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四十五章:装病

时间:2018-03-22作者:姜九戈

    “走吧!”楚嶙峋拉动月光石,伸手小心翼翼将她抱起,灵犀立马拒绝的一笑:“西北王殿下,我可以自己走。”

    楚嶙峋手指一顿,默然在空气中握成了拳头。

    她强忍着痛意的从床上坐起,捂着腰间的一步步挪到暗格处,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回头:“殿下,青木此时肯定不想见到我,所以请你一定照顾好他。”

    楚嶙峋冷笑:“好。”

    她说完,正要从暗格跳下去,楚嶙峋直接上前将她给抱起来,神色昏暗不定:“月儿,在本王面前,你永远不要这么犟。”

    灵犀抓住他胸前的衣领,心口变得涌动的说:“ 我和殿下本该是泾渭分明,殿下有心上人,就不该对我如此。”

    楚嶙峋讥讽而笑:“泾渭分明,你欠了本王那么多东西,现在想要撇的一干二净吗?”

    她眉间噙笑,神色黯然的说:“我是欠了殿下的,不过我此时想到了一计,或许我帮殿下一个忙,这个债就还清了。”

    楚嶙峋在地道里走着,眉宇淡漠:“你能帮本王什么?”

    她看着地道里的一盏盏灯,目光直直的说:“殿下可告诉我你心爱之人在何处,我或许能帮殿下终成眷属。”

    楚嶙峋听后,竟然笑了:“你帮本王?月儿,若是她心中已有他人?”

    灵犀唇角浮出一丝苍白的笑意:“那就将她抢过来呗!”

    “你说的!”他停住脚步,在烛光中的脸颊菱角分明,柔和如玉:“可本王想啊!等她自己发现更好。”

    她黯然垂眉,不再说话。

    走出地道后,他将她抱至她的床榻上,此时屋中并无一人。

    灵犀淡笑:“多谢殿下,请回府吧!我叫连翘来照顾就行。”

    楚嶙峋没有说话的看着她,眼眸中有她看不明白的神色,仿佛在打量她,仿佛又在审视她。

    灵犀被他这么看着有些许茫然:“殿下这是作何?”

    他眉梢微动,手指伸出理了理她额角垂下的发丝:“月儿,林致远死了,皇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你接下来行事要小心些。”

    “嗯。”她点头,伸手摸到了枕下的那一封信:“我还给殿下一个东西。”

    楚嶙峋接过一看,笑说:“对了,这封裕王府给柳蒙的信,那日你只要说本王便会给你,为何要偷偷拿?”

    灵犀一笑:“试一试我的身手啊!”

    他眉间叹息:“不惜牺牲色相吗?”

    她一滞,冷笑:“那又何妨?殿下不也动情了吗?”

    楚嶙峋无奈的看着她这无所谓的眉眼:“月儿啊!本王是男人,你以己身引诱来得到目的,是双亏,而本王是双赢。”

    “输赢何妨?”她眉间舒展而来,浅浅一笑:“不过一副皮囊。”

    “有时候本王都看不明白,你到底是有心还是没心了。”他唇角落寞的将信笺收回腰间,再次看着她:“好好养伤。”

    灵犀默然点头,唇角一直保持着那抹冷笑。

    恰在此时,连翘冒失的闯进屋中来,大喊:“小姐,小姐。”

    楚嶙峋不动声色的背过脸去将银色面具带上。

    看着自家小姐已经被送回来了,西北王也在,连翘此时松了一口气的跑至床边:“小姐不好了,安庆王殿下听闻小姐生病了,带着宫里的御医来了府上。”

    灵犀一怔,此时不过天亮:“他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快。”

    楚嶙峋此时眼中骤然聚冷的转过身,看着灵犀此时的神色,默然的站在一旁。

    连翘回答:“今早只有金牡丹来过院外一次,说是要来看看小姐,怀香推说小姐生病了,谁知道这没过多久,安庆王便知道了。”

    灵犀此时皱眉,楚绝尘带了御医来,那么她的这伤便藏不住了。

    连翘焦急的说:“怎么办小姐。”

    灵犀想了一下,便让连翘将药箱中的银针拿出,有取出一粒丹药服下。

    将银针刺入几处大穴后,气息便有些不匀的脸色泛出红晕。

    连翘此时将面纱拿过给她覆上:“小姐这是要装病?”

    “这样可以让脉象紊乱成风寒的影子,御医也看不出什么。”

    连翘收拾完药箱后,这才注意到一旁稳稳坐在桌边的人。

    “西北王殿下,你不回去吗?”

    楚嶙峋此时唇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他说:“既然有一场好戏要看,那便要留下来。”

    灵犀此时目光平和的看着他:“殿下是想让天下人知道,堂堂西北王在清晨时分出现在相府闺阁小姐屋中吗?”

    楚嶙峋此时弗笑:“你紧张什么?因为我那九弟要来吗?怕他看见吗?”

    灵犀直接回答:“是。”

    连翘此时很是无奈:“小姐王爷,你们就别闹了,安庆王可能已经在院子外了。”

    楚嶙峋此时从她眼底扫过,纵身一跃便藏身于房梁上了。

    灵犀此时闭了闭眼,神色淡漠的让连翘将屋中门打开,没过多久,怀香便带着楚绝尘和御医进了屋子。

    此时的院外

    司徒绣眼中还带着哭闹的说:“这是什么意思啊娘,殿下怎么能对司徒灵犀如此上心。”

    金牡丹此时也是皱眉,却是无奈的说:“绣儿,你日后在安庆王府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司徒绣目光拒绝的摇头:“不要,娘,你替我想想办法啊!”

    “能有什么办法,这个司徒灵犀一回相府,先是笼络了你爹,而后九云,太后,包括皇上都对她另眼相看,如今更是迷惑了安庆王,绣儿,这个女人的心机不浅啊!”

    司徒绣苦笑:“那怎么办?我马上就要嫁到安庆王府了,要是司徒灵犀做了正妃,我的脸如何放?”

    金牡丹叹息的拍了拍自己女儿肩膀:“娘不是没帮过你,三次用毒她都能避过,可见她的手段是远在娘之上的,所以绣儿,你日后的路平不平坦,完全就要取决于王爷了。”

    “可是,我到现在都没有把握。”

    金牡丹芊芊玉指抚在她的脸色:“美色,是一个男人最不能把持的东西,你认为你的容貌和司徒灵犀比如何?”

    司徒绣说:“那丑女人脸色有疤,连脸都不敢露出来,肯定是丑不堪言的。”

    金牡丹一笑:“这就是了,我们绣儿是这上京城中数一数二的美人,就算那司徒灵犀现在用一些手段迷惑了王爷,但是没有能让男人迷惑的脸,新鲜感一过自然就弃之如敝屣。”

    司徒绣目光一眨,有些委屈的说:“娘现在是要我忍?”

    “不止要忍,在王爷面前更要表现的车大度一些,怎么说,在殿下看来,你是司徒灵犀的妹妹,不要让王爷觉得你是个妒妇。”

    金牡丹说完后,司徒绣闭了闭眼,咬了咬唇的点头:“我尽量。”
小说推荐