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四十章:似乎渊源匪浅

时间:2018-06-07作者:姜九戈

    ,精彩无弹窗免费!

    灵犀默然:“姬崇光。”

    楚绝尘点头:“他与楚国何时联盟,又何时找到本王求亲这个契机的尚未可知,但是本王已经确定,当年确实是他打开的城门,以自己身负皇令又急事求见皇上顺利入城,很快便杀光了守门侍卫领兵进入。”

    灵犀眼中急切,问:“与他合谋着-----是谁?”

    楚绝尘回答:“这一点,陈淮生确实没有瞒过你们,他也确实在查,本王也在查,但除了查到是楚国以为有权有势的重臣以外,再无收获。”

    楚绝尘还说:“当年晋国城灭,姬崇翎为了不让自己身份败露,便找了陈淮生这只替罪羊,就因为替了罪,将开城门之罪统统揽到自己身上,所以,才能活到如今。”

    灵犀想了一下:“王爷可知,姬崇翎现在何处?”

    “若是本王没有查错线索,一年前,他出现在过西北。”

    灵犀顿时一震:“西北!”

    “没错,并且,他还与西北王见过。”

    钟断肠似乎在考量他这话中的真实性:“确定吗?”

    楚绝尘点头:“本王说了,若是没有查错,那就是的。”

    可是,灵犀深吸了一口气,她对楚嶙峋提及过姬崇翎,他当时并未表露过自己认识姬崇翎啊!

    楚绝尘看着她,似乎在打量她的神色,见她眉宇间虽有疑惑,但是却并未深思:“阿月与我这个七皇兄,似乎渊源匪浅。”

    灵犀回神,目光微转的看着他:“--------”

    不过此时的楚绝尘似乎就想要弄明白这个问题:“七皇兄是什么样的人?我想整个楚国皇室无一不知,眼中容不下沙子,欺骗和背叛别忘想在他眼皮子底下躺过,可是阿月,为何你在西北那般骗他后,他还如此维护你,甚至,还派人去西夏阻扰我查你?”

    楚嶙峋曾经派人去西夏阻碍过楚绝尘查她吗?

    灵犀抿了抿唇,正思索着该如何回答之时,钟断肠开口了:“西北王殿下如何想,此时我们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王爷,你说一年前姬崇翎出现在过,那么后来就一直没有消息了吗?”

    钟断肠直接将话题转移,楚绝尘此时也无法再问的说:“没错,确实从一年前有过消息后便就消声灭迹了。”

    钟断肠握着下巴沉思:“看来,找他确实困难,但若是不找到他,如何能揪出当年与他合谋的是哪个楚国重臣?”

    “两年都查过来了,还怕再查几年吗?”楚绝尘倒是颇有耐心:“时间绝对是有的。”

    钟断肠此时面色难得正经起来的拱手一礼:“王爷,这些年来的误会和伤害,非一句对不起可以化解的,所以道歉的话,我也不再代阿月说了,只是如今形势如此,我们或许可以合作,共同找出当年真相。”

    楚绝尘微微点头:“本王没有意见啊!”

    灵犀此时唇角也无奈的笑了一下:“多谢王爷既往不咎。”

    他看着她,默然笑笑:“无碍。”

    她微微抬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动了动唇角:“那个王爷----我-----”

    “你哥哥是吧!”楚绝尘仿佛洞察她要说什么一般,直接点头而笑:“放心,再过些日子,我一定让你见到他。”

    “多谢王爷。”

    “好了,此时已经是深夜,我们也该回去了。”钟断肠此时站起身来:“王爷也该早些休息了。”

    灵犀同样站起来后,走至门口一下回头:“王爷,你身体是否有恙?”

    楚绝尘看她的目光一顿,微微浅笑的摇头:“不过上次落崖受伤,只不过药量用的少,便好的慢些罢了。”

    落崖受伤,灵犀再次握紧了拳头,那一次还是为的自己。

    她垂眉恭敬道:“王爷请好好养伤。”

    楚绝尘微微一笑,回答她:“好。”

    重新回到房顶上时,怀香正我握着手望着下方,她一直在等着灵犀上来,身上还披着一间黑色外衣,而沈六溪一直站在她身后,似乎是为了怕她一不小心摔下去在后面一直护着。

    当然,尹青木依旧稳稳的躺在那边,闭目养神。

    “小姐,钟大哥。”怀香似乎很是高兴看到了她们,一张笑脸被风吹的通红的也毫不在意。

    灵犀走到她面前,笑了笑:“好了,我们回去睡觉吧!”

    怀香点头,将身上的衣服拿下来递给了沈六溪:“沈公子,多谢你的衣服。”

    六溪看着,接回自己的衣衫后点头,又对着灵犀冷脸:“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有什么动作,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灵犀默然叹息,看来,沈六溪是真的很讨厌她了:“-----------”

    怀香此时立刻说:“沈公子,我们小姐并没有恶意的。”

    沈六溪听后,眼中冷漠略微收敛,正眼也不看灵犀一眼的便从屋顶上飞了下去。

    “赶紧叫醒他。”钟断肠无语的看着青木:“这孩子怎么这里都能睡?”

    灵犀笑着,走到青木身边蹲下,拍了拍他的肩膀:“青木,醒醒。”

    尹青木在听到她的声音后,不情不愿的将眼睛睁开,白了她一眼的说:“你再在下面多说点话,这天可就亮了,”

    这孩子,这个晚上都阴阳怪气的,虽然以往说话也冷淡,但是今晚格外哎讽刺她,也不知道是谁把他得罪了:“好了好了,回去就休息了好不好。”

    他依旧冷哼一声的站起:“走吧!”

    钟断肠拉过怀香,青木便带着灵犀紧跟其后的飞出了安庆王府。

    路上,灵犀看着怀香,心想钟断肠将怀香带过来确实是对的,沈六溪毕竟是楚绝尘的人,若是沈六溪真的要对她动手,于情于理,钟断肠都不可能出手。

    与沈六溪若是动起手来,都没事也罢了,若是伤了其中任何一方,尤其沈六溪要死负伤了,这次他们便更加不好意思和谈了。

    青木此时叹息:“难得,居然就这么放过你了。”

    灵犀眼中一尖:“青木,确实你根本没睡,而是一直在屋顶上用内里听着我们在下面谈话。”

    “被看穿了吗?”

    “其实,你还是挺关心姐姐的,想必也是怕楚绝尘为难我,所以才逼着自己用内功探听下面声音的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