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三十六章:夜探安庆府

时间:2018-06-07作者:姜九戈

    ,精彩无弹窗免费!

    灵犀顿时心里一咯噔,看着她耳朵有些发红的负着手:“你---什么时候来的?”

    连翘那张楚秀的面容眨眼一笑:“来的正是时候,没有看到不该看的。”

    她顿时指着她,甩手往地道那边走去:“什么不该看的,我们可没做什么!”

    “哦-----”连翘此时笑意越发甚了。

    灵犀无奈的警告道:“不许在我身后偷笑。”

    “是是是---”说完,还是在笑。

    回到了屋子里,连翘将床铺整理好:“钟断肠还未回来。”

    “估计今晚是不回来了吧!”灵犀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月色说:“我得再出去一趟。”

    “-------”连翘转头,目光有些暗淡:“是去安庆王府?”

    灵犀点点头,然后拿出哨子吹了一下,很快,青木便从天而落站在了窗外,苍白脸色映着月光显得更加通透白皙。

    褐色的发丝束在头顶,用一根黑色长编发带束着,发带的另一头偏在右肩上垂下,今日的青木看起来竟看起来比以往披散发丝更加俊俏,恰如少年郎意气风华。

    “主子,怎么又是大半夜的叫人出来------”他趴在窗台上,脸上没有过多神色,语气却是有些撒娇的。

    “乖啦,迫不得已。”灵犀走过去俯身看着他:“青木,带我去一趟安庆王府吧!”

    青木歪头:“安庆王府外守卫那么多,被发现了怎么办?”

    连翘此时不冷不热的在身后说了一句:“你那身手还会被发现的话,主子要你干什么!”

    青木顿时望着她身后的连翘,使劲的白了她一眼,灵犀笑笑,转身。

    连翘便将拿过来的黑色罩衣给她系上,从头到脚都围的严严实实的,最后将帽子也给拉上了。

    灵犀陡然又说:“哦对了-----”

    连翘却无奈的立马说:“知道了,西北王殿下哪里看着点是吗?他要是醒来找不到小姐我会告知的。”

    灵犀看着她,叹息的转身跳出窗户:“青木,走吧!”

    青木一副不情愿的揽过她的腰,脚尖一点便飞到了上空,轻踏着屋顶琉璃瓦便一路往安庆王府飞去了。

    看着这极快的身法和下空,灵犀呼气闭了闭眼。

    青木此时目光看着前方,面色是认真的模样:“主子,要是到了安庆王府你被打了我可以不出来帮忙吗?”

    灵犀疑惑:“谁会对我下手吗?”

    “你把人家坑惨了,至今还在禁足当中,若是我,必定将你套进麻袋揍一顿。”

    “说的也是呢!”她抿唇:“若真如此,你一定得在一旁看着不要帮忙。”

    青木沉默了一下,揽着她腰身的手臂微微收紧,语气不紧不慢的说:“心中还有情吗?”

    “嗯?”她侧目,看着这青衣少年清冷的侧脸。

    青木又不动声色的重复了一遍:“对楚绝尘,还有情吗?”

    “--------”灵犀唇角不觉的苦笑了起来:“青木,我对你说一个连翘都不知道的实话吧!”

    青木点头:“听着呢!”

    “其实,当年我从未喜欢过楚绝尘。”

    青木一顿,侧目:“为何?”

    “因为心中有人啊!”她眉眼浮现出无奈的笑意:“当年,心中之人早已不在世上,而我也不能永远是晋国小公主,及笄之年必定是要有婚约在身的,这是晋国的习俗。”

    “心中之人?是------。”青木一下不说话了,当年的她才多少岁,能让她藏在心里的人还能有谁?纵然没有记忆,纵然只有一个假名字和残余的印象,便能让她找了那么多年。

    “就算及笄之年必定要有婚约在身,当时身为公主的你身边必定花枝不断,为何却选择了楚绝尘。”

    灵犀回忆起当年,目光叹息的说:“因为,他的眉眼----”

    当年那蓝衣少年浑身是伤从雪山上走下来的时候,眉眼之间的疲惫和坚定望进她的眼眸,那样的深情,与不荒山上的那个少年那般相像。

    虽知道那不是他,可是,就那么恍然一丝的错觉便让她瞬间沦陷,甚至,想要抓住。

    不是不感动,不是没心没肺,只是当时觉得,楚绝尘和她心里的那个人太相近了,若是此生再也见不到不荒山上的那个黑衣少年,自己会不会喜欢上这个眉目有三分相似的楚绝尘?

    可是事实证明,她还没有喜欢上,国就亡了。

    “你可真是----”青木冷漠不屑的笑了一下:“这样也好,总不至于两头为难。”

    灵犀苦笑:“-------。”

    “不过这件事你可别让那位安庆王殿下知道,否则,可能真的将你套进麻袋打死了。”

    她噗呲一声,竟然笑了。

    终于到了安庆王府的屋顶上,从偏门进入悄声趴在屋檐角上望着外面,士兵不多,却都守着重要入口。

    灵犀指了指那边主殿,因为整个王府也只有那边的烛光最明亮。

    青木便拉着她悄无声息的落到了那主殿上方的朱雀顶上,灵犀落脚后一手抓住朱雀的翅膀蹲下轻轻翻开这鎏金瓦片,下面明亮的光线便投入了眼帘。

    青木站在一旁也同样蹲下,不过却兀自闭目养神,似乎自己现在根本就没其他事可以做的,只等着她喊一声回去才会睁开眼睛。

    灵犀透光光线望下去,果真看到了楚绝尘。

    此时的他穿了一身淡蓝色轻薄衣衫,广袖慵懒发丝半束在身后,就算穿的如此朴素,也同样贵气昭华俊美逼人。

    他坐在一张黑檀木桌前,手中握着一支金笔,笔下是金箔文纸,上面字迹清晰的满是佛经。

    灯光投影下的五官一半在明一半在暗,而他右手边堆叠了厚厚的一沓金箔纸,皆是写满写完了的。

    青木此时在一旁闭着眼睛冷讽:“你再不下去就快天亮了。”

    灵犀一顿,说:“再等一会儿。”

    她依旧静静的看着下面的人,而此时这间主殿的门被轻轻推开,进来了一个人,面容俊秀的修长少年。

    这是沈六溪,他腰间配着一把剑,手中端了一碗汤药一般的东西放在他面前,看着楚绝尘依旧头也不抬的抄写着:“主子,已经第九天了,别抄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