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六十八章:还爱错了

时间:2018-04-22作者:姜九戈

    ,!

    晏今朝走过去,手指摸着下巴的打量着他,只见楚嶙峋此时冷漠的坐在一旁,眼中全是冷漠。

    从楚嶙峋的眼眸中,晏今朝看到了那种不可言喻的关切,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堂堂西北王,竟也会为一女子如此关怀。

    晏今朝此时唇角无奈而笑:“王爷,我曾经见你不近女色,还以为,你本是断袖之人。”

    楚嶙峋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目光凌烈:“滚!”

    “好,我滚。”他轻笑的转身,眼中瞬间变得落寞起来的走到门口。

    而此时门外,蘅落早已将连翘拉着坐在了屋外庭下,眼中叹息的拿出腰间的金疮药:“你说你,这伤口也不好好处理。”

    连翘看着他,眼中错愕的问:“殿下和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

    蘅落挑眉一笑:“你猜?”随后,他便开始将她手上的布条解开上药。

    看着这一对,晏今朝依旧是看不懂,什么时候这些人都混到一起了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他调来几个侍卫将这琴房内外守得严严实实的,自己便朝着湖上水榭走去。

    长思此时在等着他,见他而来立刻便跑过去:“蓄爷怎么会去这么久?”

    “司徒小姐身子不适,所以多呆了些时间。”晏今朝一把揽过她在她眉间一吻的说:“长思,你这是想本侯爷了?”

    长思脸色一红,娇嗔的靠在他怀中一笑:“蓄爷明明今日是带长思出来观赏青霞山庄景色的,却被司徒大小姐个给耽搁了。”

    晏今朝笑笑:“本侯爷这不是来陪你了吗?那司徒灵犀是相爷嫡女,相府与侯府自来便关系好,你说她生病了我能不管她吗?”

    长思眉间婉转的将手指搭在他的胸口:“蓄爷,你是最疼爱长思的对不对?”

    晏今朝眼中一眨而笑,手指抚在她的面容上:“那是当然,本侯爷心里除了你,谁也没有。”

    长思听后,便放心了的拉过他脸颊上的手握在心口:“蓄爷,我看那边有一个水榭。”

    “本侯爷带你去。”晏今朝说完,便拉过她朝着水榭走去,而此时背过去的眉眼神色满是愁容。

    楚嶙峋带来的御医姓何,便是当日在柳府医治过柳焕生的那位何太医。

    此时他为灵犀扎了几针后,便拿出药丹给她服下了一粒转头:“殿下,小姐这是寒热未愈奔波所制,休息一下便无妨的。”

    楚嶙峋听后,点头:“既如此,你便回宫吧,切记,万不可说你来此是为的谁。”

    何太医连连点头:“小的明白,谨遵王爷嘱咐。”

    何太医离开后,便将门带上悄然离开了。

    此时榻上的人呼气匀净的睡着,楚嶙峋伸手将她的面纱取下,抚摸着她微热的面庞,眉宇间冷冽中藏着占有的噙笑:“月儿,你终究是逃不开的。”

    睡梦中的人微微蹙眉,似乎睡得并不安稳。

    她梦见,楚绝尘的剑就指在她的眉心,他带着决裂的语气说:“阿月,你为何还活着?”

    她心中痛的难以平复,指尖陷进手指的望着他哭:“你杀了我父皇母后,杀了我哥哥,现在连我也不肯放过吗?”

    楚绝尘眼中望着她的眉眼,闭了闭眼的摇头:“阿月,我不想伤害你,但是你活着,是对我最大的威胁。”

    姬月声嘶竭力的大喊:“楚绝尘,你为何要这般对我。”

    怀中之人痛苦着挣扎,楚嶙峋本事靠在床沿边守着她,见她如此动静立马俯身下去将她抱在怀里:“怎么了?”

    灵犀绝望哭泣着,醒不来的她紧闭着双眼,眼中却依旧有泪水流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明明都要嫁给你了,为什么?”

    楚嶙峋顿时眼中一紧,抱着他的手指也微颤了,他知道,她此时说的人是谁。

    她依旧扑簌簌流着泪水的哭的无力:“你对我说的话是不是都是假的?我把雪莲花还给你,你把父皇母后还给我好不好?”

    他从身后抱着她坐着,唇角困苦一片的凑到她耳边轻声问:“你还爱他吗?”

    灵犀眼角一大颗泪落下,带着伤痛的喃喃道:“我第一次那般爱一个人,还爱错了。”

    楚嶙峋此时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中带着凄迷冷漠的拉过她的手掌,以掌中真气灌输到她体内,替她运行着周身血脉的让她渐渐安静了下来。

    他就这么静静的抱着她,放开替她输送真气的手指握成拳重重打在那榻边的墙上,放开之时,指骨间血丝连着墙壁扯开,眼中从冷漠不甘,到最后凄凉一片的静静的等待着她睡去。

    身后有温暖如阳的拥抱,脑海中的阴影渐渐散去,那个人,也在她声嘶力竭中涣散开来,成为一团烟雾的消逝不见。

    时间渐渐过去,一直到了黄昏时分。

    而此时,青霞山庄外一女子骑着马一直守在这庄外,大喊着:“周非欢,本姑娘告诉你,你要是不跟我会江南我是不会走的。”

    此时青霞山庄外还有士兵守着,纷纷无奈的看着这相貌乖巧带着几分侠女之气的女子。

    这个女子隔三差五便往这青霞山庄一趟,都是这般大呼小叫的他们都见怪不怪的。

    若换成是别人,早已将其就地正法了,可是这女孩子得到过释道安的亲许,说是这姑娘不论如何闹,都任由她去,万不可伤害。

    陆清莲此时看着依旧没人的庄口,便更加大声的喊:“十四岁那年,你跟我说有一首诗,写我两正合适,我不识字,可是这首诗我让红娘将它做成曲子,硬生生的背了下来,周非欢,我唱给你听。”

    门口守卫此时纷纷将耳朵捂上,眼中叹息的模样:多好一姑娘啊,怎么偏偏就喜欢上了一个和尚?

    陆清莲跳下马来,眼中深情的清了清嗓子唱到:

    “你侬我侬,忒煞多情,情多处,热似火。

    把一块泥,捻一个我,塑一个你。

    将咱们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棺。”

    “天啊,谁唱歌这么难听?声音跟个锯木头一样。”被惊扰了走出来的晏今朝看着那牵着马唱歌的姑娘,紧皱着眉头:“这女人谁,你们不撵走还站着干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