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五十四章:看来是我打扰了

时间:2018-03-25作者:姜九戈

    ,精彩小说免费!

    晏今朝说完,灵犀神色微动,胸口也是一闷的深一口气。

    “你这是什么神色!”

    灵犀看向他:“不知桑落何在地?”

    这句诗,确实是当年她说的,不荒山回来后她大病一场,痊愈后丢失了一段记忆,可是自己却时常在梦里回荡着一个人的声音,他说他在桑落等她。

    她每每梦及便心痛难忍,所以才会在深思迷惘时写下那一首诗,没想到后来桑落二字变成了晋国国酒的名字。

    如今多年未曾做这个梦,再次提及这首诗,倒是涌出了那段往事,灵犀惆怅的念出:“桑落-----。”

    晏今朝喝了一口酒笑笑:“你可知这桑落在何处?”

    灵犀看向他:“摇头。”

    他眉眼不羁的告诉她:“这桑落啊,也叫桑落洲,在我们楚国西北地,曾经我和你哥哥拜在大将军门下学武时也去过那个地方,是我们楚国最重要的练兵场,除了皇室之人他人都是不知道这个地名的,也不知道那小公主为何要问,又是如何得知的,也就因为晋国出了这个国酒桑落,让我们皇上皇上大吃一惊,立马就将这个练兵场迁至其他地方了,如今知道的,怕也只有皇上和西北王了吧!”

    灵犀顿时脸色一怔,心间的痛意更甚的握紧了手心。

    “小侯爷,曾经桑落这个地方,真的只有皇室之人才知晓吗?”

    晏今朝笑着回答:“当然,这个练兵场,就连带士兵去都是蒙着眼睛拉去的,因为这个地方是我们楚国的命脉,所以你说一个命脉之地被他国命名,多可怕。”

    灵犀一时间觉得自己头疼起来,便看着晏今朝:“小侯爷,我有些不适,到一旁去吹吹风。”

    “你没事吧!”晏今朝立马放下酒壶打算和她一起。

    “我自己走走便会来,小侯爷一路怕惹人口舌。”她说完,冲他一笑的转身便离开了宴会。

    兀自走到一处柳树停下,她皱眉的在了青石板的阶梯上,目光幽幽的看着面前绽放着的昙花,此时月下之景,她倒显得孤僻。

    她脑中反复的回荡着桑落这个词,越想脑中越乱,越乱就更加的头疼。

    她抱着头紧皱着眉头,眼睛闭上的在记忆的搜寻者,到底是谁说的要在桑落等她?

    厦那间,脑中陡然闪过一个人影,在通红的狭小空间里,少年声音悦耳磁性的对她说:“我在桑落等你,你要是来,我就告诉你我叫什么!”

    少女欢快声音的娇语:“一言为定,不许骗我。”

    “月儿,我绝不骗你。”他拉过她的手,紧紧握着,那股温暖,熟悉而又安定。

    --------“你在这里做什么!”----------

    记忆的片段瞬间破碎,灵犀惊愕的抬头,便看到了一身蓝袍,带着金玉冠的楚绝尘。

    她连忙站起,眼角还余着泪水的行礼:“参见安庆王殿下。”

    他想伸手碰一碰她的脸颊:“你脸色不好,是风寒还未好吗?”

    她恍然后退,带着拒绝的说:“多谢安庆王关系,我已经无恙了。”

    “你就这么怕本王?”楚绝尘一笑,带着凄凉:“本王不过是见不得你难受罢了。”

    “殿下要是能让那些市井之言消失的话,我想我会好受些。”

    楚绝尘此时看着她的眼睛,露出复杂的神色:“若是本王真的要娶你?”

    “不可能。”她目光坚定:“灵犀绝不会同意。”

    他眼中顿时一沉,恍然而笑的看着她这双眼睛:“你到底是像她。”

    她皱眉,觉得自己不能再和他说下去了,便赶紧告辞:“安庆王,我先回宴会了。”

    “站住。”他面色不变的伸手将她拉住,语气还带着一丝温意的问:“若是本王可以给你世间女子所仰望的生活,无论世事万千,只独宠你一人?”

    灵犀身体一僵,唇角的冷意都凝固了:“殿下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转身,带着些无奈:“本王从来没有对哪一个女人说过这样的话。”

    她推着他额手,万般怅然的皱着眉头:“殿下的这句话,对错了人。”

    “司徒灵犀。”他一把将她拉到自己面前扣住了她的腰身,另一只手直接扯下了她的面纱。

    一时间,两人怔住。

    楚绝尘看着她这张脸,若清水芙蓉温婉动人,细腻如瓷的肌肤吹弹可破般光泽,娇美如玉,除了脸颊一处看不清的伤痕外,整张脸虽说不上出尘绝俗,但是至少比得过倾国倾城。

    而他一直看着的,还是她那双眼睛,若霁月光辉,耀眼星河。

    他此时疑惑:“如此一张脸,为何总是遮面见人,连被说成丑女也并不作态。”

    灵犀唇间微动,想要推开他,却又被扣在更紧的贴在了他的胸膛上,心中更加愤然。

    “殿下不需要知道,你放开我。”

    楚绝尘敛眉望着她,细韵眉眼的问:“为何本王总觉得,你恨极了本王。”

    她扬眉冷哼:“一个男人唐突一个女子,这个女子还要强颜欢笑吗?皇上今日是为我爷爷办此盛宴,而安庆王却再次为难与我,到底安庆王是觉得自己身为储君便可以如此放肆了吗?要不要我到皇上面前替王爷问一问!”

    他知道她是在故意说话激怒他,但是他此时却不恼:“灵犀,本王倒是要看看,到底你的嘴巴有多毒!”

    说完,他陡然俯身,灵犀大骇之时连忙侧头,他的唇瓣却还是停留在了她的脸颊上。

    她使劲了浑身力气也推不开他,眼中怒火一片的看着他。

    楚绝尘抬头,眉眼一笑:“本王并不打算做登徒子,所以你现在最好不要动。”

    她一愣,眼中凌烈的盯着他的脸。

    他神色淡笑:“再盯都要被你看穿了。”说完,他便轻轻的将她拥进怀中,眼中神色不同寻常的闭上,感受着怀中人的气息,鼻尖清嗅,那清冽的芬芳从身体散发出来。

    灵犀有些失措的推着他的胸膛,内心狂跳的瞪大着眼睛,就连呼吸,仿佛都停滞了。

    她清晰的记得,两年前他从雪山下来浑身是伤的将雪莲花递到她手里时,也曾经这样抱过她。

    那时候,他轻嗅着她的发间叹息一笑:“能活着见到你,真好啊!阿月。”

    就在两人都各怀心事之时,身后陡然的脚步声让两人都一怔。

    楚绝尘放开她转身之际,便看到了月色下映着琉璃光泽万千而来的人,一身紫衣风华,魅惑苍生的姿态立在那庭檐边,一头墨色发丝在微风中荡漾着,唇角一抹似有似无的讥笑说道:

    “看来,我是打扰了九弟和佳人温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