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二十二章:他并非冷面冷血

时间:2018-05-16作者:姜九戈

    ,精彩小说免费!

    灵犀此时恭敬的再次行礼:“只要师尊不要怪我便好。”

    “如何会怪你?”释道安走着:“去见见周姑娘吧!”

    此时坐在檐下台阶上等着的陆清莲见着释道安走了过来,立马站起:“大师。”

    释道安双手合掌对她点头:“周姑娘,今日,便搬到这里来住下吧!”

    “搬搬----搬进来?”陆清莲此时一楞的看向灵犀:“怎么回事?”

    她说:“时日不多了,若是再荒废下去,你或许就要被你爹押回江南嫁给别人了。”

    陆清莲听后,顿时感激涕零的拉住了她的手:“真的?我真的可以住在这里?”

    释道安在一旁说:“世间缘分有因必有果,那边要看释然的缘分里究竟是佛门因果,还是世俗因果了。”

    释道安说完后,便转身离开了。

    而后晏今朝让人提着一堆行李给她扔了过来:“别谢,本侯爷刚让人替你买的,里面胭脂水粉罗裙首饰都在,既然要抓住男人的心,整日里像你这般可不信。”

    陆清莲接过,唇角感谢的说:“小侯爷,你的好清莲记住了。”

    晏今朝听后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转而看着灵犀:“你过来。”

    灵犀负着手走过去,站定:“何事?”

    晏今朝此时唇角洌笑:“听说,西北王回去了?”

    她面不改色的点头:“原来小侯爷也听说了。”

    晏今朝叉着腰,笑的明目张胆:“我是听你哥说的,说是西北王这两日也在阳城,怎么?没来找过你吗?哦对了,你哥还不知道你和他关系匪浅吧!”

    灵犀感叹着他说这些真无聊,便要转身回到去看看陆清莲的厢房时,他又叫住了她:“灵犀,你和七殿下,究竟是何关系?”

    此时周围无人,灵犀脚步一顿的说:“小侯爷为何如此问?”

    “不知道。”晏今朝眼中难得的一本正经:“或许是-----因为从未见过吧!”随即,他又摇摇头:“算了,我不问了。”

    灵犀皱眉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见着他此时的神色已经恢复不羁。

    她说:“小侯爷,你与西北王殿下从小就认识,当他是朋友吗?”

    “那个冷面冷血的家伙也没什么好提的。”晏今朝不屑的说完这句话时,目光明显的黯淡了一下的轻笑:“---------”

    灵犀唇角顿时变得有些不自然:“他并非冷血冷面。”

    晏今朝转头看了她一眼,似乎在想着什么,随即不再说话,转头离开了。

    灵犀此时默默的一个人在永乐宫转悠着,本想着找文一通的,可发现他根本不在自己屋子里。

    连壁画处也未曾看到他。

    她默默的找了一下便漫无目的的走着,可就在此时,一处偏僻花丛里出现了异样想动。

    灵犀立刻侧身躲在墙边望去,这里她记得,是第一次来永乐宫时看到的,那时有一个大夫从这里悄悄穿了出去。

    这里出去,究竟是哪里?

    这声响稀疏了两下便没有了,灵犀走过去,扒开花丛往里走着,却发现一路到了最深处,却只找到了一面墙。

    她手指轻轻摸着墙面,泥浆湿润,是新砌的。

    这里以前是可以通过的吗,可是现在为何要砌上?

    她在这里徘徊了一下,担心有人看到她便立刻钻了出去。

    心中隐约觉得,这个永乐三宫是有问题的,或者说,这里藏了什么秘密。

    难道,这就是文一通来这里的原因吗?

    后来在阳城多呆的这几日,灵犀几次去找文一通,他不是在画壁画就是在屋中认真的喝茶看书,有时在研制壁画颜料,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正常到她根本没有机会去问他关于那些疑问。

    老夫人一日日的便好了起来,在司徒九云也要带着她先回去之时,陆清莲跑来告诉了她一个消息。

    “上次,我不是帮你查那个墨舞霓裳的长思吗?最近她的身份我探听到了。”

    此时在紧闭的屋子里,灵犀目光一震的问她:“是何身份?”

    “她两年前来帝都进入墨舞霓裳,是晋国汝阳王府上的婢女?”

    “晋国人?”灵犀一下震惊的望着她:“没查错吗?”

    陆清莲不知道她为何突然激动,但也肯定的点了点头:“说是婢女,但是好像也是汝阳王的私生女,因为目前是奴婢便一直没有身份。”

    “她------”灵犀一时间皱眉不解,陷入了深思。

    长思怎么可能是晋国人?晋国人为何会在墨舞霓裳这种地方,这里明明是楚绝尘用来探听消息的风月场所。

    陆清莲此时拍着胸口保证:“其余的我会再帮你查的,放心。”

    因为换了一身大家闺秀的衣衫,此时的陆清莲看起来更加清秀可人。

    她问:“你和周非欢如何?”

    陆清莲笑:“最初两天还避着不见我,可是释道安大师说了,他每日做饭除草挑水我都可以咋一旁的,所以他也赶不走我,只能让我呆着了。”

    灵犀看着她:“对付男人,必须要脸皮厚放手一搏,这样他们才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陆清莲看着她:“你这样过吗?”

    “我-----”灵犀不说话的转身,笑着离开了。

    众人都准备回京,除了钟断肠要留下照看老夫人两日外,陆清莲也留在了这里。

    回去的路上,晏今朝硬是要和他们挤在一个马车,司徒九云半拖半拉的将他给扔到了另一辆马车上,可没一会儿,他又给爬来了。

    司徒九云无法,只得坐在马车内脸色难看的看着他。

    晏今朝倒是并不在意的一路笑着,手中一壶好酒嘴里哼着歌谣一副自在的模样说:“这坐马车就必须要人多才行嘛!一个人多无聊。”

    “哼。”司徒九云冷哼了一声,拿出一壶水递给灵犀,语气变得温柔的说:“渴吗?”

    她接过,点头的打开水壶喝了一口。

    晏今朝在一旁鄙夷的说着:“亲的果真是亲的,我这个外人就没好脸色,也不想想,当年谁被罚跪着不能吃饭的时候,谁给你悄悄带吃的。”

    灵犀立马脱口而出:“哥哥当年还有被罚跪的时候吗?”在她心里,司徒九云这么正直且上进的人,应该从小是榜样才对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