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一十三章:楚嶙峋母妃是谁!

时间:2018-05-13作者:姜九戈

    ,精彩小说免费!

    “凌王妃-----”楚明洛此时目光有些无奈的收起了信件,唇角带着他那独有的笑意说:“没想到这么多年了,竟然还如此恨我们。”

    她坐下,目光有些探索:“当年,凌王是如何-----”

    楚明洛此时目光焕然闪过一丝冷意,他轻笑:“本王----早已经记不清了。”

    灵犀默然:“王爷记不清了,相比凌王妃记得很清楚。”

    “季公子。”楚明洛此时转头,看着他笑笑:“听闻昨日九弟受伤了,可是今日他却只是推说身体抱怨不能早朝,昨日,发生了何事你可知晓?”

    看来,楚绝尘也不敢轻易说出昨日司徒灵犀也在场:“我只知道,安庆王是因为被神途鬼门所伤。”

    楚明洛此时问:“你觉得,我九弟会否认为是我买通了神途鬼门去杀他的?”

    灵犀微微摇头:“我如何能揣度安庆王的心思?”

    “说起来,我这九弟也是很不顺啊!刚死了林致远,如今又被卷进这些事来。”

    灵犀不说话,默默笑着:“---------”

    “父皇颁布新政,你可知道。”

    “知道,只是,内容还未完全清楚。”

    “那么本王便来告诉你。”楚明洛此时说:“收回藩王封地,还田予民,免百姓栽种赋税,以及,王孙不再有世袭之位。”

    “新政这是-----无为而治?”

    “是,皇上这是以民为本,可是啊!对王孙世袭太狠了。”

    “所以,皇上才急招了一批新臣啊!”

    楚明洛此时摇头苦笑:“你今日若是去过宫里,便会看到四方赶来的藩王倒在金銮殿上哭的昏天黑地。”

    灵犀抚了抚额头,似笑非笑的深思了起来:“想要将群王爷安抚,也是这批新臣的首要之责啊!”

    “季公子。”楚明洛此时从袖中拿出一块玉佩递到他面前:“本王的随身玉佩,见着如见本王,这件案子,凌王府一事,便拜托季公子了。”

    他笑的从容,灵犀却从中看到了奸诈。

    她不动声色的收起了令牌,点头:“谨遵王爷之命。”

    楚嶙峋拜祭完后便直接离开了府邸,谁的招呼都没打。

    楚明洛说:“我这个七弟,从下就是如此不按套路,随心所欲,所以才让父皇那般生气。”

    她若有所思的说:“王爷,我可否问一事?”

    “你想问什么?”

    灵犀目光灼热,带着希翼的问:“王爷就从来没有担心过----西北王?”

    “哈哈哈----”谁知,楚明洛竟一下子笑了出来,看着灵犀:“季公子,为何这样问?”

    “战功赫赫手握重兵,西北为王百姓爱戴。”她说完,眼中有些微迷:“这些,不足以?”

    楚明洛摇头,叹息说:“你啊!根本不了解他的过去,也是,这个天下,也没几个人知道,有那样一个贱婢一般的母亲,有那样不堪的幼时,他能活着都能不错了,还指望什么夺位?”

    灵犀脸色一变,心口却顿时堵得慌,楚明洛口气里的不屑和无奈她都听得清清楚楚,他或许是带着几分嘲笑的,可是这些嘲笑里,还有一份幸而自己并不曾经历的安慰。

    她便不禁想要知道:“西北王----他的母妃是谁?”

    楚明洛此时唇角无奈的说:“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总之,我这个七弟如何也不可能有争权夺位之心的。”

    灵犀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季府的,一路上,楚明洛这句话,一直在耳边不停的响着。

    第二日,灵犀以季花流的身份去找了太后,因为是文一通挚友的关系,太后很是喜欢。

    而恰好,公输越和刘飞羽也在。

    这便就热闹了,如今整个朝堂谁不为了新政之事烦忧,做太后的自然也是。

    一边是自己儿子,一边是亲戚,左右周旋也不免烦心。

    所以,这才召见了这次新政的主要执行者,还顺带,让季花流给撞到了。

    “季公子不是外人,如今这几个藩王一直在上京城中闹着也不是办法,你们可有解决之法?”

    公输越此时成竹在胸的说:“臣以为,藩王屡次为难无非是因为自己利益受损,但是藩王却是是楚国不得强大的重要问题,占据土地富足一方剥削百姓,这些王爷,也该收敛了,臣以为,必定要杀一儆百的。”

    刘飞羽这时不赞同的说:“杀一儆百,杀谁?哪一个不是皇亲国戚,倒时天下还会给皇上一个不顾亲室的罪名!”

    公输越从容点头:“如此确实不顾亲族颜面,可是如今新政刚一推行便被这些王爷搅得一团乱,不治一治,如何服众。”

    公输越果然还是心直口快如此不顾谁的面子。

    “臣觉得不可,其实新政颁布,已经是既定的事实,王爷们要闹也是常理,我想,若是给王爷们一个台阶下,识明理的必定会就此作罢!”

    太后听得很不解:“刘大人,这是何意?”

    季花流此时在一旁笑笑说:“刘大人说的这是推恩令,曾经汉武帝刘彻便是有此手段,才止住了各地亲王剥削百姓收回大量房屋土地的。”

    太后转头看着季花流:“季公子,你说仔细点?”

    “不分割土地,不管理朝事军事,不调动军队,这是皇上的新政,但是这其中并没说王爷不再是楚国权贵之人啊!说到底,身份没变,只不过就是少了一些地而已,只是皇上没有恩威并施。”

    刘飞羽此时附和:“臣正是此意。”

    太后听后,恍然觉得有理。

    而此时公输越在一旁,目光里看两人甚是复杂。

    后来,刘飞羽来季府对她说:“你知道那日回去公输越对我说什么吗?”

    灵犀好奇:“说什么?”

    “说我和你什么时候如此心意相通,连想法都一样了,哈哈哈哈,他不知道,一切都是季兄你教的好啊!”

    三日后,凌王妃从五台山回来,却在半路上就被截住了。

    截住她的人,正是楚嶙峋。

    在那半道上,并不知道凌王妃与楚嶙峋说了什么,只知道,第二日便下了圣旨,说凌王妃坐实了刺杀司徒太师的罪名,是因为凌王妃因为知道新政取消世袭制而不甘,遂想刺杀太师,好让新政无法推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