴巴的坐着:“殿下,我这是听了嫂子的话才戴面具的。”

    灵犀撇唇:“那你还是别听我的了。”

    沈长风:“-------”

    楚嶙峋给他们一人倒一杯茶,神色淡漠的看着沈长风:“你是想要去西北唱戏班子是吗?等回去,本王立刻给你送进去。”

    沈长风浑身一僵:“我--我没想去啊!”

    “唱完黑脸唱白脸,你这模样,倒是有几分像戏本子里的夜叉,很是合适。”

    沈长风连忙取下那吊死鬼面具,露出了一张俊俏小脸的端着茶:“我不要去。”

    楚嶙峋没再理他,看向了钟断肠:“二叔今晚到底去做什么了?”

    钟断肠潇洒挑眉:“修雅山庄不是派了人也到这上虞村来监视咱们吗?”

    灵犀将下巴抵在桌上,点头:“对啊。”

    “她们大多晚上都回了修雅山庄,可是有两名女子,就是今日你们也见过的那两个还一直住在这村上的一个小客栈里。”

    灵犀困意消退了一些:“所以你们今晚就是去听她们的墙角吗?”

    “没错。”钟断肠眼底不怀好意的笑着:“你猜我们听到了什么?”

    灵犀猜测:“关于天策教,神机门?”否则他们干嘛大晚上的来这里吵醒他们?

    “不是。”钟断肠看向楚嶙峋:“我们听到了那两个姑娘在屋子里犯花痴。”

    楚嶙峋一顿:“-------”

    沈长风此时在一旁点头:“那两姑娘似乎很是看重殿下,在屋子里可劲的夸,什么丰神俊朗才貌双全冰雪君子品貌不凡----”

    楚嶙峋拍了一下桌子:“就没听到别的吗?”

    “没有。”沈长风老实的说:“就是一直夸殿下,她们很是喜欢。”

    灵犀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手指,她们知不知道自己觊觎的是谁的男人!!!

    她没好气的问:“有没有提过我?”

    钟断肠开心的点头:“有啊,说那个穿桃红色衣服的书童娘娘腔。”

    灵犀:“------”

    她依旧不死心:“她就没有觉得我和殿下关系不一般吗?”

    钟断肠摇头:“她们说了,长得这么好看的公子是断然不会断袖的。”

    灵犀咬牙,拍了一下桌子:“怎么没可能!!!”

    楚嶙峋顿时眼中一惊的转头,看着她:“哪里有可能了!”

    灵犀撇开头,依旧气鼓鼓的:“就算我真是男子,那殿下也必定会断袖,因为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当然她现在是女子,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都是些什么话!!!钟断肠默默的替楚嶙峋在心里点了一炷香。

    他眼底很是愧疚:“不好意思,都怪我这个二叔没有教好。”

    “走吧!”楚嶙峋站起身来,打算送客:“既没有别的事,还请二叔先回屋休息。”

    大晚上的将人吵醒,竟说些没用的,这个二叔,可真不靠谱。

    这都开始赶人了,沈长风便听话的走到了窗边正准备离开,可钟断肠依旧坐着:“我还没说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