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二百零一章:苦衷

时间:2018-05-03作者:姜九戈

    ..,

    陈淮生此时看着那身影,双脚已然僵硬的动弹不得,他缓缓跪下,如何不记得,当年那红衣少女走在城墙之上,一时失足被当时还是一个小侍卫的他所救。

    自那以后便因救主有功,他被提升为褚大将军身侧副将。

    后来他才知,这个红衣少女便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小公主,姬月。

    她那日,是为得要出城寻找桑落之地,被皇帝下令禁足,小公主便爬上了城楼想跳出城去。

    时过境迁,那娇媚身骨早已在晋国荒土之下长眠---------------

    陈淮生看着那树上的身影,眼角惊恐的缓缓跪下,声音颤抖的问:“是----公主亡魂吗?”

    清幽声音响彻耳畔:“你以为呢?”

    曾经多少次午夜梦回,他想要在梦中见见她,尽管已为亡灵,但他之罪,必定是要亲口告知天上之人的。

    当年那个星月般明媚笑意的小公主,已然成为心中不可抹去的劫数。

    陈淮生眼中顿时迷离的双手伏地扣头:“公主英灵,您终于来找罪臣了,罪臣----该死-----该死-----”

    灵犀看着地上不停扣头之人,转身消失在了树梢上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如今早已颓废到如此。

    陈淮生再次抬头,看不到那红色身影的他开始焦虑的四处张望着,却在此时,一身黑衣的长发女子从上空飞下,手中之剑直接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连翘看着他有些发福的身材,唇角微凉的问:“陈将军,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陈淮生震惊的看着眼前之人,他手指开始颤抖的一把握住了剑锋,顿时手指缝隙间鲜血长流:“你是-----褚连翘,褚大将军之女。”

    “亏你还记得我父亲,也不怕我父亲亡灵未安来寻你!”连翘说着,剑锋直直的抵在了他的胸口。

    陈淮生此时眼底竟然浮出一抹笑意:“太好了,大将军之女还活在世间。”

    连翘冷冽:“你该失望的,因为你活不活得过今晚,还是个未知数。”

    陈淮生眼中红肿的看向那树枝上,丝毫不顾及胸口上的剑锋缓缓放开:“连翘,我方才看到小公主了!她对我说话了!”

    连翘眉间冰冷看着他这泪眼朦胧的模样,想着当年那个一心为了晋国安危,让姬月多番夸奖的少年将军竟然会是个叛臣,她嘲讽:“小公主只怕在天上听到你说起她都会觉得恶心,当年是谁举荐你做我父亲的副将的,是小公主啊!她见你少年不得志便心中怜悯,让皇上给你封了官职,可是你呢?你是如何回报小公主的?”

    陈淮生浑身颤抖的哭了出来,岁月蹉跎的他年轻容貌也变得苍伤,他鼻涕眼泪都流了下来的闭眼咬牙:“是我对不住小公主,是我辜负了大将军的信任,我----陈淮生罪该万死。”

    连翘将剑又刺进了几分:“我父亲死也没想到,他拼死保卫的皇宫,是由你打开的城门放入敌军的。”她眼眶红了的低眉:“陈淮生,当年我与你也打过几次照面,本以为你是个坦荡豪情的君子,没想到,却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连翘!”陈淮生抽噎的语气喊她,说:“当年从一无名小卒到成为大将军身侧副将,大将军待我如子-----可是当时----当时-----”

    连翘蹲下,灼热语气:“当时如何?”

    “当时----”陈淮生此时目光一滞的抬头:“你是如何找到我的!”

    “楚军攻破城门大开杀戒,最终清理死尸之时,独独少了你的名字,当年逃出宫的非皇族人员不少,可大多是宫女太监,你可是个守城将军啊!你不觉得没有你的名字,有些可笑吗?如今,你却在楚军的保护之下来到上京城,做起了一个卖茶商人!”

    陈淮生晃动了一下身子,面色铁青的哭笑:“是啊,我是个守城将军-----”

    连翘剑锋划破他衣衫的刺入,却未伤及他的皮肉:“当年,为何在敌军到达城门下你不抵抗,反而开了城门任他们杀入?”

    “生而为晋国人,如何愿意看着自己国破家亡---”就在此时,连翘身后有一道黑影划过,他闭了闭眼,哭笑了一下:“楚军势在必得,晋国注定是要亡国的!”

    “陈淮生!”连翘顿时怒然的将剑锋刺入他的胸口:“你这个叛徒!”

    鲜血在剑锋刺入的那一刻顿时喷涌而出,而女子惊呼一下传入耳膜。

    陈淮生的夫人晓翠一下扑倒在剑锋前,抱着陈淮生说:“夫君,你没事吧!”

    眼前女子清秀可人,泪如雨下的痛哭不止。

    陈淮生皱眉的看着扑过来的她:“翠儿!”

    连翘看着,眉宇间更加冷冽:“你让开!”

    晓翠缓缓转过脸来,看着那剑锋上染上的血迹眼中悲凉:“连翘小姐,你饶我夫君一命吧!”连翘看着她的眉眼,熟悉的面容让她一下回忆起当年:“若是我没记错,你是当年我父亲救下的那个卖艺女,后来认识了陈淮生,因我父亲做媒才嫁人的吧!”

    晓翠闭了闭眼点头:“我当年在褚府,得大将军照顾一直侍奉将军夫人。”

    连翘冷然,看着她这张梨花带雨的面孔收回剑的说:“我不杀你,但是陈淮生,我绝对不会放过。”

    “不要----”晓翠摇头,转身拉住了连翘的衣裙说:“小姐,我求你不要杀我夫君,他----他当年是有苦衷的啊!”

    “别说!”陈淮生一把将她拉过来,眼中凄迷的摇头:“不要说。”

    “为什么不说?”连翘将剑指着陈淮生:“若是你不怕死,或许可以选择不说!”

    晓翠看着这把染血的剑,眼中顿时惊恐的咬唇,说道:“当年是楚军将我陈家老小抓住逼迫淮生开城门的!为了陈家三十六口的命,淮生他是不得已----”

    “什么!”连翘眉间一凌:“以一家妻儿老小性命相邀?”

    晓翠唇角颤抖的哭着,点头:“是,若不是楚军以亲人性命相要挟,淮生如何会冒着大不为的罪名打开城门?”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