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五十五章:殿下,今后有我

时间:2018-06-09作者:姜九戈

    ,精彩小说免费!

    说完,他便拿出了一本册子,递给了灵犀。

    她接过,看了看才知道,原来这一本是关于楚天钦记录在册的所有相关档案,身份年龄身边有哪些至关重要之人,人际脉络一应既全。

    “辛苦你了。”

    追风赶紧低头转身回她:“姑娘客气了。”

    灵犀将册子看了一遍后,却还是觉得差一样东西:“单凭这些信息,就算我和凌阳王擦肩而过了我也不一定知道他是谁啊!”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楚天钦长得什么样子。

    追风为难的想了一下:“姑娘是想要凌阳王的画像?这个-----怕是凌阳才有。”

    灵犀点头,确实,这王爷的画像哪里是随便能找到的,说不定他凌阳家中也不一定有。

    “我给你画一幅吧!”

    楚嶙峋这话音一落,灵犀立马错愕的看着他走到了书桌边。

    画一幅凌阳王的画像?她惊愕了一下后,转而反应过来,那本广袖凌波舞的册子还是他画的呢!那样的画技画一幅肖像画,根本就是绰绰有余的。

    说到底,上一次还没问出他为何会画那本舞册子就被打断了,到现在,心中也是万分的好奇加内心复杂。

    追风此时已经退出了书房,所以灵犀站在书桌一侧看着楚嶙峋,备好笔墨后便铺陈了一张白纸,笔尖飞速的着墨上色笔法精湛一气呵成。

    这样的功底,根本不是一两年便能练成的,晏今朝曾经与他一同长大却丝毫不知道他拜过谁为师学画,那么,这样的功底又是如何练出来的。

    笔尖力度刚柔并济线条极美,若不是看脸,他一定以为这样的话只有文一通才能画出来。

    “----------”她看得出神,直到楚嶙峋放下笔后才回神。

    话中人面容带着几分稚嫩,眉目五官俊俏是个美貌少年,眼神却带着三分刻薄让人觉得不好相处。

    这个凌阳王,还是继承了楚家血缘的传统的,那就是脸一定得是好看的这才配姓楚。

    她看清楚了画中人的面貌后,抬头看着楚嶙峋,带着几分疑惑。

    楚嶙峋此时眉眼淡笑的抬头看着她的眼神:“想要问,谁是我的画技师父是吗?”

    她点点头:“嗯。”

    “我娘。”他说完,笑着走回了方才坐着的位置上拿起书,眉宇间,看不出任何的神色。

    她一听到他说了个“娘”字,心中便瞬间沸腾起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在她面前提及自己的亲生母亲。

    灵犀走到他身边蹲下,眼中柔和的不像话,又带着几分希翼的问:“你的母亲,会作画?”

    他眉眼间纷繁起来,带着一点自傲的说:“我母妃画技可好了。”

    灵犀抿了抿唇,心中说不出来是惊讶更多还是难受更多,又问:“几岁学的。”

    “三岁。”

    三岁,便开始学画了吗?但是-----宫中典籍不是记载,他从小是在皇贵妃的宫里长大的吗?

    直到拜师公羊老将军后,才离开了宫里,她的母妃又是怎么教他作画的。

    他低头,看着她这一脸深思好奇的模样,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别费心思猜了,以后你自会知道的。”

    她听后,眼中有些东西渐渐的流露了出来。

    其实,她不是一定要知道楚嶙峋一直隐藏的过去,也不是一定要知道他的母亲是谁,是怎样的身份,她之时,想要知道从小到大的他究竟吃过什么苦,是如何过来的,又是如何生活的。

    她闭上眼睛将手臂挂在他脖子上将他揽着拉下,将头埋在他胸口上,轻声说道:“殿下,你今后------有我。”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说这么一句话,矫情中又带着很没必要的无厘头,可是,就是想要说给他听。

    楚嶙峋在听到她的这句话后,身子很明显的僵硬了一下,也可以说是颤动,随后,他伸手将她抱住,神色翻涌满是雾气的低声回答她:“好---”

    回到相府后,恰好这晚饭时分除了司徒九云该回来的都回来了。

    金牡丹在饭桌上还是一副慈母样的说:“九云在军营必定很多东西吃不惯,等会我让厨房做些东西给他送去吧!”

    司徒朗却说:“哪里有吃不惯的,身为大将军什么苦没吃过,再说,他此刻也不一定在军营,今日城中严防,他必定是四处查探。”

    金牡丹点点头,似乎眼中有光:“听闻,这次西夏来的,是皇子?”

    灵犀此时在一旁目光一楞的抬头看向了钟断肠,他吃着饭似乎不在意也不惊讶。

    司徒朗似乎很谨慎的问:“你听谁说的!”

    金牡丹笑颜如花:“外面都在传,西夏派皇子来出使,必定是希望与楚国结好,皇上此次让城中所有闺秀都参加赴宴,看来皇上似乎打算联姻。”

    司徒朗并不反驳,只是说:“妇人家不要掺和这些事。”

    金牡丹此时却放下碗:“怎么不关事,你看看琳琅。”

    琳琅一脸不解的抬起小脸,问:“姨母,我怎么了?”

    灵犀此时吃着饭,心中恍然明白了这两日为什么金牡丹忙前忙后的买衣服首饰了。

    司徒朗此时明白的笑了一下:“那也要看人家西夏皇子中不中意了。”

    “老爷-----此时宫宴流程皆是你来定的,琳琅琴技甚好,若是能让她上去弹奏一曲,毕竟惊艳四方。”

    司徒青天此时面色无奈的轻咳了一声,司徒朗便立刻说:“吃饭吃饭,食不言。”

    吃过饭后,司徒朗特意拉住了钟断肠:“二弟,不知道这场宫宴你可有兴趣?”

    钟断肠此时抱着手臂,想了一下,正打算回答之时,金牡丹在一旁一脸不悦:“老爷,宫宴那是什么地方,他能去吗?”

    “牡丹,你别如此说话,上次二弟在五台山救了爹,皇上知晓后也是想要见一见二弟的。”

    金牡丹听后,看着钟断肠一脸不屑,钟断肠也看着她,不动声色挑衅的一眼,然后回答:“没参加过宫宴,若是可以,也想去见见世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