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七十三章:惊讶了吗?

时间:2018-04-22作者:姜九戈

    ,!

    他一时间不语,手掌落下的转身望着身后泥土:“我即找到归途,便不该与她纠葛,此生皈依佛门我并不后悔,而陆姑娘,她将来会儿孙满堂平安一生,这也是我对她的祝福。”

    灵犀转到他侧面,看着这个清秀的和尚:“十多年的感情,难道真的就抛之脑后?”

    “那些过往并不是忘记,而是不执著了。”他此时面色淡淡的说:“施主,我该回房坐晚课了,告辞。”

    “喂,我还没说完!”她皱眉转头,却看着他已经走了。

    而此时陆清莲突然冲了出来,笑意满满的拦住了那型尚:“非欢,我来找你了。”

    型尚看着她,眉眼间没有多大变化:“陆姑娘,你好。”

    陆清莲依旧笑着,面容天真且容丽的说:“我一点也不好,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型尚此时眉眼间带着浩然笑意:“陆姑娘说笑了,贫僧早已投身佛祖门下,如何能跟姑娘走。”

    陆清莲咬唇,目光里泛着笑意:“周非欢,我不相信你对我已经没有感情了!”

    “贫僧法号释然,这世间再无周非欢此人了。”

    说完,他避开她此时希翼的目光,转身的起步离开了。

    “为什么?”陆清莲站在原地,目光怔怔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虽未哭,但是面容却是带着伤感的。

    灵犀此时走到他方才浇水的地方,手指放在土里翻了翻,以为他方才种的是一颗种子,可是竟然发现这土中放着的,是一颗小石子而已。

    谁会种石头,他也太奇怪了吧!

    楚嶙峋此时走过去,面色淡淡的将手帕递过去:“何不去问问释道安大师?”

    灵犀接过帕子站起,对他一笑:“对,是该去问问释道安大师。”

    而此时晏今朝站在那院子墙边靠着,目光里带着困惑,一个死缠不放,一个出家为僧,这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灵犀走到他身边:“蓄爷,麻烦你将清莲带去休息一下。”

    晏今朝点头:“这没问题。”

    陆清莲此时走过来,抱拳以礼:“司徒小姐,多谢你了。”

    灵犀点头对她笑着,此时看着连翘:“你也跟去吧!我和西北王去找大师。”

    连翘点头,此时蘅落也跟着晏今朝走了,独留了楚嶙峋和灵犀两人。

    他问:“为何执意要管那姑娘的事?”

    灵犀俏眉淡笑的走着:“清莲她远从江南至此,人生地不熟,刚好我又遇见了她,所以帮她一把呗!”

    楚嶙峋此时却眼眸深意,面具下的唇角带着微微讽刺:“萍水相逢鼎力相助,本王从认识你至今你做的哪一件事情不是有目的?而你现在要跟我谈善心,在这个上京城,谁都会发善心,而你不会。”

    灵犀听完他的话,心口顿时凉意,可随即却懵然而笑:“西北王殿下终归是了解我一些的,不过知道我目的不纯,此时还助纣为虐,殿下也好不到那里去。”

    楚嶙峋波澜不惊,目光轻佻的从她眼眉扫过后看向前方:“不知为何,见惯了战场杀戮直截了当后,竟然对这些尔虑我诈颇感兴趣,或许这便是本王想和你周旋的原因吧!”

    她深吸了一口气,眉眼纷乱:“多谢殿下告知缘由。”

    路过几处守卫之处,楚嶙峋拿出腰牌便轻松放行进入了。

    释道安所住之地,是一金殿佛堂,他自住下伊始,这里整个院子便都由他与弟子释然打理,所以此时一直走到了金殿外,也不见一个仆人。

    此时已夕阳西下、金燕归来,天色渐渐暗沉下来,整个金殿除了陪着佛祖的几根蜡烛,便是金辉佛台在眼前。

    唯一有人声的地方,是右侧偏厅。

    灵犀和楚嶙峋对望了一眼,看着那便偏厅帷帐内:“好像有人。”

    楚嶙峋唇角淡漠的说:“你进去,便知道是谁了。”

    她皱眉,搞得像他知道这里面的人是谁一般!

    灵犀站在帷帐外,轻咳了一声的说:“释道安大师,我是灵犀,可以进来吗?”

    她的话音一落,帷帐便被拉开,释道安站在拉帷帐的绳子后对她笑着:“早知道你来了。”

    灵犀看着他恭敬而笑的看着里面雕花隔栏处似乎有一个人坐着,便问:“大师有客人在吗?”

    释道安微微点头。

    灵犀手指微微指了一下身后:“这是我朋友,我们进去会不会打扰到大师的客人。”

    “客人你也认识,进来吧!”释道安此时看向她身后神色似笑非笑的楚嶙峋,唇角默然而笑:“西北王殿下来了,贫僧欢迎。”

    楚嶙峋看着释道安,说:“只怕身上杀戮过重,扰了佛门清净。”

    释道安微微笑着摇头,语气空灵:“即为众生,便无分别。”

    楚嶙峋冷笑了一下,并不想听着释道安讲这些佛理的便走进了帷帐。

    灵犀此时绕过隔栏,一转身便看到了释道安口中所谓认识的客人。

    他此时一身素纱衣衫,头发半扎半束用一根蓝色丝带扎着,眉眼风雅气质高贵,古铜色的皮肤在光线里轮廓犹如精雕一般。

    他此时手中拿着一只羊毫细笔,笔尖下是抄录了一半的华严经,整齐工整的字迹让人不难发现,他似乎常做这种事。

    灵犀恍惚的有些站不稳的往后退了一下,却在这时,身后有一双手正好放在了她的腰间将她扶稳。

    她转头看他,楚嶙峋眉宇间带着笑意的轻声说:“惊讶了吗?”

    楚嶙峋的目光里带着他独有的冷漠,从他的眼神中,灵犀便知道,他是真知道这里坐着的人就是楚绝尘的。

    他方才为何步直接告诉自己,还是他就是想要看一看她的反应。

    灵犀惶惶然的转过头,看着楚绝尘的往前走去。

    阳城关的刺客,究竟是不是他派来的?

    她走到那桌子边,正对上他的目光,唇角间带着苦涩的轻笑。

    那场追杀那般真实,那场梦也是那般惊心,他想要杀自己吗?

    毕竟整个晋国都可以毁,区区一个她算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