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八十三章:天色已晚别玩了

时间:2018-04-22作者:姜九戈

    ,!

    她方才的话惹到他了吗?

    怎么脸色这般难看?

    她咬唇干笑:“殿下,那问题是你问我的,我只是回答了你。”

    楚嶙峋懵然问出:“你还爱他吗?”

    灵犀心口顿时一震,眉间不觉疑惑的揉着眉心,以为自己听错了:“殿下说爱谁?”

    “安庆王。”楚嶙峋转头,眉间灼然起来的看着她的眼睛:“你还爱他吗?”

    灵犀震惊了那么一下后,随即便握拳杵在眉心:“说什么玩笑,安庆王是司徒绣看重的人,是她即将嫁于的夫君。”

    楚嶙峋深吸了一口气,不再问她的端起酒杯喝下后复有倒了一杯。

    灵犀看着他这一杯接着一杯的又不说话,便叹息的说:“既然殿下喜欢独酌,那么灵犀便先告辞了。”

    她站起身来后,楚嶙峋依旧没有理她的继续喝着酒,甚至,连看也不曾看她一眼。

    知道走到帷帐便,她掀起帷帐纱帘的那一刻眉间便无奈的咬了咬唇。

    再次转头看着那独酌的人,他眼眸中的黯然落寞那般深,仿若置身幽谷不问世事一般的冷漠,她放下手臂回身,看着他一杯酒正端着往唇边送,她连忙身后将他手里的杯子夺过来。

    楚嶙峋微微抬头,眼中依然是迷离一片了。

    酒量不好还这般喝酒,可真是肆无忌惮啊!

    灵犀俯身笑容灿烂的说:“殿下,我想了想还是先送你回府吧!”

    楚嶙峋仰头唇角冷冽:“不用。”

    灵犀拿起那一壶酒,竟然没有了,她晃动酒壶的说:“可是酒都没了,殿下还喝什么?”

    “你是在关心本王?”

    她无奈:“算了,我还是去找蘅落吧!”

    灵犀放下酒壶,准备去叫蘅落来接他们主子回去,却在这时,楚嶙峋起身一把将她推到墙上转过身来正对着他。

    “你以为本王醉了吗?”

    灵犀唇角一抽:“殿下,天色已晚,别玩了。”

    “本王可没那个好兴致。”楚嶙峋放开她唇角淡凉的说:“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文一通为何要去永乐宫吗?”

    她面色顿时僵硬:“你知道?”

    “难不成你还真等着他自己来告诉你?”楚嶙峋语气森凉的说:“明日此时,你来此处本王告诉你。”

    灵犀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他怎么会突然提及了文一通,他知道她和文一通的关系吗?

    就这么僵持着,灵犀推了推他:“殿下就打算留我在这里一整夜吗?”

    楚嶙峋依旧将她抵在墙边,不动声色的说:“那也要看你想不想陪着本王了。”

    她刚要摇头,此时帷帐外突然传来脚步声说了四个字:“殿下,走了。”

    楚嶙峋听后,眉间一笑的便放开了她说:“那么,本王也该回府了。”

    灵犀听得云里雾里的,可楚嶙峋放开自己后便直接走了,她追出去时,只看见了蘅落和楚嶙峋的背影。

    她咬了咬牙,无奈的转身回了相府。

    刚一出地道,便看着外面连翘走了进来关上了门,一副舒了一口气的模样拍着胸口。

    灵犀站直,皱眉的问:“怎么了?谁吓你了吗?”

    连翘一愣,看着她一惊:“小姐,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巧。”

    “什么意思。”

    连翘此时走到她面前,叹息的说:“安庆王殿下方才来过。”

    灵犀有一瞬的失神:“楚绝尘,他来做什么?”

    连翘回答:“表面是为的来找司徒绣的,可是却是直接见得金牡丹,可是六溪却悄无声息的一个人在我们院子里转悠。”

    灵犀沉默了一下:“六溪?”

    “应该是有事要同小姐说,六溪和怀香倒是说过两句话,可是怀香一直拦着六溪不让他进主屋,所以他并没有见着小姐。”

    看来,是楚绝尘有什么话要告诉她,灵犀恍然想到了楚嶙峋的拖延,以及蘅落的那句走了。

    楚嶙峋也知道楚绝尘有话对她说吗?

    “楚绝尘见金牡丹,为何?”

    连翘摇头:“钟断肠顾及还在那个烟花酒楼里喝酒,六溪一直在这里我也不敢去听。”

    “你不知道,我知道啊!”

    窗户一下被打开,一道黑影从窗外飞入,病娇的倚在桌边。

    “青木。”灵犀唇角一笑:“你听到什么了?”

    尹青木目光清眨,偏头的笑说:“楚绝尘子骂她!”

    骂金牡丹?她不是皇贵妃的人吗?按理说,金牡丹也算是楚绝尘的人啊!

    灵犀问:“骂她什么?”

    青木叹息:“无非就是阳关城刺杀一事呗!”

    灵犀瞳孔放大,冷然:“阳关城刺杀,是金牡丹做的?”

    “你看,我还没说什么你就猜到了。”青木此时唇角噙笑:“看来,主子也不相信楚绝尘会派人刺杀你!毕竟还是旧相好嘛!”

    “尹青木!”连翘顿时气急的上前呵斥他道:“这是你该说的话吗?”

    灵犀一把将连翘拉住,摇头说:“没事,青木要是不这么说话还不像他了。”

    连翘指尖收紧:“你就惯着他吧!你看他哪里有点尊敬过你!说话做事无法无天!”

    青木此时叹息,抱臂笑笑:“连翘姐,消消气,气着了自己开心的可是我。”

    连翘脸上的眼神完全暗了下来,她指着青木:“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灵犀连忙挡在两人中间,看着青木:“你非要惹她生气吗?”

    青木此时冷笑的站直:“我就是偶然听了一会墙角来告诉主子罢了,如今没我的事,走了。”说完,那道黑影便有从窗外飞出消失在了屋子里。

    她叹息的回头看着连翘:“走了就算了,休息吧!”

    “恩恩。”连翘闭了闭眼,收敛了怒气的便转身出门去打了水来。

    将发带拆开换了一身寝衣,灵犀洗漱完后便走到桌边喝下药躺在了榻上。

    连翘点了一支安神香后走到她榻边蹲下:“金牡丹是不可能调动安庆王府的人的,如果不是楚绝尘自己的命令,那么能调动的只有皇贵妃一人。”

    “她想杀我,可能不是一天两天了。”从来到府上,金牡丹处处针对和下毒,都是想要将她置于死地,金牡丹的目的无非为了两个,一是想要保住司徒绣嫡女的位置,第二便是贵妃下令,她不得步尽快行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