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四十七章:他怎么也来了

时间:2018-03-22作者:姜九戈

    连翘在带着楚绝尘离开屋子后,特意将门关上。

    灵犀看着紧闭的门,眼中一直隐忍的红意渐渐浮现出来。

    此时院子里,六溪站在院子里,眼睛盯着手指傻笑着。

    楚绝尘看着他,目光里带着无奈失望的说:“六溪,回府。”

    沈六溪回过神来,立马恭敬点头:“是。”

    屋子里。

    楚嶙峋此时从屋檐横梁上落下,浮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走到床边,抱臂而立:“人一走,便要忍不住哭了吗?”

    灵犀此时伸手揉了揉眼睛,并不看他的说:“堂堂西北王,看了这么一场戏后有什么感想吗?”

    楚嶙峋:“你表面无动于衷,可是在面对他的时候,根本就是余情未了,有时候,耿耿于怀比爱更让人记忆犹新。”

    灵犀默然而笑:“殿下倒是很懂这些情情爱爱,我以为,殿下常年在西北军营,该是多无趣的人呢?”

    楚嶙峋冷笑了一下,坐到她榻边,俯身看着她:“月儿,你和他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往呢?”

    她抬头,目光变为镇定的回答:“我不认识安庆王。”

    他伸手抚上她的面纱拉下,看着她此时的脸色处变不惊:“不认识他,为何要因他而伤感?”

    灵犀眼中变冷:“殿下为何一定要追根究底?”

    楚嶙峋伸手挑起她的下颚:“因为你从一开始就不断的在骗本王,一会儿说你曾今在西北见过安庆王,一会又说你爱慕于他,如今又说你不认识了,到底那句话才是真的?”

    她目光转到他的眼眸,和他对视着,心间苦闷的僵持着不想说话。

    他目光变得灼烈:“从始至终,本王一直在纵容你,为何你就不能对本王说实话?”

    灵犀收敛心神,伸出手指来拉下他的手腕,一时笑语嫣然的说:“因为我和西北王殿下你,注定是不同道的。”

    “为何不同道?”楚嶙峋反握住她的手指:“只要你想,只要你相信本王。”

    灵犀黯然而笑,却不再说话了。

    她的沉默里,带着徘徊,带着无奈,也带着不想再说狠话。

    楚嶙峋见她不说话,随即便放开她,目光逐渐更冷淡的起身,直接打开床榻边的机关跳了下去。

    连翘回来,听着这屋中没有了说话的动静,便推门而入:“西北王走了吗?”

    “可不是。”灵犀抿唇转头:“连翘,季府什么动静?”

    连翘走过去:“林致远不见了的事还未传开,所以没有动静。”

    灵犀此时默然笑笑:“我想楚绝尘应该很快便知道,林致远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到时必定到季府兴师问罪。”

    “所以,这段时日里,季花流这个人便不能再上京城中出现了,我也乐得清闲,不用两府跑。”

    连翘此时一笑:“小姐是早已算好的,因为小姐不可能入朝为官,我们最终的目的只是为了引起大王爷楚明洛的注意,顺带将林致远这个谋臣置于死地。”

    灵犀看着她,眼中寂凉而笑:“是啊,只不过让青木陪我演了这一出戏,也顺便验一验他的心。”

    连翘此时很是不解:“小姐,尹青木这样一个人连巫女都没办法制住他,为何他如今会什么都不求的乖乖呆在这里?”

    灵犀听后,眉宇间轻皱的垂眉,笑了一下却有些彷徨:“不知道怎么,从我第一眼见到青木,我便觉得我和他似曾相识,而且,总觉得他的心是向着我的,就因为这样的感觉,所以我才敢试他。”

    连翘点头叹息:“不管如何,一切都按着我们的计划在进行着。”

    “悄悄给柳蒙通信,说林致远杀我未果,我暂时避避风头,让他不必找我。”

    “小姐,难道不查一查,楚绝尘在相府安了什么眼线吗?”连翘有些担忧:“小姐生病一事是如何这么快传到安庆王耳中的。”

    “我知道眼线是谁,不必查了。”灵犀此时叹息说:“当初我就在想,为何瞿姜一个安庆王府的人,怎么会和金牡丹勾结想借煞星一说整死我,现在我知道了,原来金牡丹是当年皇贵妃为了楚绝尘安排进相府的人。”

    “金牡丹如今是相府二夫人,比起当年的丫鬟身份,知道的东西便更多了。”

    灵犀此时点头:“或许,为了这个皇位,这背后的隐情还更多呢!”灵犀冷漠笑着,眼中多了几分意味。

    这日快至正午。

    安庆王府

    沈六溪将外面得到的消息传进楚绝尘耳中:“到如今,林大人已经没有消息。”

    楚绝尘此时有些发笑的问:“这人是死是活,总不能凭空消失吧!”

    “好像就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六溪说:“我们派出了三队人马出去找,包括皇上也派了人,都没有消息。”

    楚绝尘手指微微收紧:“季府呢?”

    六溪摇头:“季府那位,好像也没有回府,我暗中查到,柳蒙也在派人找。”

    “继续找。”楚绝尘此时目光冷然起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六溪此时疑惑:“会不会是季花流连同大王爷暗害了林大人。”

    楚绝尘蹙眉,目光里带着些叹息:“季花流是个聪明人,知道林致远要先下手为强,所以定是有准备的,只是他既然要做官,为何还敢动林致远?若是他日纸包不住火,他在朝中该如何自处?”

    六溪听着自家王爷的猜测,说:“这个季花流绝对不能放过,我让冬雪在府中多探听些消息。”

    “去吧”

    相府。

    司徒朗一早便得知灵犀生了病,因为急着上朝,便命金牡丹去请大夫,可是回府的时候却听闻了安庆王带了御医来瞧过了。

    此时司徒九云也在府门外听到了这个消息,眼中一片震惊。

    这安庆王楚绝尘,什么时候这般关切灵犀了。

    而就在此时,远处一人策马而来,一身红衣面容极其焦急。

    司徒朗看着,更加迷惘的看向司徒九云:“他怎么也来了?”

    司徒九云身穿朝服负手而立,看着晏今朝下马直直的往这里走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