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零六章:赴约

时间:2018-05-07作者:姜九戈

    ,精彩小说免费!

    而他这一身金灿灿的衣衫,真是---比储君更像储君。

    可是皇帝并不介意这个儿子和自己一样都穿黄色,这样,就算摆着一个楚绝尘的储君位子在那里,也是默许了楚明洛也是可以争一争的。

    灵犀在他进来后,便伏地不起:“草民参见大王爷。”

    “免礼吧!”他走进屋中就直接坐下,面容带着笑意的说:“季公子,往后见了本王也无需多礼,过来坐下。”

    灵犀点头,抬眉,这果然是一只笑面虎。

    很快这屋中便上齐了茶水点心,仆役都退了出去后,这屋中便只剩他们二人。

    片刻尴尬的沉默,灵犀不敢轻易开口,因为不知道他此来何意,难不成她要问一句:殿下上次为何不出现在天机茶楼吗?

    太失礼了!

    楚明洛却在片刻沉默后,直接挑开话题:“知道本王为何今日会如此明着来你府上吗?”

    灵犀想了一下:“殿下是想要让外人都知道,季府,已经是大王府的了。”这不明摆着吗?

    自从他不做官,林致远死的消息一散布出去后,个个显贵皆是不敢轻易来找她,毕竟,是得罪了皇上的人。

    纵然林致远杀她在先,但毕竟林致远是皇帝的人,她不敢做官,京中传言她是不敢面见皇帝。

    反正不管如何也好,这大王爷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登门,那就是在宣誓主权,是在告诉天下人,这季府是他的,不能动。

    这平白无故多了一个明摆着的靠山,灵犀也何乐而不为。

    “其实,那日你与柳蒙的谈话,本王知道了。”他眼帘笑意,深藏不露。

    灵犀一副惶恐的低眉:“王爷,草民只是尽绵薄之力。”

    “你也不必再称草民,既是本王的幕僚,那么就是本王之人了。”

    她点头:“属下---遵命。”

    “在这个上京城,能与本王和安庆王府那位为敌的,还如此绞尽脑汁想看我们都得你死我亡的,除了那位,也没谁了。”

    灵犀警惕的问:“王爷可是知道----是谁了?”

    “是凌王府。”楚明洛也毫不避讳的对季花流说:“能有这般智谋的,必定是那谢天师之女,凌王妃。”

    看来,果真是一点就明白,灵犀一副恍然的点点头:“原来如此,那么大王爷要如何对付此事?”

    楚明洛说:“她如今还在五台山,若是要请她下山,必定是要太后才得以请动,而本王听闻你曾经入风月评也是受太后举荐。”

    灵犀点头:“这件事请王爷放心。”

    一席长谈,其实也并未多聊其它事,倒是说了些风云百家杂谈,灵犀庆幸楚明洛也没聊其它的。

    楚明洛走后,灵犀便回了相府,还将自己手制的一些药膏让连翘带入了宫中。

    她听闻,自从文一通离宫后,太后便心情郁结常感头疼,而这药膏,正是此用处。

    这日渐渐黄昏后,她踱步在屋中,却一直迟迟不肯下定决心。

    此时见面,究竟该如何?

    她心中的恨意只增不减,她怕----那最后一丝的希翼破灭后,她会忍不住直接将匕首插进他的胸膛中。

    而此时,怀香将折叠好的衣服给拿了进来放在床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时而看她。

    灵犀懵然问:“怀香,你拿一副干嘛?”

    “我是来,替连翘姐说一句,小姐总是要面对的。”灵犀听话,恍然大震,总归是要面对的,她不敢相信,若是没有连翘,她或许连自己改做什么都不知道了。

    换了一身衣服后,一出门灵犀便看到了钟断肠,他拿着酒壶却抱着剑,明显就在摆明他的意图。

    “我对报仇不感兴趣,但是若是谁敢伤你半分,我这个做二叔的,绝不放过。”说完,他喝了一口酒,面容云淡风轻。

    灵犀噗的一笑,他是长辈,他说了算。

    对内,怀香对府里人说,她和钟断肠去逛逛走走便回来。

    这府中之人都知道,这钟断肠和大小姐关系好,又说老爷的认得二弟,多以并不敢多说什么,钟断肠这个快意江湖的人就算带着大小姐去走江湖都不稀奇,何况只是逛逛。

    一路快来到天机茶楼之时,突然眼前窜过来一人,那人赔笑打哈的说:“这位是司徒大小姐吧!”

    此时钟断肠为了避免目光,一直喝着酒跟在后面不与她并行,而此时那人分明穿着安庆王府的侍卫衣衫。

    灵犀也认得,问:“何事?”

    那人此时身后来了一顶马车,还跟着几个侍卫:“司徒大小姐,我家王爷现在不在天机茶楼,请上马车跟我们一同前去。”

    灵犀问:“你家王爷在哪里?”

    哪侍卫眼中四处看了看:“小姐去了就知道了,王爷又很重要的事跟你说,此地不方便。”

    灵犀眼中有些疑惑,转而想看钟断肠,但是此时转身,他坐在那边喝着酒,并没有给她提示,或许,他也想要看看楚绝尘是想做什么。

    灵犀便没有犹豫,直接上了马车。

    她时不时的掀开窗帘看向外面,总觉得钟断肠应该是要跟上来的,可是此时没有看见他的影子,但是马车越行越快,直到出了上京城的城门。

    楚绝尘,要在城外与她见面吗?

    马车一路疾驰,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这是带她去见人啊,分明是送命吧!

    灵犀掀开车窗纱帘,探出头去看着外面,竟然是山道,这是什么山,按着路程,是上京城郊外的后山吧!

    “停车,你们给我停车。”

    可急着赶马车的人却回她一句:“司徒小姐,还未到。”

    没到?灵犀此时心中早已不在相信他的拔出腰间的匕首,直接冲到车门处,想要打开却怎么也推不开了。

    她顿时大喊:“钟断肠---钟断肠---二叔---”

    一声二叔后,钟断肠便从空中跃下,一只酒壶一把剑的姿态翩然:“这时才叫,我早就忍不住了。”

    说吧,马车便立刻停了下来,钟断肠砍断了马车缰绳,随即便与那些侍卫缠斗在了一起。

    灵犀从车窗跳下马车,远远看去,都已经打那么远了,一群七八个人围着钟断肠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