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零七章:分明是个情种

时间:2018-05-07作者:姜九戈

    ,精彩小说免费!

    她连忙走过去,可是她这去不是添乱吗?自己那三脚猫的功夫。

    看着钟断肠的身手,这区区几个侍卫是没问题的,她便索性跳上了马,好整以暇的抱着匕首观战了。

    正当钟断肠快要将那几人解决的时候,灵犀只觉得天色忽然一暗,懵然抬眉,只见天空处飞来一顶黑色轿子,轿子没有人抬,竟然如同风筝一样自己在飞。

    这时什么东西,灵犀一下跳下马车,待钟断肠解决到最后一人时,也看到了天上这顶轿子,他大惊失色的快速赶来了灵犀身边:“快走。”

    她一震,什么人是让钟断肠都这般惊恐的。

    “是神途鬼门。”

    他话音一落,灵犀顿时心口一滞,神途鬼门,那不是----当年在不荒山抓走了青木的那个邪门吗?

    随即,耳边传来一阵鬼魅的笛声,时快时慢,让她顿时心痛难忍起来,钟断肠赶紧捂住了她的耳朵,心想,逃不了了。

    钟断肠看着那顶轿子落下,仿佛周围那一顶黑色轿子浑身都是黑色蔓延,而此时,从中飞出了两个人,穿着玄门图案的宽广衣袍,周身黑色,眉心还有火焰图案。

    两人的脸色都是极其苍白,仿佛抹了一层粉一般,且容貌非男非女。

    这便是江湖中宁人闻风丧胆的神途鬼门。

    一入鬼门者,此生已炼狱。

    那俩人手中都握着笛子,收音,一步步的朝着他们飞来。

    灵犀耳边清净了,此时钟断肠深吸了一口气,将酒壶放在腰间,带着他独有不羁笑意:“神途鬼门现身在此,所谓何事?”

    那其中一人尖利声线的说:“神途鬼门,向来出动只为杀人。”

    另一人此时唇角鬼魅一笑,看着钟断肠:“钟公子,别来无恙?”

    钟断肠皱眉:“我们,见过?”

    “六年前不荒山,钟公子怕是忘了。”

    六年前,灵犀一下侧头看着钟断肠,眼神中仿佛在问:二叔当年也在不荒山吗?

    钟断肠并没有看她解释,只是一笑:“不重要的事,向来不记。”

    神途鬼门的人此时只是邪魅笑笑,指着灵犀:“钟公子,我们要的是她,主上吩咐过,绝不会为难你。”

    灵犀屏息问道:“找我做什么?”

    “杀你。”说的可真是直接啊!

    “你们知道我是谁么,为何要杀我?”她可从未得罪过神途鬼门,若不是因为青木,连他们是谁都知道。

    鬼魅回答她:“自然是为了,钱。”

    神途鬼门,收钱办事,仿若一个杀手组织并不稀奇。

    钟断肠眼底一暗:“谁出的钱!”

    “无可奉告。”说吧,手中笛子竟变成了一把剑,剑锋锐利带着邪气:“钟公子,还请不要插手。”。

    钟断肠一笑:“插手了又如何?”

    那两人回答:“主上吩咐,绝不动你。”

    钟断肠举剑相迎,微微在她耳侧说:“他们不敢伤我,你找到机会就逃。”

    看这情形,钟断肠与神途鬼门,是不是有何渊源。

    灵犀退开,钟断肠便直接飞身上前,与那两人都缠斗在了一起。

    钟断肠打斗之余还不忘大喊:“快走!”

    恍然间,灵犀心中顿时翻涌,她重新骑上马,握紧了缰绳,却怎么也无法再动一步。

    当年,姬凌光也是这般让她走,可是那一走,变成了永别。

    她看着钟断肠,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不想走了。

    而此时,空中又飞来了一定轿子,从中也出来了两个与之前一模一样打扮的人。

    都是这般高手,究竟是谁这么恨她,竟然高价请来神途鬼门这么多高手来杀她。

    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名字,她没忘记,今日是谁请她来的。

    钟断肠见又来两人,随即惊呼:“阿囡,小心。”

    她喉间一紧,在晋国,长辈都会叫自己的晚辈阿囡,多少年没听到过这个称谓了。

    此时此刻,她有亲人,怕什么?

    收起手中一直握着的红宝石匕首,因为,她不想弄脏。

    从腰间拿出银针,骑着马开始急奔的与那飞来的两人拉开距离,然后飞针而出。

    几针出去,却都被避开。

    她看着唇角冷笑,直接站在马背上保持平稳的看着那两人举剑此来,故意等距离拉近了后,一个弯身避开了剑,手中顿时飞出红色毒粉,那两人随即闪开落地。

    她回到马背上坐着,回眸一笑之时,那一人手中之剑幻化为笛,又是那一阵魔音,马儿受惊顿时长啸,她被迫跳下马来,退到一旁捂住了耳朵。

    这种笛音,怕是多听一刻就会五脏六腑都被震碎,正当她站定捂住耳朵时,一人握着剑刺来,突然一身青衣的人落下,替她挡开了剑。

    被挡开之人唇角带着冷笑的推开了两步。

    灵犀看清了眼前的人:“青木---”

    笛音停下了,那吹奏之人此时看着尹青木:“原来,你就是主上所说那位天生鬼将的青木啊!怎么,离开鬼门这么多年,竟然不认识我们了吗?”

    青木此时握着剑,很是不耐烦的说:“少废话。”

    “同门相见,非要刀剑相向吗?”

    青木才不给他们好脸色,浑身带着戾气的举剑将两人逼着后退,随后便飞入空中打了起来,甚至,都飞到了悬崖上方。

    灵犀在下面看着,神色不安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银针,只恨自己修为不到家,竟然在别人杀她的随后无事可做。

    空中的剑声刺耳,打的异常激烈,青木的身手全是当年在神途鬼门所学,巫女也说过,当年青木虽小,但是他悟性极高且被用了药,所以武功修为短短一年都是别人二十年都达不到的境界。

    此时,那两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两人见打不过,便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青木,你为何要保护这个女子?那将你救走的巫女,”

    青木不说话,打的极其恨:“-------------。”

    一人唇角已然流血,全然被剑力所震,他又说:“当年,你为了一丫头甘愿牺牲入鬼门,如今又为了另一个丫头如此卖命吗?谁说你天性凉薄,分明是个情种。”

    青木眼中一寒,身上杀气更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