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四十一章:其实并不可怕的

时间:2018-06-07作者:姜九戈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可真是----算了。”青木此时不再看她一眼,脸色依旧冷漠的往前飞着。

    回到了相府,灵犀回到了屋子后连翘没有电灯,而是一直在有月光石的房间里等着她。

    借着光芒,灵犀看着她此时的目光半是疲惫半是无奈,许是等了太久,整个人做过很长的思想斗争。

    毕竟,她也是急切的想要当年的真相。

    “连翘。”她喊她一声后,站在内室帘帐处负手而立。

    连翘回头,看着她希翼的问:“如何?”

    灵犀将在安庆王府说的那些话系数告诉了她,连翘听后先是震惊,后是沉默,再然后,便掩唇哭了。

    “太子殿下没死真是太好了------”

    这是连翘唯一想到最释怀的事了,至于误会楚绝尘和那个吃里扒外的姬崇翎,她丝毫不敢去细想将来该如何。

    “放心,楚绝尘他----往后,总有机会偿还的。”她虽这样说了,可是实际上,自己也清楚,这种东西如何能还?

    连翘此时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小姐,找到姬崇翎,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灵犀微微点头:“是啊!我知道,但是,还是要找的啊!”

    总会找到的。

    或许是曾经在晋国皇宫里她对姬崇翎很不喜欢,所以根本没有去了解过这个人,以至于此时根本不知道他为何要走这一步。

    就算他不喜欢晋国,可晋国总归是生他养他之地,她的父皇对他又那般好,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缘故,让他不惜与敌国勾结来灭了自己的国家?

    “休息吧!”想了一阵后,她此时都觉得有些头晕:“殿下醒了吗?”

    “追风去看过一眼,说是没有。”连翘说完,将丹药放入水杯中递给她:“小姐,我去给你打水。”

    待洗漱后换了一身轻薄寝衣,连翘此时已经离开了房间替她关上了门。

    坐在塌边,她正端着杯子喝下药时,一只手从她手里温柔夺过:“每次睡觉都必须如此吗?”

    听着是他的声音,灵犀恍然抬头:“殿下。”

    “嗯。”楚嶙峋眉目浅笑的坐下看着她杯子中的药:“这是能令人强制入眠的安神药。”

    “啊,嗯。”她微微点头,看着他此时浅笑着的神色竟然有些担忧。

    楚嶙峋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啊?”

    他转眉,又问:“何时开始需要这些药物的。”

    灵犀一震,半晌呆滞后才回神,回答:“灭国后,一到夜晚便会害怕,还几次因为梦魇醒不来后,二叔就给了我这个药。”

    楚嶙峋望着她的目光里多了一些复杂,他缓缓将杯子弹开稳稳让它落在那边桌子上,他不是没有见过她梦魇的样子。

    那次在山洞中,她浑身紧绷的大哭大喊的模样涌上心头,一把将她揽在怀中,楚嶙峋也不说话,仿佛就是想要抱着她一般。

    灵犀手指微动的还是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肩上,不确定的喊他:“殿下?”

    “往后,这药便不要再吃了吧!有本王在,你根本不需要害怕。”楚嶙峋抱着她的手臂又紧了几分:“试一试?”

    灵犀心口震的不得安静,或许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的这句话会让她产生这么大的反应,因为,楚嶙峋说完那句试一试后,她心中直接默然了,他说试,那便试吧!

    这两年来,习惯了靠药物才能睡觉,她害怕梦魇,根本不敢去面对,所以从未想过有一天抛弃这些药物。

    “月儿。”楚嶙峋在她耳边轻声呢喃:“有些东西,其实并不可怕的。”

    在他肩上靠的更紧:“我不知道等会会梦见什么,但是殿下,要是我说梦话了,一定要叫醒我。”

    他低声:“放心。”

    其实,她心里还有好多疑问,比如,楚绝尘查到姬崇翎去过西北,还曾经见过他这件事,但是此时此刻太累了,靠在他肩上后便只想要睡觉,累到此时丝毫不想再说一句话。

    她闭着眼,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开始不说话了。

    此时月色透过窗户传入屋内,楚嶙峋本就没有睡意了,抱着她整个人都坐到了榻上,让她整个上半身靠在自己胸口,而自己则靠在床头默然的抱着她。

    就连眨眼睛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将她吵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本来睡得极其安稳的人突然开始皱眉。

    楚嶙峋目光收敛落在她的脸上,只见她渐渐开始出现不安,整个人的身体开始紧绷的握紧了拳头。

    “月儿。”他俯身在她耳边轻声喊她。

    灵犀随即便轻声的抽泣起来,眼角缓缓落下泪水,看起来似乎和难受的模样,嘴角开始呢喃着哭喊:“父皇,母后-----”

    楚嶙峋此时将她一只手揽住固定她不让她乱动,而自己却从怀中拿出一片叶子出来,放在唇间,用一个极其轻微的声调吹出了一段曲子。

    曲子的声调清暖柔和,仿佛置身阳关下看到青山溪流,又仿佛是少女嬉戏水间的浪漫美好。

    在梦魇中听到曲子的人似乎渐渐的便安静了下来,本来哭喊着的声音也顿时变得静谧,眉间的紧皱轻轻松开,唇角舒展开来的喃喃道;“母后-----”

    这一声,不是悲伤,而是悸动心弦的撒娇语气。

    鎏金殿轻纱帐下,几岁的姬月每每到了夜间便怕的睡不着觉。

    近日来皇宫里有闹鬼了,说是先皇死去的妃子冤魂不散在宫中作恶,她的父皇尽管坐在宫中做了几场法事已经将那些莫名言论压制了下来,可是他的小公主每到晚上还是哭闹着不肯睡觉。

    姬月的母亲眼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每日如此心疼不已,便将自己的寝宫搬到了她的宫殿,每日夜里哼着一首小调歌谣哄着她睡觉。

    没曾想,这个方法还是挺管用的,这哭闹了好久的小公主只要夜晚听到这小调歌谣后便止住闹声,安静的睡着了,时间渐渐过去,那阵闹鬼的风波终于过去,小公主便也就忘却了这件事。

    灵犀此时安稳的闭着眼睛,躺在一个温暖可靠的怀抱里,梦境里却换了一番天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