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八十章:西北还是西夏

时间:2018-04-22作者:姜九戈

    ,!

    六溪将人带来的时候,瞿姜已然是面色大白,他一走下地牢看见了楚绝尘坐在那里,便吓得跪地,一路就这么匍匐着跪倒了楚绝尘面前。

    “殿下,殿下,你饶了小的吧!”

    楚绝尘眼中冷意居高的问他:“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敢背着本王私自调动安庆王府的人?”

    瞿姜不停叩头,眼中带泪的说:“都是小的一时糊涂,小的不甘于上次相府一事被道观赶出去,所以才私自派人去阳城的,小的没想如何,就想给那个相府小姐一个教训而已。”

    楚绝尘听后,唇角怫然而笑:“瞿姜,你可真会替自己背罪啊!”

    “小的说的句句属实!”

    瞿姜话音一落,一旁的六溪一脚给他踢在了胸口上,将他整个人踢到了墙边再弹回来,顿时口吐鲜血。

    六溪说:“殿下可没有时间在这里听你废话,若再不说出实情,我可真打死你了。”

    瞿姜此时咿呀的捂着胸口,疼的脸色没有一点血色的再次跪下说:“殿下,你不能处死我,我可是娘娘身边的人啊!”

    楚绝尘眼中一黯,嗤鼻而笑:“若你不是母妃的人,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吗?”

    “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瞿姜眼中一闭,吐着血回答:“真的是-----小的一个人做的。”

    楚绝尘此时站起,高贵风雅的身姿走到他面前,眼中带着怒色的说:“瞿姜,你以为你不说实话,本王就真不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了吗?”

    瞿姜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惧怕的抬头:“王爷,小的,小的愿意受罚的---。”

    “六溪,我们去相府-----”楚绝尘不再看他,带着郁色的冷眉微皱。

    瞿姜连跪带爬的跟着楚绝尘:“王爷,王爷----你不能去啊!”

    楚绝尘并未理他的继续走着,瞿姜近几次的行动,那一次不是受那女人的挑唆。

    瞿姜看着他不理,心中一横的大喊:“王爷,你以为这件事没有皇贵妃的允许,我们敢调动王府的人吗?”

    楚绝尘身后一滞,脚步僵硬的停了下来,他站在地牢口眼中带着凌然。

    瞿姜立刻说:“皇贵妃召见过司徒灵犀一次,她不仅不领情还奚落了贵妃一番,她此番分明就是对安庆王府的不敬,她若是一直占着相府嫡女的身份,司徒相爷何时才能为我们所用?”

    楚绝尘听到这里,眼中神色微闭,手中的拳头也握的吱吱作响。

    瞿姜依旧趴在地上,哭诉着:“殿下不要怪牡丹她处事狠毒,她种种举动不止是为的司徒绣,更是因为贵妃娘娘逼的紧啊!”

    楚绝尘听到这里,片刻沉默手将拳头放开,起步走出地牢。

    瞿姜见他走了,连忙也爬起来跟着:“王爷---。”

    六溪看着身后跟着要出地牢的人,再次一脚将他踢开:“来人,将他给我关起来。”

    ----------------

    清晨,连翘服侍着灵犀起床洗漱完毕后,便替她将头发竖起来,拿了一套男装给她换上。

    然后陪着她走下了地道。

    连翘说:“这几日季府来了好几道圣旨,说皇上命你进宫一趟。”

    “林致远如今依旧背着失踪的名头,我想,若是我此时进宫,必定会被问及林致远下落。”

    连翘问:“小姐不是说要实话实说吗?”

    灵犀笑着:“话虽要实说,但是也要找契机。”

    “所以小姐让季阳旭躲着任何人都不见。”

    灵犀此时恍然走过那地宫帷帐外,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后说:“连翘,我自己去季府,你回去守着吧!”

    连翘看着她,无奈的笑了一下:“小姐,西夏和西北,你喜欢哪一个地方?”

    灵犀纳闷:“干嘛?”

    “若是大仇得报,小姐总的去一个地方啊!”她说的认真且希翼。

    灵犀抿唇,看着连翘伸出了手掌,一副目视着她的警告道:“连翘,你讨打吧!”

    连翘笑着,转身便跑开了。

    此时站在外面,她深吸了一口气后,朝着季府走去了。

    季阳旭见着她后连忙将身上的衣服脱下,也扯下了人皮面具放进了床下的柜子中。

    灵犀推开门看着院子外:“阿福说你扮我的一举一动扮的挺像的,那日冬雪闯进来你都能应付过去了。”

    季阳旭此时站在她的身后,唇角露出欣喜:“是主子教的好。”

    “我可没教你什么!”灵犀转头看着他:“小旭,你平日里呆在这里与阿福他们相处就依着自己的性子来,只有在外人面前才装作是我,知道吗?”

    季阳旭此时点点头,却有一丝不解的垂眉。

    阿福去柳府下了帖子,很快,柳蒙便急着赶来了。

    一进客厅,柳蒙便抱怨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才见我,季花流,我看你压根就是不想做官的吧j上召见你也不进宫,你到底想怎样?”

    他一进门,便看着季花流坐在桌边,神情带着忧愁的端着酒杯。

    柳蒙觉得他这神情不对劲:“你怎么了?”

    灵犀苦笑着,眼中流露着红润的叹息:“柳大人,能见到你还真是好啊!”

    柳蒙眼中异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何消失了十多天。”

    灵犀眉宇间透着劫后余生的无奈,手中握着杯子说:“这十多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过的,每夜做梦,都会梦到自己被刺杀的情形。”

    “刺杀!”柳蒙一怔:“林致远对你下手了?可是当日大王爷派了人马就驻扎在竹林外,你为何没有前去?”

    灵犀端起酒杯,苦笑:“根本来不及,在船上林致远便挟持了我,若不是我的侍卫拼死相救,此刻我季花流早已成了泉下亡魂了。”

    柳蒙脸色都白了:“那林致远?”

    灵犀放下杯子,闭了闭眼苦笑:“他死了!”

    “死了!”柳蒙吓得差点掉到凳下,复有坐好的手指微颤:“你杀的。”

    灵犀苦笑:“不是我死就是他亡,柳大人觉得我有选择之地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