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五十七章:霁月清雅少年郎

时间:2018-06-14作者:姜九戈

    ,精彩小说免费!

    “是啊!”怀香笑了一下:“小姐刚回相府的时候老爷其实做了好些衣服,可是小姐平日里就爱穿那几件普通素衫,这些好看的衣服都给压在了箱子底下小姐看都没有看过一眼。”

    灵犀听后,微微点头。

    连翘此时也进来帮她穿戴了,看着立镜前的自己,她恍然想起曾经。

    当年在晋国的她何等挑三拣四,衣服的布料样式都要最好的,每一套衣服要配什么首饰玉坠都要经过精心挑选,要是稍微不合意,她便会大闹,甚至还会直接毁了那件衣服。

    尚衣宫每每要给她做衣服的时候都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

    想想曾经的自己,果真还是天真不懂事,太任性。

    穿好了这件坠珠长衫,系上云纹白色腰带,束带下摆轻柔搭在衣裙处,步履微动,丝带便迎风而起。

    腰坠长佩玲珑作响,发丝半束墨发垂下在腰际如同墨色绸缎。

    “小姐想要配什么簪子?”怀香展开珠盒,里面摆放了十几只金玉各色珠钗,都是她从未戴过的。

    看了一眼,她恍然想起一样东西,便起身:“我不要这些。”

    灵犀走到床榻下拉出一方盒子,里面那支桃花纽扣簪子静静的躺在盒子里。

    怀香看着,不禁感叹道:“这支簪子好别致,真好看。”

    “就戴这个吧!”她拿起将簪子交给怀香。

    怀香接过,便替她别在了发间。

    连翘在一旁看着,心中已经大致明白这个簪子的来路了,她笑了一下,恰好这时转头便看到了一个褐色衣衫的人倚在门口。

    钟断肠回来,浑身酒气潇洒之姿的立在门口:“哎,喝酒喝得正高兴,被九云那小子给拖回来了。”

    “不拖你难道二叔就不回来了?”灵犀一笑,看着怀香:“赶紧让他整理一下。”

    怀香点头,硬拉着钟断肠就去换了一身衣衫后走出府外。

    司徒九云此时站在府外,一身白色铠甲英姿飒爽气度不凡。

    他此时和司徒青天说了两句后,便将司徒九云扶上了马车转身回来:“犀儿,你和二叔一个马车吧!”

    灵犀看着他:“哥,你不换衣服?”

    他摇头,眼中全是血丝,很明显是疲惫未眠的状态:“我不去宫宴,今日城门内外严加把守,我得坚守着,把爷爷和你们都送进宫门处我就回去。”

    “辛苦。”钟断肠说完后,便自个转进了马车里。

    灵犀深吸了一口气:“哥哥注意身体。”

    “好,上车吧!”他扶着她进了马车后,金牡丹和司徒绣也出来了,他见所有人都已经坐上马车,一人走到最前方下令:“进宫。”

    清风华玉台,位于宫中东南之处,因此事正是春日绵绵之际,此地四面活水流渠舞榭歌台,令人一眼望去清雅至极。

    歌舞欢悦在玉台正中肆意,百花铺陈的四周更是清香逸人,钟断肠看着这里,唇角不觉闪过一丝讥讽。

    他这个神色没逃过灵犀的眼睛,也明白钟断肠为何流露出这个神色,因为,这个清风华玉台,无论是构造还是样貌,都与曾经晋国宫宴之地太过相似。

    当年,十二岁的姬月便也是在那玉台之上跳上了那么一支广袖霓裳舞的。

    都落座后,在阳光恣意的主位上一道明黄色身影走出,顿时歌舞退下,皇帝楚泽笑颜威仪的说着话,预示着这一场宫宴即将迎来主客。

    礼部尚书孔非在皇帝坐下后到殿中央,命传令太监去通知一切准备就绪。

    很快,宫外的太监便高呼:“恭请西夏国使臣,五皇子李清宵,六皇子李蓝桥入殿。”

    在座席位上未出阁的少女皆是在安排在最显眼处的玉台下,恰好是两位皇子上殿必经之处。

    灵犀远远看着琳琅也在哪里,便不觉轻笑,琳琅的位置,是绝佳的。

    钟断肠此时眼角浮笑:“看来,礼部都已经直接将你划出了未出阁之列了。”

    是啊,看此时她坐在那里就明白了,竟然和一众王妃王爷安排咋了一处,而隔了两个位置外便是楚绝尘,他那差异的目光一直往她这边看来。

    西夏皇子入殿,李清宵一身淡绿锦衣,发髻半束配上青玉冠,身上除了腰间佩玉外,倒是无其它装束,俨然一副清秀贵公子做派,只是那张脸颇有些风流少年的不羁,笑若霁月相逢,星眸婉转的看过身侧贵胄之女,惹得一片唏嘘脸红。

    而李蓝桥不同的是,虽也是一身绸缎锦衣长衫白洁,却整个人温雅恭敬,一身白衣纤尘不染,墨黑发丝束在发顶,背脊挺直若松柏之姿,目光清澈如许不添任何杂质,径直走向殿中眼中恭敬,除了那道明黄色什么也不看。

    这两人,简直是两个做派,也都一般十五六岁,不过这性格,还是如当年一般未变。

    钟断肠此时微微低头,灵犀疑惑的看去,刚好看到李清宵走过眼前,目光往钟断肠身上看来,眼中露出笑意。

    灵犀低语喃喃:“这小子,来了不和二叔说,现在知道讨巧卖笑?”

    钟断肠端过酒杯:“你忘了,在西夏他是最善于制造惊喜的。”

    此时,两位西夏皇子身后还拥着十来个使臣,送上西夏国礼再说道极具客套话后,便也都落坐在了离皇帝最近的位置。

    “两位皇子远道而来,楚国深感喜悦,所谓海清河晏金殿盛辉,怕也是这般光景,我大楚逐鹿中原已久,也甚为羡慕西夏风光,两位皇子可在大楚多留时日,也好促进两国彼此交好。”

    李蓝桥此时恭敬拱手:“多谢皇上盛待,此次西夏出使,全为两国百姓谋福,望西夏与大楚能得百年友交,商贸并进。”

    灵犀低头,转身问钟断肠:“你觉得,他们两个这次来,是带着目的的吗?”

    钟断肠笑了一下:“没有目的,来做什么,吃饭吗?”

    她瞬间明白的点点头,看来,他们在大楚确实是要住一段时间了。

    舞榭歌台处再次水袖曼歌,舞姬们身姿灵动飘逸,恰似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