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四十六章:又是惊鸿照影来

时间:2018-03-22作者:姜九戈

    此时的六溪站在墙边,听完这母女两的对话后一抹嘲笑的从墙上一直走到那边厢房,直到在那蔓藤下看到了那绿衣女子。

    连翘此时面前摆了各种的药材,从左至右的一一拿起放在鼻尖闻,双眸紧闭的思量了一下后开口:“这是白芷。”

    她这是在认药。

    六溪看着,兀自一笑的悄声从墙上翻下,步履轻柔的走过去,随手采了一朵红花走至她身边。

    连翘闭着眼认药,丝毫没有发现身边有人。

    六溪看着这小姑娘,秀美乖巧的模样惹人怜爱,他悄悄将手中的花放置她下面要那的那一味药材下,偷梁换柱的眼中藏笑。

    而怀香伸手直接将红花拿起,放置鼻尖一闻后便皱眉,喃喃道:“这不是蔷薇吗?”

    六溪此时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轻声的说:“这就是蔷薇啊!”

    “啊!”怀香此时惊呼的往后一仰,而此时坐着的凳子身后是没有椅背的,所以整个人眼看就要摔到地上去了。

    六溪连忙将她扶住,少女纤细的腰肢在掌间一握,竟让他一时之间脸红了起来。

    待怀香看清眼前的人后,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没想到会吓到你。”六溪赶紧将她扶着坐直,然后乖乖的将手里偷换的药材放在她桌上:“我就是看你一个人在这里认药觉得好玩,没想到会吓到你。

    怀香心口起伏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古铜肤色眉清目秀,一身白衣蓝边,习武之人的打扮,脸色微微红润似在害羞。

    这个少年,她见过的,怀香行礼:“你是安庆王的人?”

    六溪也赶紧行礼:“是,姑娘好,我叫沈六溪。”

    “哦”怀香觉得他怪怪的,便转身看了一眼那边房顶,心中疑惑:钟大哥?刚才不是一直在那里守着她认药的吗?

    “你在看什么?”六溪一下转过身子挡住了她的视线。

    怀香两个大眼睛看着他:“沈侍卫,我在这里认药,你别打扰到我了。”

    “哦,好。”沈六溪此时点点头,藏着浅浅笑意的说:“告辞。”

    他转过身走出这小别院,一路上,眼睛还一直看着方才抚过怀香的那只手。

    御医把了一番脉后,神色肃然的回头:“安庆王,司徒大小姐这是风热所制,应是这时节之故造成的体虚,加上本身气血不足,所以才会这般。”

    楚绝尘此时站在一旁,目光里全是关切的说:“你要用何药从太医署拿来,别用外面的,定要给大小姐调理一番,若是怠慢,你这太医署也不用回了。”

    御医此时惶恐点头:“臣领命。”

    灵犀此时坐在床榻上,目光沉然的没有任何神色。

    太医在一旁开方子后,便交给一路来的小太监回宫中拿药了。

    而楚绝尘走至榻边坐下,问:“那日见你还好好的,为何突然解耦病了?”

    灵犀散漫的一笑:“这季节多变,殿下也不必如此担忧,灵犀哪里敢当?”

    “灵犀”楚绝尘此时默叹:“不知怎么,一听到你生病的消息,本王便心急如焚,想也没想的便来了。”

    “想也没想?”她眉间淡然:“殿下的消息真是太过灵通了,恐怕连我父亲都没有想到,她的二夫人竟然是殿下在相府的眼线吧!”

    楚绝尘看着她的目光,并不因为她这般质问而恼怒:“二夫人不是本王的眼线。”

    她目光灼然的看着他:“灵犀不信。”

    楚绝尘顿时而笑:“二夫人原籍金安,是我母妃当年的陪嫁丫鬟,当年我母妃与你娘关系好,见你娘时常头疼,而这个丫鬟会一些点穴推拿,便将这个陪嫁丫鬟给了你娘,而后来,竟成为了相府的二夫人。”

    原来,金牡丹是楚绝尘母妃的陪嫁丫鬟。

    “想不到,皇贵妃娘娘的丫鬟也如此好命,竟然能从一个丫鬟摇身一变成相府夫人。”

    楚绝尘看着她此时不屑的眼神:“为何如此嘲讽,可是本王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

    灵犀此时一笑:“殿下的气我怎敢生。”

    “本王只是因为担心你才来的。”楚绝尘此时无奈的笑笑:“本王也知道,这般做有些冒失,传出去自然又是流言蜚语。”

    她唇角冷淡:“既然知道,那么殿下为何不考虑周全再来?难不成殿下是想效仿南唐后主李煜,娶周氏姐妹?”

    楚绝尘一怔,目光里满是神伤的摇头,在看着眼前的女子,竟然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

    灵犀却并不打算放过他:“我依稀记得,殿下说我像一个故人,难道殿下不是因为想下效仿李煜,而是将我当成了谁?”

    楚绝尘本来还无奈的神色此时竟然一下大变,眼底黯然的如同墨黑的洞底,让人 无端觉得其中藏了许多的心事。

    他笑笑,随即却眼中落寞的看着她:“或许是呢?”

    灵犀看着他这般神色,心底一抽的让她皱眉,被中的手指紧扣着掌心,似乎只有这般,才会让自己清醒一些。

    眼前的这个人,他如何能心软?

    “安庆王殿下,我早说过,不管殿下在我身上看到了谁,我都不可能是她,因为现在在你面前的人,叫司徒灵犀。”

    楚绝尘恍然失措的望着她的眼眸, 那如此熟悉的瞳孔:“灵犀,你知道本王心里想的人是谁吗?”

    她闭了闭眼:“我不想知道。”

    他轻笑,低声的叹息:“伤心桥下春波绿,犹是惊鸿照影来。”

    此时房梁上的楚嶙峋眼中越来越冷的望着下面,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笑意。

    灵犀神色一动,她心间悸动而痛的苦笑:“殿下往后还是少见些我吧!免得思及神伤。”

    他此时有些微微凑近的望着她的眉眼:“有些人,不见未必不会念起,因为每每入梦,会思之若狂。”

    灵犀眉眼清动,不敢看他的眼睛而垂眉:“这些话殿下不必对我说。”

    楚绝尘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冷淡的眉眼:“你好好养伤,本王明日再来看你。”

    他起身;连翘此时走进来恭敬有礼:“奴婢送殿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