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零二章:就这般可怕?

时间:2018-05-03作者:姜九戈

    连翘手中之剑紧紧握着,发抖的问:“城门之处,下令攻城之人是谁?”

    “是---楚绝尘!”陈淮生目光紧闭的拉着晓翠,眼中万般悔意的说:“他许诺,若是我打开城门便放过我一家,事实上,他也守诺了!”

    连翘此时恍然的失笑,公主啊公主,你唯一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楚绝尘,确实是那害的我们亡国破家的刽子手啊!

    陈淮生此时捂脸的伏地而哭:“身为晋国将领,不战而降,实在耻辱,可是我也无法看着妻儿老小被杀,两难之中,我背弃了自己的信仰,像狗一样的活在这世间。”

    “你确实活的像狗一样,一条为楚绝尘铺陈道路的狗。”连翘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恨意灼热:“当年攻城之人,楚绝尘身侧可还有他人?”

    陈淮生匍匐在地上微微一震,半饷后说:“有一始终蒙面之人。”

    总算知道此人的一点线索了,连翘此时很激动的问:“你可知是何人?”

    “并不知,只不过,见过那人手腕上三寸,有一黑痣。”陈淮生此时抬起头来,眼中凄凉:“其实,我心中亦有愤恨不平,这些年来,也在找这个同楚绝尘同流合污之人啊!”

    连翘一瞬间有些疑惑:“你说,你也在找这个人?”

    陈淮生捂着胸口,满手血痕:“连翘姑娘,若是你还信我,请跟我来。”

    晓翠此时也站起,眼中悲凉无奈的说:“其实夫君从未忘记自己是一个晋臣,只不过如今形势万般为难,楚绝尘常年派人来此地,夫君并不敢有何大动作,所以只得私下暗查。”

    连翘此时收回剑,她不信陈淮生,但是晓翠,她曾经陪着自己的母亲多年,她没有理由不信。

    这陈淮生的茶庄,名为东生茶庄,陈淮生早已改名陈东生,或许除了楚绝尘,没人知道他就是当年晋国的那个守城副将。

    在这茶庄外,姬月一身红衣缓步走着,脸色没有任何笑意和神色,眼中也有些空洞。

    仿佛一只血色妖蝶,微风过后蝶舞翩翩,惊艳的身姿带着几分羸弱的平添了楚楚可怜。

    脸侧的墨黑发丝不断在风中飞舞着,映着月色的面孔苍白且无助,芙蓉花般的容貌凄迷的令人心疼。

    一直走着,却在这时青玄从空中落下,一把将她拉住转过身来。

    一身青衣的他今日面容不似往常的冷漠苍白,或许是脱了平日里黑色的夜行衣,此时的穿着倒是多了几分血色,只不过唇角还是无色的。

    少年语气冷冽:“想哭就哭出来,这并不丢脸。”

    她撇开头:“我不是想哭。”

    青木却冷然浮笑:“连承认都不敢,你还有什么敢面对的?”

    看着他的眼神,姬月深吸了一口气,胸腔里却翻江倒海的汹涌起来。

    在来这里之前,灵犀看着信上的地点:“他身为守门副将,当年一定知道楚军攻破晋国城门时是谁带的头。”

    “这样,公主便知道,楚绝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没错,她确实动摇了,或许在今日之前,她都怀揣着那么一丝楚绝尘绝不会是害他亡国破家的罪魁祸首。

    可是今日之后,她不得不信。

    什么前尘旧事,什么信任!为什么到了现在,他都还在骗自己?

    当年和亲是假,对她柔情蜜意是假,到如今扰乱她心绪-----也是假。

    青木无奈的看着她:“你看你这不甘心极力隐忍的模样,就算你气的面色发白又能怎样?”

    姬月紧咬下唇,握紧了指尖的看着眼前这个面容朗逸的少年,随后便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将自己整张脸都埋在了他的胸膛上闭上了眼睛。

    青木浑身一怔,握着剑的手垂下,瞳孔也随即放大的面容失措。

    姬月此时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少年味道,竟然觉得安心的深吸了一口气。

    本来就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她偏要再查一遍,晋国宫乱的主谋是谁------其实,就算她不想起陈淮生,任意找到当年逃出皇宫的宫女太监亦能知道这个答案的。

    只不过,因为仅存的那一丝幻想和近日来楚绝尘的迷惑,真的让她想要推翻从前的定论,可是事实,如何推得掉?

    而此时在不远处的山丘上,大槐树下站在的两人目光皆是看着下面相拥的两人。

    蘅落一脸咬牙切齿的说:“殿下,你只要说一句,我立刻去将他们分开。”

    楚嶙峋此时站在月色之下,金色面具下的面容冷的如同玄冰,却说:“不必!”

    蘅落却踱步来回:“这朗朗乾坤花前月下的,抱在一起算什么?”

    一身紫衣的冷血王爷此时微微侧身问蘅落:“若是本王让你杀了尹青木,你会如何做?”

    “什么?”蘅落此时讶异的停下了脚步,眨了眨眼睛的说:“殿下,青木他----还是个孩子-----”

    “孩子吗?”楚嶙峋冷冽的说:“可是过了明年,他也到了可以娶妻生子的年龄了。”

    蘅落此时目瞪口呆的缓缓跪下,吞了吞口水的说:“殿下,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要杀青木?您之前不是还一直纵容他不和他计较的吗?”

    楚嶙峋看着他吓得这模样:“让你杀一个人,就这般可怕吗?”

    “不是的殿下。”蘅落恍惚的抬头:“只不过,青木她是小月芽的人,您杀了他,她会恨你的。”

    楚嶙峋讥笑的看着他:“你是在替她威胁本王?”

    蘅落立刻摇头,心中一横的说:“属下不敢,不过-----殿下----真的让我来动手?。”

    楚嶙峋此时冷然而笑,目光转下看着那两人,月凉如水,他眉眼间划过弗笑的负过手臂长身而立的转身:“本王开玩笑的。”

    “玩笑?”蘅落抬眼之时,楚嶙峋早已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他眼底从惊恐转而为释然开来。

    为何一个玩笑都可以说的这么吓人?

    他跟着站起,随着楚嶙峋跑去:“陈淮生不是晋国将领?被楚绝尘保下隐蔽在此处的吗?小月芽为何要去找他?”。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