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二十六章:难言之隐?

时间:2018-05-20作者:姜九戈

    ,精彩小说免费!

    冬雪得到她的承诺,留下了放松的泪水低头站直了身体,却在抬头是恍惚看着眼前的人,他似乎-----眼眶是红的。

    灵犀此时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转过了身说:“我先走了,你在府里好好呆着吧!”

    “公子-----你,在难过?”

    她摇头:“怎可能?”

    消失在院子里后,灵犀刚一回到书房,阿福便找了上来:“小姐,那几个姑娘最近走在学习剑法,她们基础有一些,悟性都不错。”

    “你按着教吧!让她们能防身便可,也要多教些琴棋书画,多学学,总是好的。”

    阿福微震的点头:“公子,她们都是死士,死士都是-------”不用学这些的。

    一般人买死士,无非是想要听话的,这东西学多了,如何能听话?

    灵犀侧目,面色不改:“无妨,别担心太多。”

    回到了相府后,灵犀快速的换好了一身衣衫带着面纱便要出门,连翘一见她这般忙碌:“小姐又要去哪里?”

    “我出去一趟,不用跟着。”

    “小姐找冬雪是问了什么吗?那个长思,到底是何身份?”

    “等我回来再说吧!”

    长街熙熙攘攘,她一路来到墨舞霓裳,脚步不自觉的加快了。

    “这不是-----司徒大小姐吗?”

    此时坐在里面的姑娘们纷纷投来目光,这墨舞霓裳向来晚上生意好,大白天的基本是没人敢来。

    一时要避嫌,大白天的谁能想做什么事,二是这个喝花酒嘛!白日里大多都不是闲人自然不能什么事也不做便来温香软玉。

    估计晏今朝除外,因为时常都是在这里的。

    灵犀看着围过来的女子,鼻尖被这浓香脂粉弄得有些痒,幸而是戴了面纱的。

    “我是来找长思姑娘的。”

    “呦,长思?”以白衣女子窜出来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着:“上次姑娘还在我们这门口打了长思一巴掌,怎么,司徒小姐还要教训她吗?”

    “怎么说司徒小姐也是相府千金,我们这些人是谁啊!自然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啊!”

    “-------------”

    说风凉话的一波接一波,灵犀直接掰开她们往里再走了两步,恰好就看到了那边伏在二楼雕花栏上的长思,她好整以暇的看着下面,一身粉衣妖媚可人。

    灵犀抬头看着她:“长思姑娘。”

    “稀客啊!”长思微微侧身并不想看到她:“司徒大小姐是来找茬的吗?”

    “我能跟你单独谈谈吗?”

    长思轻笑了两声:“你到墨舞霓裳来,还要单独和我这种女子谈吗?谈什么!如何引诱男人?”

    底下一片轰笑。

    灵犀漠然的说:“我出钱。”

    底下一片沉寂。

    堂堂相府小姐,出现逛窑子?

    长思唇角略微一抽,眉间却荡漾出一丝冷笑:“好啊,司徒小姐请上来吧!”

    灵犀提步背对着一群惊异目光的走上了二楼的一间屋子,整个屋子清香四溢,布置很是雅致精巧。

    长思一脸不高兴的倒了一杯茶摆在她面前。

    灵犀:“我不喝茶。”

    “难不成司徒大小姐要喝酒吗?”

    “嗯,要一壶桑落。”

    “等着啊!------桑落----”长思此时面色变得冷漠:“桑落是什么酒。”

    楚国引进晋国御酒桑落改名新政,但是除了皇帝内阁大臣那几人,平民百姓哪里会知道新政曾经是晋国的国酒。

    灵犀回答:“如今楚国的国酒新政,我方才说错了。”

    长思眉间阴沉的转身去拿了一壶新政酒来坐下,看着对面的她:“你干嘛!”

    灵犀取下面纱,唇角笑着:“就是想和姑娘谈一谈而已。”

    长思倒满了一杯酒,不屑的看着她:“我可不想和你谈。”

    “长思姑娘喜欢跳舞,你从小就学吗?”

    “关你何事?”长思此时眼中没有好脸色:“你到底想问我什么!”

    “反正不是来找你算账的,那晚你想杀我的事,我可以不追究。”

    “追究起来有人信吗?”长思眼睛一眨:“堂堂相府小姐武艺不浅,说出去到底对谁不利?”

    “所以,姑娘那日在街上才敢那般放肆吗?”

    长思冷漠:“你可不要问我缘由,就是不喜欢你而已。”

    灵犀眼中一眯,却握紧了手指冷哼:“我也不见得多喜欢你。”

    长思端起了酒杯,一副彼此彼此的模样喝下。

    灵犀默默点头:“听闻长思姑娘会一支舞,名曰:广袖凌波舞。”

    “怎么!”长思此时眉梢有些微得意之色:“整个上京城,还能找出第二个能跳这支舞的吗?”

    “可是,我怎么听说,这支舞是亡国公主姬月跳的?”

    长思一楞,目光凌厉的看着她:“那又如何?”

    灵犀面不改色的问:“一个灭亡的晋国,姑娘跳这支舞不是晦气吗?”

    长思眼中顿时有怒气流露,却转而收敛:“舞乐之美如何与亡国有关,司徒小姐可不要乱说话!”

    灵犀眉间淡漠:“广袖凌波舞没有册子流传,有的只是当年在晋国群国宴会上晋国公主当着王孙群客一舞惊艳的传扬,不知道,长思姑娘如何能习得此舞?”

    长思眉间一蹙:“你问这个干什么!”

    “姑娘可有何难言之隐?”

    “我哪里来的难言之隐,这只舞我就是看过学会了不行吗?”

    “哪里学的?”

    长思有些发怒:“我为何要告诉你?”

    “那么,比起晋国公主,姑娘觉得自己和她比之如何?”

    “我----”长思此时眼中有些复杂,有不甘心,却又有无奈,干脆就不回答了。

    灵犀看着她这神色心中已然明白了几分,关于这支舞,长思心里是不想被姬月比下去的,可是出于某种原因,她又不想出言不逊。

    “长思,你的这支舞,不会骗人的吧!这根本是谁广袖凌波舞。”她言语灼灼,打的长思一楞,眼中一片愤意。

    “司徒小姐,你可不要瞎说,我这舞是千真万确的,之所以我会,那全是因为我有这本舞册子。”

    “你有?怎么可能。”灵犀不解的疑惑了,当年她跳这支舞是自己创的根本没有传下去,因为是公主之物舞,也没有人敢印成册子散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