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七十六章:你的心乱了

时间:2018-04-22作者:姜九戈

    ..,

    楚嶙峋唇角笑笑,伸手按在她下颚的说:“听着伤心事了?”

    她收敛了眼中的神色问他:“其实方才我们的谈话,你都听到了是吧!”

    他叹息:“本王可不想当一只墙头耳,只不过你们谈话声太大了。”

    灵犀闭了闭眼,愁容一片的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问:“你的心乱了。”

    她立刻回答:“没有。”

    “没有就好。”楚嶙峋转身之际,随即便看到了楚绝尘走过来。

    看着楚嶙峋放在她下颚的手指,他眉眼间瞬间便聚拢了凌烈黯淡的神色。

    楚嶙峋淡笑的放开了手:“看来有些人也被大师赶了出来。”

    楚绝尘此时看着她:“大师想单独和灵犀你谈谈。”

    她听后,正打算要走,楚嶙峋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本王先回府了。”

    灵犀此时默不作声的点头,绕过楚绝尘,并不看他的直接进了屋子。

    灵犀转身走后,楚嶙峋看也不看楚绝尘一眼的便转身朝着芭蕉院去了。

    楚绝尘此时负手而立站在门外,眼中苦笑的望着天上升起的明月。

    ---------------------

    此时蘅落守在门外看着自己主子回来,立马站起来跑过去:“主子。”

    楚嶙峋此时说:“蘅落,我们先回府。”

    蘅落见他身边没有跟着人:“为何?”

    “本王有事问追风。”

    蘅落听后,点头的说:“我先和连翘打个招呼。”

    楚嶙峋走后,这琵琶院里还坐着晏今朝这个混世小魔王,这个小魔王还在认真的听着陆清莲讲着她和周非欢的故事。

    陆清莲说到:“周家满门被抓之时,我问过我爹爹是因为何事,爹爹不告诉我,后来,非欢便出了家。”

    晏今朝眉头皱着:“江湖圣医周家,一个江湖百年的门派,就这么轻易的便被朝廷灭了九族了吗?”

    陆清莲此时眼中黯然一片的垂眉,摇头。

    晏今朝突然脑中冒出一个想法:“会不会是因为,周家要被灭满门,释道安大师可怜他为了救他,所以才让他出家,这样自己才能请求皇帝赦免周非欢?”

    连翘一怔,随后符合:”小侯爷如此说倒还有几分道理。

    陆清莲眼珠子震得老大,随后唇角便笑了:“那这样,非欢他岂不是身不由己才出家的了!”

    这姑娘,情绪转变的也太快了。

    而灵犀这边,释道安将砌好的茶端至她的面前:“此时无人了,公主,有事便问吧!”

    她手中碰到茶杯端起,眼中静谧的看着里面清凉的茶水:“师尊,我来此,是想要问一问关于当年周家灭门一事的。”

    释道安笑笑:“贫僧早便知道,你终会与那陆家姑娘相识,如是知道到了周非欢一事,必定会来问我贫僧的。”

    灵犀眼中恭敬的抬头看着他:“我第一个问题,是想替陆姑娘问的,请师尊解惑。”

    “释然出家,是天时人和,家逢巨变无所依托,受贫僧度化一番而出家的。”

    她摇头:“师尊,我不懂,家逢巨变后的周非欢,难道就没有想过要报仇或者心中不甘吗?”

    释道安唇角轻启:“其实,释然这个孩子是最重情义的,心中对于灭门一事,自然是放不下的。”

    她问:“既然放不下,为何要出家?还是说,一入佛门便真的断绝了七情六欲。”

    释道安回答:“世间都说出家后无七情六欲,其实不然,正因为有七情六欲才选择出家是众多僧尼所经历的。”

    灵犀此时看着他,目光顿时闪过一丝异样:“他心中还有情,那么就证明他当初出家是另有目的的,对吗?师尊?”

    释道安叹息而笑:“公主,贫僧可以告诉你,当初贫僧想保住的,是周家唯一活下来到的少年郎。”

    灵犀此时心中还替陆清莲存了一丝希望:“那么,既然他活了下来,这周家灭门也过了两年,他完全可以另改了身份还俗啊!”

    释道安端起清茶而笑:“我只能告诉公主,佛家从不强留任何一人,释然他命中留有佛缘,若不破戒,他将来必定比之贫僧更甚,只不过,如今的释然太过年少,面对的诱惑颇多。”

    灵犀听完后,也算是明白了,周非欢的去留全在他一人。

    她此时又问:“师尊,周家灭门之时你在江南吗?”

    “贫僧闻讯赶去之时,惨案已经发生了。”

    “那么师尊也不知道诬陷周家害其灭门之人是谁了?”

    释道安捧着茶眉目慈善的说:“周家在江湖上人脉深广,要想将这么一个大门派除掉,那么动手的此人必定也是极具势力的。”

    “这个人,是安庆王吗?”

    “你为何笃定是他?”

    灵犀心间一滞,手指微颤的将茶杯端起喝了一口放下:“我想不出是谁!”

    “公主,身处佛门不是百晓生,所以贫僧无法告知公主想要的真相。”

    她能理解的点头,却轻笑喃语:“他的这个储君之位,究竟沾惹了多少人命才换来的?”

    释道安说:“孩子,有些人,并不是你表面所知晓的那般,你与他之间,冥冥中那些误解自会解除的。”

    灵犀提出了心中的疑惑:“师尊,我知道你最能分辨一个好人和坏人,一个手染鲜血作恶乱杀之人,是绝不可能进入你这个金殿的,可是楚绝尘他为何还能在这里抄写佛经。”

    释道安慈眉善目的看着她:“公主,贫僧可以告知你,安庆王手上,绝对没有沾染任何一个无辜人的血。”

    她震惊了,释道安告诉她的话,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因为出家人不打妄语,而释道安,是世间最不可能说谎话之人。

    “他手中未曾有过无辜人之血吗?”灵犀轻笑了一声,瞬间便捂着头,那场晋国皇宫厮杀的嘈杂声在脑中响起,震得头疼欲裂。

    “公主。”释道安此时伸出手指抚在她的额头:“别让那些痛苦过往再次伤害自己。”

    只那么一瞬后,脑中的那些片段便逐渐消失,她气息微乱的再次捧起茶一口喝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