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六十四章:好自为之

时间:2018-04-06作者:姜九戈

    ,!

    “安庆王?”她转而一笑看着他:“安庆王殿下都不用我勾引,自己就上钩了。”

    楚嶙峋听后,眼底全是怒火的一把将她推到床沿边,手腕粗暴的便将她身后最后的一层布撕开,他用力之处身上便是一处淤青。

    她痛的闷哼了一声,极力的咬着牙的承受着他的攻势,直到两人身上皆是暧昧的温度,额间也都沁满了细汗沾染了发丝。

    她寸缕不沾,他也衣衫皆乱,肌肤间的幽香如同上好的催情剂,让人迷离发狂。

    灵犀一直紧咬着牙的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却在感受到下面如同烙铁般的抵触后心间懵然一颤的直起了腰肢的看着他。

    她眼角晶莹一片,也不知是汗还是泪水,楚嶙峋本已被愤意冲昏了头,却在这箭在弦上之时,恍然间脑中闪过多年前那红衣少女明媚的浅笑。

    他还是------下不了手。

    尽管他知道此时的她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可是他依旧会动恻隐之心。

    像极了一盆冷水浇下,扑灭了所有的热情如火,他闭了闭眼的退开,迅速穿好了衣服的将被子甩到她身上。

    看着她此时的不解,他语气森冷起来:“你以为你是谁,一个肮脏的女人还指望本王碰你吗?”

    她惶惶然的深吸了一口气,坐在芙蓉帐内苦笑:“殿下,若是这一夜放弃,那么我可就不欠你了。”

    “从今往后,你好自为之。”他说完,便走下了床榻,消失在了这地宫之中。

    灵犀呆滞的苦笑着,他这应该是对自己失望透顶了吧!

    这该是好事,可是,为何心中这般痛楚,痛到连呼吸都抽搐了。

    她将衣服穿好,浑身像是虚脱了一般。

    她将头埋在被子里躺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意识都有些涣散,或许,这应该是睡着了吧!

    又做梦了,梦里,满是火焰的山上,她动弹不得的被绑在树上,那黑衣少年眼中带着诀别笑意的望着她。

    他说:“月儿,桑落一约就此作罢吧!”说完,他便跳下了万丈深渊,从此再也未见。

    那些滚烫的血液在体内翻滚着,烧的她醒不来动不了。

    “小姐,小姐。”连翘急切的呼唤声一直在耳边停留着,她想要睁眼,却怎么也睁不开。

    钟断肠在一旁拿着针刺进她的眉心,眼中叹息的说:“怎么会突然就发烧了?”

    连翘此时在一旁脸色郁郁,她下到地宫看到她时,灵犀在榻上脸色烧的绯红,一直在说着胡话。

    钟断肠施完针后,便看着她眉心的紧皱松开了,自己也呼了一口气的笑笑:“好了,没事了。”

    连翘此时换了一张新帕子交到她手上:“公主自从六年前从不荒山回来便再也没有发过烧的。”

    钟断肠不说话的看着灵犀,眼中无奈的取下额头上的帕子后将新帕子覆上。

    他顺手理了理被子,却在此时无意间看到了她衣领下的不对劲,便伸手将衣领拉开了些,看到了那些殷虹的痕迹后,他随即放开的给她盖,手指成拳的放在唇角轻咳了两声。

    连翘疑惑:“怎么了?”

    钟断肠面色带着些尴尬的站起看着她:“连翘啊!你在这里好好照顾她,我想回屋了。”

    连翘看着他这神色,什么能把这一直以来潇洒不羁的钟大侠给整得这般尴尬神色。

    连翘此时看着床上的人,眼中怜惜的坐在榻边替她理了理额角的发丝。

    以往在皇宫里,她是天之骄女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如今陷在这泥沼之地却又有那么多的无奈。

    灵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正午,睁开眼便看见了床头悬挂着的月光石。

    她撑着床榻坐起,顿时一震眩晕的复有倒下,听到声音而来的怀香看着一惊:“小姐,你醒了?”

    被她扶着,灵犀再次坐起来靠在身后的金丝绣花软枕上,脸色苍白的看着她:“我睡了多久?”

    怀香将她扶好后连忙端来热腾腾米粥:“现在是午时了,这是刚熬好的粥,小姐快吃些。”

    灵犀看着她,浅尝了一口后便心中堵塞的摇头:“不想吃。”

    怀香看着碗:“可是小姐生病了,不吃东西怎么能好?”

    灵犀看着她,浅笑:“我只是现在不想吃。”

    怀香连忙把碗放下,又端了一碗药来:“那小姐喝药吧!”

    她深吸了一口气,无力的抬起手将药碗拿过,鼓着气的喝了半碗,带着干呕的更加虚弱。

    怀香皱眉替她拍着后背:“小姐怎么病的这般严重?”

    灵犀此时看了看屋内,觉得不对劲的说:“连翘呢?”

    怀香手指一顿,面色突然红了的说:“连翘姐去街上了,去给蟹买生肉了。”

    灵犀看着这丫头,怀香向来说不来谎话,她眉眼看着她:“怀香,实话。”

    怀香不敢看她的眼睛:“真的是买生肉了。”

    她目光灼热:“她是不是嘱咐了你什么?你从来不会对我说谎的。”

    怀香缓缓抬头,小脸无辜的说:“连翘姐说你不想让小姐担心。”

    “她去了哪里!”灵犀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的眼睛。

    怀香无奈的说:“宫里传来消息,说文大人今日便要去往永乐宫了,连翘姐听后便去往阳城关等着他了。”

    她一人去的,灵犀听后立马要下床:“备马车。”

    “小姐,你身子还没好。”

    “我没事,此事事关重大,我一定要亲自去。”她坚持这下马车,连人皮面具也来不及带,蒙着面纱批了件外衣便被怀香扶着出门了。

    司徒绣此时刚从府外回来,还未下马车便看到了司徒灵犀的马车出府,她坐在马车内眼中藏有一丝噙笑。

    今早不是说身子不适?此时干嘛还这么急匆匆的出府,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司徒绣轻敲马车前壁:“跟着大小姐的马车,别被发现了。”

    车夫立刻点头:“是,二小姐。”

    马车一路疾驰,怀香看着自家小姐的脸有些焦急:“小姐,你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