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五十九章:轻笑所见略同

时间:2018-06-14作者:姜九戈

    ,精彩小说免费!

    灵犀叹息,对面的司徒朗起身:“四皇子,这是小女司徒灵犀。”

    “哦-----久仰大名。”

    久仰你个头,灵犀咬牙,钟断肠似乎并不惊讶的依旧坐着喝酒,似乎就想看看这位四皇子想要做什么!

    此时,在场的女眷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看着司徒灵犀眼中有惊愕也有不屑,更加有,妒忌。

    灵犀没好气的装作一副疑惑的模样:“见过四皇子,不知道四皇子何处知道的我?”

    “本皇子在楚国有一朋友,风流倜傥身份尊贵,本来听闻他定了亲事,可是这次来了楚国才得知原来他这门婚事取消了,还是那姑娘不愿嫁,司徒小姐说这是不是久仰?”

    灵犀微微侧头看向了那边坐着的晏今朝,他坐在那里一副不关我的事的端着酒杯。

    “原来四皇子指的是这件事啊!是灵犀无福,与侯府无缘。”

    李清宵听后眉间一挑,忽而凑近的说:“听闻司徒小姐相貌不佳所以成日戴着面纱,是真的吗?”

    此时,旁边一桌拍案而起:“西夏四皇子,礼数。”

    说话的事楚绝尘,他一身蓝衣身姿清贵,难掩眉间暗沉。

    李清宵转头,微微点头:“想必这位就是安庆王了吧!久仰久仰。”

    楚绝尘看着他,眼神里藏着怒色的极力客气道:“四皇子本王亦是久仰。”

    李清宵又转头:“本皇子觉得与司徒小姐挺投缘的,所以便想要多说几句话。”

    此时,整个宴会一下变得安静起来,孔非此时在一旁听着有些慌张,这满座贵胄女子不少,这四皇子对谁感兴趣都可以,偏偏这司徒灵犀不行啊!

    灵犀此时依旧波澜未惊的看着他:“那么,四皇子想要说什么?”

    “就是想看看,司徒小姐相貌如何?”他话音一落,手指极快的夹住了她的面纱一拉,她根本就避之不及的只觉得脸色一凉,那淡红色轻纱便已经在他指尖了。

    “----------”

    “----------”

    满座哗然一片,李蓝桥此时坐在那里也忍不住了的站起:“皇上,我四哥性格向来如此,请勿见怪。”

    皇帝此时似乎眼中有些异样的点点头,似乎目光还在司徒灵犀头发上的那根簪子上打量。

    面纱一扯下,底下纷纷不安静起来,毕竟,司徒灵犀貌丑是公认的,而且众人还都已经习惯了,可知这面纱取下后的这张脸,婉约清美潋滟光泽,加上一身清骨若仙,竟是上等姿色。

    “原来是长这摸样的。”李清宵笑着,将面纱还给她:“早知道司徒小姐如此美貌,本皇子便就不取了,免得惹人艳羡。”

    他说话间,语气是冲着楚绝尘去的,此时的楚绝尘拳头指骨分明的站在那里,似乎在克制着什么。

    此时,宴会中有一清凉女声惊喜道:“灵犀姐姐真好看。”

    说此话的事琳琅,她站在那里,眼中欢快的眉眼弯弯。

    李清宵此时转头看了琳琅一眼,语气尽是轻佻:“所见略同。”

    这李清宵和琳琅说上了话,本来还一脸怨气的看着司徒灵犀的金牡丹,顿时换而一副堆笑面容的推着琳琅低声说:“快说你的名字。”

    琳琅低声问:“为什么,没人问我的名字啊!”

    金牡丹瞠目掐着她:“你这孩子怎么就是不懂?”

    而此时李清宵早已转开了目光,金牡丹愤然的只得作罢,心里却很是不平。

    坐在司徒绣身后的李绾绾眼中颇为惊愕的说:“她这模样,倒是与你大哥有几分相似。”

    司徒绣只顾着看楚绝尘此时的神色了,敷衍的点头:“是啊!”

    李清宵此时对灵犀眨了一下眼睛,又将目光移到钟断肠身上,再次一副好奇的问:“这位哥哥眉宇不凡,可是习武之人?”

    “这位------”孔非此时看着这张生面孔,有些掂量不住这是哪家的,可是见他又与司徒灵犀坐在一起,想必与相府脱不了关系。

    便赶紧转头看向司徒相爷,司徒朗此时也站起:“四皇子,这是本相结拜义第,姓钟,名断肠。”

    皇帝此时也来了几分兴致:“便是在五台山救了司徒太师的那位侠客?”

    司徒青天此时微微笑着点头:“是,正是老夫的救命恩人。”

    皇帝看着钟断肠如此好面容,不禁感叹:“真是不错,年纪轻轻如此好功夫,朕也极为欣赏那少年荆楚剑客,钟公子又对我大楚有恩,待宫宴结束,重赏。”

    钟断肠拱手一礼,并不多奉承的说:“多谢皇上。”

    李清宵此时突然拱手看着皇帝:“皇上,我西夏也好剑客,今日得见大楚有如此人物,想要切磋一番。”

    “切磋?”皇帝看样子还颇有兴趣的看向司徒相爷:“相爷,不知道钟公子----”

    钟断肠此时眉心灼然的看着他,抱臂而立的唇角轻笑。

    李清宵疯了吧!连钟断肠都敢惹。

    灵犀此时坐着一副看不懂这小子到底想要如何了,在西夏之时,钟断肠除了挂名了一个国师,更加是李清宵李蓝桥的剑术师父,钟断肠对待剑法十分严厉,这两个小子没少吃苦。

    所以从小怕钟断肠怕的要死,钟断肠这才离开西夏多久,李清宵这小子胆子变大了不成?

    李蓝桥看着他主动找了钟断肠,脸色都白了几分的走过来对着钟断肠行了一礼:“钟公子,我四哥并不是有意挑衅的。”

    钟断肠不羁而笑:“既然四皇子想要切磋,那么在这玉台之上倒是想要与四皇子为宫宴表演一场。”

    “师---钟公子!”李蓝桥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我四哥----今日脑子有些。”

    李清宵却已将李蓝桥拉开的大喊了一句:“上剑。”

    两把白色宝剑呈上,李清宵将衣袖挽上,一身绿衣风姿绰约的抱剑以礼:“钟公子请。”

    “一起请吧!”钟断肠唇角噙笑的一把抓住了李清宵的手,带着他就一跃而上站在了那高台之上。

    李蓝桥手心捏着一把汗的看了灵犀一眼,她和她对视后,云淡风情的移开,手指却煽动两下,示意他别来跟她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